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12章 那个人,太疯狂!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走出部长办公楼,李皓很畅快!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大骂姚四一顿,很爽。

  此刻的李皓,对这些尸位素餐的高层极其不满,满心愤怒。

  对姚四……李皓不熟悉,不好说,但是巡夜人这边,目前的确很烂,可相对而言,好像比其他九司要稍强一些。

  仅此而已!

  作为执法机构的首领,姚四的不作为,让李皓也极其的不满。

  姚四话中的意思,他听出来了一些。

  他说,我以为你们会需要我的帮助。

  姚四在告诉他,他好像愿意为李皓他们提供一些帮助,可李皓也告诉他……不需要!

  因为,你就算帮忙,也是应该的。

  而且,不是帮忙!

  我在执法!

  我代表巡夜人在执法,在严肃法纪,你姚四实际上才是最该这么去做的人,你如何能以为,这是在帮谁?

  这是错误的!

  李皓的满腔愤怒,就此而发泄,当执法机构的首领,觉得属下执法遇到了问题,遇到了危险,他的出手是一种施舍和帮助,这就错了,大错特错!

  “哼!”

  楼下的李皓,听到了砸东西的声音,冷笑一声,畅快离去。

  当然,他不会在乎结果如何的。

  无心之人不会在乎,这些话说给刘司长他们听,也许换来的只是笑呵呵,只是转头忘。

  姚四还会发怒,代表他还在意这些。

  这些肺腑之言,这些问心之语,对那些纯粹的政客,是毫无作用的,唯有有心,才能问心。

  “姚四……你还有心吗?”

  李皓朝旁边走去,没再去想,也许……也没了吧。

  谁能不忘初心呢?

  连我……还记得初心如何吗?

  人都是会变的,都会,姚四会,我也会的。

  也许今日的我看不惯这黑暗,这浑浊,这人吃人的时代,可也许一年后,三年后,五年后……我李皓,也是其中之一呢。

  李皓心中闪过这个念头。

  在这个时代,能独善其身,就已经是好人了。

  能兼济天下,那是圣人。

  ……

  抛下了这一切,李皓回到了隔壁的武卫军驻地。

  一来一去的,也不到20分钟。

  不过武卫军近千人,两千多储物戒,一人也就均摊两三个,差不多也够大家清点了。

  当李皓到的时候,所有武卫军好像都沉浸在数钱的乐趣之中。

  神能石被堆积成了一座小山。

  就这么摆在大院中央。

  又是一队人上前,兜着一大袋神能石,咽口水道:“一万块!”

  木林统计下来,报数道:“合计176万块,还有吗?”

  “还有一点,等一会……”

  那边,又一队武卫军提着个大包裹走来,“这边9271块……”

  那一队武卫军刚想将这些倒进去,李皓按了按手:“停!”

  众人疑惑地看着李皓,此刻,大多数人都是羡慕,嫉妒,崇拜,贪婪……

  反正情绪很复杂。

  也有些麻木。

  光是神能石,上千人都有些数到手软的感觉。

  176万块!

  这还不包括一些特殊的,比较大的,能量充裕的,那些都丢在一旁,当成另外一种资源对待。

  “神能石就这么多吗?”

  “对!”

  木林点头:“176万块标准神能石,不对,还有9271块,一块不少,李都督放心,我敢保证,没人会私吞一块神能石!”

  李皓点点头,想了想,又微微皱眉:“穷鬼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木林愣了一下。

  什么意思?

  李皓叹息:“十多位旭光,三位蜕变,还有四海集团和天星斗罗场,还有数千贵族的财富……结果,176万块?”

  这不是穷鬼是什么?

  不可能啊!

  李皓有些疑惑,怎么这么少?

  两个极其富裕的地方,哪怕大部分上缴给了财政司,可两大集团,不可能不留点什么,斗罗场不说,四海集团是真的太少了。

  一个四海集团,不说和徐府比,应该也不会差太多吧?

  还有,这么多贵族啊!

  敢出去玩乐的,身上不带个几百块神能石算什么贵族?

  还有慕小容这些大贵族,更是不会少。

  数千人,一个人平均10块都得几万了,100块那就是几十万了……

  这么一算,平均一下,其实缴获真不算多。

  李皓当然不是怀疑武卫军私吞了,只是思考,是不是财政司提前都拿走了?

  他之前缴获的那些神能石,都丢给杨山带回去了。

  这可是他接下来所有的资源了。

  而且,不可能全部独吞的,侯霄尘这些人,肯定要分一些,吃独食不是什么好事,侯霄尘还有上千武卫军要养,他也承担很大的压力。

  非但如此,李皓可能还得再付出一些,上交给巡夜人……哪怕只是意思意思。

  所以,他觉得很少。

  木林急忙道:“这边还有,是那种遗迹军用版本的神能石,一块可以抵十块,数量也不少,大概有两万块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“算下来,大概200万块左右对吧?”

  “对!”

  李皓笑了:“若是在九龙阁换成生命之泉,其实也就20滴。”

  木林咋舌,这么贵?

  他马上道:“生命之泉我们也有清点,这个比较珍贵,我收起来了,总共有12滴,主要集中在几个储物戒中。”

  李皓点头,他大概知道。

  慕小容,几位蜕变期。

  也就这些人有资格拥有了,一般的旭光都没这个资格。

  12滴,说少也不少了。

  之前李皓手头上的,分给了南拳4滴,杨山、秦莲各自一滴,李皓只剩下3滴了。

  这下一来,又补充了不少,达到了15滴。

  不过生命之泉,在李皓眼中,价值只有1万块神能石,当然,卖出去,或者被人夺走了,他都当10万来算的。

  “还有,源神兵不少,有22件……不过……几乎都是黄阶的……等级偏低,玄阶的也就两柄,地阶的没看到……”

  他看了看李皓,李皓笑了笑:“有些被打碎了,有些……还在一些人体内,夺了储物戒还好说,总不能真的把人剖开夺源神兵,那就说不过去了。”

  木林无语了。

  我不是那个意思。

  我的意思是,这么多,你确定不还一些出去?

  结果好家伙,李皓理解成了,是不是太少了,慕小容这些人体内还有,但是不好直接强行夺取,那需要剖开对方才行。

  “22柄……也还行了!”

  李皓说着,又摇头,叹息一声:“还是穷,果然,不把一个大势力连根拔起,实际上收获是不如人意的,这么多人,就捞了这么一点,也就比徐家稍强一点点……不,严格来说,说不定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  要知道,徐家那边,还有3柄地阶神兵呢。

  还有天金莲,还有镜子碎片……

  这些东西,都不是钱可以衡量的,还有被小剑吞噬的天阶神兵,都算下来,价值大概也不会比这一次少。

  这就是不能连根拔起的弊端。

  四海集团也好,天星斗罗场也好,主要财富不在他们自己身上,而是在财政司。

  由此可见,财政司到底多富裕。

  这些人身上,能留下一年收获就算不错了,到了年底肯定要上交的。

  木林又道:“还有不少宝物,但是很多我们也认不出来,我都统一收入了一个储物戒中,另外还有一些悟道古兵,效果一般,我也单独收起来了……”

  说着,又交给了李皓几个储物戒。

  最后看向那堆积成小山的神能石,“这些也收起来了吧,我发现有几个储物戒还是挺大的,空间足够大,可以直接全部收入。”

  李皓点头,又看向那拿着领头的几位武师,笑道:“剩下的9000多块,大家分了吧!小小心意,就当奖金了,我们吃肉,大家喝点汤!”

  木林想说点什么,武师们却是兴奋了,纷纷暴喝:“都督仗义!”

  9000多块,一个人也能均分10块左右了。

  虽然李皓这边,神能石堆积如山,可那不是他们的,现在李皓能拿出这么多犒赏,众人也相当兴奋,加上还有一枚储物戒,人人都有,众人愈加兴奋。

  收获巨大!

  木林哭笑不得,也没再说什么,9000多块,以前也是天文数字,可看看那小山一样的神能石,忽然觉得……也还好,就那么多嘛。

  我飘了!

  木林心中想着,见多了财富,忽然觉得,神能石不过如此。

  看看,今天我数了200万块呢!

  而李皓,才是真的惊人,短短时间,一个月罢了,他前前后后,夺取的财富,超过了300万神能石,50多柄源神兵。

  可这一个月,死在他手中的旭光,都超过20位了。

  蜕变都有好几位。

  有这样的收获,又好像理所当然。

  若是算上生命之泉之类的,李皓总收入都超过1000万块神能石了,这比打劫了一座不小的遗迹都要惊人。

  可见,这个时代,其实还是很富裕的。

  贫穷的,只是那些底层人。

  高层,都是富的流油。

  看那姚四,多年不管事了,照样喝着生命之泉稀释的茶水,这玩意在九龙阁卖,一杯茶就得上百块神能石,可见,他姚四也不穷。

  李皓也不说什么,将所有神能石全部吸纳进入储物戒中,此刻,身上倒是减轻了许多负担,不过很快,木林又送上了上千枚储物戒。

  这是没用掉的。

  剩下的,都被分了。

  而李皓,自己身上还有上百枚呢,都是之前夺的,看着这一长串的储物戒,李皓也是苦笑。

  什么时候,为储物戒多而头疼了。

  想了想,还是收了下来。

  先留着。

  铠甲有内部放置东西的地方,虽然有些拥挤,也无所谓了。

  接着,李皓扫了一圈武卫军。

  武卫军之前破百圆满上百人,斗千倒是不多,也就九位百夫长,加上金枪、木林他们,还有金枪的亲卫队长,狂刀的徒弟,以及孔洁的女儿。

  不过这两人,这一次没看到,不知道去哪了。

  据说狂刀也跟着来了,好像都没看到。

  不过这些人来了中部一个月,好像实力也有一些提升,破百圆满都快接近200人了,队伍中,斗千好像也多了几位。

  李皓看了他们一阵,思索了一番,开口道:“大家在天星城不太好过吧?”

  木林讪讪。

  是不太好过。

  原本在银月,其实不错,武卫军实力还是很强的,一个百人团对付一位三阳没难度,联手之下,演练千人大阵,不算几位强者,也能对付一位旭光了。

  可是……在天星城,算什么?

  算个屁!

  破百圆满,严格来说,也不过堪比月盈罢了,连日耀都不如。

  当然,他们也有黑铠,五百多副呢。

  昔日,上千战天军陨落,侯霄尘拿走的最多,李皓拿走了100副,剩下的被三大组织瓜分了,可他们都没有权限,完全开启黑铠。

  如此一来,也就防御力稍强一些罢了。

  李皓倒是还有上千副破空铠甲,不过目前他也没找到开启方法,不知道是否是权限不够,还是其他。

  随着李皓问话,开山斧传人陈进也有些憋屈道:“就这样吧,毕竟是中部,这里超能太多了,日耀三阳一堆,旭光也不少见……比起一般的军队,咱武卫军当然是无敌的!可比起一些大势力养起来的精锐,他们人多钱多,资源也多的吓人……咱们还是不如的!”

  一个小小的银月,养不起这么多人。

  可中部,聚天下财富,当然不是侯霄尘他们可比的。

  原本武卫军的待遇,李皓都觉得惊人。

  后来发现……真不咋样。

  不到中部,哪知道中部之富裕。

  木林也感慨道:“其实也还好了,在这,神秘能都浓郁许多,虽然无数不靠神秘能,可神秘能多了,我们平时修炼,其实进步也不慢。”

  “你看到了,咱们又多了不少破百圆满,还有几位跨入了斗千层次……”

  他笑呵呵道:“起码我们出手,对付天星斗罗场的时候,还是很有震慑力的!”

  李皓笑了,看了一眼众人,忽然道:“大家考虑考虑,我即将开设天星都督府,大家要不要来我天星都督府帮忙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愣了一下,木林也是一愣,半晌才道:“那个……部长呢?”

  “部长?”

  李皓摸了摸下巴,笑呵呵道:“他是正都督,我是副的,当然还是部长是老大。”

  “那……没什么区别吧?”

 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李皓。

  你啥意思啊?

  李皓龇牙笑着:“稍微有些区别,武卫军中的精锐,除了是武卫军成员之外,可以另外加入我猎魔团,会有一些额外的好处和待遇……当然,人员不会太多,最多500人的样子!”

  “整体架构不会变,但是,我猎魔团的规模,可能会扩充,团级单位,就是千人为一队……”

  木林牙疼的厉害。

  上下看了李皓好一会,一直没吭声。

  李皓笑呵呵的:“大家考虑考虑,都是自己人,不着急。哦,对了,加入猎魔团的好处太多了,比如说,黑铠可以完全激发使用,防御力大增,这只是其一!第二,跨入斗千的概率大增!第三,跨入斗千之后,大家都有很大很大把握跨入蕴神……是的,我的老师,已经完全将蕴神一境领悟透彻了……大家都可以修炼。”

  “第四,我有独特军阵,五人为阵,实力大增!现在的一个百人队,只能对付三阳,加入猎魔团之后,我有把握,一个小队,可以对付旭光初期没难度!”

  “这还是建立在现有的基础上,一旦大家实力进步,我敢保证,百人一队,起码跨越两个大境界对付敌人!”

  “比如说,大家全员斗千,只是堪比日耀,可若是配合得当……神通不敢说,但是蜕变期都能围杀!”

  百位斗千联手,气血相融,铠甲激发……

  对付蜕变有希望吗?

  有的!

  李皓很清楚这些,而且跨入斗千了,有他帮助的话,其实蕴神就快了,那时候,更不可思议。

  留在银月的猎魔团成员太少了!

  之前,李皓不想再扩招了,可是……李皓发现,人多力量才大,别看大家不强,单一一个出来,破百有屁用?

  可一百人,一千人,一万人呢?

  刘云清不是说,民心是个废物吗?

  笑话!

  10万普通人,人人佩甲,气血相融,只要会基本的运转法,人都是有气血之力的,那时候,10万人能杀旭光!

  说的是普通人!

  百万人呢?

  千万人呢?

  亿万呢?

  这个世界,最不缺的就是普通人!

  当然,能佩甲,甲胄,其实是个很大的问题。

  李皓现在身上剩下的不多了,几十副黑铠罢了,武卫军这边倒是还有500多副。

  而这,说的是普通人。

  李皓也不可能真的让普通人去杀旭光,但凡有点基础,会点武艺,不需要从零开始的话,一个没入斩十境的,其实在这个时代,很容易进入斩十和破百的。

  破百圆满之前,都不是关卡。

  如此一来,1万破百武师,足以镇压蜕变,没有任何难度,甚至对付神通!

  刘云清的话,让李皓不服,不甘!

  谁说民心无用?

  笑话!

  有用!

  只要敢,只要愿意,普通人照样可以逆袭,可以崛起。

  他甚至心中有一些想法,眼前这千人,都不弱,破百圆满都有一堆,若是都学了十环封山阵,将气血融入他李皓体内……以他为阵法核心,他甚至敢去战神通!

  以前觉得,这些家伙不靠谱。

  现在看看,嗯,还行。

  起码比银月之外的人靠谱,李皓心思就出现了一些变化,他想夺权……呸,他想帮侯霄尘养一下军队,老侯好像比较穷。

  至于为啥没先和侯霄尘打招呼……李皓懒得说,侯霄尘好像就在院墙外面,这位听着呢。

  看样子,有些想进来打自己的意思。

  ……

  随着李皓的话语,一些人有些激动,有些呼吸急促。

  跨入斗千,跨入蕴神,特殊阵法,铠甲激活……

  我的天!

  木林都稍微激动了一下,很快回神,龇牙,有些艰难地笑着,拒绝道:“这个……我们做不了主,李都督,你……你去问问部长,问问金枪老大……我们……我们可不能这么做……”

  随着他拒绝,不少人眼神有些黯然,可都没出声。

  是啊!

  他们想变强,可是,他们是侯霄尘一手培养的,岂能忘恩负义,背叛旧主?

  当然,也就李皓说,他们才会考虑一下。

  李皓也是他们体系中的一员,是银月武师,是武卫军代理千夫长,是巡夜人副部长……

  而且,和侯霄尘关系不错。

  否则,大家也不会心动。

  李皓笑呵呵道:“不考虑考虑?至于部长那边,大家来了,他也不会说什么,我现阶段不会要全部,只会要一半,佩甲的才能来……想留下的,也可以将铠甲交给想走的……不都还在一个碗里吃饭吗?”

  木林讪讪道:“那个……还是问问部长的意见吧!”

  李皓笑了。

  门外,也有人轻笑道:“李皓,又出幺蛾子做什么?”

  侯霄尘背负双手,在玉总管的陪同下走了进来,带着一些笑容,看向李皓,眼神有些……有些要杀人的样子,好家伙,你干嘛呢?

  “部长!”

  众人纷纷一凛!

  部长来了。

  李皓却是笑哈哈道:“部长,给兄弟们谋前程呢!部长也知道,最近缴获很多,我这钱多了没地方花,钱这玩意,花了才是钱,不花就是石头!我这不想着,都是同僚,给大家争取一些福利吗?”

  “那你直接送好了!”

  侯霄尘似笑非笑。

  李皓叹息:“我也想啊!可银月武师,都不是那种吃嗟来之食的人,我知道大家,了解大家,我白送,大家能过意的去?会留下心魔的!”

  众人心中暗吼,不会啊!

  我们不会留下心魔的!

  你送啊!

  可这话都出来了,大家还能怎么说,难道真的不要脸地说,我们喜欢吃白食?

  那不是人人都是南拳了……

  咳咳,南拳也不吃白食,打架的时候,喊他的话,他会干的,付钱就行。

  侯霄尘也是无言以对。

  他能怎么说?

  木林也尴尬地笑着:“对,李都督说的不错,兄弟们都不是那种人,付出才有收获,秉承古武精神,有收获必有付出!”

  李皓一摊手,无奈道:“部长,你也听到了,所以……我能不顾大家的武道之心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侯霄尘看着他,许久才道:“你也可以送我……”

  “送部长浪费了!”

  李皓叹气:“部长拿到了神能石,其实也没太大作用,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转换成战力的,需要时间,而我们缺的就是时间!”

  侯霄尘都想翻白眼了!

  这狗东西,就是想拐走我的武卫军!

  他心中思索了一番,判断了一下,缓缓道:“你真要独立开都督府?”

  “嗯?”

  李皓一怔:“部长,不是你之前说的吗?”

  侯霄尘无语,我就那么一说,又没说真的要开,就是挂个名而已,听你这意思,你要真大干一场,在这边待着不走了?

  侯霄尘沉默一会,开口道:“我现在的精力,还是在防备一些强者身上……也没足够的时间去管这些,这些时日,九司皇室都会有些动荡……”

  他看了一眼木林这些人,思索一番,缓缓道:“他们若是愿意……加入你的猎魔团也没关系。”

  又思索一番,开口道:“可你要保证一点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不要让大家白白去送死……”

  他看着李皓:“你太张扬了,是好事,也是坏事!可你的实力,目前还不足以支撑你如此张扬跋扈。一旦遭遇危机,你可以逃走……他们……逃不掉!”

  其实,这些人跟着李皓真不错,李皓有钱,有手段,还能传授真正的蕴神之道。

  侯霄尘他们的路,其实不适合普及。

  这是真正的精英之道!

  只有武师中的精锐,才能去学,而蕴神一道……李皓既然这么说了,也许可以普及开。

  侯霄尘也不是太在意李皓要抢人,可是……李皓这家伙,招惹对头的速度真的太快,他可以逃,可武卫军跑不掉的。

  说到这,又平静道:“你目前为止……其实还是孤家寡人,除了你师父之外,你无所牵挂,你肆无忌惮!李皓,真正的将军……是不会抛弃战友的!你在银月带过兵,哪怕只有几十人……可你让他们留下来,留在了银月,你心中应该有数,知道你招惹对手的危险……”

  “当你真的统领千人……你要知道,他们是人,是武师,是战友,是同僚,不单单只是你的下属和工具人,你要为他们的未来,他们的安全去考虑……也许对你而言,也是一种限制!”

  是好是坏?

  李皓却是笑了:“部长多虑了!我想的很明白,在这个时代,你想做点什么,你想出人头地,你想打破阶层……那你就得拼命!大家愿意拼命冒险,那可以来,不愿意……那就不要来!我会为他们考虑,但是,我也不是保姆,冒险是必然的……我一旦溃败,我会尽全力去安置大家……可若是真的事不可为……我也许会溃逃……”

  侯霄尘看着他,微微皱眉。

  李皓平静道:“搏命,搏未来!我不知道未来如何,我不知道前方是否还是如此黑暗,我也不知道将来我李皓到底会有什么下场……好也罢,坏也罢,一将功成万骨枯!部长,总有人会死,就看大家觉得值不值得!”

  他转头看向那些武师,“在银月武林,武师是自由的,是放浪形骸的,也是追求强大的!但是,武师也有心的,若是有心,那就试试,若是惧怕死亡,那就不要尝试!”

  四方安静。

  侯霄尘看了李皓一会,开口道:“那就让大家自己做决定,我不会干涉任何人!当逃兵不可以,因为大家能有今日,银月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但是若是去天星都督府,去猎魔团……这个没问题。”

  “大家看着办!”

  李皓笑道:“我也不会强求任何人!关键还要看本心,强扭的瓜不甜,就比如现在,玉总管想来,我也不会答应……”

  玉总管一怔,看了看李皓,再看看侯霄尘,接着就看着侯霄尘不转眼了,才不会!

  众人憋笑。

  侯霄尘无语,明明说正事,这王八犊子非要牵扯一下小玉,什么意思呢?

  他也不再说什么,“你先处理了那些贵族的事再说!”

  “没问题!”

  李皓哈哈大笑,这一刻的他,站在侯霄尘面前,可以侃侃而谈了。

  是一种自信,也是一种明心!

  当他愿意走出银月,来到天星城的那一刻,他就觉得,自己可以无所畏惧一切了,危险也好,死亡也罢,我心中好像看到了前路。

  我知道,我也许该做点什么。

  所以,我无需惧怕。

  我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本心,那我就不需要去惧怕任何人。

  连死亡都无所畏惧了,我还会害怕什么?

  不会了!

  老师,也许正如你说的那样,不需要去管其他人如何想,只要自己想,那就行了。

  每个人,都有每个人的路。

  自由自在,潇洒复仇,也许也是一种路,可是……在这个过程中,也许我李皓,也想留下点什么,当我死亡之后,也许还会有人曾记得,银月李皓,也是个人物!

  也许下一次回到战天城,那位第九师师长,不会再给自己留下一些糟糕的评语了。

  也许下一次见到洪一堂,可以挺直腰杆,一脸从容地告诉他,小洪,你不行,你龟缩银月,我李皓,闯荡世界,不说什么拯救,只是明心,我心向光明,杀戮仇恨,从未使我堕落地狱。

  那是何等的自豪?

  那是何等的骄傲?

  ……

  李皓迈步而走,龙行虎步,不再畏畏缩缩,不再是那个谨小慎微的潜藏者。

  身上,仿佛有猛虎附体,虎跃山林,傲视群山。

  这一刻,侯霄尘一直看着他,一直看着……他心中不知是何滋味,短短一月,李皓变化太大太大,当日他劝李皓跟他来,那时候,李皓思前想后,考虑再三……最终还是决定留下。

  侯霄尘有些失望,也有些无奈。

  可一月后,李皓再来,完全变了个人一般。

  这一刻的侯霄尘,则是有些彷徨。

  玉总管也看了一眼,忽然轻声道:“他好像一个人……”

  侯霄尘一怔,谁?

  “袁硕!二十年前的袁硕……”

  玉总管轻声道:“那时候,袁硕就这样,霸道无双,天下任我横行,也许我实力并非天下第一,可我……敢战四方豪杰!男子汉大丈夫,来世间一趟,生无畏,死无惧……这师徒……越来越像了!”

  袁硕?

  侯霄尘怔神,回想了一下,是吗?

  他都快遗忘了。

  当年的袁硕是这样吗?

  正想着,玉总管又道:“哦,比袁硕还多了一点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玉总管想了想才道:“比袁硕稍微好看点……”

  侯霄尘愣住了,看了她一眼,半晌才道:“你觉得,我和映红月谁更好看点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玉总管看了他一眼,有些疑惑,有些意外,部长……疯了吧?

  你当然没他好看……

  当然,下一刻,玉总管迅速道:“部长是阳刚,他是阴柔,当然不如部长!”

  侯霄尘默默思索了一番,是吗?

  可是……我要是没记错,我叫病榻鬼,人人都说,病榻鬼阴柔无双,什么时候我很阳刚了?

  这话,好假!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李皓再次回到了巡夜人总部。

  此刻,后面一座大楼,不算高,加上一个大院子,里面全是人,人满为患,只有少数巡夜人看守,看到李皓,都是一脸恭敬。

  而大院中,人很多,看到李皓,倒是都很畏惧。

  “李都督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  有人急切地问了起来。

  天亮了。

  他们都被关了一夜了,没吃没喝的就算了,很多人身上骚臭,想洗澡换衣服都没地方,想拉撒都不行,因为人太多了,没地方给他们拉撒。

  这里的味道,都显得极其难闻。

  一些贵族小姐,哪里体验过这样的生活,此刻,都快崩溃了,捂着脸,或者包着头,生怕别人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,认出了自己,那简直没法活了。

  数千人,甄别工作是一个极其难办的事。

  何况,李皓还缺一套完善的情报体系。

  这些人自己倒是交代了一些,可是,谁会把自己说的十恶不赦?

  可几千人被关在这,也不是事。

  李皓也不多说什么,直接道:“所谓杀鸡儆猴,我初来乍到,想在天星立足不容易!四海集团也好,天星斗罗场也好,距离普通人太远,不足以让我李皓在这扬名天下,树立权威!”

  “我这人,有什么说什么,你们这些人全杀了,一定有冤枉的!十杀九,一定有漏网之鱼!”

  此话一出,不少人变色。

  李皓冷酷道:“我懒得去甄别,你们自己甄别,现在被抓的人,足足有4000人!挑100个出来,我要当众砍头,以儆效尤!你们都是大家族之人,有渠道,人力物力,你们自己选择!选出100人,不要给我选什么天星斗罗场的人,不要选四海岛上的那些无权无势的人……都要贵族!”

  “我要他们必杀的证据!人证物证齐全的那种,资料齐全,让人一看就知道,此人该死,当杀无赦!然后,我拖到菜市口去砍了脑袋……剩下的人,都可以回去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瞬间的安静,下一刻,有人惊恐万分。

  有人尖叫道:“你要杀我们?”

  李皓冷冷道:“记住了,只杀100人!证据要确凿……别想着造假,人多了,我懒得去一一核对甄别,可100人,我还是有这个渠道去判断的。你们自己选……我不参与,不选出一百人……那大家都留在这吧,看看你们的后台,能不能把你们活着带出去!”

  此话一出,有些人变色,有些人惊恐,有些人慌张害怕。

  李皓这话,太毒了!

  让他们自己选!

  慕小容都忍不住了,有些惊恐道:“你这么做,那我们这些选择的人,岂不是得罪了足足100家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,点头:“是啊!你才发现吗?”

  慕小容脸色都变了:“你可知晓,这样一来……”

  “我得罪了100家,对吧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我不怕啊,他们有本事就来报复我!当然,是你们选择的……我又不是非要杀他们,还有,杀他们,也是他们犯罪,有取死之道,现在不选,等我一个个查清楚了,死的也许不止一百人,也许有些人逃不掉了!”

  惊恐,愤怒,甚至想杀人!

  李皓这疯子,自己得罪人就算了,还要拉他们下水,这选了,那些被杀的人,后面的家族恨死了李皓是必然的,可他们也恨活着的,也许更恨!

  凭什么死的是我的儿子,我的女儿,而不是你们?

  凭什么,你们要推出我儿子女儿当替死鬼?

  凡是聪明一点的,都知道,接下来会面临什么,一个个面色惨白,有人几乎有些站立不稳,惶恐到了极致:“李都督……如此一来……小家族的人……哪敢反抗大家族……”

  李皓平静道:“证据确凿,你要是好人,他们大家族冤枉你,我给你做主!你若是坏人……坏人不分大小家族,既然是坏人,那就该杀,有什么问题吗?只能说,可能会有一些漏网之鱼,比你们更坏的可能会逃过一劫……没关系,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你们接下来走了的,悠着点,我活着一天,你们别撞在我手上,要不然,还是难逃一死!”

  “李都督,你真的不怕死吗?”

  有人眼中闪过对死亡的畏惧,色厉内荏:“多年来,没人敢在天星城,甚至整个天星王朝,也没人敢一次杀百位贵族!”

  “现在有了!”

  李皓指了指自己,笑容灿烂:“我敢!所以,不要威胁了,我待会把传讯玉还给诸位,大家自己联系家族,联系父母,联系其他人……找证据,我要砍下100颗脑袋……除非在这之前,我先死了,你们也可以让家族派神通来杀我,不来神通就算了,来了神通……我很期待!”

  一群人瞬间僵硬。

  来神通……杀他!

  李皓的狂,这一刻简直无与伦比。

  慕小容彻底死心了,没再说话,她只是叹息,这一次……恐怕阻拦不了了。

  神通?

  现阶段,哪位神通愿意来冒险?

  或者,多来几位?

  可李皓如此嚣张,他是不是有什么底气和把握才敢如此做?

  谁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呢?

  财政司都躺平了,红月三大组织不敢贸然入城,也忌惮九司暗算,九司和皇室彼此制约……到哪弄多位神通联手袭杀李皓。

  所以……慕小容很清楚地知道,这一次……这些人头,李皓砍定了!

  关键是,还借他们的手杀人。

  传讯玉一回来,大家消息传出,大概天星城要乱,各大家族若是无法解决李皓,第一想法就是谁去死,反正我家的不行!

  好友都可能会反目!

  许多人已经站立不稳,面色苍白无比,他们知道自己有什么污点,知道自己的家族也许保不住自己,知道这里许多家族比他们更大。

  如此情况下,大家一定会先将这些小家族的人挑出来,影响不会太大。

  又不是一家之主被杀了,死了一个儿女罢了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……死不死的,大家也不在乎了,这是损失最小的选择。

  有人知道自己可能要死,咬着牙,怒吼道:“那若是选到了慕小容,李都督也敢杀吗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投票啊,她若是在100人行列之中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……我可以砍给你们看,第一个砍了她!她爹来了,她爷爷来了,我也可以砍给你们看看……我也想看看,内务司到底有多少神通,你信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无声。

  慕小容脸色也惨白无比,下一刻,忽然笑了:“李都督,我无惧这些!真正的贵族……也未必都如你所想,都会做一些违反律法之事……你说的对,无罪之人,不需要恐惧什么!”

  李皓嗤之以鼻,也没太当回事。

  他也不说什么,随手丢出了一些传讯玉,转身离去,声音传荡而来:“三天,最多三天时间,我要一个结果!三天后,若是没结果……死的可能不止一百人……诸位自己思量!”

  李皓走了。

  下一刻,大院中,传来了呼喝声,叫骂声,疯狂怒吼声。

  有人甚至想逃走!

  可他们发现……好像逃不走,四周,巡夜人数量忽然激增。

  以前畏惧他们的巡夜人,今日好像变了一些,有些人幸灾乐祸,有些人咬牙切齿,有些人……畏惧地看向远处离去的李皓,他们不敢放人走。

  李皓说了,走一个,他们陪葬一个,谁敢放人走?

  ……

  这一天,消息瞬间传开,天星城瞬间炸开了锅!

  “疯了!”

  “他真疯了!”

  “这个畜生……他要和整个王朝为敌吗?”

  “不,我女儿不能死,她没犯错,和我们家无关……有错的是其他人,凭什么要抓我女儿?”

  “去九司,去皇室,去伸冤,李皓不能这么做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只是一瞬间,整个天星城真的动荡了,而这一天,消息,也开始流传,知道的太多了,不可能隐瞒的。

  几乎是当天,数千万天星城民众,几乎都知道了消息。

  都震撼无比!

  三日后,天星都督府,公开处决一百名犯罪的贵族……100名!

  天啊!

  贵族……会被处决吗?

  魔剑李皓,天星都督李皓……他要处决100名贵族,这消息,比四海集团、天星斗罗场覆灭还要震撼人心。

  市井中,这一日,全是李皓的消息。

  “这天星侯,太莽撞了……杀贵族,他……恐怕难有好下场啊!”

  “这几十年来,被抓的贵族都没几个,何况被砍头!”

  “不会是真的吧?说不定只是说说,贵族势力庞大,他敢这么干?”

  “敢才好,杀的好!这些混蛋,不知道犯下了多少罪恶……我看,就该杀!”

  “说的简单,你去杀?真杀了,我看这天星侯……难逃一死!”

  “哎,好人难做啊……贵族统治王朝,这位北方蛮子……真的……真的太莽撞了,杀两三个也行啊,非要杀这么多……可惜了!”

  这一刻的北方蛮子,不带贬义。

  只是有些可惜,有些遗憾。

  一人之力,匹敌整个王朝统治阶层,他们不看好,他们觉得,李皓可能活不了多久了。

  而这个消息,也在朝四方蔓延。

  三日后……也许才是决定李皓生死的时候,而不是决定贵族生死的时候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