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06章 连夜跑路了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久不见南拳,甚是想念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当再次看到南拳,李皓脸上的笑容都快堆积成花了。

  “师叔晚上好啊!”

  有事是师叔,没事就是士兵南拳。

  南拳心中腹诽。

  一脸的大胡子,此刻都皱巴到了一起,脸上带着一些冷笑:“胆子可不小!”

  早不来天星城,现在来,这小子愈发张狂了!

  “和胆量无关。”

  李皓笑容灿烂,“只是作为一名银月武师,当行走天下,仗剑天涯,追寻老辈武师的道路,横扫天下超凡,再扬银月武师之名!”

  “口气更不小!”

  南拳环顾四方,“在九龙阁,九司大街的尽头,皇宫之外,敢说这话的人,最后没几个有好下场的。”

  李皓不以为意,“80年前,皇室也是这么想的,到了今日,九司环绕,师叔,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。”

  南拳失笑。

  他算是猖狂的,当然,猖狂中带着精明。

  而李皓,第一次见,感觉是谨小慎微的。

  而今,却是变化很大。

  南拳不知道是因为实力进步,导致这家伙变化这么大,还是其他原因,但是他不在乎。

  这口气……其实符合银月武师的性格。

  “找个地方喝一杯?”

  “也好!”

  李皓点点头,刚刚和侯霄尘喝的是茶,南拳所谓的喝一杯,自然是喝酒。

  也不错。

  南拳也不说什么,边走边道:“你这一身衣服,换一下,太难看了!而且目标太大,都知道你李皓穿着怪异,你是想走到哪被人看到哪吗?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也不多说,一挥手,显眼的帽子不见了。

  而手中的权杖,也化为了手环,环绕在手上。

  “掌握了?”

  南拳有些意外,这是炼化了吗?

  “没呢。”

  李皓摇头,只是吸收了兵魂,如今更容易操控一些,掌握了一些基本能力罢了。

  “黑豹呢?”

  “汪!”

  他刚问完,角落处,一条小奶狗叫唤了一声,南拳微微凝眉,半晌才道:“这狗……不说出去,谁会相信是神师榜上的金毛猎犬。”

  “神师榜?”

  “没看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可以看看,虽然未必准确,但是可以让你大体上知道,整个中部,30岁之下到底有哪些强者。”

  “没兴趣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早就过了这个时期了。”

  李皓一脸的淡然,手指前方:“我现在的目标,是这些人,九司的司长,老司长,老古董,古文明存留……哪怕我现在实力不如,我心比天高!至于会不会命比纸薄……看我运气!心不高,走不远,我想走的更远!”

  南拳意外无比,再次看向李皓。

  银月一别,其实也就一个多月。

  可李皓,变化真的很大。

  也许是因为他带人围杀了徐庆,也许是因为见识了更多,南拳知道,他走之后李皓其实做了许多大事。

  他走的时候,李皓也只能对付旭光中期。

  而如今……李皓甚至击杀了蜕变期,哪怕其中存在种种机缘巧合,那也是蜕变期。

  短短一个月,李皓经历了白鲨一战,北海一战,定边一战……

  三次大规模的战斗,击杀旭光多人。

  作为银月武师,这样的三次战斗,对李皓而言,也许是天翻地覆般的变化,此刻的南拳,在李皓面前已经没有太多的优势。

  不解封的情况下,他甚至不是李皓的对手。

  而解封的情况下,他其实也只是胜过蜕变一筹,至于神通……那是不如的。

  当初在苍山,他解封的情况下,也只是压着一位大妖打,而不是和洪一堂那样,压着多位大妖暴揍。

  “心气高是好事!”

  南拳点点头,少了一些怨念,露出了笑容:“心气不高走不远,不过也不能心气太高了,天星城不一般。”

  “明白的。”

  两人步行,速度不慢。

  一直到走出了九司大街,这时候,耳边才有了喧嚣声,这是一座不夜城,只是九司那边安静的早,灯光也很昏暗,就如这王朝本身一样。

  外表光鲜,内里黑暗。

  “前面有家老酒馆,酒很不错,我经常过去。”

  南拳笑呵呵的,边走边道:“可惜,上次让你跟我一起来,你不愿意,错过了一次机会,要不然……”

  “机会?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南拳:“师叔比之前更强了?”

  “难啊!”

  南拳摇头,叹息一声:“补充气血很难的,不过也算是小有进步。”

  “机会是什么?”

  南拳思索了一下,传音道:“皇室的机会,我怀疑皇室的确掌握了天星镇遗迹,但是没探索完毕,皇室每年都会组织人去探索……我是武师,也能保护一些皇子皇女,有时候我也会被允许进入……”

  “这样机密的事,会让师叔参与?”

  李皓有些疑惑。

  南拳好像很受皇室重视。

  为什么?

  银月武师,都不太受待见的,可南拳在皇室能修炼到这个地步,也不容易了。

  这种遗迹的事,一般情况下,更不会让南拳这种外人参与吧。

  “这有什么,天下熙熙皆为利来!”

  南拳不以为然,“20年前,我就投靠了当时势力最小,实力最弱的一位皇子。在他困难的时候,我大力支持他,甚至为他挡住了几次暗杀,如今对方实力变强,势力增强,我作为最早的一批投资者,不管是真的感激也好,还是只是单纯的千金买马骨……他也不会亏待我。”

  厉害了!

  李皓感慨道:“师叔有眼光。”

  “什么有眼光,就是找最弱的投资,能赢就大赢,输了就跑路,锦上添花哪比得上雪中送炭。人家能起来,那也是他的本事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好奇道:“皇室都这样了,还内讧?”

  显然,这最弱的皇子的暗杀,并非来自九司。

  杀一个最弱的干嘛?

  肯定是内讧导致的。

  “皇室不内讧,有九司什么事?”

  南拳笑了:“九司不也是仗着皇室内讧,才有了机会,否则,黑甲军那时候强大无比,哪有九司的机会?皇室无情,为了一个天星王位,斗起来比外人可要狠多了!别说皇位了,就是九王的王位,三十六国公的国公之位……哪一家不是斗的头破血流?”

  “这些年好一点了,知道皇室危险了,斗争小了下来,搁在20年前,还要什么九司,就皇室内部这些人,都能搞的天下大乱。”

  斗争无处不在。

  李皓点点头,觉得自己又增强了见识,他以为这个时候的皇室,一定是齐心协力想要摆脱九司控制,结果,事实并非如此,哪怕这个时候,皇室还是斗争的厉害。

  “你扶持的皇子,现在很强吗?”

  “还行,和你差不多吧。”

  南拳笑呵呵的,“皇室资源其实很多,机会也多,别以为他们不能出去,其实是可以的,九司只是限制权力,又不是限制人身,何况真要出去……九司也拦不住,除非现在开战。关键是,不需要出去,皇室也能进入遗迹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边走边聊,没多久,在一处小巷中停了下来,小酒馆是真的小酒馆,就开在小巷子里,哪怕外面喧嚣无比,这边也没几个人。

  南拳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,原本打瞌睡的酒馆老板,睁眼看到南拳,瞬间站了起来,连忙道:“贺老板来了……”

  看了一眼李皓,又道:“老规矩吗?”

  “嗯,加一份就好!”

  “好,马上安排。”

  老板急忙去了后台,连个服务员都没,看样子一个人就操持完毕了。

  两人坐了下来,南拳探手一抓,不远处一坛酒落入手中,又是伸手一抓,两个大碗浮现,笑道:“别看人少,其实这里才是正儿八经的老味道,市区那边规模是大了,味道真不怎么样。”

  “来,喝一杯!”

  说罢,给李皓倒了一杯。

  李皓喝了一口,咋舌,什么好味道,就是烈,酒入腹中,瞬间好像燃烧了一般。

  对南拳而言,烈酒也许才是好酒。

  不过等烈酒在腹中炸裂开,倒是又多了一种别样的感受。

  南拳也不客气,自顾自地喝着:“说吧,你找我,目的是啥?对付财政司?对付天星斗罗场?这是侯霄尘的目标,不是你的,你本人有什么想法?”

  本人?

  李皓思索一番,半晌才说了一句:“没什么想法,其实也没太大的目标,我来之前是想找红月的麻烦,可路上,我改变了主意……我想看看,王朝的中心,到底是黑是白,这天下,还有没有光明的一天?”

  “你怎么跟洪一堂学!”

  南拳无语了:“那我告诉你,这天下乌鸦一般黑!天星城更是黑的流油了,你看不到的地方,每天都会死许多人,蛇虫鼠蚁都聚在这里。”

  李皓轻笑一声,喝了一口酒,吐了口气:“我不是学洪师叔,我只是觉得,作为武师,作为超凡,作为官员……有所为有所不为!就说这天星斗罗场吧,其实切磋比武,打生打死,我其实不在乎……”

  南拳默默听着。

  “我只是想看看。”

  “看什么?”

  南拳看着他:“你能看什么?你能做什么?不是我打击你,你掺和这事,就是自寻烦恼。”

  “不在乎。”

  李皓继续喝着酒,笑容洋溢在脸上:“师叔,还记得战天军吗?”

  南拳一怔。

  “你说,战天军愿意守护天星城这群人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沉默。

  南拳也开始喝酒,他皱着眉头,思考着什么。

  许久,开口道:“这些大道理,大志向,其实对我而言太遥远,没兴趣!当然,路见不平,仗剑江湖,也是武师的梦想。你就直说,你准备怎么干,干什么,干到什么地步结束……这些就够了。”

  李皓失笑!

  片刻后,开口道:“师叔能给我提供多大帮助?”

  南拳看了一眼李皓,有些头疼:“你想要多大的帮助?”

  “来几个神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去你大爷的!

  南拳骂骂咧咧的,有些无奈,这小子,就知道扯淡。

  他思索一番道:“我在天星城待了20年,但是也只能说小有人脉,我给你拉两个旭光来,加上我,三个……都靠得住,干什么都行,但是要给钱,价格到位,好说!”

  “旭光什么境界?”

  “一个后期,一个巅峰。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,看了一眼南拳,南拳也是翻白眼:“怎么,觉得弱了?”

  他觉得李皓飘了。

  而李皓却是点头:“是弱了!”

  “你以为蜕变期到处都是?”

  他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见的多,那是因为你招惹的人不对劲,不是九司就是国公府,要不就是王府的,或者总督,你自己去看看,全天下到底有多少蜕变期?”

  李皓招惹的都是什么人。

  三大组织,平原王府,临江总督府,定国公府,财政司……

  这些势力,哪个不是天下闻名。

  实际上,旭光境就是顶级强者。

  可在李皓眼中,好像已经成为过去式,可事实上,哪怕南拳这样的武师,也还处于这个地步。

  李皓闻言,只好叹息:“聊胜于无!”

  南拳黑着脸。

  聊胜于无你大爷!

  一位巅峰,一位后期,你跟我这么说?

  “和师叔关系很好吗?”

  “挺好。”

  南拳也没继续计较,点头:“我这人,性格不太好,要不交不到朋友,要不就交到好友。都和我差不多,胆子不算小,又不安于现状……有好处,危险也敢上……”

  “会不会对付我?我的好处,比对付财政司更大,危险反而更小。”

  南拳一怔,愣了一下,摸了摸下巴,半晌才失笑道:“别说……还真有可能!这样,我去问问看,他们不答应就算了,答应了不会干这种事的。”

  李皓也是无言。

  又道:“师叔现在彻底解封的话,大概处于什么地步?”

  “不如神通。”

  南拳只能这么说:“这么说吧,我们这些人,主要还是要看解封多少条超能锁,而这时候,又得看解封程度,还得看饱和程度……武师到了这个地步,其实很难具体去说。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……”

  “旭光境的蜕变期,其实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,你知道什么是蜕变期吗?”

  李皓摇头。

  “蜕变期,都是破了五脏中一脏超能锁的存在,四肢超能锁都彻底破碎的那种,这时候便是旭光。破第六条,也就是五脏第二条超能锁,他才是神通……”

  “而蜕变期,为何单独拿出来说?”

  他看向李皓,给李皓解释道:“蜕变期,其实就是一个磨合的过程,一点点地释放第二种超能,不是一次性断裂,那会瞬间炸裂开!就和我们解封差不多,他们也是一点点地崩断五脏第二条超能锁,一点点地去释放超能锁中的能力……等到彻底崩断,对方就是神通了。在这之前,进入崩断过程,就是跨入蜕变的开始。”

  李皓这才了然!

  原来如此。

  “那蜕变期,自然也有强弱之分,比如崩断了十分之一,崩断了五分之一……其实和我们解封倒是有些相似了。”

  “徐庆也好,洪一堂也好,包括我,都处于这样的地步,只是我嘛……解封之后,也到不了神通的地步,但是洪一堂彻底解封,肯定不比神通弱的。”

  李皓心中寻思着,片刻后又道:“那若是师叔再填充几条超能锁呢?”

  南拳眼神变幻,看向李皓,摸着下巴,陡然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那就另当别论了,若是可以,你说打谁就打谁,你说干谁就干谁,不过来得及吗?”

  “为什么来不及?”

  “你明天不是要……”

  他都没说完,李皓笑了:“明天要干嘛?大家都以为我会听侯部长的,明天就去找茬……那我就非要明天去?我不,我要闭关几天,不行吗?”

  南拳一愣,这也行?

  哦,这真行!

  李皓眼神变幻道:“你的两位朋友,若是愿意的话……我提前付酬劳,旭光巅峰进入蜕变期,要什么?能量?剑能?还是五行元素?还是其他?我付钱!就当雇佣保镖了!”

  南拳看着他,好半天,龇牙咧嘴地笑:“你行!”

  大家都以为,今晚侯霄尘宣战,李皓明天就该露面了。

  好家伙,他说他要闭关。

  这……真是出人预料。

  财政司都做好了准备,结果李皓人跑了,到哪说理去?

  “行……去哪闭关?”

  “天星海,三天左右应该就够了。”

  李皓笑容灿烂:“便宜了外人,不如便宜师叔,对吧?做好万全准备,咱们一炮而红,直接发财致富,天星斗罗场好处大概不少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皓思索一番,又道:“而且,未必非要盯着天星斗罗场……师叔能找到四海集团和海盗勾结的证据吗?只要有……先去抄了四海集团!”

  南拳吸气,再吸气。

  半晌,看了一眼李皓,“你是个狠人!”

  李皓失笑:“这话说的,师叔,四海集团未必比天星斗罗场穷,说不定更富裕,关键是……他们大概率和海盗有勾结!”

  李皓冷笑一声:“不和海盗勾结,在海中如此混乱的情况下,四海集团可以顺利无比地行走四海?”

  傻子也知道,双方有默契,甚至是狼狈为奸。

  更有可能,四海集团,暗地里也干海盗的买卖,其实是一家。

  否则,正常走商,利润可没当海盗大,无本买卖才是真正的赚。

  南拳看了李皓一阵,许久都没说话,而李皓继续道:“四海集团因为要行走四海,总部就在天星海附近,而天星海也能直通四海,只是海域被封锁了,不许进出。”

  “他们的老板,现在是吴勇,我见过一次,蜕变期强者……但是现在大概率会留在天星城……但是没证据,直接动财政司的人,说不过去……只要有证据,涉及到了超能,我就有权利直接对他们动手!”

  “四海集团行走四海这么多年,哪怕大部分财富要交给财政司,一部分财富在吴勇手中,但是并非他个人的……抄了四海集团,一定可以发财!”

  南拳笑了起来,点头。

  此刻,小菜上来了。

  那酒馆老板,上完了菜,跑到一边继续打瞌睡了。

  李皓和南拳吃吃喝喝的。

  过了一会,南拳开口道:“那我先联系一下那俩家伙,可以的话……咱们一起,不行的话,就咱俩。”

  “行!”

  李皓也没说什么,而南拳并未在这联系,而是让李皓等一会,他自己跑出去了。

  李皓不知道他是打通讯联系了,还是有什么特殊方式。

  过了接近半个小时,南拳这才回来了,带着一些笑容,点了点头:“搞定!那俩家伙一听……很激动!但是也有要求,事后,要加入巡检司或者巡夜人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保命。”

  南拳说的直白:“你又不是直接荡平了财政司,你倒是不怕,他们怕,事后也容易被报复。我不一样,我好歹挂个名,他俩都是散人,事后得让他们加入……不干事的那种,客卿形式,没问题吧?”

  “可以,现在就行,天星都督府要建立,我是副都督,只是要个名而已,一级巡检以下,我随便决定,巡察使都行……无外乎多两块令牌的事。”

  “当官了,底气都不一样了!”

  南拳笑了一声,传音道:“我让他们先去天星海了……待会散了,你先走,我后走,你铠甲联系我就行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李皓也没多说什么,和南拳又聊了几句,迅速离开。

  ……

  没有坐车,隐入黑暗之中。

  李皓直奔天星城外。

  没多久,南拳也消失不见。

  天,也渐渐开始泛亮了。

  这一晚,天星城的高层,其实睡不着,都在等待着什么,等待着天亮到来。

  ……

  巡夜人总部。

  侯霄尘也没睡觉,此刻,金枪、木林、玉总管这些人都在办公室中等待着。

  许久,侯霄尘吐了口气,忍不住笑了:“李皓……你真行!”

  他么的!

  玉总管也是无言了,有些头疼:“部长刚对财政司发起责难,发起攻势……他是不是迷路了?”

  李皓之前说,有点事要办,很快回来。

  可是,人呢?

  没了!

  这就是他说的愿意给侯霄尘冲锋陷阵?

  我……艹!

  别不是跑了吧?

  木林也小心翼翼道:“李皓……会不会跑了?连夜带狗跑了……”

  不是他们想这么想,关键是,明明说好了,今天要开干,李皓不见了。

  这……也不得不让人联想。

  金枪更是叹息:“若是他走了……我带人去天星斗罗场吧,否则……”

  否则,侯霄尘下不来台了。

  没任何好处不说,还直接把财政司得罪到死了。

  侯霄尘笑了:“算了,这家伙真跑了……除非我亲自出手,否则哪怕小玉去也没用,哎!算了!”

  略显无奈。

  昨晚你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?

  你不来,我也不急着宣战啊。

  结果,你宣战结束了,人没了,他都可以想象到,今天李皓失踪的消息传开……他侯霄尘,大概是天星城最大的笑柄了。

  真让人无奈啊!

  玉总管思索一番道:“他会不会和之前一样,冒充谁,然后现在已经去了天星斗罗场?”

  “也不是没这个可能。”

  侯霄尘点点头,笑了笑:“就当这样吧!算了,大家都去休息吧。”

  他没再说什么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。

  巡夜人总部。

  黄龙冷笑一声:“李皓居然不见了……没回来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不会隐藏进入了天星斗罗场吧?”

  黄龙想了想,又冷笑一声:“他以为这里是东方?有了第一次,还想第二次再隐藏身份?”

  手底下有人轻声道:“会不会跑了?”

  说话的人,李皓其实很熟悉。

  胡青峰小心翼翼道:“李皓这人,其实我知道一些,也见过,他在东方闹出那么大动静,其实我很意外,按照我对他的了解,他不应该这么胆大……也许现在已经跑了,要知道,他挑战的可是一司。”

  黄龙意外道:“跑了?他不怕侯霄尘……”

  “他师父袁硕,地覆剑、光明剑这些人都是他的靠山,他肯定不会怕侯霄尘的。”

  黄龙笑了,笑的很灿烂:“跑了,那才好!那就真的好玩了,侯霄尘气势汹汹地要宣战,先锋大将连夜跑路了,贻笑大方不说,威严扫地之下,还得罪死了刘司长。刘司长现在不发难,迟早也会发难,我看他侯霄尘接下来怎么自处。”

  胡青峰干笑,没敢接话。

  ……

  而随着天色大亮,李皓还是一直没出现。

  所有人都意外了。

  天星斗罗场。

  妖娆女子流沙,黝黑男子吴勇,其实都已经在等待,等着等着……人没来。

  今天的天星斗罗场,还在营业。

  但是,今天明显不同,来了许多达官贵人,当然,不是为了看台上的日耀战斗,他们想看的是天星都督府的李皓来抄家。

  可是……没有。

  一切平安。

  那看台之上,那看台上方一个个包厢中,响起一阵阵失望叹息声。

  “跑了!”

  “没想到啊!”

  “谁能想到?是侯霄尘主动开战,魔剑刚入京,我们都以为他要干一些大事,站稳脚跟,好家伙……人没了!”

  “不会被人暗杀了吧?”

  “那你太小看侯霄尘了,也小看天星城的消息扩散程度了,真被暗杀了,早就有消息传出来,显然是真的连夜跑路了!”

  “魔剑……就这样?”

  “笑死人了!”

  “侯霄尘大概都不敢出门了,出门恐怕能被人笑死……我们都以为今天魔剑要扬威,哪知道人都没看到。”

  “没意思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位位客人,都在议论,有人嘲讽,有人失笑,也有人理解李皓。

  毕竟得罪的不是一般人,是九司之一。

  跑路……也是明智的嘛。

  ……

  财政司。

  刘司长仰头看天,皱着眉头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我被涮了?

  李皓是真的吓跑了?

  可是,昨晚和李皓见面,尽管只是第一次见面,可那家伙,给他的感觉,并不是那种胆小如鼠的人。

  他略显头疼。

  一切准备做好了,今日的斗罗场,那是修罗场,是李皓的葬身地……结果人没了,葬个屁啊!

  通讯响起。

  他接通了通讯,听着汇报,片刻后,缓缓道:“小心一些,不要放松警惕,他之前在定边,冒充妖族正大光明地进入了徐府,小心他混入斗罗场,趁你们不备再下手……”

  可如此一来,其实也少了几分霸气,少了几分霸道。

  在他看来,侯霄尘想立威,对付天星斗罗场,不该是这样的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,他皱眉,又取出了一块玉佩,输入了一些字,询问李皓行踪。

  结果……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昨晚李皓离开了九龙阁之后,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李皓去哪了?

  至于南拳,南拳在天星城其实相当低调,他几次出手,知道的人不多,真正知情者很少,而且也没人会外泄什么。

  而且南拳明面上和李皓也没什么牵扯。

  关键是,南拳还比较弱。

  加上又在皇宫,查南拳,那就是深入皇宫探查,容易引起大的变故,倒也没人想去皇宫问问南拳在不在。

  此刻,李皓才来天星,也没熟人,一下子人就没了。

  不得不让人怀疑,他是不是怕了,跑了?

  ……

  巡检司。

  司长也是摸着下巴,一脸异样,半晌才道:“巡检司这边有李皓的行踪吗?”

  下方有人开口:“没有……但是昨晚,北门附近有强者直接腾空离开了……可能就是李皓,但是没和守军打照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巡检司司长也是无语了,“这闹的!侯霄尘昨晚多霸道,这下好了……算了,丢人的是侯霄尘,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李皓连夜跑路了,外面的人大概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下面一群人,也是哭笑不得。

  雷声大雨点小。

  不,一点雨都没有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,李皓和侯霄尘,再次成为天星城大人物口中常提及的人物。

  只是,有些成为笑柄的感觉。

  四面八方,也有人不断寻找,探查李皓的行踪。

  李皓还怀揣两柄神兵呢。

  然而,谁也没能找到李皓。

  这一刻的李皓,正在海底烧钱,给南拳饱和超能锁呢。

  至于别人议论,别人嘲讽……李皓向来是不在意这些的。

  小命是自己的,老侯有些冒险了,可李皓不愿意如此冒险,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别人身上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