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00章 我将抵达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中部很大,囊括了22个行省,大中小城池上千座,人口比苦寒的北方还要密集许多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中部人口超过20亿,实际上因为这个时代,统计的不算到位,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,压根不会统计,还有不少地方官员,办事不靠谱,人口其实远超20亿。

  整个中部,面积也是大的惊人。

  南拳曾经告诉李皓,在中部,形成了一些超能者组成的城市。

  中部这边,神秘能浓郁,诞生的超能,也超乎想象的多,据说,平均千人中,最少出现一位超能,这还是南拳的统计,南拳数学不好,李皓觉得,也许这家伙说的未必准确。

  按照这个比例来看,中部的超能,超过了200万!

  200万超能?

  那是什么概念!

  起码李皓没见过这么多的超能……好吧,他见过最多的一次,就是上次战天城中,北方各地超能汇聚,最后来了接近2000超能。

  那可是北方19行省汇聚而来的,虽然不是全部,可来了许多散修,也才这么点超能。

  中部200多万超能……而且超能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,并非恒定的,若是不爆发大战,增速很快,也许更多一些,一省之内,超能岂不是超过万人?

  这只是超能,没算武师。

  偌大的银月,才多少超能?

  哪怕贫瘠之地,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吧。

  所以李皓,是带着一些不信,或者说好奇,从东滨,正式踏入了中部范围。

  ……

  东滨就属于中部。

  不过在中部,也分层次,中部22个行省,有个环天星带,也就是天星城为中心的辐射范围,四方有四岳行省。

  分别是东岳、南岳、西岳、北岳。

  只有进入这四岳行省,才算是真正进入了环天星带,这四大行省,也是中部核心的门户行省,至于东滨,太过沿海了。

  而此刻,李皓的目标,就是环天星城的外围行省,东岳行省。

  在中部人眼中,四岳之内,那些地方才是他们心目中的中部,不像李皓他们,整个天星陆地,他们都称之为中部,在整个王朝,是存在鄙视链的。

  天星城的鄙视所有人,四岳环圈内的行省,鄙视四岳之外的,四岳之外的中部人,鄙视四方大陆的。

  而四方大陆的,其他三方联手鄙视苦寒之地北方大陆。

  北方大陆,又鄙视最北端的银月。

  到了银月,又开始鄙视最最最北方的银城,又小又穷又破……

  等到了银城,没得鄙视了,谁让大离王朝好多年前好像就没了,不然还能鄙视一下更北方的蛮人。

  这样的鄙视链,让李皓很无奈。

  所以,当他进入一座中部城市,穿了一件北方样式的衣服,被四周人给眼神鄙视了,那姿态……好像在说,哪来的北方蛮子。

  当然,李皓顾不得这些了。

  这算是他第一次进入中部城市,真正意义上看到了中部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这是一座不大的城市,感觉和银城差不多。

  看起来要富裕不少,不少高楼大厦,感觉还有些色彩……在银城,好像灰白色的,银城苦寒,尽管李皓觉得不错,没有冻死过人,没有饿死过人,其实还可以了。

  但是和这一比,感觉这小小的城市,居然有点南渡的繁华了。

  南渡,那可是银月最大的港口城市。

  “老洪骗我。”

  这一刻,李皓心中泛现出这样的念头。

  老洪说,中部已经开战了,乱糟糟的,民不聊生,给李皓制造了一种感觉,中部其实很惨,可这小小的城市,看起来如此繁华。

  一下子,李皓就有些疑惑了。

  临江沿海地区比较惨,他亲眼所见。

  官匪勾结,杀良冒功,格外的凄凉。

  可中部,看起来并不惨!

  之前对中部,对百姓的一些同情心……一下子就没了,何况还被人鄙视了,李皓觉得受到了洪一堂的误导和欺骗。

  谁说中部惨的?

  就这小城市,银月再发展30年,都未必能赶上人家。

  看看,一个个吃的油光皮滑的,哪里惨了?

  李皓好像乡巴佬进城,实际上,他的确就是个乡巴佬,哪怕白月城的土著来了这边,中部都得说人家是乡巴佬。

  他正走在街道上,四处张望着。

  给人一看,感觉就是个新手,可能从北方来讨生活的。

  至于身边还带着一条狗,谁知道从哪捡来的野狗,野人配野狗,也正好是绝配。

  “嗨!”

  就在这时候,李皓后面,有人打了个招呼,一个胖墩墩的中年男子,笑的灿烂,给李皓的第一印象不错,有点像郝连川了。

  郝胖子也喜欢这么笑。

  “小兄弟北方来的?”

  李皓自然不认识对方,可他对此地也是人生地不熟,走万里路,也是武道的修行,李皓点点头,也露出笑容:“老哥好眼力!”

  “哈哈哈!一看就是北方来的汉子,精干、肌肉发达,一看就知道是把好手!”

  胖子笑呵呵的,热情道:“第一次来中部大陆吧?找工作的?有熟人在这吗?”

  “没,就是来看看……”

  “没熟人?”

  胖子顿时笑道:“那小兄弟来这,可不太好混了,中部都比较排外,北方人来这,工作不好找。要是有同乡帮衬,那还好点。”

  说到这,胖子笑道:“不过我看小兄弟,一看就是正直的小伙子,有把力气,到我那边干活怎么样?月薪4000星币,包吃包住!”

  李皓吸气!

  这么高?

  真的这么觉得。

  他在银城当公务员,干巡检,实习期一个月1000星币,后来转正2000星币,再后来升官了,也是到了一级巡检,才有这么高工资。

  在这……随便找个地方打工都有4000星币?

  “多谢,不过不用了!”

  李皓对胖子一般会多一些好感,此刻人家更是热情地要给自己介绍工作,虽然是去人家那里干活,工资也未必给的最高……不过忽然觉得,中部好像还不错的样子。

  当然,让他找工作,那就是笑话了。

  他是谁?

  巡夜人行省副部长,高级巡城使,就这小城市的最高长官来了,地位九成九没他高。

  打工?

  这辈子不可能打工了。

  当然,现在还是给王朝打工。

  哪天银月造反了,也许还得给银月打工,不过给官方干活,比较舒服,哪怕不上班,天天旷工,李皓知道,自己工资也不会少的。

  胖子也不在意,又笑道:“那小兄弟是来游玩的?最近可别到处乱跑,城内还好,城外乱糟糟的,超能崛起,闹腾的很,到处杀人!从北方来,一路上大概也没少吃苦头,能活着,就算运气不错了,听说北海那边也在大战,前几天还有灭城弹投射……打的天翻地覆的……哎,苦了咱们普通人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中部就是牛,小城市的人,也能知道北海的消息,说实话,他在银城,屁都不知道,压根不知道中部啥情况。

  “游玩的话,我倒是对这熟悉,小兄弟去哪,我开车送你?”

 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车,笑道:“那是我的车,对北方来的人,我这人都喜欢,谁让我媳妇就是北方人呢,小兄弟上车唠唠嗑,去哪,老哥送你去!”

  “真不用!”

  李皓笑了,第一次认识一个这么热情的人。

  “别客气,顺路的事,刚好闲着,原本出来就是招几个人回去,给工厂增加点人手,我看这个点,也难找到人了,刚好也要回去……小兄弟要去哪?”

  “真不用……”

  李皓再次拒绝,胖子却是佯装不快道:“小兄弟是不是太见外了?出门在外靠朋友,交个朋友,难道看不上老哥?”

  李皓无语。

  真不熟啊!

  可人家太热情了,他想了想道:“我要一路向南,去四岳行省范围,见识一下环天星带……”

  “向南?”

  胖子有些意外:“这么远……小兄弟是超能?”

  “那不是。”

  李皓笑了:“就是背包客,我老师说,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……”

  “学生?”

  胖子更意外了:“你还是学生?大学?”

  李皓想了想,点头:“算是,小学院的学员。”

  银城古院的。

  若是不退学,都快毕业的人了。

  胖子笑了:“失敬失敬!还是个读书人,老哥我没什么文化,北方我知道,说句难听点的,苦寒之地,能读书到这个地步……不容易!哪怕在咱们这,读到这个程度,也极少了。”

  感慨一声,又笑道:“那得小心点,读书人游历天下,这个我倒是听人说过……外面不安全……这样吧,我送小兄弟一程,送到南城那边去,小兄弟要是想出城,直接往南走就行,不想出城,那就在南城玩玩也好……”

  “多谢!”

  李皓笑了一声,真热情啊。

  跟着胖子,一起朝停车的地方走去,打开车门,车上还有一人,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,也在后排坐着,胖子介绍道:“厂里的会计,出来跟我一起招人的,小兄弟可惜要走,不走的话,大学生啊……来我这当出纳,一个月给你八千!这年头,读书人难招。”

  车中人,朝李皓微微点头,让出了半个屁股,将位置腾出来一些。

  而李皓,一开始倒是没在意,片刻后,微微皱了皱眉头,一闪而逝,也没再说什么,跟着上了车,黑豹则是也跟着爬了上来。

  车上那位会计,看到黑豹,有些皱眉。

  李皓笑着解释道:“路边捡来的野狗,一个人太孤单了,所以带了条狗,二位大哥别介意,若是不方便,我就下车了……”

  前面,胖子笑呵呵道:“没事没事,小兄弟有爱心,好事!一条小狗,还挺可爱的……张会计,给小兄弟让点位置……”

  车后排,男人没说什么,稍微朝车门边挤了挤,小车也不大,后座空间更小,黑豹还占据了一些位置,李皓个头在北方不算太高大,在这倒是算高大的很了,有些拥挤。

  胖子启动了车辆,张会计话少,胖子话倒是不少,一边开着车,一边笑呵呵地问道:“小兄弟是北方哪里人啊?”

  “银月。”

  “银月人啊,那太远了,我知道那里,那里当年还有武师,听说挺野蛮的……当然,都是道听途说,小兄弟对武师熟悉吗?”

  “不太熟悉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我们读书的,和这些人牵扯不上关系,安心读书,等毕业了,找个公职,那些事,距离我们太远了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

  胖子点头,话倒是真不少,热情的很:“这年头,能读得起书的,一般家庭环境都不错,看小兄弟这情况,在银月也是大户了?”

  “那倒没有……读书成绩还不错,官方补贴了一些,家里有些余款,就凑合着上了。”

  李皓应付了几句,脸上的笑容,渐渐有些怪异起来。

  此刻的他,好像有所明悟。

  武师,超能,家境,朋友,老乡……

  这胖子,天南海北地聊,换个人,家底都被掏空了,还得佩服人家口才好,啥都能聊,见识广。

  不过,这车……怎么越开越偏呢。

  李皓看向窗外,繁华渐渐远去。

  喧嚣,渐渐消失。

  这繁华的中部啊!

  看起来,真的不错。

  这胖子,也不错,人很热情的。

  第一印象,让李皓对中部是带有一些好感的,可渐渐地……又有些遗憾。

  “老哥,怎么不走城道?”

  “街区太堵了,到南城没一个小时都不行,走外围,别看远一点,可更快一点……”

  渐渐地,道路两侧,连建筑都没了。

  这算是开到郊区了吧?

  李皓轻轻吐了口气,看了一眼身旁那个一直不吭声的张会计,笑了笑:“张大哥,你是会计,81个工人,一个月一个人3200块星币,咱一个月得发多少工资?”

  “啊?”

  张会计有些怔神,愣了一下,好像才反应过来,听到这话,愣了愣,半晌才道:“你家开厂的?”

  “不是,我朋友家是,一直说工资高,我问问,算算他家一个月要发多少工资出去……”

  张会计眼珠子转了转,有些支吾,含糊其辞道:“这个嘛……其实没多少钱,80多个人,小厂子,咱们这一堆……”

  咚地一声,车好像颤抖了一下。

  前面开车的胖子,咳嗽了一声,笑道:“张会计,我后备箱有瓶水,你给我拿一下……”

  “哦哦!”

  那张会计翻身,朝后面翻去,好像要拿水,李皓叹息一声,也不动弹。

  下一刻,忽然脖颈上多了一双手,死死勒着他的脖子,用尽了力气,一边勒着李皓,一边咬着牙关道:“胖子,是弄死还是带回去?怎么半道上动手?”

  前面开车的胖子,头也不回,咬牙道:“白痴,人家问你这个,都怀疑你了,你还支吾个屁……勒晕了带回去,矿里缺人!玛德,读书的就是一肚子坏水,你也蠢,这都算不出来……”

  “你行?”

  那张会计回应着,手上力气倒是极大!

  看样子,还会一点把式,可能还是个练武的,只是好像没能进入斩十境。

  一边死死勒着李皓的脖子,一边低骂道:“算数,算你妈个头!小兔崽子,鬼点子还不少……”

  可渐渐地,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  这人,怎么一点不反抗?

  以前,也不是没有过这种事,半道上弄晕弄死的都有,可人家反抗起来,也有点力气的,挣扎不停,可此刻,这位怎么一点不动弹。

  他俯身朝李皓面部看了一眼,下一刻,吓得肝胆欲裂!

  此刻的李皓,眼睛就这么睁着看着他,见他俯头看来,还笑了笑,笑完了,叹息一声:“真他么晦气!”

  前面开车的胖子,脸色一变,迅速刹车!

  下一刻,李皓一把掐住了面前俯身下来的脑袋,一把捏住,顺便往前一探身,另外一只手,直接抓破烂似的,将前面停车要跑的胖子,直接抓了起来。

  前排的座椅,直接被他一脚踢的粉碎。

  “大爷饶命……我们就是混口饭吃……”

  胖子急忙惨叫告饶。

  李皓叹气:“我想着,中部挺好的啊,也挺繁华的!遇到一个人,都这么热情,合着……干的是这样的买卖。”

  胖子急忙告饶:“大爷,我们错了,我们第一次做……”

  “别,你们这经验挺丰富的!”

  李皓笑了,胖子还想说话,李皓随手捏了捏,咔嚓一声,一只手直接被李皓捏的粉碎,胖子惨叫一声,李皓笑道:“再叫,捏爆你的脑袋!”

  惨叫声瞬间停止,胖子浑身大汗,痛的龇牙咧嘴,却是不敢再叫了,栽了!

  他知道,遇到硬茬了。

  他问了一遍又一遍,是不是超能,不是,是不是武师,不是……

  他么的,这小子耍我们!

  超能和武师,谁这么闲?

  他够小心的了!

  而那张会计,此刻脑袋都快被捏碎了,被李皓随手一甩,直接砸在了李皓脚下,两个人,堆积到了一起,都痛的浑身冒汗。

  李皓微微皱眉道:“说罢,抓人杀人,就为了挖矿?”

  “是……是……大爷……”

  胖子浑身冷汗,痛的结结巴巴,还是强忍着痛苦,连忙开口:“这……这不是咱的买卖……是……是巡检司的买卖……巡检司……开的矿山……我们……就是跑腿的而已……”

  “弄去一个人,也就……也就拿个2000块劳务费……”

  “都是……都是外地人……本地人……咱们也不敢动……”

  “大爷……别杀我们,我们就是跑个腿,大爷也是高人,也知道……巡检司是干嘛的,没必要为了咱们俩条臭虫,引来了巡检司追查……”

  李皓顿时皱眉:“巡检司开矿?开就开了,雇人就行了,还用抓人进去?”

  胖子不吭声了。

  那张会计,闻言顿时急忙道:“省钱,利润大……抓100个人,劳务费才多少?20万而已!可100个人,还是开矿的活,一个月没有三五千能行吗?一个月下去,少说接近50万的开支……实际上100人哪够,那矿山,起码上千人,一个月就是几百上千万的开支……一年下去多少钱?上亿啊!”

  “再说了,这年头,难民不少,中部一些城市被摧毁了,难民到处跑,城里到处都是乞丐,要不就是小偷,要不干脆就是打劫的……巡检司忙都忙不过来了,把人全部抓去开矿……省了钱,还省了许多麻烦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轻声道:“难民?”

  “对啊!就咱们附近,有个城市被炸了,起码50万人没地方待了,不得四处逃命……咱们这地方,起码来了上万人……哪有时间管他们,自己人都管不过来了,一个个的还麻烦的要死……全部抓去开矿,大家都好……他们饿不死,咱们省点事……”

  张会计比胖子更蠢一些,一口气全给说了。

  李皓若有所思,原来如此。

  巡检司这么干,赚钱了不少,麻烦一下子就少了,乞丐没了,难民没了,不需要去安置,不需要为满城的小案子头疼了。

  一举多得啊!

  难怪,之前在城内,李皓觉得这里真好,真富裕,在银月,乞丐还是有的,在这……真没看到。

  李皓觉得治安相当好!

  能不好吗?

  乞丐、难民什么的,都被送去挖矿了。

  李皓笑了:“你们这的巡检司司长……人才啊!”

  不知是讥讽,还是真的赞叹。

  的确是人才!

  当然,李皓没有生气,没必要,他连军队勾结海盗都看到过,国公府蓄养海盗也看到过,总督扶持海盗也看到过。

  什么没见过?

  只是一座小城的巡检司,粉饰太平,将人抓到矿山开矿罢了!

  而这,也只是中部上千座城市中的一座。

  也许,只是例外呢。

  “矿山在哪?”

  “在……在前面……再开车大概……大概40里地就到了……”

  还挺远。

  李皓吐了口气,没说什么,一脚将两人跺在脚下,跺的两人一句话说不出来,李皓靠在椅子上,下一刻,开口道:“黑豹,开车,去看看!”

  黑豹摇了摇尾巴,看了一眼李皓,见李皓好像认真的……有些小兴奋,下一刻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前面,点火,发动,启动,油门一踩……嗡地一声,小车飞驰而过!

  黑豹人模狗样的,两只爪子还抓紧了方向盘,一副老司机的模样!

  开的还算平稳。

  李皓笑了笑,幸好没人看到,否则,不得说他李皓开车狗都不如?

  狗都比他开的好!

  别说,开的真不错。

  黑豹开着开着,还开出了花样来,尾巴勾着方向盘,给李皓来了个漂移……

  此刻,车中两个快被压死的人,都骇然失色,惊恐无比。

  妖!

  这是大妖!

  能听懂人话的大妖,中部人见识比北方人多多了,一瞬间,都是惊恐万分,这起码是一头日耀或者三阳层次的大妖。

  李皓则是没管他们,就这么坐着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
  半小时后,在狗子急速行驶下,李皓看到了一座山,没让狗子继续前行,隔着老远,就让黑豹停了下来。

  下了车,李皓一挥手,小车消失了。

  两人惊恐万分!

  储物戒!

  这是强者才有的标配。

  而李皓,依旧没说话,单手提着两人,直接抓着两条胳膊,当成破布一般,用力一捏,两条胳膊如同面团,直接在他手中固定住了。

  下一刻,李皓飞天而起,而两人早就吓晕了,也痛晕了。

  ……

  半空中。

  李皓俯瞰大山,看了一下,还有几位超能看守,可能还有一些武师,不算太强,不是星光就是月冥层次的,日耀都没看到一个。

  此刻,山中一个聚集区。

  那边吵闹的很,李皓飞身过去看了一眼,好像正在发放饭菜,超能声就是这边传来的。

  此刻正给一位妇人发放饭菜,一个黑馒头,一碗稀饭。

  应该能填一下肚子,饿不死人。

  可那妇人,却是哭天喊地,大声恸哭:“官爷,再给一个馒头……就一个……我还有三个孩子,都快饿死了,大的已经动弹不得了,这么一点,四个人一天真不够……我晚上不睡觉了,白天洗完了衣服,我晚上也下矿……官爷,再给一个馒头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怒喝声响起,一位身穿巡检服的巡检,一脚踢飞了妇人,怒道:“不知足!在这,给你们一条活路,要不然,你们一群人,早就死光了!还要求那么多,粮食不要钱?知道现在粮食多贵吗?什么年头了,还养小的,三个小的,饿死了拉倒,饿死了,还能多几顿肉食,脑子都不清醒,怎么想的?”

  空中,李皓一怔。

  他看了一眼下方,心中想着,这是中部,繁华无比的中部,富裕无比的中部,刚刚那一瞬间……他以为听到了海盗的声音。

  第一次遇到白鲨盗,好像也是这场景。

  “海盗……驻军……巡检……”

  他扭头朝一个方向看去,是那座小城。

  繁华无比!

  再看这里,人很多,可是,好像不是一个时代一般。

  这里,他看到了历史,看到了历史上的那些王朝末期乱世,人如草芥。

  可就在此地,大概60里之地,是一座很繁华的小城,那里,灯红酒绿。

  他微微晃了晃脑袋,一瞬间,好像穿越了时空一般。

  “中部繁华……”

  他心中泛现这四个字。

  下一刻,又想到了洪一堂说的,“王朝将乱,天下动荡,民不聊生,这个时代,没救了!”

  第一次迈入中部一个城市,又给李皓上了一课。

  你看到的,未必就是真实的。

  繁华之下,隐藏的却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  那些被摧毁的城市,那些逃离的难民,在中部,好像悄无声息。

  这样的矿山,有多少?

  这样的黑暗,有多少?

  李皓露出了一些笑容,也不知为何要笑,一次次地拉低下限,一次次地,在自己燃起一些希望的时候……又瞬间被击破!

  他想,中部其实不错的。

  可下一秒,这些人告诉他,中部比你想象的要黑暗,繁华的背面,是恶!

  一位巡检司的巡检,告诉大家,这个时代不要生孩子,真死了就算了,还能多几顿肉食……

  除了妇人,很多人好像很麻木!

  仿佛……这里也是灰暗的。

  “巡检啊……”

  李皓轻声呢喃,他有些苦涩,他第一份工作就是巡检司巡检,其实对巡检,他好感很大的,因为他认识的巡检,其实都还不错。

  比如刘隆,比如柳艳,比如吴超,比如孔洁,比如王恒刚,比如很多很多巡检……

  他身穿巡检服的时候,其实还是很骄傲的。

  巡检嘛,吃公家饭,也没啥事,文职的干干活,非文职的也就抓抓小偷,破破案子,其实待遇不错,也算维护了一方平安。

  巡夜人还有些危险,得和超能厮杀。

  巡检……还可以,虽然也有些危险,但是恶性案件毕竟不算多。

  一个个念头,在脑海中浮现。

  临江那边,他觉得是特例,因为樊昌不是好人。

  定边那边,国公府勾结海盗,他觉得是特例,徐家不是好人。

  可这里……谁不是好人呢?

  这地方的巡检司不是好人?

  那别的地方呢?

  深吸一口气,李皓飞走了。

  是的,飞走了!

  能做什么呢?

  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杀了这些巡检吗?

  有什么作用?

  毫无作用!

  何况,矿山上万人啊,这是中部,难道我把人送到银月去?

  别开玩笑了!

  所以……去杀了这地方的巡检司司长好了,不行就多杀一些,将高层杀光了,换一批来,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。

  此刻的李皓,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。

  哪怕他实力强大!

  可是,上万人的矿山,他一个人,是无能为力的,是做不到任何东西的,杀了那边的巡检,反而会导致一些大麻烦发生。

  他知道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,为了掩盖一切,也许……这座矿山会彻底崩塌。

  所有人都会消失,被人掩盖一切。

  以前觉得不可能……现在,他知道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唯有杀了那些高层,不牵扯到矿山,换一批人,也许会稍微好一点,哪怕不好一点……好像也不会更糟糕了。

  这样的地方,是第一个看到的,但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  李皓实在管不了这无数人的死活,无能为力。

  ……

  这一夜,这座中部小城,悄无声息地死了一批人。

  胖子和张会计,一个个给李皓指认。

  作恶的,李皓全部杀了。

  最强不过三阳,在李皓手中,没人可以逃生。

  当晚,李皓就离开了这座小城,而胖子和那个假会计,也被李皓一把火烧成了虚无,他继续踏上了南下之路。

  至于小城未来如何,他不知道。

  那座矿山的上万难民如何……他也不知道。

  这一刻的他,体会到了洪一堂的挣扎和艰难,救一人不难,难的是,如何安置,如何让他们燃起希望。

  难的是,千人,万人,十万人……

  一座小城,万人落难。

  那千座城市,有多少人呢?

  一想到这,李皓只觉得恐怖!

  这座王朝,好像囚笼。

  洪一堂居然立志要当救世主……李皓想想就觉得恐怖,不寒而栗,太可怕了。

  他佩服对方的大意志,大决心,大气魄……可他觉得,没希望的!

  “没希望的!”

  “以小见大,管中窥豹……这还是繁华无比的中部,只是一座百万人的小城市罢了!”

  “老洪……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武师好。”

  李皓一边行走,一边嘟哝。

  还是师父好!

  得学师父,携美游天下。

  师父说的不错,我当务之急,还是找红月报仇,这伟大的任务,交给洪一堂来做吧。

  我一个小小的武师罢了!

  前些时日,杀海盗的那天,他其实觉得,自己有当救世主的潜力,杀了官兵,杀了海盗,将人丢去了剑门,干的漂亮。

  可今日……一下子将这点心思给剿灭了。

  可这一刻,李皓心中,也燃起了一些怒火。

  巡检司……怎么能这样呢?

  我也是巡检司的人,巡夜人的高层,怎么可以这样呢!

  “现在的巡检司司长,是吃屎长大的吗?这都管不了!”

  “还维护社会安定,保一方平安……什么垃圾誓词!”

  李皓咕哝个不停。

  这是巡检司入职的时候,发下的誓言,他曾发誓过,跟着一群人,一起高声朗诵着,极其的富有激情。

  “所以……我想去天星城看看!”

  李皓朝南方看去,朝中央看去。

  我想去看看,这王朝,这天下,到底是什么一群人在掌控,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,你们都瞎了?

  东方大战,你们瞬间知晓。

  银月死了一个超能,你们都能瞬间知道。

  你们的眼睛,也不瞎啊!

  出现一个遗迹,你们知道的比狗还快,挖出一件宝贝,一个小时后,全天下都能知道,打造无用的三百里跨海大桥,你们如此积极,怎么就看不到眼皮子底下,那个让人吃孩子的黑矿山呢?

  “天星城……等我!”

  李皓忽然不再四处寻找红月的人了,他想去那个全天下,最富裕,最强大,最有活力,人口最多,强者最多的地方去看看。

  危险吗?

  很危险!

  可是……有什么关系呢。

  老师说了,走出去,多看看,这个世界很精彩,的确很精彩,精彩到,刚走入中部,就看了一场大戏。

  李皓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  那我……就去看看这个世界,最繁华的地方,最精彩的地方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天星城。

  巡检司。

  有人汇报道:“遥海行省那边,下面一个小城,极悦城的巡检司司长,副司长,执法队长,执法副队长……一夜间,全部被人杀死了!”

  “那边报上来,据说可能是强者下手的,实力恐怕不低于三阳。”

  “哦,知道了,让瑶海那边缉凶!”

  “明白!”

  简简单单几句话,事情便过去了,无人再提及,对于偌大的巡检司而言,这事太小了,管着99行省,数千城市,巡检司一个小城司长死了,当地解决就行,没人会多问几句。

  尤其是这个时代,人命如草芥。

  就好像银城的木森,被人杀死在银城……撑死了银月会在乎一下,遥远的天星城,谁会管?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另外一处。

  侯霄尘翻阅着资料,看向玉总管:“李皓的行踪,有消息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这家伙……”

  侯霄尘微微皱眉:“就这么消失不见了!洪一堂他们都不回去了,据说袁硕的行踪都被人发现了,又跑去找碧光剑了,倒是李皓……居然失踪了!”

  说起来可笑!

  全天下都在关注的李皓,他居然不见了,偏偏,还没人发现他,哪怕很多势力都在寻找。

  玉总管开口道:“可能回银月去了,他也不傻,知道现在外面危险。”

  侯霄尘微微点头,又有些不确定道:“这小子,消失在东滨附近,不会跑来中部了吧?”

  玉总管失笑,很少会笑的她,此刻忍不住道:“怎么会!中部多危险,多少人想杀他?哪怕部长在这,也是如履薄冰……我看啊,这家伙精明着呢,不会来的。”

  “之前还跑东方去了,谁敢相信?”

  侯霄尘也笑了起来,想了想道:“算了,消失就消失吧,就算来中部,也不会来天星城,在外围转转也不错,见识一下中部的风光……回头回去了,他升任巡抚,老赵他们,大概率会让他接我的班,倒也不错。”

  玉总管没说什么,只是觉得……李皓接班,还是有些别扭。

  当然,这是赵署长他们的事,倒是和自己无关了。

  这一刻,哪怕侯霄尘,他也不相信李皓会来天星城。

  这个王朝的核心之地!

  这里,九司、皇室、世家、神山,各方势力混杂无比,一群妖孽天眷神师纵横,哪怕他,在这也要小心谨慎,猖狂,那也要建立在规矩之下。

  无数人,都想吃了李皓。

  来这,他都罩不住。

  之前还有戏,等到他李家神剑的一些作用曝光,又宰了徐庆,侯霄尘觉得,那家伙幸好没和自己一起来中部,要不然,他擦屁股,可能把命都给擦进去了。

  侯霄尘心中升起一个个念头,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在这,真难啊。

  走一步,都要小心三分,天星城的水太深了。

  如今,还是欠缺破局的机会。

  他心中想着,又算计着,要不要让那些妖孽,干点出格的事出来?

  只是……能行吗?

  他们敢吗?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