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95章 五禽老魔再现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喘息声不断响起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极力朝东海大桥方向逃。

  后方,徐庆脸色难看。

  此刻的他,已经稍微解封了一些,居然还是无法第一时间追上李皓,他看向李皓逃亡的方向,脸色略显阴沉。

  东海大桥被炸的塌陷了。

  是东滨那边出了问题,还是其他……现在他还没收到消息,也许有人在东滨那边,准备救援李皓。

  此刻再给李皓和那边汇合,也许会给自己增加许多麻烦。

  到了这地步,他心中也是发狠,一咬牙,再次崩断了一点超能锁,紧接着,又吞服了两滴生命之泉,一股生命之力纳入五脏之中,迅速流转。

  可这时候,偏偏还不能修复,修复的话,就白崩了。

  不修复,他感受到那种越来越强的割裂感,又有些畏惧。

  最终,还是强忍着畏惧,咬牙,轰隆一声,双腿如火箭一般腾空发射,一瞬间穿梭上千米,音爆声炸裂,徐庆速度极快。

  前面,李皓也是脸色大变。

  这家伙,真的疯了。

  所谓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

  你又不是单纯的武师,你是国公啊,是大人物,这么拼命干嘛?

  眼看着对方就要追杀而来了,李皓一咬牙,陡然,手中出现一根水晶树根一样的东西,暴吼一声,回头朝徐庆丢去。

  “去死吧你!”

  徐庆瞳孔骤缩!

  瞬间止步,接着踏空而起,直奔苍穹,脸上露出一些惊容,之前这东西一击杀死了红胡子,他可是看在眼中,其实他也一直防着。

  可之前李皓一直没用,他都快忘记这茬了。

  此刻看到李皓咬牙切齿,恨不得杀了自己,徐庆哪敢硬杠,他自信比红胡子强的多,可就算如此,就算那东西杀不了自己,重伤或者崩断更多超能锁是必然的。

  他不敢。

  所以这一刻的他,选择了避让。

  他知道,这东西维持不了太久。

  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  前面的李皓,已经瞬间逃离,再次拉开了距离。

  半空中,那水晶树根……飘啊飘啊,飘着飘着……砸在了地上。

  徐庆愣住了。

  下一刻,看向前方逃离的李皓,眼中厉色闪现。

  骗我!

  一而再,再而三!

  “李皓!”

  徐庆大怒,轰隆一声,踏破虚空,直奔李皓而去!

  这混蛋,真当我是傻子吗?

  一再欺骗。

  前方,李皓懒得搭理,换成谁,也得吓死。

  可惜,也就第一次有用。

  当然,若是他还有个真的,这时候再丢出去,也许可以有奇效,上了一次当,人家也许第二次不在乎了,直接杀过来。

  可惜,这东西只有一枚了。

  李皓都有些后悔了,之前不知道这东西的强悍,给红胡子用掉了,红胡子只是蜕变期,明显不具备解封的实力,当时不应该搭理红胡子的。

  可惜,那时候他也没想到,这本源树根这么强大,能直接击杀了红胡子。

  要不然,就该留下对付徐庆的。

  那时候的李皓,还以为,只能对付旭光巅峰左右的超凡,杀红胡子都是他没预料到的。

  “李皓!你逃不了的!”

  徐庆速度越来越快,气息越来越强,眼中厉色也是越来越重。

  这李皓,对自己造成的损失,简直无法想象。

  若是不杀了李皓……这样的损失,国公府难以弥补回来。

  刚刚被忽悠了一下,此刻再次拉开了距离。

  徐庆再次拉近距离。

  而前面,李皓看了一眼被拖着的黑豹,有些无奈,这狗子,到现在还光秃秃的,要不要丢了黑豹?

  黑豹好像感受到了什么,看向李皓,有些无辜和委屈。

  李皓笑了一声。

  是的,这个时候了,他还能笑得出来,可见心脏很大,并没有什么恐惧,而今的一切恐惧,都不如当初弱小凡俗时期,那红影给自己带来的恐惧大。

  打破恐惧的那一日,他就不再恐惧这些了。

  远处,他已经看到了大海。

  看到了大桥,一座正在蔓延坍塌的大桥。

  同样的,他看到了很多军士。

  此刻,隐约间好像还有东西瞄准自己,但是威胁没那么大,可能是灭城弹,但是好像定国军没有发射的意思。

  后面,徐庆自然也看到了。

  明明灭城弹前面驻军还有,他这次没再让人发射了。

  不能再发射了。

  再发射下去,搞不好,真会闹出巨大无比的麻烦,九司、皇室、银月都在给自己警告,其他各方也在落井下石,他再敢肆无忌惮地投射灭城弹,李皓也许还没死,东方就要被各方瓜分了。

  他也看向远处,那垮塌的大桥之上,没看到什么。

  他一声暴喝:“定国军,阻拦李皓!”

  远处。

  那驻军数量不算太多,大概千余人,此刻,不少人都是满头大汗,有些恐惧。

  一位旭光坐镇此地。

  还有数位三阳。

  剩下的,普通人居多,都携带枪械。

  可此刻……这些人都有些战栗。

  定国公的命令传来,那旭光强者,头上汗液渗透,可常年为国公府效力,他成旭光,也是国公府支持的,此刻,他也不敢反抗命令。

  可魔剑之强,他是知道的。

  之前,天地两位将军在这,他倒是不怕什么,可就在之前,两位将军离开了,他独自一位旭光,坐镇此地……是真的怕。

  带着这样恐惧的心思,想着李皓也是强弩之末,自己只是纠缠一会,国公马上追来……他又稍微安心了一点。

  “杀!”

  这位将军大吼一声,带着同样恐惧无比的几位三阳,腾空而起,在前方挡住了李皓的去路。

  下方,那些军士,也是一个个战栗地朝空中扫射。

  其实距离很远,此刻,根本不可能打到人。

  灭城弹没有,但是还有寻常炮弹,也朝李皓打去!

  而李皓,隐约间,已经感受到了有人要来了。

  那是一种特殊的默契。

  他看向远处,微微扬眉……不是洪一堂,因为银铠中没有讯息展示,红点距离自己好像还很远。

  好像……好像是同源!

  李皓心中微动,有些暗暗叫苦。

  老师吗?

  别闹了!

  开玩笑呢。

  我现在被一位超越旭光的强者追杀,你来凑什么热闹啊。

  你一个现在连旭光都未必能杀的弱者,这时候给我捣乱干嘛,有这心思好的,可是……得看清自己的实力啊。

  待会,我说不定还得去救你。

  叫苦之下,李皓却是不能再避了。

  避退的话,老师要是直接冲来了,刚好,落入徐庆之手。

  “杀!”

  李皓没有躲避,而是一声厉喝,一拳打出,这一拳,虎啸天地,猛虎出笼!

  另外一边,黑豹虽然成了秃毛狗,可这时候,看到一个弱者也敢阻拦,也是怒不可遏,咆哮一声,大口张开,如同黑洞,吞噬天地。

  一股强悍的吸力,瞬间让几位三阳身体摇晃,无法动弹。

  而那些旭光将军,也是脸色微变,只觉得体内超能,不断颤动,好像要脱离自己的身体,他脸色发白,强忍着恐惧,一刀朝李皓斩去!

  李皓也只是旭光层次……我也是旭光,差距没那么大吧?

  我就阻拦一会就行……哪怕只是三两招就行。

  轰!

  巨拳打出,天崩地裂,一拳之下,咔嚓一声,长刀破碎。

  轰!

  手臂直接炸裂开,下一刻,一股神意爆发,剑势冲天,一瞬间冲击的这位旭光初期有些恍惚,精神好像被撕裂,他看到了一柄剑斩破了天地。

  闷哼一声,刚睁眼……看到的就是一只拳头。

  砰!

  头颅炸裂开!

  而几位三阳,恐惧无比,还没来得及逃离,被黑豹那光秃秃的尾巴扫过,砰砰砰,如同落饺子一般,纷纷被击穿掉落!

  一眨眼,一位旭光,四位三阳全部死亡。

  下方还在开枪的定国军……一瞬间,轰隆一声,有炮弹直接炸膛,眨眼间,其他人纷纷惊恐逃离,四散而逃,一个个都是面色惨白,腿脚发软,丢盔弃甲这个词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这些士兵,丢弃了武器,丢弃了铠甲,纷纷落荒而逃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,也没在意。

  不要对当今天下的军队做太多的要求,除了一些精锐,如武卫军,黑甲军,天星军……

  其他军队,都差不多。

  当然,银月军李皓没见过,不知道具体如何,但是当今天下的军队,大多都是打不了逆风仗的,一旦受挫,很快就会崩溃。

  虽然击杀了对方,可这几人,的确给自己制造了一点麻烦。

  后面,徐庆的气息,已经呈现。

  李皓迅速转身,不再逃离。

  因为他感应到了袁硕的势。

  他走了,袁硕逃不了。

  李皓吐了口气,我这师父啊……还把现在当以前呢,不一样了。

  这个时代,不属于你了。

  这徐庆,超乎想象的强大,你现在无法匹敌的。

  也没埋怨什么,师父能千里迢迢地跑来救自己,也不是傻瓜,自然也知道和这些强者的差距,还是来了……就冲这一点,就够了。

  可师父来了,他就不能走了。

  李皓看向直冲而来的徐庆,低吼一声:“回去!徐庆已经解封,超越旭光,不可匹敌……”

  他是在告诉袁硕,走吧!

  自己也许还能阻拦一会,可是……解封了一些战力的徐庆,强悍到了极致,人还没到,李皓就感受到了那股强悍无比的气血冲击。

  这一次……真要栽跟头了。

  严格来说,银月的逼迫,袁硕的到来,其实才是栽跟头的关键,要不然,李皓也许能逃离。

  可能怪他们吗?

  不能。

  还得感谢。

  人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,你还能责怪他们?

  可是……好心办坏事啊。

  李皓也是哭笑不得,心态还行,只是觉得这些人,有时候看起来也没那么靠谱,下次再跟我装神秘,我一拳一个嘤嘤怪!

  只是,还有下次吗?

  口中吐出星空剑,李皓一甩手,将黑豹甩飞,黑豹耳中传来李皓的声音:“带我老师走!”

  黑豹嗷呜叫唤一声!

  眼中凶芒闪烁,下一刻,还是转身就逃,带走袁硕……然后找机会杀了徐庆报仇。

  徐庆看到了,不在乎。

  他不在乎这条狗,此刻,他只在乎李皓。

  他露出了笑容!

  李皓,不逃了。

  也逃不了。

  以超乎想象的速度,一脚踢来,虚空好像都被踢碎了,李皓的脑海中,浮现的是龙卷风,这是对方的势,徐庆是武师,是李皓遇到的,敌人中最强的一位武师。

  这也是李皓第一次,真正意义上和一位顶级武师交手。

  只是一瞬间,自己的神意好像要被撕裂。

  这大概就是光明剑他们,杀那些旭光强者,一剑一个的原因,神意太强,撕裂对手神意,瞬间让对方陷入凝滞,就如他刚刚杀那旭光,也是如此。

  可李皓也是武师,顶级武师!

  尽管,没有眼前的人强大,可他的神意,也不弱小,刚刚又服用了一整个天金莲,现在是神意最巅峰的时候。

  这时候的李皓,没去想任何东西。

  五脏瞬间爆发!

  神意呈现,一眨眼,化为一把剑,剑意总纲浮现,五势强行融入,一股滔天剑意爆发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厉喝,星空剑杀出,神意撕裂对方的龙卷风,李皓眼中闪现出先祖那一剑,身穿银铠,一剑杀出!

  轰!

  精神层次的碰撞,一瞬间,李皓无往不利的五势剑意,直接震荡,溃散,五脏暴动,整个人眼前都是一黑。

  那龙卷风被斩裂,却是依旧具备强大无比的势。

  一瞬间席卷李皓,李皓剑势直接被破了!

  噗!

 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夹杂着一些五脏碎片,对面,一脚踢来的徐庆,微微一滞,眼中也是流露出一抹异色,好强的剑势!

  只是,稍显驳杂。

  当然,没有他强。

  这时候的他,解封了一些战力,已经超过了旭光的界限,不是李皓可比的,虽然不像其他人,直接崩断数条超能锁,可他也断了一条的一半。

  就算做不到一击秒杀了李皓,这时候的他,也是轻易碾压李皓。

  一脚重重踢下!

  李皓的星空剑斩出,却是被一脚踢到了一边,下一秒,徐庆另外一脚正中铠甲胸部,轰隆一声爆鸣,银色铠甲居然都龟裂了一些,也塌陷了一些。

  砰地一声,李皓倒飞而出。

  他眼前发黑,很快恢复了视线。

  睁眼看去,对面,徐庆一脸冷漠:“不弱!可惜,你遇到的是我,你的势,是你最大的杀手锏,可惜,你遇到的还是我,你的势,无用!”

  “五势汇合……不过如此!”

  五势汇合,而不是融合,徐庆这样的顶级武师,其实一交手,就能看的明白,李皓对一般人而言很强,对强者而言,缺陷却是很明显。

  这个时期的李皓,陪超能玩玩还行,和顶级武师交手,九死一生。

  李皓还没来得及去想什么,砰地一声巨响,徐庆已经消失,一脚踢中他的脑袋,银铠再次塌陷一些,徐庆声音幽幽响起: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!不过,你这铠甲倒是不错,质量很好,这是战天甲吧?”

  “能不被我几脚踢碎,真的不错……可惜,你能发挥铠甲最大的效果吗?震,也能震死你!”

  他说话,只是为了瓦解李皓的斗志,瓦解李皓的信心。

  至于下手……那是丝毫没有迟疑。

  轰隆隆!

  李皓如同皮球一般,被他迅速压制,狂踢不止,铠甲中的李皓,一口接连一口地吐着血。

  差距!

  这一刻,李皓感受到了双方的差距,很大。

  速度不如,反应不如,神意不如,势不如……

  他全方位被这家伙碾压了。

  若非铠甲在身,若非五脏强悍,他早就被踢死了,难怪洪一堂他们可以轻易击杀旭光巅峰,光明剑他们解封的时候,杀旭光很快。

  徐庆没有他们解封的多,可战力也是极强,李皓这样能杀旭光后期的强者,在他手中,也是毫无还击之力。

  砰!

  李皓再次被重击砸落,而李皓,顺势就想坠入海中,可下一刻,下方,徐庆出现,一拳打出,再次将李皓打的飞起,震荡之力穿透铠甲。

  徐庆赞叹:“好强的五脏!到现在,你居然还没被震碎……李皓,你是我见过的,内腑最强的武师,哪怕地覆剑那些人,五脏也未必有你强大……”

  肉身强大是正常的。

  可他一直用震荡之力,按照武师的情况,这是最适合的攻击手段,李皓若是真的旭光层次的武师,五脏早就该被震碎了才对。

  可是……李皓居然还能防御!

  这才可怕!

  而他眼中,也流出一些贪婪之色,看向李皓手中握紧的星空剑,这一切,大概都和那把剑有关。

  刚诞生这样的贪婪……下一刻,他脸色微变,瞬间消失。

  可消失的时候,再出现,身边还是出现了李皓,李皓脚下,追风靴散发光芒,一剑刺出,好像就在等他!

  李皓,并未放弃反击!

  也没趁机逃跑,因为他发现,自己那愚蠢的老师,再次来了……我艹……算了,不骂了!

  要不然,李皓的想法是,装重伤,装虚弱,择机发动追风靴逃离的,好家伙,我那可爱的老师,生怕我不死,这是上赶着来给我收尸啊!

  就怕咱师徒俩,一起上路了!

  当地一声!

  一剑刺入!

  这一剑,却是传来了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,下一刻,徐庆身上浮现出一套铠甲,徐庆眼中有些惊讶,有些微微的不可思议。

  李皓……居然还敢反击!

  不,还能反击!

  若非铠甲在身,哪怕这一剑杀不了他,可星空剑锋利,也有可能刺破防御,给自己一些创伤,这是很难得的事了,年轻一代的武师,居然还有这样的战斗意识,这样的坚韧。

  可身为国公,他缺源神兵吗?

  不缺!

  真要缺,不可能宝库中还摆放着一堆。

  他不但不缺,还都是好的,身上这套铠甲,名为锁神甲,按照如今的等级来说,是一件天阶源神兵!

  和火凤枪,是一个层次的。

  哪怕星空剑,在对方兵魂出现之前,也没办法直接击碎它。

  当地一声,李皓被巨大的反震力震荡的后退,眼中露出一抹无奈。

  猜到了!

  徐庆这样的国公,可不是银月的穷人,不是地覆剑那样的穷鬼,不是光明剑那样打工者,人家是一方霸主,岂会缺宝物!

  若非没有靴子类的其他神兵了,这位也许还会配备一双靴子神兵。

  纵然如此,李皓猜测,此人也不止一件神兵。

  徐庆露出一抹笑容:“不错……之前有人说,你是银月武师这一代的天骄,也许可以再次拉高银月武师的上限,我还不信,今日倒是相信了,不说这一代,上一代武师,一个个排开,你也能数得上号了!”

  话落,一脚踢出!

  锁神甲浮现的他,防御力大增之下,也不再担心李皓的反击,一脚踢出,李皓也是挥剑斩击,无影无形,无影剑!

  柳絮飘飘,柳絮剑。

  这一刻,李皓也是尽展所学,五禽擒拿,虎啸山林,鹿盈术,九锻劲!

  轰!

  炸裂声传来,李皓眼神冷静,一剑接连一剑,长剑破空,有去无回。

  剑光耀天地!

  势如破竹,却是再次被龙卷风席卷。

  “吼!”

  虎啸山林,猛虎出笼,无往不利的猛虎,却是被徐庆一拳打出的龙卷风直接席卷而过,刮骨,开场破肚!

  猛虎化为了骷髅虎,依旧不甘,咆哮,奋力反击!

  我心有猛虎,欲破笼而出……

  可敌人……太强了!

  这是李皓第一次被彻底碾压,五势尽出,依旧被打破,神意被撕裂,长剑被荡开,九锻劲被震破……

  五脏开始破碎。

  大山崩塌,猛虎垂死,柳树干枯,海浪熄灭,金色原点炸开……

  这一刻的李皓,哪怕意志顽固到了极致……依旧挡不住实力上的差距。

  砰地一声重响,一瞬间,撞在了地面上,将大地撞的裂开,李皓重重跌落!

  他没说什么,只是强行扭头去看了一眼大桥……

  我那愚蠢的老师!

  我给你争取了这么长的时间,你在搞什么玩意,你不跑……不想着五势融合,跨入融神境再给我报仇,你他么非要往这跑……脑子进水了吗?

  而这一刻,徐庆刚要一脚跺下,忽然抬头朝那边看去。

  垮塌的大桥之上,袁硕走了出来,一手死死地抓着黑豹的脑袋,有些恼火。

  看了一眼徐庆,再看看跌落在地,砸的大地塌陷的李皓。

  “我的蠢徒弟……你让这条狗拖我,他么的,浪费我时间,还要先压服这条狗,这条狗和你一样蠢……回头我就炖了它!”

  黑豹被他捏着脑袋,有些无辜。

  我是救你!

  可这老头,当初它就怕,原以为现在随随便便能抓死他了,可是……现在看情况就知道了,还是被压制了,被捏着脑袋抓回来了!

  黑豹也很无辜,看了一眼李皓那边,不是我不带他走,是这老头比我厉害,硬生生地压制了我!

  “袁硕!”

  徐庆眼睛一眯,“我以为是洪一堂……我还想,他来的应该没那么快,没想到是你!”

  袁硕笑了:“你是在嘲讽我?还是如何?我的徒弟,为何来的是洪一堂?徐庆,三十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愚蠢,三十年前,我应该把你塞进你妈的肚子里重新改造一下,脑子不太好用!”

  徐庆看着他,笑了:“时代……变了!袁硕,这,不再是你的时代了。”

  他一脚踢出,轰隆一声,将李皓一脚踢入了地下。

  可下一刻,脸色微变,就在这一刻,李皓张开双臂,陡然抓住了他的腿,死死拖着他,咬牙怒吼:“聊个屁……干他!”

  老师还有空聊天!

  要不跑,要不战!

  叙旧,那也得等打死了他,或者被他打死,咱们一起去地府叙旧去。

  轰!

  徐庆右脚震荡,一连踢出数脚,咔嚓……这一刻,银铠上,居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痕。

  而袁硕,却是依旧没有出手。

  他只是看着,身上,一股股势在震荡。

  不止如此,袁硕张开大口,陡然一口咬向黑豹,声音在黑豹耳中响起:“借点血,回头让李皓还你……大妖之血,有强五脏之效,你还是个武师狗,还是古妖狗,血液力量很强,刚好符合我的要求……”

  黑豹嗷呜一声,被对方一口咬住了屁股,痛苦哀嚎!

  我就知道!

  知道这老头,早就想吃我。

  原以为自己强大了,就不怕这老头吃我了,这老头居然痛打落水狗,此刻咬自己狗屁股,它感受到了这老魔头在吸血!

  “嗷呜!”

  黑豹惨嚎一声,好痛苦,今天流血太多了,太惨了。

  这一幕……看呆了徐庆,也惊呆了李皓。

  干嘛呢?

  他们看到了袁硕一口咬中了黑豹,咬中了狗屁股,接着好像在舔狗屁股……

  什么鬼?

  徐庆都呆滞了一下,下一刻意识到了什么,这是……吸大妖之血吗?

  而袁硕,此刻五脏正在震荡,他四脏已经很强,唯独脾脏稍微弱了一点,导致土势不太强大,熊势偏弱,让五势融合出现了一些偏差。

  不是五势汇合,而是五势融合。

  大妖之血,的确有强五脏之效,古籍也有记载,可如今的大妖,血脉不纯,再强的大妖,目前也就那样。

  倒是黑豹,血脉被激发,还算纯粹。

  而且,还是一头没吸收过什么能源的狗,这狗,吃的都是好的,吃剑能,吃生命之泉,吃本源之力,在外吃李皓,在战天城吃老乌龟。

  它的血,真的不错。

  不像如今的大妖,吃的都是那些杂七杂八的能量,那些稀薄的神秘能。

  黑豹的血,甚至比一些古妖都强。

  这一瞬间,袁硕也感受到了。

  原本还担心不行,可等喝了一点,忽然发现,这效果……真不错,味道居然不血腥,还有些香甜。

  真是一只可爱的狗狗,下次对它好点,可以养着喝血……这个念头一闪而逝。

  黑豹好像感知到了,眼中满是屈辱和愤怒,该死的老头,迟早咬死你!

  五脏轰鸣作响!

  袁硕无视了李皓,目前看来,李皓还能反击,大概没那么快死,那就再等等好了,欲要善其事必先利其器。

  而徐庆,却是脸色微变。

  低喝一声,一脚踢的李皓再次飞起。

  这一刻,李皓的铠甲上,出现了一道大裂痕。

  李皓不断吐血,剑能疯狂涌入体内,还是有些难以承受这样的攻击……

  而袁硕,也一把甩开了黑豹。

  黑豹虚弱无比,可怜兮兮地跌落在地,有些醉醺醺的感觉,那是缺血导致的,这让黑豹有些想哭的冲动。

  “徐庆,你惹怒我了!”

  一声低笑传出,下一刻,徐庆眼前一花,好像一头小鹿闪现,再看,好像一头猿猴在空中荡漾,一闪而逝,一拳打来!

  这一刻,虎熊鹿猿鸟,五种动物呈现,瞬间融合,化为了一个人!

  袁硕!

  徐庆好像回到了当年。

  当年,就是如此,袁硕用五禽术,将他这位国公府的未来国公,活活打的崩溃,若非当年第三代国公还活着,而且徐家地位太高,那一日,他会被此人活活打死!

  “你以为还是当年吗?”

  他一声咆哮,怒吼一声,一脚踢出!

  你以为,我还是当年的徐庆吗?

  你以为,你还是当年的袁老魔吗?

  “你永远都是那个废物!”

  袁硕一声厉喝,一拳打出,拳头上,呈现出一个凸起,那是石刀,一拳轰出,砰地一声巨响,天阶铠甲,李皓没能攻破的铠甲,这一刻直接被他一拳打出了一个坑洞!

  砰地一声巨响!

  袁硕如同猛虎,转身,挥拳,如同虎尾鞭挞,一拳摆手,砰地一声,再次打中徐庆,一拳打的对方右腿上的铠甲崩裂开!

  此刻,李皓目瞪口呆。

  而徐庆,也是脸色剧变。

  “吼!”

  猛虎啸天地!

  “锵!”

  金雕展翅高飞。

  这一刻,五禽浮现,好像五头大妖浮现,一头巨熊,撑爆了天地,袁硕一脚跺下,大地崩裂,徐庆刚落地,砰地一声,大地爆裂开!

  袁硕化身巨熊,挥拳打出,徐庆如同傻了一般,眼中露出骇色,下一刻,蹬地而起,飞天避开。

  轰!

  大地被撕裂!

  此刻的袁硕,强悍无比,看向逃离的徐庆,面露冷色:“废物东西!不解封吗?那我便活活打死你!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徐庆带着不可思议,“怎么可能!”

  哪怕此刻,他也是蜕变期最顶级的实力,甚至要超越一些……可面对这时候的袁硕,他居然被对方压制了!

  “你的内劲……你的势……”

  袁硕冷笑:“若是全看境界,全看势,全看内劲……武师干脆不要看什么经验和天赋了,就看这些好了,还斗什么斗……你还是那么废物!”

  话落,如飞鸟扑击!

  “蠢徒弟,看好了,什么才是真正的五势融合!五势融合之下,我身便是势,我是熊,是虎,是雕……随心所欲!”

  “我会虎啸,我会熊斗,我会鹿盈……融势一体,哪来的那么麻烦,还需要转换来转换去,最终丢了五势精髓……”

  “金木水火土,五势五行,我一拳出,金木水火土同出,何来单独水火!”

  轰!

  炸裂声响起,天崩地裂,水火兼容,直接爆发出璀璨强大的爆发力,一拳打出,石刀凸起,直接一拳打的徐庆倒飞,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!

  铠甲在这一刻,居然都被打的出现了大洞,只是迅速开始修补。

  徐庆倒飞,吐血,带着不可思议。

  眼中,隐约间居然有些恐惧!

  那个袁硕,回来了!

  这不可能,袁硕的内劲,好像和李皓相当,真的,只是相当,可对方的势……太强!

  单独一势也未必比李皓强太多,可五势融合之下,绝对不是简单的叠加,五个单独的势融合起来,甚至爆发出了10势甚至20势叠加的威力!

  徐庆脸色难看,心中有些恐惧。

  这是当年被压制,被差点打死的恐惧,他以为自己忘记了,然而,没有。

  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了!

  可是……再次遇到袁硕,还是爆发了出来。

  袁硕如同魔头,面带冷笑,“废物永远都是废物,靠着徐家成为顶级武师……也算顶级吗?堆积而成的废物罢了,来,解封,也让老子见识见识所谓的解封有多强!所有靠着解封才有战力的武师,都是废物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旁,李皓正在疯狂吸收剑能疗伤,听闻此言,张了张嘴,还是选择了闭嘴。

  这话,一下子得罪了全天下的武师,顶级武师!

  包括洪一堂他们。

  可他此刻也很震撼,这才是五势融合吗?

  为什么?

  五势融合之下,蜕变期极致的徐庆,被老师打的几乎毫无还击之力,当然,这和徐庆内心恐惧有关,他怕袁硕,是的,李皓都看出来了,这家伙没有对付自己的自信,对战袁硕,畏手畏脚,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  可就算如此,能一拳一脚,轻松破开顶级武师的防御,老师的攻击力,也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。

  势和内劲、气血这些,好像全部融合到了一起。

  不单纯是五势融合,还有血刀诀的一些特征。

  可老师,好像又没爆发血刀诀。

  李皓茫然,只觉得,这些时日的自信,这一刻被老师打击的彻底崩碎,杀人诛心,这才是杀人诛心,自己若是敌人,此刻大概也会很崩溃。

  轰!

  正看着,袁硕好像化为了金雕,双手呈爪,一爪抓向徐庆,抓住对方的双臂,下一刻,手臂上好像呈现出一头猛虎,咔嚓一声,好像咬在了铠甲之上。

  铠甲明显塌陷了一些。

  袁硕身体又以不可思议的角度,双腿倒转,一下踢向徐庆的头颅,徐庆暴吼声不断,气血爆发,龙卷风席卷天地,却是被袁硕五势震荡之下,直接摧毁!

  “吼!”

  厉吼声传出,袁硕忽然多了一只手,在李皓激动的眼神下,果然,一手从下而上地掏出,抓出,又化为锤击……轰!

  “啊!”

  一声惨叫,徐庆疯狂地爆发,轰隆一声,强行挣脱了袁硕的控制,腾空而起,弓着腰,捂着下体,脸色惨白,看着下方的袁硕。

  下一刻,他脸上露出一抹疯狂,一抹不甘心,“袁硕……你……逼我的!”

  轰!

  好像又什么炸裂开了,下一刻,又是一条超能锁炸裂开!

  接连炸裂开两条,他的气息,一瞬间暴涨到了极致,这一刻,甚至超过了当日全力爆发的南拳,简直不可思议,对方好像只开启了两条超能锁!

  而徐庆,迅速吞入了大量生命之泉,眼中露出一抹痛苦和不甘心。

  生命之泉……之前服用了三滴了。

  这一次,他又一次性服用了足足7滴。

  他只有这么多,或者说,只带了这么多,其实还有,但是都在遗迹中的一些强者那边,哪怕他是定国公,也不能全部带走。

  10滴……

  这一刻全部吞服,护住了五脏。

  不让五脏崩塌,也不让两条超能锁彻底断裂。

  强大的气息,席卷天地。

  这一刻的他,太强了。

  强大到,李皓也是心惊不已,这家伙,绝对比南拳强的多,比光明剑饱和的超能锁数量也要多。

  光明剑饱和了6条超能锁,南拳只有5条,这家伙,最少7条,也就是五脏饱和了三条,这是最少的,可能更多。

  袁硕眯着眼,看着徐庆。

  这一刻的袁硕,嘴上说着废物垃圾,心中却是凝然。

  解封战力……原来有这么大的提升!

  五势融合的他,也是瞬间提升一大截,可当看到徐庆解封,他便意识到……现在的自己,恐怕无法匹敌此人!

  可是……试试又何妨?

  他舔了舔嘴唇,笑了:“我喜欢……挑战强者!徐庆,你不是废物了,是个比较厉害的……废物!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轰!

  雷霆一般的攻击,一瞬间朝天空打去,无与伦比的爆发力,在袁硕这边体现的淋漓尽致!

  他太全面了,速度也快到了极致,哪怕专修腿法的徐庆,也不见得比他更快。

  如同小鹿跳跃,如同猿猴攀登,如同飞鸟掠空!

  配合上石刀的强悍破坏力,袁硕纵然被压制了,落入了下风,可这一刻,从李皓这边看,老师还是那么勇猛无比!

  单纯从气势来看,徐庆还是有些畏惧的样子。

  当年的影响,如今犹在!

  砰地一声巨响,袁硕倒退。

  而这一刻,袁硕依旧霸道无双,眼神犀利,嘴角带笑,哪怕滴血了,也是嚣张无比。

  李皓耳边,却是响起了袁硕的气急败坏声:“你他么是白痴吗?跑啊,打不过!解封后,老子要被虐了!”

  这一刻,袁硕很嫌弃这个白痴徒弟。

  看毛线啊!

  非要看我被人虐惨了,你才跑吗?

  解封战力的徐庆……真的超越了旭光,袁硕打不过。

  李皓不吭声,我想跑,可是……伤势还没好呢。

  老师,再撑一会,我一会就能跑了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