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11章 武师修心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(高v出月票了,我记得呢,记得投票。明天周六两更,下午开始更新,早上睡个懒觉,好困困!求票票!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侯霄尘的办公室中。

  李皓鸠占鹊巢,靠在椅子上,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  他来天星城,是为了看清本质,看清真相。

  今晚,也许看到了一些,看透了一些,可还是不那么清晰,有些迷蒙。

  但是李皓觉得,够了。

  人命如草芥。

  九司也好,三大组织也好,其实都一样。

  海盗,九司,三大组织……真的没什么区别,区别大概率在于,一个具备统治地位,一个不具备。

  堂堂财政司麾下的大集团,居然用人族喂养妖族。

  关键是,人家大妖,原本还不吃人类的。

  而人族自己,将人类送上嘴去了,求着人家吃,贱不贱?

  这不是古文明早期,妖族强大,人族孱弱的时代。

  这个时代的人族,很强大!

  如今的妖族,知名的妖族不多,也就凤凰山、天鹏山少数几处地方,有大妖扬名天下,整体来说,人族更强大,没必要对妖族卑躬屈膝。

  恰恰相反,是妖族应该对人族卑躬屈膝,那才符合常理。

  可是……人族太分散了。

  大家都希望,能获得妖族的支持,所以,一些人不惜讨好对方,卑躬屈膝,甚至主动献上同类。

  “都一样的。”

  李皓在纸上写下了一些东西,都是一样的,大家大哥不说二哥,所以这一次公开财政司的黑料,实际上,不管普通人也好,还是超凡也好……其实也没太当回事。

  不都这样吗?

  普通人大概也只是愤怒一下,悲哀一下,接着……没办法,什么办法都没有,那能怎么办?

  推翻九司吗?

  换来了皇室,难道有区别?

  换来了三大组织,有区别?

  不还是这样过下去吗?

  板子不打到自己身上,又不痛,也就那样了,或者说,这是一种无能为力去改变的现状,只能悲哀地等待强者们决出胜负,被动去接受新的统治者。

  “普通人除了天眷神师,几乎没有上进的路……学院被把持,武师修炼要钱要资源,也没什么山门大开的情况,学个技术,正如那女孩所言,毫无作用,这是看实力的时代……”

  他们没有路。

  一个时代,最悲哀的是,阶层无法被打破,李皓这种完全属于意外,而实际情况是,除非你是天眷神师,要不然,你就没办法打破这一切。

  看看这些强者,谁不是大有来头?

  真正普通人崛起的几乎没有。

  李皓见过的旭光,有哪个是普通人出身?

  一个个念头,渐渐浮现,李皓陷入了沉思中,考虑着什么,考虑着一些以前自己不会去考虑的事。

  他觉得,自己魔怔了。

  战天城,洪一堂,幻境中的存在,许多许多东西,都在影响着他,让他不知不觉地,一步步选择了跨入天星城这个大泥潭。

  “下一次若是对付我,必来神通!”

  李皓心中明白,当数位旭光蜕变被杀,神通符咒被破,能源炸弹被吞……他的底牌,几乎全部暴露了,再来的,只会是神通境了。

  神通境也许境界不稳固……可对于这些大势力之主而言,不行就用生命之泉砸!

  总能砸个平稳出来。

  一滴不够就10滴,这些家伙,可能也发现了妖植的存在,甚至达成了一些协议,要不然,单纯的遗迹库存,真的有这么多吗?

  李皓发现,很多强者都有,各大势力几乎都有库存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  片刻后,门被敲响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杨山夫妇进门,杨山虽然已经跨入了蜕变期,可此刻对李皓还是很客气,笑容满面道:“李都督,人都安排好了,老贺说皇室那边召他回去,他先走了,回头再来找你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杨山又腆着脸笑道:“李都督,那我们夫妇……都督有什么要吩咐的吗?”

  这一次,杨山比之前更客气了。

  因为李皓本身就是个强者!

  强杀吴勇,镇压流沙,李皓并非想象中的弱者,或者说,比传闻中更强大,这样的存在,又年轻,还能帮大家进步,背后还有一群靠山……

  对杨山而言,李皓是个不错的大腿。

  蜕变期的他,可以出去开创一方大势力了。

  然后呢?

  等着被人收编,还是自己干一番大事业?

  开玩笑!

  没有底牌,没有底蕴,和三大组织,和九司皇室斗?

  杨山又不是白痴。

  何况,他想跨入神通境的机缘,也许就在李皓这里。

  李皓看了他一眼,笑了,缓缓道:“杨前辈别那么客气……”

  “不不不,什么前辈不前辈的!”

  杨山笑的灿烂:“我们不是加入天星都督府了吗?都督喊我老杨或者杨巡检都行,再喊前辈……那就见外了。”

  李皓看了他一会,轻声道:“不要为了眼前的一切而折腰,这腰弯下来了很难挺直的,而且,情况比你们想象的也许还要复杂,还要危险,今日不过只是个开始。”

  杨山看似莽撞,实际上也是精明似猴,连忙笑道:“这话说的,这年头,除非真的绝世无敌,否则,谁不折腰?强如侯部长这种人物,也在折腰……危险是危险,但是机会也是真有,我们这些人,入了这条道,没退路了!何况,除了都督,没人愿意为了我们,和一大国公府翻脸。”

  李皓笑了:“我就能?”

  “虱子多了不愁!”

  杨山也满脸堆笑:“九司不怕,三大组织不怕,七大神山不怕……咱李都督还怕一个安国公?”

  李皓哈哈大笑:“杨前辈有意思,和南拳前辈成为好友,不是没道理的!”

  杨山也笑容灿烂。

  李皓笑着笑着,点点头:“那劳烦杨巡检帮我办件事。”

  “都督请言!”

  杨山大喜,这是代表李皓答应了。

  好事!

  老子以后也能狐假虎威……呸,也能正大光明地出现了,和安国公那边直接甩脸,你来打老子啊,老子找到靠山了!

  之前东躲西藏的,现在怕你个卵子。

  老子换了个靠山,人家敢和九司开战的,你安国公还能比定国公更厉害不成?

  “趁着还有时间,杨巡检去一趟北海……”

  杨山脸色微变。

  李皓轻声道:“去北海,找星光海盗团的北海王,告诉他,他孙子在我手上……当然,也许他知道了,也许一个孙子不太重要,无所谓的事。”

  “但是,可以试试,让他帮我办件事。”

  杨山有些紧张道:“都督请说。”

  “我要白鲨的人头!”

  李皓平静道:“让他把白鲨人头送来,我放他孙子离开,还免费搭送一位旭光。”

  杨山松了口气:“这个简单……对他而言又不损失什么,白鲨是北海八大盗之一,星光海盗团也希望收编他们,杀白鲨,恐怕就在他们计划之中!”

  李皓这个条件,不算过分。

  至于李皓为何非要白鲨人头……据说双方有冲突,可杨山才不在乎这个,他生怕李皓让他去取北海王人头。

  北海王最少也是蜕变期。

  东海的红胡子都是,何况北海的,北海海盗很强的,不强,难以在北方立足,北方那边,比较野蛮的很,东海那边,定国公府一句话就行。

  可到了北方……也许得一点点去打下地盘才行。

  “嗯,就这些,另外……去了北海,见完了北海王……去找一下银月刘隆。”

  说罢,将一个储物戒丢给他:“这个交给刘隆团长,让他帮我去弄一些东西,他知道我需要什么,就说帝宫便可。”

  杨山接过储物戒,有些好奇里面是什么。

  李皓却是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百万神能石,20件源神兵……杨前辈也可以带着秦莲前辈一起去……”

  杨山疯狂咽口水。

  什么?

  百万神能石!

  20件源神兵!

  他头皮发麻的厉害,这一刻,心都在颤动,有些艰难,有些战栗:“这……都督,这个……要不换个人……”

  这对任何人而言,都是一笔巨大无比的天文数字。

  他无法想象,和李皓认识不过一天,李皓居然敢把这个东西交给他。

  这太可怕了!

  可怕到,他觉得李皓可能是在试探自己,他怕,怕接下了这个,会出问题。

  李皓只是平静地看着他:“如果区区百万神能石,都能让你携款潜逃……我凭什么相信,你会为我卖命?若是今日你连这些都不看重,翌日,有人想要你取我李皓性命……那你说,需要给你多大的代价?这个天下,有谁愿意花这么大的代价收买你?是杀我更危险,还是现在携款潜逃更危险,前辈有判断。”

  “所以……前辈拿着便是,我并非威胁,前辈也可以带着秦莲前辈一起走。”

  秦莲直接道:“都督说笑了!都督现在手下无人可用,我是暗系超能,还能为都督行走一二,杨山留下也无大用,不是开战,他留下,什么都不会!”

  说罢,看向杨山:“你去便是,完成都督交给你的重任!”

  杨山看了一眼自己媳妇,咬着牙,点头,闷声道:“都督放心,杨山必定完成任务,除非我死,否则,东西绝不会少!”

  有些战栗。

  百万神能石,20件源神兵啊……

  李皓这人,真的太可怕了。

  是的,他觉得可怕。

  认识不过一天而已,太可怕了,试探也好,真的不在乎也好,杨山内心都在挣扎,片刻后,还是丢下了一切幻想,不能动心。

  不说妻子为了自己背叛了国公府,就说得罪了李皓,到底能不能逃过追杀,也是个大问题,他想进入神通,也不是简单的神能石、源神兵的问题。

  神能石再多,有什么用呢?

  想通了这一点,他忽然吐了口气,心中的贪念,瞬间消失了,是啊,我又不能直接吸收能量跨入神通境,这玩意,还不如李皓多给自己吸收一下剑能呢。

  “那就去吧,早去早回,我这边可能随时需要用人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杨山也不多说,迅速离开,连和妻子告别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秦莲也轻声道:“都督不知是否还有其他吩咐?”

  “你帮我打听一下,哪里有红月强者,顶级的那种,最好是蜕变期……长老会或者古神卫应该有。实在不行……帮我打听一下,青月、橙月在哪。”

  这两位也许没有红影,但是没关系,抓住她们,换赎金!

  映红月会换吗?

  会!

  因为映红月这人,很嚣张,很猖狂,也自诩情义无双,他的女人被抓了,他会换的。

  李皓要一枚旭光蜕变的红影,他九成九会给。

  “是!”

  秦莲也不多言,迅速离去。

  至于她离开,是否会跟着杨山一起跑路……李皓真不在意。

  是的,价值很高的储物戒。

  可是,真拿走了,那就拿走了,这一次收获不小,拿走了,这两人也算是完了,李皓还免得一直防着他们,他这人,本就有些警惕心重。

  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会为自己卖命的。

  可若是没拿走……就如李皓说的那样,下次别人收买他们,除非给出更好的代价,而且要远超这些,否则,夫妻俩根本不会为之所动。

  可谁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去收买杨山呢?

  ……

  打发走了夫妻二人,李皓取出了一些东西……看着摆满了桌子的储物戒指,李皓还在掏……越来越多。

  当初视为珍宝的储物戒指,现在,他手上不下2000枚。

  今晚抓的人,几乎一半都有。

  剩下的一半没有,那是因为不是奴仆,就是服务人员,真正的贵族,那几乎是人手一枚。

  很多很多!

  还有四海集团几位强者的,几位蜕变期的,多位旭光的,四海岛上的,天星斗罗场的……

  太多了。

  看到这么多储物戒,李皓头很疼。

  以前,他喜欢开储物戒。

  每一次都是惊喜!

  上次获得了徐家宝库,他还和袁硕他们一起开的,可现在……比上次多了几十倍的量,他一个人,就算三分钟清点一枚,2000多枚,6000多分钟……

  不吃不喝,他得清点四五天才行。

  清点,可不是看看就行,三分钟都未必够。

  李皓苦笑。

  曾几何时,自己会因为储物戒太多而感到发愁的。

  这次就有了!

  拿起桌上的通讯,也不管外线是谁,拨通就道:“让金枪、木林二位来见我!”

  “好,马上……”

  李皓挂断了通讯,有些羡慕老侯,有个秘书多好,随便安排一下,人家办的妥妥当当的,而自己……可怜兮兮的,还得自己干活才行。

  找个人,都得自己打通讯去找。

  ……

  几分钟后,金枪和木林来了。

  看到李皓在这,也不惊讶,侯霄尘跑哪去了,他们知道,李皓鸠占鹊巢的样子……真帅!

  “金枪前辈,二木哥……”

  木林干笑,金枪微微点头,显得愈加沉默,此刻的金枪,和往日比,显得消瘦一些,也苍老一些,一次次的打击,他愈加消沉了下来。

  北海一战,东方一战,今日南拳一战……

  这些银月武师,无一例外,都在告诉他……我们很强,你很弱。

  七剑,三枪,四刀,双拳……

  你三枪,彻底没落了。

  所以,他几乎没话说。

  木林倒是一如既往,堆笑道:“李部长,斗罗场的人都关押起来了,还有事安排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:“召集武卫军汇聚……这地方有驻地吧?”

  “有的有的,就在旁边,有个大宅子,很大很大,天星城的老爷们会享受,九司大街上,到处都是这种大宅子,占地动辄几十上百亩,驻扎个千人一点不难。”

  “带我去找他们。”

  木林有些意外,做什么?

  夺权?

  咳咳,想多了吧。

  应该不至于。

  那干什么?

  李皓没解释,而金枪也不问,两人带着李皓,一路朝外走去,路上,其他巡夜人看到李皓,纷纷问候。

  “都督!”

  “李都督好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都很乖巧。

  没有副字。

  至于侯霄尘,众人一般都会喊侯部长,五方都督,其实之前名存实亡,也就最近,侯霄尘先发威,接着李皓将天星都督一职,彻底扬名王朝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了,王朝巡夜人,下面还有个天星都督府。

  当然,都督是李皓,公认的。

  李皓也不回应,显得有些高冷,并未和以前一样,笑脸相待,收拢人心……不需要。

  此刻的他,对天星的一切官职人员,都不太感冒。

  他不信,这些人不知道四海岛的情况。

  所以……这个时代,大家都是瞎子,都在装聋作哑,他不喜欢,也许他知道这很无奈,不该迁怒他们,他们很弱,他们无法和九司抗衡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之处。

  指望一些日耀三阳去推翻九司吗?

  这些,李皓懂。

  懂归懂,一时间,少年意气,还是让他无法释怀。

  ……

  在众人的恭送下,李皓来到了隔壁。

  隔壁的大院子,很大很大。

  这是以前的一座国公府……当然,现在被九司占据了,成为了武卫军的驻地。

  当看到李皓的时候,那些以前不服的斗千,都服了。

  哪怕和他作对的开山斧传人陈进,这时候看李皓,也没什么不服气了,敌意也少了,只有感慨,叹息,遗憾,以及……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银月三十六雄,第二代第三代都不少,他算第二代,李皓也算,不过李皓太年轻,比一些第三代都小。

  可如今,李皓魔剑之名,天下公认。

  强!

  无比强大的那种,可以击杀蜕变期的那种。

  不服不行。

  “李都督!”

  众人都以官职称呼,李皓笑了:“客气了,喊我李皓,李团长都行……都是银月人,还是同僚……”

  以前,其实不太看得上武卫军。

  可和四周对比一下,这是一群真正的武师,算得上这个时代真正的军人了,他们打海盗,他们有仇当场报,当面说。

  他们打完了海盗,也不说,就这么默默地守护着。

  当初,李皓觉得这算什么?

  打海盗不是应该的吗?

  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吗?

  可今日……他笑了,真的值得夸赞,在这个时代,居然还有愿意真正去杀海盗,保卫一方的军队……真难得。

  所以,一瞬间,他心中的怒意,火气,都消散了许多。

  这些人,当初和他切磋,也是正大光明的。

  有敌意,当场就说出来。

  和他们比,九司的那些笑面虎才恶心。

  尔虞我诈,面上带笑,暗地里却是巴不得要你性命。

  “不敢。”

  陈进感慨一声:“还是喊都督吧,咱银月武师,也论资排辈的,谁强谁狠,你辈分也高,五禽王的嫡传,银月三十六雄第一人的关门弟子……咱本就不如你地位高。”

  李皓失笑:“说笑了。”

  “本来就是。”

  陈进倒是不太在意这些,又遗憾道:“可惜我师父被你师父打死了……否则,如今南拳之辈,居然也能逞威了,可怜我师父……哎!”

  叹息一声,终究还是有些遗憾的。

  开山斧,三十六人之一。

  可是,他死了。

  袁硕打死的人,实力都不弱,一般情况下,都是无法收手的那种,侧面证明了开山斧很强。

  可惜,死的太早。

  李皓有些尴尬,如今,认识了更多的银月武师,他倒是有些尴尬了。

  换成以前,倒是无所谓,只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罢了。

  可随着银月武师渐渐浮现,一位位武师出现,他才发现,银月武师,这群人也许各种毛病,可这些人,都算耿直了,起码,比其他人要好的多。

  金枪淡淡道:“好了!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,当年切磋,死掉的银月武师一堆,我也打死过许多人,你若是有能耐,那就挑战报仇……没有就闭嘴,说这些做什么?”

  众人无声。

  李皓干咳一声,看着这里的武师,近千人,数量不少。

  李皓也不多说:“我这边有一些储物戒,需要清点一下,大家帮个忙,神能石、生命之泉、源神兵这些,单独放一堆,另外的杂物,帮我整理一下,分门别类……”

  众人无语了!

  金枪也是无言,看着李皓,脸色有些难看,你闹呢?

  就这?

  你兴师动众的干嘛?

  下一刻,他闭嘴了。

  一瞬间,李皓取出了数千储物戒,看的人瞠目结舌。

  一个个武师,瞪大了眼睛,目瞪口呆。

  金枪也是张了张嘴……幸好老子没说话,要不然,丢死人了。

  也对,这么多,不找上千人帮忙,一个人得整理到什么时候?

  上千人,一人几枚就行了。

  可什么时候,储物戒的缴获,都能按照千为单位来计算了,他忍不住道:“那些人……你不还吗?”

  他知道这些东西哪来的。

  可是没想到,李皓居然全部给收缴了。

  “还?”

  李皓失笑:“四海岛上无好人,还什么还!至于天星斗罗场那边,也没几个好人,到了我手,还想拿回去?他们有命回去,算我格外开恩了!”

  “那……得罪的人太多了……”

  金枪略显迟疑。

  李皓好像看出了什么,忽然冷笑:“得罪人多?我有剑在手,我会怕他们?银月武师,向来都是打出来的!三十六雄之中,黑寡妇被人鄙视,因为她不是靠打的,而是靠睡的!想这想那,想什么玩意!”

  李皓毫不客气,冷冷道: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这年头,唯有实力,才是根本!我无所畏惧,打破心中恐惧,没人可以主导我的人生,怕,那我就不会来天星城!”

  “金枪前辈,你老了!”

  李皓直直地看着他,“我见过的三十六雄,没有任何人会怕!南拳不会,地覆剑不会,光明剑不会,哪怕玉罗刹也不会!怕的,只有黑寡妇,只有……金枪!”

  轰!

  枪意勃发,这一刻,金枪愤怒,憋屈,狂躁,甚至有些疯狂。

 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羞辱!

  金枪咬着牙,看着李皓,他握紧了拳头,那种憋屈感,这一刻哪怕其他人,也感受的淋漓尽致。

  “李皓……”

  金枪看着李皓,咬着牙关,甚至隐约咬出了血,“你说的对……银月武师,没人会怕!他们不会……我也不会……黑蜘蛛……你是在说我,靠着侯部长,走到了今日,和她靠映红月是一样的吗?”

  李皓不语。

  金枪有些癫狂,最终,冷哼一声,转身离去。

  他知道,李皓带着三分故意,刺激自己。

  可是……他真的被刺激到了。

  气到了!

  南拳他们的刺激,他不在乎,好吧,也在乎。

  可李皓这样的晚辈,用黑蜘蛛这种靠睡男人上位的武师和自己对比,甚至等同,他真的无法接受,他觉得自己要疯狂。

  李皓,太过分了!

  他有些暴躁,甚至想一枪扎死李皓!

  他看不上绿孔雀,天山神女,黑蜘蛛这些女人,觉得她们不配当武师,丢了武师的脸,靠着映红月上位,又看不起戳心娇客这种女人,靠着游走男人之间而成名……

  可他被李皓一说,一想,也许在南拳他们眼中,自己和这些人一样。

  都一样!

  你金枪,哪来的资格看不起?

  金枪有些崩溃,他怕自己再不走,会当场失控。

  ……

  木林看了一眼李皓,叹息一声:“别刺激的太狠了啊,金枪老大最近一直不太正常,都快心态崩了,你今晚这么一说……我怕他扛不住!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,轻声道:“对金枪而言,若是再无法打破心魔,超越自己,一辈子卡在这里……他还不如死了算了!他在36人中,哪怕现在,实力未必是最弱的……可心态也许是最差的。狂刀,碧光剑,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,都比他情况好一点。”

  “若是继续下去……不如死了拉倒,对武师而言,这是一种折磨,他永远也无法打破侯部长的意……”

  此话一出,在场的上千武师,居然没人反驳。

  是的。

  也许……李皓是对的。

  对金枪而言,银月三枪之首,昔年排名,袁硕第一,毋庸置疑。

  第二是天剑,第三有些争议,有人说霸刀,有人说北拳,也有人说金枪……

  不管如何,那个时代,金枪坐五望三。

  可是……这个时代,金枪,只是金枪,不是什么不可招惹的银月武师,落差太大了,这样的落差,随着一位位强大的武师浮现,再这么下去,他不被杀,也彻底崩溃了。

  所以这一刻,这些武师,其实都能理解。

  陈进也是一声叹息,“千夫长……哎!”

  不再多说什么,木林为了打破死寂,笑呵呵地喊道:“来,一人领几枚,不许私吞,听到了吗?别丢了咱们银月武师的脸,也别丢了武卫军的颜面……”

  有人嗤笑:“得了吧,武卫军还行,银月武师……也要看谁,当年传闻南拳没少干这种缺德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咳咳咳!”

  有人咳嗽,有人捅了捅说话那人,低声骂道:“白痴,南拳……一拳打死蜕变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瞬间,说话那人清醒了,马上干笑道:“开玩笑的,南拳前辈很厉害,超级厉害,都是传闻,胡说八道!”

  李皓想笑。

  憋住了。

  南拳的名声,好像真的不太好。

  跟个混混似的……好吧,其实现在也差不多。

  “那大家清点着,二木哥帮我汇总一下,我先回去,见一见咱们的那位部长。”

  “你放心就行!”

  木林也不客气:“有我在这,绝对不会少了东西,对了,储物戒……”

  “一人一枚!”

  李皓笑道:“清点之后,储物戒空下来了,我留着没用,大家一人取一枚。”

  众人大喜!

  对他们而言,哪怕一枚储物戒,也是宝贝了,在场的,除了一些百夫长,还有少数一些破百圆满,几乎没人有了。

  而且,这还是来了天星城之后获得的,在银月,几位百夫长有些都没有。

  而此刻,却是人人配备。

  一下子,众人精神来了,纷纷大喜,纷纷大吼:“谢都督赏赐!”

  ……

  隔壁。

  侯霄尘刚回来,听到吼声,愣了一下,半晌,失笑,低骂一声:“不是个东西……”

  玉总管看着他。

  侯霄尘哭笑不得:“我是正职,他是副都督!现在,我都快成隐形人了。”

  天星都督府都没影呢。

  结果,天星都督李皓,倒是扬名天下了。

  还有,这家伙又跑去贿赂武卫军了?

  怎么着,还想打武卫军的主意不成?

  ……

  而李皓,没心思管那些了。

  此刻的他,丢下了储物戒,直奔姚四的办公楼。

  初来乍到,拜一下码头应该的。

  之前都没见过面,只是隔空看了一眼,知道对方不弱。

  部长办公楼。

  小叶秘书敬畏地领着李皓敲门而入,不敢说什么,很快就离开了。

  “见过部长。”

  李皓相当客气,哪怕心中不觉得需要客气什么,可如今,这里是对方的地盘。

  姚四喝着茶,笑了笑,指了指椅子:“坐下聊。”

  “多谢!”

  李皓大大咧咧地坐下。

  姚四看着他,又笑了:“少年英杰,自古英雄出少年,比起你,我们都老了。”

  “部长过誉了。”

  “不过誉。”

  姚四笑着,看了一眼李皓,没说什么,只是感慨:“当初九司要成立巡夜人,管理天下超凡,对付愈加野心庞大的三大组织,我当年也是当仁不让,第一个站了出来,以斗千武师之力,接下了这个烂摊子。”

  “可是,越是干下去,越是无奈,越是彷徨……限制太多,顾忌太多,掣肘太多,没法干!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我啊,毕竟老了,不如你们,你们有冲劲,我当初有,后来也没了。”

  说完,又笑了:“看到你,就想说几句,对了,你怎么看我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说,你对我第一印象是什么?”

  “慈祥,和蔼,可亲……”

  李皓笑呵呵的,笑的有些职业化,职业化的笑容,在巡检司一年,他学的很到位。

  姚四失笑:“太假了,说真话行吗?年纪大了,其实喜欢年轻人说真话,放心,我又不是九司司长,还能和你生气?”

  李皓沉默一会,也笑了,轻声道:“部长非要我说?”

  “尽管说。”

  “所谓掣肘多,顾忌多,限制多……总结下来就是贪生怕死,选择躺平,忘记初心,被同化了,渎职、无能,还想给自己找点借口,有时候渎职比失策更可怕,失策,起码在做,渎职,那是一点不做。”

  李皓有些肆无忌惮,又或者这位那虚假的话语,让他有些不舒服,又或许实力强大了,他更有底气,既然对方要说,他也不客气。

  “巡夜人……烂成什么样了!我原以为银月巡夜人很烂,和这里一比……银月巡夜人真敬业,可惜还没什么工资,真凄凉!”

  “巡夜人毫无体系,毫无头绪,毫无责任感,拿着高工资,去四海岛上吃喝嫖赌,看着大妖吃人,眼看着海盗就在身边,装聋作哑,甚至称兄道弟……呵呵!”

  李皓嘲讽,冷笑,不屑。

  他原本想客气点的,可这位,好像还要和自己说明一下他的苦难,他的不甘,他的悲哀……

  他好像想告诉李皓,我当年也是热血之人!

  我当年临危受命!

  可是……李皓想笑,他又道:“我也在想,若是三大组织成为整个世界的统治者,到底会不会更差一些?未必!三大组织杀人多……以前我觉得十恶不赦,后来一看……死在三大组织手中的人,还未必有死在你们手中的无辜者更多,有什么资格去评判三大组织?”

  “你胆子很大!”

  姚四坐直了身体,有些意外,没什么愤怒,只是意外,意外李皓的大胆!

  “你要知道,这里……毕竟我才是一把手!”

  他看向李皓,淡漠道:“哪怕黄龙,也从不敢这么和我说话。”

  李皓失笑,点头:“对啊,一个不敢和你这么说话的人,弄的巡夜人乌烟瘴气……你会说,我只是故意给他闹腾罢了,可你要知道,因为你的韬光养晦,巡夜人彻底腐朽了,烂透了!你要知道,当一个执法机构彻底烂掉了,那代表什么?代表……普通人其实再也没有伸冤的地方了,这个世界……没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了!王朝之腐朽,你们这些人,责任很大!”

  “李皓。”

  老人看着他,有些疑惑:“于你而言,这些很重要吗?我原以为,你会趁着这一次见面,希望我能帮你一二,为何……会选择这样对待?”

  李皓看着他:“因为我感受到了,感受到了一点,上梁不正下梁歪!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!你是将领,你是九司之外,唯一的强权机构首领!你若是隐居的强者,你若是银月那些武师,你若是七神山首领,你若是三大组织首领……我现在,会捧几句……可你不是!”

  李皓也笑:“你是整个巡夜人的领袖,你都不管了,任由黄龙之辈招摇,任由巡夜人糜烂……在我眼中,你的罪恶,胜过很多人!”

  “罪恶?”

  姚四愣了一下,罪恶……

  他看着李皓,半晌才道:“你说……我是罪恶的?”

  “对!”

  姚四怔神,他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。

  没想到李皓会这么评价他。

  他是罪人!

  他完全没想到,自己这辈子,有一天,会被一个年轻人当着面去骂,你是罪人。

  罪恶之源!

  他轻声道:“李皓,你不懂,蛰伏是为了更好的爆发……”

  李皓平静道:“不,蛰伏只会让坏人更加嚣张,会让好人彻底灭绝,会让人心彻底消散,会让世界彻底黑暗!蛰伏多年……精气神都没了,谈什么更好的爆发。”

  “等你到了神通,你都会说,神通太多,九司太强,三大组织太强,我无法匹敌,我再蛰伏一段时间。等你到了神通之上,别人也到了,你会说,我再蛰伏一段时间……再过一些年,你快死了,快埋在土里了,你会告诉你的子孙后代,我这辈子,都在等待机会,可惜,没等到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,嘲讽地笑:“是的,没等到!若是单纯如此,那也就罢了,因为你的蛰伏,整个巡夜人,整个强权机构,彻底腐朽了!这不是罪恶吗?”

  姚四好像有些心乱了。

  是的,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交流结果,有些疲惫,看了一眼李皓,轻声道:“你先出去吧,我自己好好想想……我这辈子……我没想过,会被人这么说我,我以为……以为……你会需要我的帮助……”

  自嘲一笑,我以为李皓会来找我把帮忙的。

  我以为,侯霄尘和李皓这些人,都可以感知到自己的强大的。

  可是……他没想到,会是如此结局!

  李皓起身,看向老人,轻声道:“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,可当我想到了巡夜人入职的誓词,守卫一方平安,保家卫国……再看你老人家在这喝着生命之泉,一副坐看天下风云起伏的姿态……我……恶心了!”

  李皓转身离去。

  老人怔神,他……恶心了?

  他恶心了!

  姚四面色变幻,等李皓走远了,忽然一巴掌打碎了桌子,小叶匆忙进门。

  “出去!”

  老人发怒,如同暴怒的狮子!

  小叶吓了一跳,急忙转身离去,老人忽然喊住了她,沉声道:“小叶,我问你,在你眼中,我不管巡夜人,到底是对是错?”

  小叶一怔,看着老人,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老人看着她,死死看着,咬着牙:“我问你,巡夜人,到底烂不烂?”

  “不……当然不……”

  小叶紧张道:“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那我问你,这五年下来,天下……更乱了,还是更好了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说!”

  “更……更乱了。”

  小叶紧张无比:“都是黄部长的责任,以前部长掌权,巡夜人在,还能镇压一二,后来……后来黄部长掌权,就不行了,和三大组织大战,也是打的乱七八糟的……三大组织没死多少人,城池覆灭了十多座,死了几百万人,上千万人流离失所……”

  老人瘫软坐下,有气无力:“知道了,出去吧!”

  “是……是!”

  小叶急忙遁走,吓得不轻,又有些后悔,不该这么说的。

  而老人,却是彻底疲惫了。

  他自嘲一笑,我恶心?

  我罪恶之源?

  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正如李皓所言,是的,李皓的一句话说对了,他只是觉得,没希望,需要再等等,蛰伏一段时间,等我跨入了神通,稳定了神通,我再来重整河山。

  然而李皓说……这是个笑话,当你到了神通,你会觉得,还不够。

  再等等吧!

  够了吗?

  他扪心自问,自己……神通了啊!

  可是,自己觉得够了吗?

  还是不够啊!

  一瞬间,好像被戳破了那层遮羞布,他有些羞愧难当,又有些愤怒,又有些不平,恼火万分,暴怒无比,咬牙切齿!

  “责任?”

  “你也配和我说这个,老子当年在最困难的时候,带着视死如归的心,组建了巡夜人,大战数百场,镇压三大组织,杀人无算,打出了巡夜人的威名,总算占据了超能一席之地……你……说我恶心?”

  “老子镇压天下15年,只是最近五年,需要稳定境界,才让黄龙抓住了机会,那家伙背后站着别人,不太愿意和他撕破脸罢了……你居然这么说我?”

  他又愤怒,又觉得委屈,还觉得不甘心。

  可李皓的话,却是一次次地刺痛着他。

  你不是隐世的强者,你是九司之外,唯一的强权机构,你是天底下,唯一可能会站出来,保护苍生的强权机构,你都蛰伏了……你不单单代表了自己,还代表了所有心有热血的超能!

  “我错了吗?”

  他瘫软在椅子上,蜷缩在了椅子上,这话,从未有人和他说过。

  因为所有人,都觉得很正常。

  是的,正常。

  大家其实知道,他在稳固神通境,所以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  他不是神通,其实是武师,当然,也差不多,他武师境界很高,甚至超过了南拳这些人许多,完全可以看做神通。

  他五脏强悍,甚至可以发挥出其他人崩断超能锁后的战力。

  可是……他错了吗?

  姚四坐看风云的心态,瞬间崩塌了,李皓若是胡诌,那没什么,关键是,李皓说的话,句句属实,连小叶都说,你不管的五年,乱了,死了几百万人,上千万人流离失所。

  这只是中部。

  这一刻,老人蜷缩在角落,一动不动,宛若死人,武师修心,超能修力,他心有些乱了。

  来自一位,极其年轻的武师的问心。

  你,无愧吗?

  姚四,你是罪人,你……很恶心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