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94章 来自北方的野蛮人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东海靠近中部边缘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袁硕手握传讯玉,龇牙咧嘴地笑,“够狠!”

  灭城弹都出来了。

  而且还不止一枚。

  徐家够狠,徐庆也够狠。

  当然,都生死仇敌了,李皓杀上门了,人家动用灭城弹也没毛病,袁硕倒是不为这个发怒,可灭城弹对强者伤害其实没有那么大,真正震慑的,反而是普通人。

  动用灭城弹……其实不符合规矩,不管是官方的,还是武林的。

  规矩这东西……人家不在意,那也没办法。

  袁硕笑了起来,此刻,不知道该怒该笑。

  看着眼前的大海,对面,就是东方大陆了。

  前方,还有一座搭桥。

  东海大桥。

  这是东方大陆打造的,贯穿中部和东部,算是东海最狭窄的地方,全长足足三百多里,这若是在非超能时代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可在这个时代,有了超能,就成了可以制造而成的奇迹了。

  当然,袁硕也是见怪不怪。

  这算什么?

  在古籍中记载过,昔年的古文明时代,甚至打造过高达千米,环绕一方世界的围墙,圈禁整个地窟。

  “小兔崽子……真能惹祸,非要上人家的地盘去招惹是非做什么呢?”

  袁硕嘀咕一声,手中出现一把短刀,石刀如今有些晶莹剔透了,八大家神兵之石刀。

  袁硕并不以为兵器擅长。

  可不代表不会用兵器,恰恰相反,用兵器,比一般武师强的多,只是不如那些专精一道的顶级强者。

  不过,石刀也是无坚不摧,倒是好用。

  他一步跨上了大桥。

  大桥两侧,都有军队驻守,中部这边,是附近的行省驻军,对面则是定国军驻守。

  这桥,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的。

  当袁硕走来,迅速有强者飞来,厉喝道:“此桥不得行走,若想去东部,走水路!”

  桥,建好了,却是不给走。

  袁硕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朝那将领看了一眼,笑了笑:“据说,徐庆打造这座东海之桥,贯穿中部和东部,原因是,这东滨行省,投靠了徐家,真的假的?”

  那将领脸色微变,厉声呵斥:“你是何人?”

  至于真假……当然是真的。

  若是假的,人家徐庆疯了,投资这么大,耗费这么大的代价,打造这座巨桥,岂不是方便中部入侵?

  恰恰相反,徐庆野心极大。

  打造这东海大桥,是为了自己进入中部。

  而桥梁另一边,自然不能是敌人,只能是自己人或者朋友,东滨行省的实际掌控者,其实是徐家当年定国军麾下的将领后代。

  是追随过第一代定国公的。

  这些事,其实以前袁硕不关心,和他没关系。

  可此刻,他却是笑的灿烂:“今天我非要走这座桥,你让开,我见你不认识我,大概身份不高,我去对面找徐家麻烦,你让开,我不杀你,别逼我下狠手!”

  那将领脸色微变。

  敢说出这话,能说出这话的……都不一般!

  他有些忌惮,可东海大桥,是极其重要的战略桥梁,关键在于,此刻,东海大桥中间,有点问题……不是桥坏了,是现在大量海盗聚集在桥梁中间,以东海大桥为界限,正在迅速扩散,准备围剿李皓。

  这时候,是不能让任何人进入大桥的。

  将领迅速传音四周,一瞬间,远处的军营有些动静,大量超能涌现。

  袁硕扬眉:“隔着东海呢,你们也要给徐家卖命?”

  “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  那人呵斥道:“速速离开,此地乃是东滨要地,而且此刻我们正在执行军务……任何人不得通过!”

  “军务?”

  袁硕笑了一声,也不再耽误,一瞬间,如同瞬移,消失在原地。

  再出现,手中出现了一块传讯玉。

  那将领眼前一花,就见人没了,再出现,对方正在翻看什么,他意识到了不妥,脸色一变,顿时暴喝:“击杀匪寇!”

  轰!

  枪械声,超能爆炸声,瞬间有人出手。

  而袁硕,却是不在意这个,他身体一闪,再次消失,查看了一下传讯玉,叹息一声:“这小子,麻烦真的惹大了,东滨这边,居然都派遣军队,沿海封锁了……”

  是的,传讯玉上,消息很简单。

  封锁东海大桥,封锁附近三百里沿海海域,配合东海之盗,一旦发现魔剑行踪,不得强拦,而是迅速通报上去。

  显然,这边也收到了徐家的信息。

  东滨行省配合东海的海盗们,一起封锁这一处海域,对面就是定边,李皓速度再快,此刻难逃出整个定边范围,要渡海,也就在这一段范围之内。

  看完了这些,袁硕不再说话。

  瞬间消失,石刀闪烁。

  噗嗤一声!

  人头落地!

  在四周人骇然的眼神下,袁硕如同猿猴闪烁,灵敏无比,也没什么狠话,更没什么豪言壮语,石刀不断闪烁,眨眼间,整个大桥附近……再无一个活人!

  袁硕杀光了人,脸色也毫无变化。

  很快,钻进了军营中,费力地拖出了一样东西。

  “嘿嘿,能量大炮,不错,灭城弹居然都有……看样子,是真的要弄死李皓才罢休了……”

  他拖出了一个发射器,巨大无比,好像很是熟悉。

  捣鼓了一阵,看向东海对面,吐了口气,“玛德,又不知道你们在哪打架……搞点动静出来,小兔崽子,聪明的就往这里跑……不行的话,也能引点人过来。”

  说罢,往手掌上吐了口吐沫,低喝一声,从一旁的大箱子中,拖出了一个巨大的炮弹,如水晶一般剔透。

  这样的东西,战略保密等级很高。

  此地刚刚坐镇的,也是一位旭光,旭光完全有资格保管这些东西了,毕竟对一般行省而言,哪怕旭光初期,也是难得一见的强者。

  可对袁硕而言,显然不够。

  杀个旭光初期,他都没波动的。

  提起了巨大的炮弹,他可以感受到里面的暴动能量,这东西,几乎都是挖出来的,一般强大一点的古遗迹中,几乎都有,这是城防物品。

  至于战天城有没有……袁硕又没进去,只是在外围转悠了一圈,但是他判断,九成九也是有的,而且不少。

  此刻的他,也没管这些。

  迅速装弹!

  装了一发,继续装。

  东滨这边,也下了血本,就这一支队伍,带了足足6枚灭城弹。

  他直接将6枚全部装入了发射器。

  然后,极其熟练地拿起了一旁的一个小盒子,这玩意发射,是需要输入密码的,但是可以破解。

  现在人使用,也都是破解而来的。

  一边破解,一边叹息:“都是我的错,给你们瞎折腾成啥样了,早知道,三十年前,我就不公开解密之法了,原想着互相制衡一下,世界太平,给我们武师好好的打一打架……结果倒好,对付起我徒弟来了。”

  此话传出去,恐怕会让不少人震动。

  不是人人都知道,灭城弹这玩意,其实出现的早,可能使用的时间,却是不长,三十年前,四方势力,才知道如何破译密码进行发射的。

  在这之前,有人用过……但是得自我毁灭式使用,简单来说,让一些武师,或者大量军人,扛着灭城弹,想炸哪里……得跑过去,然后引爆炸弹。

  发射器,都没法使用。

  直到三十年前,挖坟多年的袁硕,见他们这样子太可怜了,每次引爆炸弹,都导致大量军人死亡,于是大手一挥,将破密方式传播了出去。

  骂骂咧咧的袁硕,迅速装填好了灭城弹。

  接着,破解了密码,对着瞄准器,仔细观看了一下,朝对面看去……太远了,看不清,也不可能看得见。

  也没什么。

  他也不在乎。

  下一刻,按下了发射按钮。

  一瞬间,六枚炮弹,瞬间穿梭而出,速度极快。

  一直发射了差不多有五分钟……忽然,轰!

  惊天巨响响彻天地!

  海中,陡然出现了滔天巨浪,大桥忽然剧烈震荡。

  这一刻,在袁硕看不到的地方,大桥中间位置,无数大船瞬间被摧毁,无数海盗直接化为虚无,坚固无比的大桥,迅速垮塌。

  先是一里,接着迅速蔓延,两里,三里……

  一直蔓延了数十里,整个东海大桥,战略桥梁,一瞬间被摧毁了接近四分之一的长度,而且其他地方,也还在蔓延垮塌!

  哀嚎声瞬间传来,一些侥幸逃生的海盗,疯狂呻吟起来。

  那一瞬间,大量海盗被直接炸死。

  袁硕倒是看到了传讯玉上的消息,知道那边有海盗,具体位置却是不知,他的目标只是摧毁大桥而已,没想到顺带着炸死了无数海盗。

  天空中,一位位海盗头领,此刻有人重伤垂死,有人侥幸逃生。

  有人呆滞无比!

  有人凄厉惨叫:“东滨……是东滨那边动用了灭城弹……东滨故意坑杀我们……大战要彻底爆发了,灭城弹随意投射……”

  这天下要乱了!

  这一刻,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觉,轰!

  说话间,一股滔天巨浪席卷天地,轰隆隆……一位位还在逃生的海盗,直接被高达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大浪拍击,瞬间拍成了肉泥!

  这一刻,东海都不再平静了。

  而几位残存的海盗首领,迅速将消息传播了出去。

  东滨发射了灭城弹!

  也许是中部来人了,天要塌了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。

  整个世界,好像再次动容了起来。

  天星城中。

  有强者厉声怒喝:“该死!都要做什么?现在就要开启席卷王朝的大战吗?东滨到底在做什么?徐庆发射了灭城弹,东滨也跟着发射……他们疯了吗?”

  这边刚骂完,一声颤抖声再次响起,带着恐惧,惊恐道:“司长,不好了,北海那边,黄羽带着银月军,直接朝北海的海妖盗、白鲨盗几大海盗的地盘,投射了足足……足足30颗灭城弹!北海正在爆发大乱,海啸滔天……黄羽正在通告四方,撤离海岸,海啸要爆发了……”

  那位司长,忽然沉默了。

  他有些木然地坐了下来,许久,吐了口气:“通告四方!定国公徐庆,公然投射灭城弹,严重触犯王朝律法,官降一等,削国公之位,降为定国侯!”

  “让皇室盖印……通传下去!另外,让人去查抄定国公天星城府邸……”

  正说着,有人来了,带着一些战栗:“司长,不好了,天星都督侯霄尘,率领武卫军,直接镇压了定国公府,言称有三大组织强者潜伏在公府之中,定国公之弟徐尧,被他当场击毙,在徐尧身上搜出了红月鬼面……侯霄尘正在大肆镇压击杀公府强者,定国公二房长女,那位旭光天才少女……被侯霄尘从天星学院中直接抓捕了起来,此刻……已经关押进了巡夜人大牢!”

  “混账!”

  这位司长,再次暴怒,一拳砸碎了面前的桌子,怒吼道:“谁给他的权利?”

  “他……他说……他是天星都督,有这个权利,谁敢阻拦,谁就是叛党,是三大组织的邪能……”

  “天星都督……”

  男子一愣,半晌,无声了。

  他想起来了,就在前几日……他同意了这个任命。

  是的,这里是巡检司。

  是军法司之外,第二执法机构,当巡夜人成立后,实际上是第一执法机构,哪怕巡夜人现在有些脱离的架势,那也还隶属于巡检司。

  男子沉默了一会,笑了,忽然冷笑一声:“好!都很好!银月这群人,也不是吃素的……罢了,不管他们,给他们打去!徐庆要杀李皓,侯霄尘先断了他在天星的血脉……我也想看看,这些疯子,还能闹到什么时候!”

  “东滨不会无缘无故对徐家下手……那灭城弹……不会是东滨发射的。”

  此刻,他倒是冷静了下来,“九成九是银月的人做的,不是银月安排的后手,那就是……袁硕了!”

  四周人一怔,袁硕?

  这位司长不说什么,无他,能这么做的,敢这么做的,还能如此精准打击的,除了袁硕这个全能怪才,还能有谁?

  他玩灭城弹的时候,大家还只能抱着去炸城呢!

  沉默一会,他冷笑一声:“不管他们!给他们打去,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就行……我倒想看看,扎根两百年的徐家,到底如何,能否匹敌这群银月疯子!”

  “司长,那……就任由侯霄尘发威?”

  有人有些忐忑,这家伙疯了。

  这可是天星城!

  结果,那家伙直接在天星城动兵,甚至直接从天星学院抓人,这天星学院,可是有大量强者坐镇的,是整个王朝无数高官子弟学习的地方。

  那里才是真正的贵族学院。

  巡检司司长漠然道:“学院那么多强者,没人出手阻拦吗?”

  “有,王副院长出手了……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……被侯霄尘一枪劈断了胳膊,而且直接抓捕了起来,说是要审判,若是确定其三大组织成员的身份,择日斩立决!”

  巡检司司长微微凝眉,“旭光巅峰,也被一枪劈断了胳膊?”

  侯霄尘这家伙,好像比之前更强了。

  “是!”

  “那就不管了。”

  他忽然笑了:“又不是内乱,只是巡夜人天星都督正常履行职务罢了!至于东海、北海、定边三方的灭城弹投射,让军法司去管!”

  他吐了口吐沫,冷笑一声:“都看戏,继续看!我看,过不了多久,天星城这边,搞不好就是灭城弹满天飞了!”

  一甩衣袖,直接走人:“要不李皓死了再通知我,要不等徐庆死了再通知我……其他任何事,不要干扰我!”

  “是!”

  众人看着这位司长直接走人,都很无奈,看样子,这次两边大战,让这位也不爽了,主要还是其他人都不愿意去管,让原本想管管的这位,直接甩袖子走人了。

  而这些人,再次想到了侯霄尘……都有些咋舌。

  “侯都督……真是狠人啊!”

  有人嘀咕一声,带着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容。

  看热闹好了,关我们屁事。

  倒是侯霄尘,怎么说也是巡夜人的副部长,算起来也算是巡检司的人,看到这位如此嚣张,将平日里那些招惹不起的大人物,直接打死打残……说实话,众人倒是觉得挺爽的!

  ……

  天星学院。

  一座成立了20年的新学院,无数高官后代聚集,无数地方大员的子女,或是一些天赋极强的家伙,都在这里深造过。

  可今日,此地却是鸦雀无声。

  侯霄尘咳嗽一声。

  手中拿着一份名单,站在一处高台上,咳嗽道:“徐铭、徐月、徐荣……这些人,都在吗?”

  扫了一眼下方数千愤怒无比的学员,他再次咳嗽道:“另外,点到名字的,自己站出来,这一次点定边行省四大机构长官子女……定边好像出现了叛乱,为了保护你们,我要带你们回巡夜人……”

  此刻,有人怒道:“侯霄尘,银月武林,也讲一个祸不及家人!你太过分了!”

  侯霄尘咳嗽一声,笑了:“抱歉,我不是武林中人!我是官,天星都督,巡夜人副部长,当官的,不能讲土匪的规矩,何况……我是为了保护他们!再说了,我是武卫军昔年的统领,我的任务就是清剿天下不听话的超凡力量……其实,按照以前的规矩,这座学院,我都应该剿灭了,不信你去问问平原王,武卫军成立的初衷是不是这个?”

  他再次咳嗽一声:“可惜啊,武卫军现在不如以前了,平原王大人,也是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!原本还想复辟皇室……咳咳,说错了,别误会……结果现在,武卫军废了,我作为天星都督,也不提这些了。”

  正说着,远处,一位白发老人走了出来,面色平静,朝侯霄尘走来,轻声道:“侯兄,有什么事,可以私下和我说,没必要如此,何况,就算侯兄抓了这些人,能影响定国公吗?”

  那个连儿子死了都不在乎的人,会在乎这些人吗?

  弟弟也好,孙女也好,侄孙也罢……人家在乎吗?

  江湖都讲祸不及家人,可侯霄尘说,他不是江湖中人,他还说,是徐庆先坏了规矩……也没人能说什么。

  此刻,这位白发老人走出来,也是为了平息此事。

  天星学院,再被闹下去,名誉扫地,谁还相信,这是王朝内,第一学府?

  侯霄尘咳嗽了一阵,喘息道:“别误会,我是真的清剿三大组织成员,可不是什么公报私仇,我侯霄尘也不是这种人。赵兄,多年不见,你还真误会我了……”

  说完,露出一抹笑容:“这样,我也不为难赵兄,也不和这些小朋友计较什么,赵兄帮我一个忙,我就率军撤离天星学院。”

  “请说。”

  老人看着他,有些唏嘘,多年前,两人也曾彼此熟悉,昔年,侯霄尘还来过中部,来过天星城,在平原王麾下任职。

  而今,却是物是人非了。

  侯霄尘轻笑道:“我巡夜人,最近人手不够用了,而天星学院,都是一群天赋极强的高材生,好苗子,让他们跟我后面执行几个任务,就当毕业考核了……刚好我要清剿三大组织成员,让这些学子,也为国出力一二!”

  他说话间,看向那些之前还愤怒的学子们,笑道:“你们在学院中学的再多,也不如实际中战斗几场,这才不枉你们一身才华和学识,以及强大的力量!”

  “就说那李皓,之前在银城古院学习,什么都没学到,而今出了学院没几日,就成了顶级强者,之前也曾在我麾下任职……你们这些人,还是需要历练一二的,家族再强,也不可能保你们一生!三大组织,更是邪恶无比,烧杀抢掠,无所不做……我带你们去见见血,夺敌寇宝藏,杀邪能强者,威慑四方……扬名天下,好不快活!”

  此话一出,一些人眼神瞬间变了,有些激动,但是都强忍着,没有吭声。

  白发老人微微皱眉。

  侯霄尘笑道:“不敢的就算了,都是大家族的子弟,有些人,说不定还和三大组织有勾结……这些人,我也不会要,都说天星学院天才多,可也有人说,都是一群走后门进来的,实际上都是样子货,一个旭光出去了,也被人家三阳追着打……”

  “而且,三大组织强大,怕被报复,怕被杀,怕死,怕见血,那都是正常的……”

  有人怒吼道:“侯都督这是激将我们吗?只要院长答应,我们就去!杀三大邪能组织成员,谁会怕?”

  白发老人露出一些无奈。

  白痴!

  你知道激将法,你还回应。

  人家就是摆明了要激将你们……侯霄尘,下手不可谓不黑啊!

  都是一群高官后代,一旦出了事,死在了三大组织手中,怎么办?

  三大组织成员敢杀吗?

  不敢,那就等死。

  敢的话,那之前还能和平相处的九司,恐怕都没办法答应了。

  关键是,真的只是剿灭三大组织?

  会不会被侯霄尘带着,顺便干点别的?

  在场的明白人不少,有学院强者,冷冷道:“侯霄尘,你说再多,也别想带走任何人……你以为没人看穿你的小把戏……”

  “小把戏?清剿三大组织,难道不是应该的,不是必然的?还是说……你和三大组织有勾结?”

  侯霄尘咳嗽一声:“来人,拿下此人,带回去审讯一番!”

  “是!”

  轰!

  一声巨响之下,一枪扎破苍穹,金枪一枪扎出,将说话那人一枪击飞,下一枪,直接击穿了对方的肩膀,挑在了枪头上。

  “学院强者?”

  侯霄尘笑了一声:“同为旭光初期左右实力……两枪就活捉了,金枪不想杀人罢了,否则,一枪杀死!哎,这就是所谓的学院教育……可笑!”

  白发老人看着他,眼神微微有些转冷。

  侯霄尘只是平静地看着他,眼中,却是带着一些杀机,你敢动……我就敢杀你!

  别看白发是旭光蜕变期,可这一刻,还是渐渐平息了怒火。

  他知道,真要交手,侯霄尘解封战力,他会死。

  至于会不会……徐庆不会,侯霄尘这些银月疯子,真不好说,都是说解封就解封的狠人!

  而金枪这一次出手,也是让不少学员有些震撼和激动。

  战场上杀出来的强者,真的和学院强者差距这么大吗?

  两枪而已!

  “侯都督,跟你后面实习……实力有要求吗?”

  “无所谓,弱有弱的用处,强有强的用处!”

  侯霄尘笑道:“若是愿意,现在就跟我走,刚好,我刚收到消息,东滨出现了叛乱,我们现在去抓东滨驻天星办事处的那些人……审讯一下,东滨可能要叛变王朝……剿灭他们!”

  此话一出,有学员瞬间脸色惨白,显然是来自东滨。

  有人却是脸色激动:“我去!”

  在天星见识大战,很难得的。

  一大行省驻扎在天星的办事处,强者不会少的。

  “那就跟我走!”

  侯霄尘笑了一声,飞身而起,一挥手,四周武卫军迅速撤离,金枪一枪将那枪头上的强者,甩到地下,迅速有人上前擒拿已经重伤的旭光。

  白发老人微微皱眉:“侯兄,他,你还要带走吗?”

  侯霄尘转头,眼睛眯起:“赵兄,赵院长,不带走他,我就带走你,你自己选一个!”

  白发老人握了握拳头,片刻后,选择了沉默。

  侯霄尘哂笑一声,接着,哈哈大笑!

  笑声瞬间传遍四方!

  笑的极其张狂!

  “走!”

  一声令下,数百武卫军,迅速撤离,而学员中,有人看了一眼不敢吭声的院长,心中鄙夷,还蜕变期,顶级强者,至高无上……呸!

  居然连反抗都不敢!

  一下子,数十学员冲出,跟着一起跑了。

  侯霄尘如此张狂,可也正符合他们的口味,都是二代,谁不是胆大包天,在这,以前觉得还挺好,今天一看……什么垃圾地方!

  去见识真正的厮杀,才是他们追求的。

  下一刻,更多的学员冲出,跟着一起跑了。

  白发老人只是看着,身边,很快多了一些人,一个个面带怒色,传音老人:“院长,他太张狂了!”

  白发老人看着侯霄尘的背影,许久才缓缓道:“九司、皇室、世家,没有一个站出来阻止的……难道,你要阻止他?”

  众人沉默了下来,还是有人不解,带着一些怨愤:“为什么?他刚从银月来这而已,就敢如此肆无忌惮,之前不是说,让他来这边,只是为了收拾他吗?”

  现在呢?

  人家居然成了手握重权的天星都督!

  之前叫嚣着,要收拾他的人呢?

  银月的人,都这么猖狂吗?

  魔剑李皓直接杀到了定国公的地盘上,直接当着人家的面,杀了他儿子,现在,侯霄尘也是如此,那个小小的银月,蛮子遍地,荒野之地,出来的人,果然也都野蛮无比!

  “为什么?”

  老人沉默一会,许久,摇头:“不为什么,只因为,这些人敢解封,而其他人……不敢!”

  就这么简单!

  这个阶段,还没解决解封后的问题,还没解决破开第六道超能锁的问题,大家都不想爆发更高层次的战斗。

  可是,银月敢。

  一个侯霄尘,在这哪怕解封了,天星也能收拾他,可再来一个天剑,再来一个北拳,再来一个霸刀,再来一个孔洁,再来一个黄羽……

  谁来当这个出头鸟呢?

  还有地覆剑,光明剑!

  再说,侯霄尘做的,是他职权内的事,没有违反任何一条律法,你有什么资格,去对付他?

  九司,也不是一条心。

  如此情况下,有实力的侯霄尘,自然可以嚣张。

  银月,正在展露峥嵘。

  “哼!我看,那魔剑这一次死在了定边,看这些人还能不能再嚣张起来,能杀一个魔剑,徐家缓过劲来,就不怕再杀几个!”

  白发老人没出声。

  下一刻,眼神一变,低喝一声,一拳打出,金光四溢,却是轰隆一声巨响,金光炸裂开,一杆长枪破空而来,击破了苍穹,带着火光,噗嗤一声,将刚刚说话那人直接击穿!

  远处,侯霄尘的声音,幽幽传来:“没实力,就闭嘴!有实力的都不说话,没实力的还蹦�Q起来了,赵兄,这人公然宣称,要击杀巡夜人银月分部副部长,我杀他……你没意见吧?”

  “这样的造反之辈,赵兄下次离远点!”

  老人无言。

  一直等声音消散,滴答一声,手上,血液流淌,滴落在地,他看向远处,眼神有些难看和骇然。

  侯霄尘……一定突破了!

  不是境界,而是饱和的超能锁数量,一定更多了,比之前杀红发长老那时候,更多!

  他是蜕变期,不是旭光初期。

  被人一枪击破了手掌!

  这侯霄尘……是之前隐藏了实力,还是最近进步的?

  他看了一眼被击杀的旭光初期,再看看四周噤若寒蝉的学院强者,叹息一声,转身离去。

  天星学院,经此一闹,彻底没有什么威名可言了。

  果然,模仿古文明时期的武科大学,根本行不通。

  学员太杂,导师太杂,强者太少,人人怕死……不一样的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东海之滨。

  袁硕看着远处的海浪滔天,笑了笑,手持石刀,朝大桥中段飞去。

  这么大的动静,多少可以感知一二。

  小李皓,你可感知到了?

  就算你没有,徐庆应该是知道消息的,徐庆,你会不会来呢?

  或者……你麾下那些强者来不来呢?

  下一刻,他如同炮弹一般,重重朝前方砸去!

  一刀划破苍穹,将海浪中席卷而来的几位逃生强者,直接斩断当场,血溅东海。

  ……

  “混蛋!”

  徐庆陡然怒吼一声!

  就刚刚一瞬间,他收到了多条消息。

  东海大桥被炸塌,东海海盗损失惨重,天星城国公府被抄家,弟弟被侯霄尘直接斩杀当场,巡检司那边也发文通告王朝,直接削了他定国公一等,降为定国侯!

  这天下,还是需要大义的,需要名分的。

  因为他不听话,乱发射灭城弹,没有经过同意,导致四面八方,都有遭受灭城弹洗礼的危机,不杀鸡儆猴,很快其他人都要有样学样了。

  那就彻底乱了套了!

  降爵一等,其实不影响实力,可对定国公而言,却是损失比任何东西都要大,他咬着牙,怒吼一声,好大的胆子!

  那巡检司的家伙疯了吗?

  他居然敢降开国公的爵!

  关键是,皇室……同意了,其他八司,也都默认了,显然都觉得他开了个不好的头,不能放任他这么做。

  “该死!”

  痛骂一声,他有些恼火,动用灭城弹的时候,他没考虑太多,现在倒好,付出的代价,难以想象的沉重。

  压下心中的暴怒,他看向远处,那里,还有个小黑点。

  李皓,跑的越来越远了。

  他不断被这些琐事纠缠,被李皓甩的越来越远。

  银月的这群混蛋……都疯了!

  是的,徐庆觉得,他们有病。

  是李皓先杀来的,是李皓先对国公府下手的,这些银月的疯子,却是为了另外一个疯子,主动对他定国公府开战!

  这一刻,他咬牙,只能迅速击杀李皓,才能平息此事。

  人死了,就不值钱了。

  银月不是一心想保住他吗?

  不,我偏要杀了他!

  否则,一切的损失,一切的付出,都是浪费。

  他闷哼一声,气血上涌,下一刻,气息更加强悍了,一滴生命之泉被他吞入腹中,有些不舍,生命之泉,哪怕他,也没多少。

  每一次吞噬,都是一次对生命的浪费。

  可是,此刻他必须要速战速决了!

  五脏超能锁,稍微解封了一些,气息强悍的他,一瞬间穿梭空间,朝远处的李皓追杀而去,不能再让李皓这么肆无忌惮地逃了。

  再这么下去,他都要跟丢了。

  ……

  前方,李皓眼神微变。

  回头看了一眼,原本都要被彻底甩开的定国公,此刻好像再次加速了。

  李皓气喘吁吁,暗骂一声!

  这老梆子,好像真的解封了一些,疯了吧?

  小心超过负荷,生命之泉都压制不了,那就等着前功尽弃吧。

  李皓判断,徐庆这种人,是觉得不敢轻易解封的,现在再次出乎预料……

  “一定是被逼急了……想要迅速杀了我……”

  他判断了一下,也许,是有人在逼迫这家伙发疯。

  谁?

  银月的人吗?

  也只有银月的人了。

  那些老头子,倒是真有些本事,隔着这么远,都能威逼徐庆。

  可是……李皓暗暗叫苦,可是,你们逼迫的这么紧,这家伙发疯了,再迟一点,我就有希望直接甩开人了,那时候徐庆也许觉得不着急,不会太早地发疯的。

  “坑惨我了,你们掌握的时机不对啊!”

  李皓暗暗叫苦!

  银月一定暗中发力了,他明白,可是时机不太对,太早了,我还没靠近大海呢。

  等我靠近了大海,你们再发力,我有很大希望直接逃生的。

  没办法,距离太远了,那些人无法掌握第一手情报,只能按照他们的判断来。

  这一刻的李皓,也是咬着牙关,气血上涌,一口吞下宝剑,直接将星空剑吞入腹中,五禽吐纳术运转到了极致,无数剑能涌入体内,李皓刷地一声,再次加速,穿梭虚空。

  后面,徐庆怒骂一声!

  还能爆发?

  这李皓,到底什么鬼?

  前面,李皓脸色惨白,却是龇牙笑着,惊讶不?

  还有你更惊讶的!

  心脏的超能锁,此刻已经饱和了,李皓尝试打断一点,却是难度很大,没办法了,他只能强行用剑势去击打那强悍的超能锁……老子先斩断一半试试看,能不能爆发一下,能的话,那就再加速!

  气死你个老梆子!

  而这时候,李皓飞行的方向,正是东海大桥那边,那巨大的爆炸声,他没听到,但是感受到了,一股能量在那边爆发,席卷!

  此刻,在东海,爆发这样的动静,李皓猜测……也许是援军来了。

  至于谁来救自己……不清楚,先去看看再说。

  不外乎洪一堂、光明剑这几位,光明剑是为了让自己帮她镇压光明力量,洪一堂是因为人家是个好人……大概是吧?

  反正就这几个没跑了。

  至于自己老师,李皓还真没去考虑,老师进入中部后,前面还有消息,最近一直没消息,可能丢了,可能带着碧光剑跑路了,可能去挖坟了……谁知道呢。

  再说,老师那么弱,来了也没用啊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