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13章 不图什么

消息一出,天下震动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李皓此举,简直比覆灭四海集团还要恶劣,这不是杀100个人的事,若是李皓想杀人,他就是灭了一城,各大机构都未必会太过在意。

强者,有这样的特权。

而李皓,此刻有了。

然而,杀贵族,不管大小,不管多少,还是当众砍头,这是颠覆阶层,这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。

这代表,统治阶层的权威,会被打破。

从此以后,所有人都真正会知道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!

而在这之前,哪怕皇室退居幕后,九司成立,审判贵族,也是不存在的,定国公不顾一切,直接投射灭城弹,也只是降爵。

侯霄尘杀国公之弟,也只是私下击杀,流传在高层贵族之间。

而李皓……他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,他要当众斩首!

……

九司大街。

每一司,此刻都是人满为患,一群年迈的贵族们,匍匐在地,高声泣血呼喝:“万万不可让这北蛮子当众斩杀各家各族后人!他可以杀,哪怕全杀了,暗中杀,要立威,都可以!”

“绝不可以审判,斩首示众!”

“司长,这是颠覆,这是王朝倾覆之兆!”

有老人泣血上书,不可当众,当天下之民的面,审判勋贵,否则,天下必乱!

李皓可以杀,绝不能当众杀人。

私底下,真杀了一些人,大家知道就行了,你要威慑也好,你要斩敌也好,都行。

可这一次,李皓一下子就彻底触碰他们的底线了。

如此一来,贵族……再也无法维持他们所谓的颜面、尊严、特权了。

原来,贵族也能杀的,也能审判的。

他们脑袋落地,好像不比我们更好看。

这是打破心中的壁垒!

贵族们知道,也明白,一旦这种事发生,所有人都会意识到……统治阶层,是可以推翻的。

打破百姓心中的墙!

一堵无法逾越的墙!

……

财政司。

原本想闭关的刘云清,此刻睁开眼,听着外面的泣血呼啸声,这一次,不是一家,而是九家,甚至皇室那边,都有人在跪求上书。

不能让李皓成功。

否则,国之将亡。

刘云清眼中露出一抹冷笑,一抹讥嘲之色,我还以为,需要等很久,结果……今天九司中其他八司恐怕都要后悔了。

后悔昨日任由李皓逞凶。

他露出一抹冷笑之色,却是不回应,不说话,不出现。

关我何事!

财政司被杀了那么多强者,也没人说什么,现在急了?

“我就知道,此人一定不会罢休……他敢无视王权,敢对我们出手,就敢掀翻这天地……等着瞧吧!”

刘云清冷笑一声,选择了不闻不问。

任由外面哭天喊地,任由那些老人恸哭失声。

……

巡检司。

这一日的巡检司司长,好像没有昨天那么兴奋,那么开心了。

外面,哭喊声连天。

里面,黄龙更是怒斥:“司长,李皓此举,简直就是疯狂,要将巡检司和巡夜人全部拖入水中!他昨日覆灭四海集团、天星斗罗场也便罢了,他居然要当众斩杀上百勋贵……甚至抓捕了数千勋贵……这是……疯了!”

“我要罢免他天星都督府副都督一职……他不是说,这是他的权利吗?”

黄龙怒喝一声:“那就让他没有这个权利!李皓滥杀无辜,牵连的是整个巡检司,整个巡夜人,他太自私了!”

场中,安静无比。

没人说话。

哪怕那位司长,若是之前黄龙如此咆哮,他少不得惩戒一番。

可此刻……他却是有些迟疑了。

他知道李皓这群人很狂妄,可他真没想到,李皓居然……居然要当众处决上百贵族,这件事可大可小,往大了说,就是颠覆王朝两百年来的规则和统治。

革命!

是的,这一刻,这位读书很多的司长,想到了这个词。

李皓,这是在革命。

革勋贵之命,革特权阶层之命。

而他们所有人,其实都在这个阶层中,包括李皓自己,作为巡抚大员,甚至现在提议他升任巡夜人副部长一职,无论成功与否,李皓都是贵族了。

再说,他还是皇室刚册封的天星侯。

巡检司司长在想,皇室……后悔了吗?

他笑了笑,也许后悔了。

皇室想借李皓来打压九司,结果人家掉头就干了让人害怕的事。

“司长!”

黄龙见司长忽然发笑,忍不住提醒了一句,我正说着呢,到底罢免不罢免,你给个主意。

他又道:“司长,你也看到了,现在九司、皇宫门口,都是勋贵,这些人是维持整个天星王朝的基本,一旦都出现了问题……王朝会垮塌的!”

他皱眉道:“李皓根本不会动脑子,莽夫就是如此,他不明白,巡夜人不是不作为,而是不能那样急躁!要一步步来,一旦杀了这些勋贵之后,人心惶惶之下,整个王朝都要崩塌!”

他说这话,场中也有人赞同,有人轻叹道:“是啊,巡检司也想奋发向上,也想执法森严,可李皓也要想清楚了,真要动荡了,那怎么办?”

对于李皓如此激进的做法,哪怕之前得利的巡检司,此刻也觉得不妥了。

有人又道:“司长,李皓这么做,很容易让人联想,是否是巡检司暗中支持,否则,李皓哪来的这么大胆子去做?”

“他天星副都督一职,需要考虑一下,是否继续让他担任……只要罢免了这个职务,他就无权在天星城动手!”

一群人,有人反对,有人赞同。

这事,真的太难扛下来了。

司长看了一眼拿着大茶缸,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姚四,缓缓道:“老姚,你怎么看?”

姚四好像才清醒,抬头,看向他,有些茫然的样子,“什么?”

司长无言,半晌才道:“天星副都督,是你给他的,而天星都督府,其实不在我们管辖范围之内,是巡夜人内部机构,正职通过巡检司,副职你们自己决定的,我问你,怎么看待李皓这事!”

他话多了一些。

此刻的他,心中想法很多,但是都觉得不太妥当,否则,以他的性格,也不会问姚四。

显然,他是有些迟疑了。

要继续下去吗?

是的,李皓此举,给巡检司带来了很大的权威,甚至可以帮巡检司站稳脚跟,冲击第一司的位置,可是,这么一来,会给巡检司造成极大的麻烦!

在这之前,其实他一直都是支持的,哪怕没明说,可又是给李皓升官,又是给定国公降爵,不管是为了强化巡检司,还是为了其他,都给予了李皓这群人支持。

可此刻……他也犹豫了。

这是革命,革自己的命的那种。

姚四好像有些恍惚,半晌才显得有些老态龙钟道:“杀百位犯事之辈罢了……杀就杀了,贵族那么多,死一点有什么关系呢?”

黄龙顿时不满道:“不是杀百人的问题,他李皓暗中杀,或者以其他名义杀,只要不当众杀,王朝不差这么点贵族,可他是当众斩杀!部长是年纪大了,没看懂,还是觉得事不关己?当时天星副都督的位置,就不该给他,而且部长说都不说一声,直接就签署了任命书,当时怎么不开会研究一下?我事后才知道,李皓居然成了副都督!”

姚四笑了笑,轻咳一声,缓慢道:“我这不想着,无关紧要吗?侯霄尘实力不弱,他让人送来了文书……我年纪大了,何必和他起什么冲突……”

黄龙有些烦躁:“他一个外来户,部长直接推到我头上便是,怕他作甚?”

姚四轻轻吐了口气,环顾一圈,也没在意黄龙的无礼,看了看巡检司长,轻声道:“要卸任李皓吗?倒也不是不行,可此刻,箭在弦上……巡检司和巡夜人好不容易树立了一些权威……若是现在撤了李皓,我怕……威严扫地之下,恐怕还不如之前。”

“老黄说的有道理。”姚四缓缓道:“可老黄也忘了,如今咱们的地位,是巡检司给的,是巡夜人给的,现在撤了李皓……相当于将执法权,拱手让人。”

姚四说话很轻,也没责备的意思,只是缓缓地说着。

“此次我们就算不赞成……那也不好反对,反对李皓,其实就是反对自己……连巡夜人和巡检司都不支持,那外人如何看我们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咳嗽了一阵,他面露些许笑容:“只是斩杀百位犯罪的小辈罢了,其实也没那么严重,上升的程度太大了!只要有理有据,合理合法,一切都不是问题,司长,你觉得呢?”

巡检司司长看了他一眼,眼神微微闪烁了片刻。

黄龙再次焦躁道:“部长,你不懂!再说了,撤了李皓,哪有那么多说法,天底下巴不得他死的人太多了,大家只会拍手叫快,谁会质疑我们?”

姚四好像在迟疑,半晌才道:“起码……天星城一些百姓,会质疑我们的……”

黄龙一愣,失笑道:“部长真是……想太多了!一群平民罢了!他们说了算吗?”

他觉得姚四是不是老糊涂了!

一边是平民微不足道的质疑声,一边是其他八司甚至是皇室的反对声,你居然在这说这些?

想什么呢!

老家伙,越来越糊涂了。

姚四深深看了他一眼,微微点头,笑了笑,却是不再言语,此刻的他,端着大茶缸,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见他如此,黄龙以为他被说服了,再次看向巡检司司长:“司长,我觉得趁着事情发酵之前,先把李皓处理了,最好连侯霄尘都给处理了……否则,问题很严重!”

巡检司司长沉默一会,片刻后开口道:“旁观吧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旁观!”

巡检司司长皱眉道:“聋了?你说的有道理,老姚说的也不算错,两难之间……都不妥当!既然如此,那就旁观,给李皓他们自己去处理,去应对,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?”

黄龙心中一惊,有些意外,也有些想骂人!

是你喊大家来商议的,我不是正在商议吗?

你居然还找茬了!

他也不再说什么,再说下去,这位要发火了。

巡检司司长起身,呼了口气,有些嫌弃道:“不管了,还是之前的老话,要不李皓斩了100贵族告诉我,要不等他死了再告诉我……”

上一次,对徐庆,他也是这话。

这一次,还是。

众人心中也是腹诽,司长到底什么意思?

这时候,都不管,反而不太好。

有时候,其实保持中立,是最可怕的,无论胜负,都没什么好处,司长最近是不是有些糊涂了?

其他人还没说什么,姚四已经起身,端起了茶缸,转身就要离去。

黄龙见状,也不管许多了,径直跟上,皱眉道:“部长,司长虽然这么说,可李皓这边,还是要管的!”

姚四笑了笑,点点头。

黄老见状又道:“那回去后,咱们开个会,碰个头,部长你觉得如何?”

“随便。”

姚四继续向前走。

正走着,抬头看了一眼,不远处,一人龙行虎步地走来,黄龙也抬头看去。

两侧,一些穿着巡检制服的官员,等看到来人,瞬间安静。

整个巡检司,这一刻好像安静了下来。

陷入了死寂。

正离去的巡检司司长,也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去。

大厅之外,一人大跨步走来,身边还跟着一条狗。

不再是滑稽的风衣和礼帽,也没有了权杖,只有一身银色铠甲,腰间佩剑。

门口,李皓看也不看黄龙,声如洪钟:“巡夜人天星都督府李皓,拜见司长!昨日,天星都督府清剿四海、天星斗罗场两大毒瘤,缴获甚多,特送赃款而来,神能石50万块,生命之泉5滴,源神兵10柄!”

声传四方!

一瞬间,整个巡检司,所有人目光投射而来。

黄龙皱眉,看着李皓,他们相距很近,黄龙压低了声音,冷冷道:“李皓,这事要先经过巡夜人……”

李皓侧头看去,一声怒喝:“滚开!”

黄龙一怔!

李皓怒斥:“有你说话的份吗?天星都督府,只受姚部长和巡检司管辖,你算什么东西,轮得到你来指点江山?”

“……”

黄龙脸色铁青,看向李皓。

李皓也冷冷看着他,压低声音:“别多管闲事,你蹦跶的厉害,我死不死不知道,我死之前,先杀你!蜕变而已,不管你身后站着谁,我无所畏惧,你不要招惹是非,小心死无全尸!”

黄龙脸色变幻,片刻后,冷笑一声,不再出声。

看你能蹦跶多久!

天要使其亡,必先使其狂!

今日之李皓,简直无法无天。

“废物!”

一声不屑,传荡而来。

来自李皓!

黄龙脸色略显难看,迈步离去,不再说什么,李皓……真的猖狂,真的嚣张。

至于战利品……看巡检司收不收了。

此刻李皓来送战利品,也许有一些想法。

收了,代表巡检司默认了一些东西。

不收……那也代表巡检司不赞同。

黄龙一边走着,一边等着巡检司内那位的回复,而此刻,大院之中,跪地之人不少,都在等待着什么,有人看李皓,充满了仇视的目光。

可是……没敢造次。

李皓太狂了!

黄龙都被如此呵斥,他们开口,若是引的李皓狂性大发,杀了他们,那就亏大了。

而李皓身旁,姚四看了他一眼,也没说什么,迈步离去。

所有人,好像都在等待什么。

巡检司大厅之内。

司长停下了脚步,好像在思考什么,一直等待了许久,整个巡检司此刻安静的吓人,片刻后,淡淡道:“东西送去库房登记吧!”

众人面色一紧!

下一刻,又听司长开口道:“李皓功勋卓著,初来巡检司便立下大功……赏神能石百万,天阶源神兵一柄,我身体有些不适,今日不宜见人,翌日再来长谈!”

这话一出,大家又是一愣,隐约明白了意思。

差不多等价!

50万神能石,5滴生命之泉,大概价值百万神能石。

一柄天阶源神兵,比李皓送来的10柄,只好不坏。

东西我收了,但是我又还给你,我收,是因为你剿灭了两大机构,我认同,我赏给你,代表我并不是太赞同你杀贵族的事。

不支持,不反对,等你活下来,再来找我,今日不见。

一句话,代表了许多东西。

而李皓,也不在意,反而笑了笑,“多谢司长赏赐!”

话落,转身就走。

也不去库房,也不去真的交钱,既然价值相当……登个记就行了,没必要费这事,还要跑一趟。

巡检司的意思他听懂了。

就是中立!

而场外,一些跪地的贵族,有人也松了口气,也有人有些愤愤不平,有人觉得巡检司不给支持就好,有人觉得,巡检司不该如此,应该镇压李皓才对!

……

巡检司大厅。

司长说完,见李皓直接走了,也陷入了沉思中。

李皓……太爽快了。

没有坚持什么,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,来打个照面就走了。

对自己而言……到底是好是坏呢?

“李皓有些没规矩了!”

有人说了一句,司长瞥了那人一眼,半晌才道:“你去擒拿李皓,教他什么叫规矩,现在去,不去我弄死你!”

说话那人,脸色一变。

有些讪讪:“司长,我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“那你什么意思?你嘴巴很大吗?闭嘴不会吗?”

巡检司司长略显烦躁,有些恼火:“滚滚滚!还有外面那群狗东西,都滚!再敢烦我,全部杀了了事!都滚蛋,听到了吗?”

一瞬间,人跑完了。

外面的那些贵族,也是纷纷变色,迅速起身离去。

这位,脾气并不是太好。

之前一直没发话,现在发话了,再留下,也许命都留没了。

等人跑光了,他哼了一声。

思索一番,朝后院走去。

巡检司后院,那就是他家。

除了他家人,没人敢来。

他一路穿堂走巷,一直走到深处,一间小屋子中,并非密室,而是敞开的一座小屋,一位老人正在看书。

巡检司司长有些烦躁不安道:“老头,你说,我决定对还是错?”

老人转头看向他,笑了起来:“什么?”

“你耳背?”

巡检司司长有些冒火道:“你比我听的都清楚,装什么呢!一百多岁的人了,前些天还偷偷出去寻花问柳了,你当我没看到?”

老人失笑:“想太多,我岂会如此?”

巡检司司长不理他,只是依旧困惑:“我之前倒是觉得不错,中立好了,我又不怕什么!银月也好,还是其他人,无所谓的事!可今日……姚四有些不对劲,这李皓……感觉也底气十足!老头,你说,他这底气,是哪来的?银月那些人,难道真会为了他,和天下作对?”

老人翻看着书籍,笑了笑:“不知道,我多年不管这些了,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呢?不过,我近些年阅读古籍,倒是感悟到了一些东西。”

“什么?”

老人意味深长地笑着:“临时抱佛脚!”

巡检司司长以为他要说什么大道理,此刻却是微微一怔,就这?

而老人,继续道:“佛脚在哪,不知道……但是,三日后自然可以看到,不求无功,但求无过。三日后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巡检司长考虑了一下,点点头:“也对!老头还是有经验一些,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,行吧!”

他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就走。

想了想,回头道:“你觉得侯霄尘到底走没走到那一步?能不能彻底稳固?”

“不知道,你自己去试试,或者问问便是。”

“放屁!”

巡检司长骂了一句,这些老家伙,年纪大了,开始学玄学了,说话都是这个调调,很让人不爽。

骂了一句,想到了什么,忽然笑了起来:“没事,我自己知道怎么办了!对了,你这几天不要乱跑了,天星城搞不好要出事,关键时刻,还得指望你出面镇场子!”

“说的好像你父亲只是工具人一般……”

老人失笑。

巡检司长冷笑:“你要是不给我不断制造弟弟妹妹,我就对你客气点,多大年纪了,省点心,我那最小的弟弟,比我孙子都小!丢不起这人!”

老人叹息:“你不懂,这叫问心,问本心,武道本心是什么?我这些年也悟出了一些,那便是逍遥,逍遥自在,天上人间,我自在无束……此为武道!”

“呵呵!”

巡检司长不再多说,转身离去。

你说了算。

你这么说,我也不反驳。

等他走了,老人看向远处,轻声笑道:“安静,死寂,死水一潭的地方,出现了一条过江龙……有热闹看了!”

又看向外面,微微凝眉。

姚四,你今日……不对劲啊!

20年前的姚四,至今让这些老辈记忆犹新,那时候姚四,可不是抱着大茶缸混日子的老家伙,二十年前的姚四,很霸道,很凶残的。

境界稳固了吗?

五年了,这家伙,都是让人有些看不透了。

……

天星城。

贫民窟。

此刻,一群孩子也在议论着什么,有孩子激动道:“三天后,那魔王要砍贵族脑袋,大家去看吗?”

“看什么看,不怕死啊!我听人说了,这魔王三天后肯定要完蛋,敢砍贵族……要知道,他们可是很多强者的,厉害的很,魔王是北边的蛮子,在这又没什么人帮他……”

“他不是刚干死了四海集团和斗罗场的人吗?”

“那有什么用!”

人群中,一位明显瘦弱一些的孩子,摇头晃脑道:“你们不懂,书上说了,这叫触及根本利益,打破阶级斗争的第一步,这在古代,就是变法的第一步!自古以来,率先变法者,一般都死无葬身之地,很惨的!”

“变法?那是什么?”

一群孩子好奇地问着,瘦弱少年笑了:“让你们读书,你们不愿意,变法……变法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让贵族不再是永远的贵族,让平民看到未来,看到希望,看到光明……就是我们这一代,我们的下一代,他们也有希望成为高层,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,而不是现在这样,我们……只能捡垃圾,走街串巷,招摇撞骗,混口饭吃……”

“哈哈哈,你读书读傻了!”

“就是,读傻了吧你!人家有钱有势,人家强者无数,人家几代人的积累,人家天生就比咱们高贵……怎么可能赶上他们嘛!”

“就是!”

“雨琪姐姐,你弟弟读书读傻了,快点揍他!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孩子哈哈大笑,喊了一声不远处正在发愣的雨琪。

小女孩抬头,没好气道:“你们才读书读傻了……不对,你们大字都不认识几个,知道什么!雨明说的有些我也不懂,但是我知道,那个厉害人物,要是这次能杀贵族……那就有希望!”

“是这样吗?”

“那咱们要去看热闹吗?”

“怕很危险啊!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孩子,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转移了话题,他们没有成年人那样的耐心,一直去讨论一个话题,很快,他们幻想着自己成为超能,成为武师,飞天遁地,做起了美梦。

而瘦弱的雨明,走到了雨琪身边,在她身旁坐下,小声道:“姐,这北方来的魔剑……真凶!”

说着,又叹了口气:“可惜……我今天也出去转了一圈,大家都不看好他,他也好冲动,这些事,书上都说了,要缓缓图之,不能一蹴而就的!”

“这魔剑,肯定不爱读书,不知道书上说的这些,读史可以明智的!”

雨琪啪地一声,打了他脑袋一下,骂道:“乌鸦嘴!再说了,我听人说,他以前好像也读书,还是大学生呢,是古院的学生……”

“那肯定是北方的古院,没什么文化底蕴。”

雨琪瞪了他一眼,可想了想,也许也是。

那人跟个傻子似的,坐车都不会坐,说不定都不认识几个大字……北方的古院,也许真不行。

“也对……听人说,他出身普通,又不是贵族,哪有什么机会接受良好的教育,如今各地学校古院倒闭了许多,以前还有一些机会,现在连那一点机会都被掐灭了……”

雨琪嘀咕一句,又低不可闻道:“真希望他能成功……好些年了,没人和他一样了。”

雨明也小声道:“我也想,可是……姐,咱们还是别抱希望了。”

“懒得和你说!”

雨琪不理他,起身朝屋外走去。

“姐,干嘛去?”

“挣钱!再不挣钱,明天吃什么?200块星币,你花了180买了一堆破纸,气死我了,下次钱不给你了!”

“姐,那是知识!”

“放屁!”

雨琪骂了一声,人已经离开了。

雨明倒是乐呵呵的,姐姐一直这样,说不给自己,下次挣钱了,还会给自己的。

只是,看着后面那一堆书,也是叹息一声,下次不能浪费了,昨天一时冲动,加上卖书的老师他认识,都快饿死了,一家老少都没口吃的了,自己居然花了180星币,买来了这些都快成废纸的书籍。

“魔剑,魔剑知道什么是变法吗?”

小男孩喃喃自语,也许人家压根不知道,只是想杀人而已。

姐姐啊,不要抱太大希望了。

……

天星城闹腾的厉害。

消息,也迅速在传荡,整个中部都开始闹腾,甚至四方大陆都有了消息流传。

斩贵族,上百人!

这消息,可谓是震撼四方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聚焦在了中部,聚焦在了天星城。

……

银月。

白月城。

赵署长脸色一变再变。

黄羽则是陷入了沉思中。

孔洁皱着眉头,许久才道:“我想着他稍微安静几天就好,结果……老赵,你说老侯能保住他吗?老侯怎么不劝劝,这样搞……很容易出事的。”

赵署长沉默不语,手中拿着一支笔,写写画画的,不知道做些什么。

孔洁有些不耐烦了!

和文人说话,很费劲。

“老黄,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“什么?”

黄羽抬头,看着他,有些疑惑。

“我说,李皓肯定很危险!他本来就是大家想杀的目标,只是大家顾忌一些东西,一些规矩,加上彼此忌惮,所以才给了他机会,他若是就此收手,也能站稳脚跟,非要大干一场干嘛呢?”

他叹息道:“反正我觉得……他这么搞,真有可能弄死自己。”

“不说我们距离远,就是近距离,真来了神通……咱们除非彻底解封,要不然,也没办法对付啊!”

孔洁叹息。

想到这,又有些哀怨:“我女儿还在天星城呢,我都差点忘记了这事,别被李皓给牵扯进去了,死了就不好了……哎!”

这家伙,现在才想起他女儿在那边呢。

赵署长看了他一眼,有些无语,淡淡道:“我还以为你早就想起来你女儿在呢。”

“我这几天被李皓洗脑了,满脑子都是他的名字……哪还有时间想那么多。”

孔洁说完,又道:“算了,不死都没事,死了……她也跑不掉,谁杀她,我就去杀谁……干死一个算一个!”

赵署长懒得理会他。

思索了一番,开口道:“我们劝不了,也阻拦不了……李皓到底什么想法,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他不管成功还是失败……都是一次新开端!我们此刻唯一能做的……是将消息彻底扩散开,大家看热闹也好,看八卦也罢……起码让银月人都知道,魔剑李皓,正在天星城干一些其他人不敢干,也做不到的事!”

“而他,是我银月人!”

赵署长抬头,看向两人:“让天下人知道,我银月人,最有胆魄!让银月人知晓,天下之大,舍我银月……无人敢为天下先!”

他站了起来,露出笑容:“至于其他的,交给他自己吧!”

“你……你都不管的?”

孔洁无语,光宣传有屁用啊。

他还以为老赵有什么好办法呢。

“去忙你们的吧!”

孔洁无奈,只好离去,老赵很废物。

黄羽等他走了,摇摇头,开口道:“老孔最近有些躁动,看样子是想去天星城,被李皓、霄尘给引动了心思,觉得在这留守不舒服了。”

赵署长淡淡道:“有时候留守,也是一种更艰难的选择……他不懂,那就算了。”

“这才哪到哪?天星只是开端,真正的问题,还在于银月!”

说了一句,又道:“三天时间,全力以赴的话,你能赶到天星吗?”

天星城距离此地太远,侯霄尘他们一路乘车,花了七天。

车速也不慢。

武师全力以赴赶路,三天也许能抵达,可到了,也许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了。

“可以用直升飞机先带我一截……那样速度就快一些了。”

黄羽看着他:“你让我过去吗?”

“可以去看看。”

黄羽笑了:“我以为你会让老孔过去。”

“他去了,用处没那么大。”

“那我尽快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说了几句,黄羽也不再逗留,时间很紧,既然老赵有了决定,那就速度一点赶过去吧。

……

各方议论纷纷的时候。

李皓这个主角,却是不在意那些议论。

此刻的他,正在九龙阁九层包间。

就他一人。

还有一条狗。

他正在吃饭,也在喝茶。

身旁,上次那位女经理正在为他服务,给他夹菜,给他斟茶倒酒。

和上次比,这一次,这位女经理没有什么怨言,没有什么不适。

看着吃的狼吞虎咽的李皓,她就一个想法……非常人,行非常事!

她其实有很多疑惑,很多问题,很多不解,想当面问问这个震惊天下的男人,可是……她不敢。

李皓吃的很快,吃完了,舒服地吐了口气:“味道真不错!就是太贵了。”

“李都督尽管吃便是,这一次,有人请客。”

女经理轻声笑道:“这一次,我们阁主请客买单,除了不能带走生命之泉这些贵重物品,吃喝都免费。”

“阁主?”

“对,九龙阁的主人。”

“这不是皇室的吗?”

“没错,我们阁主便是皇室中人。”

“那多谢了!”

李皓哈哈大笑:“真客气,行,那照着刚刚的分量,再来十份,我刚刚还真没吃饱!”

女经理也不在意,很快退出去吩咐了几句。

接着,再次回到了李皓身边。

李皓打了个饱嗝,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笑道:“据说九龙阁无所不能,做个买卖,做吗?”

“都督请说。”

“上次南拳弄的那个……那个投影,大的很的那个……你们有吗?能投影到千家万户的那种,还不被人打破的那种……我要现场砍头,给全天星城人看!”

“……”[要工资网 yaogongzi.com]

女经理心累,这位每一句话,都是那么的……那么的让人惊悚!

“有,但是几乎不可能不被人骚扰……这种事,大家不希望流传太广。”

“九龙阁都做不到?”

“可以做到,但是不行!”

“我出钱。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女经理有些复杂地看向李皓:“都督,这不是钱的问题,这是……大家不允许的问题,不止大家,也许……我们也不是太愿意如此。”

李皓失笑:“那这样,换个名义,投影我被杀……我失败!你们要学会变通,我又不是一定就赢了,我一个新人,初来乍到,能斗得过他们吗?你们就说,让全天下看看,看看李皓怎么死的!”

女经理眼神微动:“这个……也许可以!但是我们需要申请,毕竟……都督实力强大,哪怕九司,也不敢说一定可以轻易拿下都督。”

“这么怂?”

李皓失笑:“那还怕什么,这么怂的话,我投影不投影,那都一样了,这点底气都没有,还九司执掌天下?逗我呢?”

女经理再次开口:“我会尽量尝试,帮都督申请……费用就不用了,我想,若是能通过……很多人都想看看,都督如何死。”

李皓侧头看着她,笑了:“哟,美女说话变直接了!”

女经理也轻笑道:“都督这样的人,也许喜欢听的更直接一些。”

“马屁拍的不错!”

李皓点头,“我喜欢听!果然,有了权,有了力,很容易迷失。”

他笑了起来。

女经理也跟着笑,笑了一会,开口道:“那我去帮都督申请……另外……冒昧问一句……”

“问!”

“都督图什么?”

她问完了,李皓没说话。

她也不在意,转身离去。

你图什么呢?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
你这样,会让自己陷入绝境的,比以前更危险。

当她快走出去的时候,李皓忽然笑道:“图个念头通达!武道便是如此,银月武师就是如此!你不是武师,也不是银月武师,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,昔日,九司不是做到了吗?”

女经理脚步有些僵硬,有些慌乱,很快离去。

这话,听不得。

李皓笑了起来,摸了摸黑豹的狗脑袋,感慨一声:“我又不是狗,我要是狗,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,我也无所谓,是吧,狗子?”

“汪汪汪!”

黑豹摇头,狗也有烦恼的!

比如现在,李皓捏它的狗脑袋,其实不太舒服,它有些烦躁,伟大的古妖后裔,不该被这么对待。

“果然,你也认同!”

李皓笑了起来,按了按狗脑袋,黑豹只能点头。

算了,狗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有的吃就行,考虑那么多干嘛,伟大的古妖都没了,后裔算什么,它自我安慰了一句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