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96章 杀徐庆(求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袁硕依旧强势无比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而徐庆,也渐渐平静了下来,克服内心的恐惧,才是他当前需要做的,他知道,很清晰地知道,此刻的他比袁硕强大。

  绝对要强大!

  可袁硕依旧敢压着他打,为何?

  因为他恐惧,害怕!

  一切好像回到了三十年前,那时候,他被打怕了。

  而今日,也许是他的机会。

  “袁硕!”

  他缓缓落地,看向傲立的袁硕,咬着牙,闷声道:“我不怕你!今日,你给了我机会,只要今日击败了你,杀了你……我徐庆,必然可以更上一层楼!”

  袁硕哂笑:“你确定你可以?你确定你不怕?你忘了,当年你有多惨,多可怜,若非你父亲出面,我那日就锤爆了你的脑袋……就差那么一点,你就死了,徐庆,你忘了吗?”

  他不退反进!

  一步跨前,徐庆双腿微微一动,好像想后退,可下一刻……他站住了,没有动弹。

  他抬起头,看向袁硕。

  眼中露出一抹冷色:“你说了,那是当年!三十年来,我横扫了东方,我击败了所有人,所以,今日我是东方的定国公,而你……什么都不是!”

  “你,只能在侯霄尘,在银月的庇护下,苟延残喘!若非如今一些蜕变期的家伙,妄图通过你来完善五行之法,完善五脏之术……你早就死了!”

  “你以为映红月真的杀不了你吗?”

  “你以为,侯霄尘他们真的可以保住你?一切都是你自己幻想罢了,真相是,你只是大家眼中的工具人,你的作用,不过是完善五脏法,就算你不外传,杀了你,研究你的尸体,也一样!”

  他好像在给自己鼓劲,在给自己打气。

  他迈出了脚步,一步……走了上前。

  这其实是一种跨越,一种突破。

  来自心灵上的震慑!

  就如金枪,无法打破袁硕的震慑,而今无法打破侯霄尘的震慑,迟迟无法前进一步,徐庆能修炼到这个地步,未必就打破了袁硕的震慑。

  只是这么多年来,他去淡忘袁硕,选择了心灵上的避让,才避开了那些关键。

  他没有选择正面去抵御。

  可今日,他必须要打破这样的魔障,否则,这辈子,他每一次遇到袁硕,都会被震慑。

  袁硕微微扬眉。

  笑了起来:“不错!徐庆,三十年的国公之位,倒是让你养了一些气出来,居然能在我面前,主动迈出这一步……可喜可贺!”

  徐庆咬着牙,再次上前一步。

  “我是这世间,最顶级的武师之一!我气血无双,我肉身无敌,神意饱满……光明剑之流,在我眼中,不过奴仆之辈!袁硕,击败你,击杀你,打破我心中的魔,我徐庆,必然可以登顶当世武道之巅!”

  他一声厉喝,下一刻,主动出手了!

  解封战力,时间不能拖久。

  而他,也极其的渴望,可以靠自己如今强悍的实力,去镇压这个家伙,镇压这个武林的魔头!

  袁硕,你错过了这20年,错过了这20年的精彩。

  你不可能永远无敌!

  “杀!”

  撼天动地,一脚踢下,大地龟裂,轰鸣声响彻四方,天地之间,好像只有那一双腿!

  强悍无比!

  直到此刻,这位定国公才真正展露出了自己的强大。

  袁硕,这一代武师的梦魇。

  谁能打破袁硕的魔咒,谁才能真正被称为武道通神的顶级武师。

  “吼!”

  虎啸山林!

  袁硕化身猛虎,云从龙风从虎,天地之间,好像浮现出一片云朵,雨水降临,风雨瓢泼。

  五行五势!

  这一刻,在袁硕手中展现,李皓好像才明白,什么是神意,什么是势。

  这是道!

  武道!

  这才是今人的武道之路。

  老师曾说,斗千之上,陆地神仙,无所不能,神意和势,才是这个境界的关键,至于肉身、气血这些,势强,这些自然会强。

  李皓其实不懂,后来又觉得不对,既然会强……为何五脏还是弱?

  可这一刻,他好像看懂了一些。

 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,隐约间……真的看懂了一些,袁硕呼风唤雨,那五行之力,从天地间飘荡而来,好像一部分融入了他的肉身,强化他的五脏。

  这是……蕴神养势!

  也在养身!

  换句话说,袁硕其实缺的只是时间,而不是遇到了关卡,若是时间足够,他完全可以自己去强化五脏,他居然吸收了五行之力,纳入体内。

  对其他人而言,五脏是几乎无法去强化的。

  袁硕一伸手,一柄小小的石刀,瞬间浮现,从指虎化为一把短刀,明明实力不如对方许多,可此刻的袁硕,操控五行,一刀斩出,好像大道降临,镇压天地!

  一头巨熊浮现,从云端浮现,一脚踏下,仿佛大山镇压而来,下一刻,又化为暴雨,化为海浪,化为万千剑诀……

  “破!”

  风起!

  徐庆怒吼一声,狂风呼啸,虽不如袁硕那般神异,却是彪悍无比,狂风咆哮,席卷天地,大风刮过,巨熊破碎,云雾消散。

  徐庆暴吼:“一切都不如力量来的实在!袁硕,你不是说,花样再多,也都是废物吗?”

  既然如此,你花样再多,又能如何?

  你也是废物!

  袁硕倒退,一挥手,水火融合,天地炸裂开,狂风止步。

  袁硕再倒退!

  他也不说话。

  花样?

  他这可不是花样,徐庆这废物,岂能懂这些,这是用最小的消耗,去对付那家伙,现阶段,自己可能会被他锤死,他又不傻,还主动上前贴身战,找虐吗?

  这时候的他,只想拖延一阵了。

  要不拖到徐庆撑不住,要不拖到李皓那小子能动身了,看样子,李皓还在疗伤,伤势不轻。

  否则,以这小子的精明,不用自己说,他都该跑了。

  大战再次爆发。

  袁硕从一开始的压制对方,此刻,被对方完全压制,只能被动防守,各种手段层出不穷。

  双方所过之处,寸草不留。

  大地裂开,正在蔓延。

  海水,也正在倒灌而来。

  四周的海岸线,都在崩塌,远处的滔天海浪,也正在席卷而来,这是之前袁硕投射灭城弹导致的,大浪要席卷而来了。

  伴随着海浪靠近,袁硕的老虎,好像更强了。

  一股水势,勃然而发。

  而这时候,李皓陡然跃起,这一刻,不再用剑,而是一拳打出,九重巨浪,牵引海浪咆哮而来,一拳打向徐庆。

  徐庆冷哼一声,一脚踢出,海浪破碎!

  袁硕暗骂一声!

  你好了,你不走干嘛?

  愚蠢的小子!

  而李皓,却是不吭声。

  走?

  为什么要走……老洪来了!

  是的,洪一堂和光明剑已经来了,联系他了,李皓铠甲也给予了回应,洪一堂他们很快就能抵达,为何要走?

  老子要宰了这个家伙!

  只要他和老师撑一会,不被对方解决掉,哪怕重伤垂死,只要两位银月强者来了,到时候……这徐庆就是全部解封,不顾一切,也要含恨而终!

  袁硕好像也猜到了什么,不再吭声。

  师徒俩人,此刻都是五势齐出,你化猛虎,我为巨猿,轰隆一声,巨猿倒退,猛虎溃散。

  徐庆也的确强悍到不可思议!

  可是……他发现,难以打死两人!

  眨眼的功夫,李皓背靠袁硕,一滴生命之泉荡漾开来,两人身上伤势开始愈合。

  下一刻,李皓化身柳树,扎根云朵。

  一股剑能,汹涌而出,涌入云朵之中。

  在徐庆有些眼花缭乱之中,师徒俩五禽术运转到了极致,剑能,生命之泉不断涌出,不止如此,这一刻的李皓,探手一抓,抓过一把石刀。

  而星空剑,却是落入了袁硕之手。

  袁硕挥剑斩击!

  轰!

  徐庆倒退一步,不可思议:“你也可以用神剑?”

  为什么!

  非八大家血脉,如何可以使用这些神兵?

  要知道,追风靴存在多年,他也只能一点点去磨,也不能使用,只是稍微运用一下而已。

  袁硕为何可以?

  袁硕没理他,下一刻,忽然脚踩双靴,李皓脚下却是空无一物。

  五禽吐纳术,其实才是李皓一直可以使用这些兵器的原因所在,可这些人,都不知道,都觉得是血脉的因素。

  此刻的李皓,当然要全力强化袁硕。

  剑给了,鞋子给了。

  下一刻,他如同猿猴,趴伏在袁硕背上,五禽吐纳术运转,气血涌入袁硕体内,内劲涌入,同源功法爆发!

  双修!

  袁硕一声咆哮,师徒俩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,李皓骑在袁硕身上,袁硕如同携子母兽……或者说,这才是真正的狼狈合作的姿态。

  狈在上,狼在下,狈负责指挥,狼负责攻击。

  袁硕气息大涨!

  咆哮一声,飞扑而上,拳脚齐出,背后,李皓单手贴在背后,另外一手,穿插而来!

  拳如火,掌如风。

  星空剑环绕,石刀穿插而过!

  原本强悍无比的徐庆,这一刻,居然再次被压制了一些,有些不可思议,带着一些震撼,怒喝一声,侧腿踢来,虚空都好像被踢爆了!

  砰地一声巨响!

  他的脚掌下留下了一个拳印,靴子粉碎,露出了滴血的右脚,而袁硕手臂好像骨折了,下一刻,李皓一臂伸出,袁硕好像没事人一般。

  师徒俩一人一手,一手刀,一手剑,刀剑双舞!

  徐庆再度咆哮!

  不甘心,不服气!

  怎么可能!

  这两人的功法同源是没错,可协同配合度太高了,李皓接触五禽术是有几年,可他和袁硕之前实力差距很大,双方应该没有太多的协同作战机会。

  为何可以配合的如此默契?

  砰地一声!

  铠甲上出现一道裂缝,他也一脚踢出,袁硕背身,露出李皓,一脚踢的银铠都在破碎,李皓龇牙咧嘴,老师真不当人!

  显然,袁硕觉得,李皓肉身比他还强,五脏也强,还有铠甲……李皓承受这一脚,比他承受更安全。

  可是……真痛啊!

  下一刻,李皓如同猿猴攀爬而上,袁硕也是如此,双猴颠倒,袁硕再次呈现在对方眼前,一剑杀出,咔嚓一声,斩的徐庆还没收回的脚上,再度出现一道血痕,差点被斩断了脚掌。

  徐庆倒退几步,落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破碎的大地,他看着两人,眼中露出一抹厉色:“五禽术!”

  他眼中露出了一些贪婪,一些震撼:“五禽术……好像可以融合武道,融合本源,甚至直指大道……袁硕,你果然天才!”

  这师徒俩能融合一般地协同作战,他看懂了!

  是五禽术的作用!

  那一刻,呼吸一致,好像内劲、精神都是一致的波动,这很不可思议,同源功法也不是这样的。

  是五禽术的独特之处!

  所有人,都小看了袁硕,小看了五禽术。

  这个破百时期被创造出来的功法,经过袁硕一次次完善,好像已经截然不同。

  袁硕笑的如同老魔,“嘿嘿,徐庆,想要吗?想要,继续解封!区区两条,不够!来,解封三条,四条,五条,甚至全部解封,彻底斩断,才有希望杀死我,夺取一切!”

  “李家神剑,张家神刀,刘家神靴,都是你的!”

  三大神兵!

  这一刻,哪怕徐庆都有些激动,冲动,全部爆发,杀死两人的激动和冲动,是的,这两人,太富裕了。

  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富裕,而是三大神兵,还有五禽术,这些东西,才是至宝!

  随意一件,都能引起四方觊觎。

  何况,他们师徒拥有这么多。

  徐庆冷哼一声,双脚之上,闪烁出光辉,大脚陡然落下,宛如天地之脚。

  而袁硕,却是眼神微变。

  这一刻,陡然退后,迅速暴退,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地面留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脚印。

  而袁硕,却是脸色变了,露出了怒意!

  “天残脚!你杀了他,夺了他的秘术?”

  袁硕大怒!

  而徐庆,却是再次一脚跺下,冷冷道:“笑话!你袁硕杀了那么多武师,银月三十六强,除你之外,剩下死的,几乎都被你所杀……我杀了一个天残脚,你倒是愤怒了!”

  “你该死!”

  袁硕暴怒:“混账东西!你敢伏杀我银月武师!若是交手被杀,比武被杀,必有消息,你暗中伏杀了他!”

  “吼!”

  虎啸声咆哮而出,袁硕好像很愤怒!

  一种不一样的愤怒。

  他自己杀的银月武师不知道多少,可三十六雄中的天残脚被徐庆伏杀了,他好像比任何时候都要愤怒,比李皓差点死了都要愤怒!

  猛虎咆哮,袁硕居然不退反进,长剑破空,如同猛虎利爪,一剑朝那大脚杀去!

  轰!

  大脚跺下,天崩地裂!

  徐庆冷漠无比:“我说银月武师为何都这么厉害,你们这些人,机缘可都不小,这些秘术,不是古武中的精髓,就是蕴含武道至理之道,袁硕,银月武师的确有资格猖狂……那现在,我用银月秘术杀你,你觉得如何?”

  大脚轰隆跺地!

  一脚接连一脚,袁硕节节败退,李皓也是主动承受了几次,内腑感觉彻底要破碎了,这一刻,他知道……真打不过!

  这天残脚,强悍无比。

  之前徐庆一直没用,不知是忌惮,还是觉得用了会招惹银月报复,可到了这时候,徐庆彻底放开了。

  显然,三十六雄中的天残脚,大概率被他暗杀了,而且还夺走了秘术,不知是天残脚太自信,还是被他用别的手段骗走了秘术。

  袁硕也是嘴角溢血,整个人都有些抓狂,愤怒,却是有些无可奈何!

  他也憋屈!

  五势融合的他很强大,可是,刚出门打的第一个对手,就是强悍无比的东方霸主,这才是倒霉。

  就没顺心过!

  这时候,他耳边传来李皓的声音,带着无比虚弱:“快了……马上……坚持一会……”

  袁硕一个驴打滚,迅速避开下一脚。

  这一刻,狼狈不堪。

  字面上的意思,师徒俩都滚的浑身泥浆,都很不堪。

  “哈哈哈!”

  徐庆猖狂大笑,由不得他不开心,袁硕啊,他的梦魇,今日在他脚下,被他用银月秘术天残脚直接跺的如同乞丐打滚。

  他并非如此张扬之人,可这时候……是真的喜从心中来。

  而下一刻,他陡然皱眉。

  远处,两位武师,好像也知道遮掩不住,洪一堂平时也是喜怒不形于色,此刻却是眼神冰寒,冷冷看着这边,踏着巨浪而来!

  “天残脚!”

  洪一堂一字一顿,光明剑也是有些愠怒,眼中蕴含怒意,咬牙:“你杀了天残脚?难怪那家伙彻底消失不见了,霸刀都有消息,唯独他,一点消息没有……我们以为他躲在哪修炼……原来被你杀了!”

  三十六雄中,天残脚也许不是顶级的那批,可却是银月武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银月武林,各有擅长,可天残脚功法特殊,也是银月罕见的特殊武师。

  袁硕杀了好几位七剑强者,可战胜天残脚之后,却是没有杀他,因为他知道,这秘术,传承太难。

  银月武林,从不以断人传承为乐。

  至于杀了几位剑客……在袁硕看来,银月武林,最不缺这个,打死拉倒!

  “断江河!”

  一声厉吼,洪一堂隔空一剑,这一次不再是天翻地覆,而是断江河一剑,这是必杀剑,而不是天翻地覆那种还带有一些防御性质的剑术!

  一剑出,江河断,苍穹落下一剑,不再是大气磅礴,而是杀意骇天!

  “光明!”

  一声低喝,天地恍若炙阳坠落,光明一剑出,双方这一刻,都是直接崩断超能锁,战力直接解封,强悍无比,隔空一剑,相隔数千米,直接斩来!

  神意滔天,剑势裂神。

  而徐庆,也是骇然,下一刻,陡然腾空而起,拔腿就跑,这一刻的他,再也不嚣张了。

  双剑来了!

  而且,见面就是崩断超能锁,直接解封战力,不像他,还得考虑一下,还得判断一下,生命之泉够不够他修补的,这些人,没顾忌。

  如此一来,哪怕他实际解封战力比光明剑更强,甚至比地覆剑都可能更强……可他不能解封了。

  刚刚有多嚣张,此刻就有多狼狈。

  他腾空就要逃离,一瞬间,鸟鸣声响彻天地,袁硕拔地而起,瞬间追上,冷喝道:“你若不死,银月武林,何以立足!”

  银月武师不是没死过,不是没被外人杀过。

  可是,敢杀了三十六人之一,还夺了秘术,还是偷袭伏杀的那种……这种人,银月武林哪怕倾尽全力,也要全力围杀他们!

  这时候,不会有人再讲规矩。

  “滚!”

  一脚踢下,虚空战栗,袁硕却是不管这个,一剑刺出,嘎吱声出现,如同金属摩擦,脚下出现一道道火光,李皓趁机一刀斩出!

  轰!

  巨响声传出,师徒俩下坠,对方的大脚上,也出现了两道血痕,徐庆刺痛不已,可是顾不得这些了,刚要突围,一剑落下!

  轰!

  直接将他去路斩断,下一刻光明剑落下,他一声厉喝,一拳打出,砰地一声,光明炸裂开,手上出现一道道血痕。

  转瞬间,两大剑客联袂而来。

  四人三方,将他围在了中央。

  徐庆脸色难看。

  刚刚战斗太激烈,他没顾得上去查看传讯玉,要不然,他应该知道这两人靠近了。

  可袁硕师徒,纠缠了他太久。

  “杀!”

  “杀!”

  “杀!”

  三方同声,一瞬间,同时出手,三柄剑,一把刀,同时斩向徐庆!

  徐庆咬着牙,眼中闪烁着疯狂。

  一群混蛋!

  银月武师你们可以杀,你们也可以杀别人,本公杀一个天残脚,你们就疯了?

  这一刻,他知道再也不能迟疑什么。

  一瞬间,一股滔天气息爆发而出,五行能量在他身上闪烁,五脏锁链全部崩断大半,他脸色铁青,气血冲天地。

  “你们……混蛋!”

  他怒吼一声,一脚踢出!

  轰!

  剑势炸裂,袁硕和李皓第一个不敌,直接被一脚跺飞,徐庆……全部解封了!

  袁硕骨骼不知道断裂了多少,直接下坠而去,口吐鲜血,五脏碎片都在吐出,看了一眼同样半死不活的李皓,有些无奈。

  我他么都这么强了……怎么一眨眼,就比李皓好一点呢?

  解封,真恶心!

  他心中吐槽一句,看向双剑,叹息一声,算了,不和你们这群解封的家伙计较,你们牛,你们继续解封,一群不要脸的家伙,你们打去!

  而双剑可不怕徐庆。

  解封全部战力的徐庆,的确强悍,可两人也不弱,双剑纵横天地,大脚横空,剑光纵横,一道道光芒闪烁天地!

  而这一刻的徐庆,也是面色凝重。

  双方都在解封战力!

  都不敢拖延,他是没办法,可洪一堂两人,若是无法拿下自己……他们也没时间去找李皓帮忙重新封印,三人此刻都处于一个危险境地。

  洪一堂冷哼一声,眼中厉色闪烁。

  下一刻,虚空之中,砰砰砰地传来了心脏跳动声,陡然,咔嚓一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断裂了,在徐庆有些意外,有些震撼的眼神下。

  洪一堂气息陡然暴涨,比先前更强,甚至达到了徐庆的水准,一剑杀出!

  轰!

  巨响爆发,大脚直接被切的裂开,露出了森森白骨,血液横流。

  “洪一堂!”

  徐庆厉喝一声:“你很强,再这么下去……你我三人,都无法再维持下去,断裂超能锁是必然……你非要如此吗?”

  他不甘心!

  他不相信,眼前两人甘心。

  都修炼到了这个层次,岂能甘心?

  如今的他们,哪怕到现在,其实也不算是全部战力,因为超能锁都没敢彻底断裂,都保留一些希望,没彻底断裂,代表还有机会。

  一旦真彻底断裂了……恐怕就没什么机会了。

  “你若是只是杀李皓,杀袁硕……那便罢了,你正面切磋,杀了天残脚,也罢了!你是暗杀了他,对吗?”

  洪一堂厉喝一声:“银月武师,输得起!你正面杀了他,还算个人物,你敢暗杀他!”

  徐庆心中怒骂!

  有什么区别?

  就算正面厮杀,天残脚也未必能斗得过自己,只是为了节省一些时间,避免一些麻烦而已,这些人,一个个上纲上线的,好像你们不杀人一样。

  轰!

  剑气再次纵横,虚空中,三人瞬间打斗到了一起,解封全部战力的徐庆,战力骇人,可依旧被两人压制,眨眼间,体表的铠甲,就已经残破不堪了。

  下一刻,一道兵魂呈现。

  一直没出现的铠甲之魂,瞬间浮现,好像是一头地龙一般的怪兽。

  而就在此时,下方,李浩夺过星空剑,眼神一亮,眼中闪烁出断我之剑,一剑向上刺去!

  “破!”

  那兵魂其实一直不出现,就是忌惮星空剑,可此刻,都快被打碎了,它不得不出现,原想着下方那人已无战力。

  谁曾想……这一刻,李皓居然还疯狂无比地朝上杀去!

  徐庆大怒!

  他一脚朝李皓跺去,这家伙找死。

  可李皓敢冒险……那就是信任,或者说,赌!

  赌双剑可以保护自己。

  果不其然,一瞬间,地覆剑出现,一剑荡空,天翻地覆,那大脚好像朝天空跺去,上面正是光明剑,一剑刺下!

  徐庆暴吼一声,想要打破这股势。

  可李皓不管这些,他目标就一个,兵魂!

  轰!

  一剑五势,断我不回!

  轰!

  炸裂声传来,那地龙一般的兵魂,露出恐惧之色,小剑好像看到了甜点,这也许是它如今吃下最大的兵魂,小剑好像化为黑洞,一剑刺入兵魂体内,转瞬间爆发出无比强悍的吸引之力。

  下一刻,兵魂发出了一声来自灵魂的凄厉吼声。

  “长生剑……”

  砰!

  兵魂炸裂!

  与此同时,地覆剑一剑斩出,之前坚固无比的铠甲,只有石刀和星空剑才可伤害的铠甲,两大剑客联手也只是切割出一些碎片的神铠,这一次,却是在地覆剑一剑之下,好像豆腐一般,咔嚓一声……彻底崩碎!

  碎了!

  这件强大的兵器,天阶铠甲,也是徐庆战斗到现在,都没受什么太大伤势的铠甲,在兵魂浮现的一刻,反而瞬间破碎了。

  徐庆眼中露出了一抹怒色,一抹愤怒和不甘心。

  噗嗤一声!

  地覆剑再次一剑斩出,光明剑也是同时出手,两人联手之下,徐庆顾此失彼,眨眼间,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,甚至血肉都被切割了许多。

  从一开始还能抵抗,到此刻,已经明显无法抵抗了!

  他眼中露出一抹冷意。

  “你们……非要和我一起死吗?”

  轰!

  一条超能锁,在这一刻,仿佛彻底崩断了,一股滔天之火出现,燃烧了整个人,火焰覆盖了徐庆,他这一刻,选择了彻底崩断。

  不再留有余地!

  心脏锁链崩断,火系超能爆发,心脏也在被疯狂灼烧。

  这位强悍的国公,这一刻,彻底抛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希望,不再留有余地,他崩断了锁链,露出一抹讥嘲:“你们逼我去死……那就一起!”

  地覆剑和光明剑解封是解封了,可是……他们敢彻底崩断吗?

  那就再也没有希望了!

  下方,袁硕狂翻白眼,遇到这种敌人,真的很烦,一再爆发,崩断一点,崩断大半,崩断全部……他么的,武师一个个的,都修炼到了什么鬼地步。

  洪一堂看着他,平静道:“四条超能锁……不,应该说八条超能锁饱和了是吗?徐庆,你能称霸东方,倒也不是侥幸!”

  “还好!”

  徐庆如同火焰巨人,看向洪一堂,森冷道:“你如此平静,看样子底气很足……我想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底气,地覆剑,你们逼我如此,那就都别想好过!”

  洪一堂笑了:“崩断了一条而已,你继续崩断第二条……看看你五脏能否承受……若是不能……你还是老老实实等死!”

  “死?”

  徐庆冷哼一声,这一次,一脚跺下,火焰焚天。

  那就看谁死。

  我就算死,也不会让你好过,你有什么底气说这些。

  大不了同归于尽!

  而这一刻,洪一堂好像要发大招了,落地的李皓,也是紧张万分,看了一眼身旁的袁硕,紧张的很,这么多人联手,居然都没能杀了徐庆……他能逃生,不得不说,还要多亏了徐庆怕死,不敢解封。

  洪一堂深吸一口气,好像在酝酿大招,也许也是崩断,或者解封更多的超能锁。

  下一刻,李皓就听到了一声滔天咆哮声:“看,看,看你老母!出来杀他!”

  “哈哈哈,来了!”

  天地之间,浮现一拳,一拳覆天地!

  “北拳!”

  徐庆大惊!

  “哈哈哈,徐庆小儿,今日你该荣幸!”

  “还有本座呢!”

  长刀横空,天地为之色变。

  “霸刀!”

  徐庆彻底绷不住了,脸色瞬间惨白,露出了死灰色!

  地覆剑,光明剑,北拳,霸刀……还有五禽老魔,魔剑李皓……

  他忽然惨淡一笑。

  也许,北拳说对了,今日被杀,也许都是荣幸。

  银月武师,居然联手出动了。

  霸刀冷酷无比,从海中一刀斩出,覆盖天地,带着一些冷意:“我们也想看看,彻底崩断之后,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,现在看来……也就那样!”

  北拳笑呵呵道:“规矩要讲,天残脚和我不和,可你不能暗杀他,你正面打死他,我给你鼓掌……徐庆,你要讲规矩!”

  轰!

  拳印落下,直接一拳砸爆了大脚。

  霸刀劈落,瞬间斩断了徐庆一臂,徐庆此刻,哪怕崩断了一条超能锁,遭遇四大强者联手围攻,也是毫无还击之力,彻底失去了还手的能力。

  上天入地,已经无能为力。

  下方,袁硕翻白眼。

  可惜,自己没办法解封,好羡慕……呸,好鄙视,四打一,不要脸!

  这一刻的徐庆,心如死灰。

  而就在此刻,一道波动,动荡四方,虚空中,咳嗽声传来:“庆儿暗杀天残脚,断一臂,罪有应得……几位银月武师,可否手下留情?”

  一瞬间,一股滔天火焰,浮现在天地之间,火焰中,好像还夹杂着一些水浪。

  北拳扬眉,霸刀看向远处,淡淡一笑。

  地覆剑也是轻笑一声:“三代国公居然还活着,看样子,踏入旭光之上了,彻底解封战力,水火兼容,不怕就此生死?”

  “父亲……”

  徐庆叹息一声,看向远处踏空而来的那人,有些沮丧,没有什么欣喜之色。

  三代国公,乃是超能强者。

  断六道超能锁的强者!

  可如今,超能锁断六道的强者,一旦全力出手……几乎都是十死无生,哪怕生命之泉多,也难恢复。

  远处,那老态龙钟的老人,有些叹息:“我也不想……可几位都来了,我再不出来,徐庆大概就彻底死了,他断了一臂,断了超能锁一条……无法再成武师,只能成为超能……几位,如此代价,弥补伏杀天残脚之过,不知可否?”

  李皓眨眨眼!

  卧槽!

  徐家,还真有别的强者,这就是徐庆说的,藏在遗迹中的徐家强者吧?

  他爹!

  第三代定国公,据说三十年前,就死了,袁硕挑战徐庆不久,这位就传位给徐庆了。

  旭光之上!

  这是李皓遇到的第一位旭光之上,真正意义上的那种,不是武师解封,而是真的打破了六道超能锁的存在,那强大无比的光团,李皓居然之前都没看到,等到对方靠近了,他一看,才觉得刺眼无比!

  而那老人,好像也感知到了,看向李皓,微微点头。

  李皓心中一寒!

  好强!

  他看人光团,好像还是第一次被人感知到。

  今日,银月来了太多强者,居然连这家伙都给逼出来了。

  四面八方,远远躲避的一些强者,也是暗中心惊。

  徐家的底蕴出现了!

  各大势力其实知道,一些人都突破了,但是不敢出现,如今,徐家第一个展露出了旭光之上的强者,第三代国公。

  洪一堂笑了笑,“杀了银月武师,还是暗中伏杀……出来一个旭光之上,你觉得……就算结束了?老国公,你想的太简单了,徐家……非要当这个出头鸟……那就……杀!”

  一瞬间,双剑斩出!

  一拳,一刀,同时杀向一人,徐庆!

  徐庆面露绝望之色,而那位老国公好像知道这些银月武师的风格,这一刻,也是水火之力瞬间爆发,一股滔天之势席卷天地。

  “我就知道……可惜,当年没能拦下庆儿!”

  杀银月武师,可以直接去杀,杀了,别人也不会管,银月都不会管,可不能暗中杀了对方,还夺了秘术,这是大忌。

  然而,后悔药是没有的。

  此刻的他,也不管那些了,隐藏实力没必要了,旭光之上,足以对付这些还没彻底崩断超能锁的武师。

  一瞬间,众人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!

  可是,四大强者,没有任何一人出手阻拦。

  所有人,都在杀徐庆!

  仿佛没看到,仿佛没感受到威胁,徐庆眼中露出一抹不解,一抹不甘……为什么……不拦?

  你们,非要和我一起死吗?

  哪怕不是全部,也要分一些人去拦截自己父亲,为何……全部都要杀我?

  下一刻,他懂了。

  就在这一刻,一柄大剑从空中飞出,直接落下,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金系超能瞬间爆发,大气,磅礴,霸道,凶狠,杀意……

  太多的意融入其中。

  一剑落下,轰隆一声巨响,下一秒,那刚爆发的老国公,噗嗤一声,吐血而回,眼中露出一抹骇色:“你……也打破了六道超能锁!”

  空中,一人悬浮,看着他,身上超能之力席卷天地,只是冷冷看着他。

  老国公看向儿子,惨然一笑,“徐家……不该出这个头!”

  叹息一声,瞬间消失。

  空中那人冷冷看着,并未阻拦,徐庆露出一些惨然,却是笑了:“徐某……荣幸!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今日,死的不亏!”

  噗嗤!

  脑袋飞出!

  这位顶级强者,东方霸主,强悍到了极致的存在,这一刻,被地覆剑一剑枭首!

  徐庆轰然炸裂开!

  远处,老国公迅速遁逃,眼中流露出一些悲伤,我最杰出的儿子,整个徐家,最有希望打破界限,真正以武师之道,跨入旭光之上的存在。

  死了!

  就在他出现之后,死了。

  在他这位旭光之上的眼皮子底下,被人杀了。

  可他……无能为力。

  不能再战了,再战,整个徐家底蕴都要打没了。

  银月强者,越来越多。

  都在疯狂朝这边杀来。

  儿子杀了天残脚,引起了银月公愤,否则,单纯只是为了李皓,不会如此,非要杀了徐庆才罢休。

  他扭头朝空中那人看去……天剑!

  一个非武师的家伙,一个走上了超能路,打破了六道枷锁的家伙,他居然出关了,而且,看他的样子,比自己的状态要稳定的多,为何?

  半空中,那中年男子,环顾下方,看向众人,最后看向袁硕,清冷道:“我在下个境界等你,别让我等太久!”

  一瞬间,划破虚空,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袁硕冷哼一声:“超能匹夫!”

  骂了一声,却是有些沮丧。

  艹!

  老子五势融合,天下无敌,眨眼间,一群家伙杀来了,没一个比自己弱的。

  不,或者说,都比自己强。

  只是……那又如何?

  解封也好,超能也好,都不是正道!

  对,就是如此。

  他安慰了一下自己,不解封,不超能,我最强……这些人都不如我。

  而此刻,洪一堂笑了笑,看向消失的天剑,忽然笑道:“跑路了!再不跑……四面八方,旭光之上都来了……风紧……”

  “扯呼!”

  其他人,纷纷大笑,一瞬间,四散而逃。

  袁硕也抓着李皓,拖上了黑狗,迅速跟着逃离。

  打到了这地步,再留下来,四面八方,大概有旭光之上要来了。

  这一战,接连出现旭光之上,恐怕王朝要震荡一下了。

  当然,徐庆之死,更是会引起滔天之浪。

  ……

  四面八方,一位位暗中躲藏的强者,此刻都是骇然失色。

  “天剑……旭光之上了!”

  “还有老国公……不过状态不稳,天剑状态却是稳定,为何?”

  “老国公明显不敌,知道留下必死,只能逃离,可惜了徐庆……这家伙若是再给他一点时间……太可惜了……”

  “银月这群疯子,一窝蜂地全部杀出来了,家底都被揭开了!”

  “徐家底蕴还是深厚,不愧是三大世家之一,老国公居然还活着……而且不声不响的跨入了旭光之上……只是不知道,接下来徐家是否和银月彻底开战……”

  有人暗中聊着,下一刻,纷纷撤离。

  这地方,不能待了。

  定国公虽然死了,可徐家并未彻底消散,接下来,也许徐家,是第一个会将背地里战力全部拉上台面的大势力。

  要不然,东方必乱,震慑不住四方了!

  而定国公之死,其中蕴含的东西太多了,所有人都知道,接下来也是便是更大的风暴酝酿。

  ……

  砰!

  大浪砸落,将之前的战斗现场吞噬。

  远处,东海大桥,也彻底垮塌。

  等人都走了,没一会,一位位气息强悍到了极致的强者,现身此地,只是默默观察一番,感悟一番,很快,纷纷离去。

  旭光之上,正式走出来了,看来,接下来他们这些人,都要想办法稳定状态,迎接下一次冲击了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