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91章 魔剑杀四方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祠堂中,徐家人,那是咬牙切齿地发表了一番报仇言论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愧对列祖列宗的话,说了不知道多少遍,最后又开始诉说徐家的历史和辉煌,以及未来的展望。

  明明是死了儿子和孙子,结果弄的好像誓师大会一般。

  这就是政治家的手段。

  人都已经死了,不借机宣扬一番徐家的理念,那不是白死了?

  外面众人都默默听着。

  也没人反驳什么。

  折腾了快一个小时,徐家祠堂中,这才响起一片哭声,开始为徐镇父子哀悼,也不知若是这两父子还活着,是什么感受?

  哭丧声一起,这也代表,这一次祭奠差不多就到这了。

  而李皓,早就等的不耐烦了。

  眼看着徐家这边要完事了,迅速传音徐庆:“定国公,可以给本王看看了吧?本王都等了这么久了,是真是假,总有个说法……没用就别耽误我时间!”

  徐庆心中也是暗骂一声。

  这金色大狗,说话是真难听。

  身为东方霸主,很久没人和他这么嚣张了,哪怕场下的俞樵几人,也不会当面和他这么说话。

  徐庆思索一番,传音李皓道:“看也可以,只是……使者有办法确定有用还是无用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李皓傲然,传音道:“都是小事,牵动其中本源之力就行,当然,你们不懂这个,本王一看,就知道有用没用,否则,你以为为何是本王出使,而非其他旭光妖族?”

  这倒也是。

  关键是,其他妖族,也没你嚣张啊!

  看来,这奎山蛇王,也是借此妖身份,故意震慑国公府,否则,一般大妖来了,国公府九成九,都不会将追风靴借出去。

  不过,徐庆也不是什么老好人,再次传音道:“那若是确定为真,对龙神晋级有用……劳烦使者,多说几句话如何?”

  “什么话?”

  “宣布奎山和国公府的联盟,以及奎山一脉,愿意征调奎山妖族,帮助国公府平定东方动乱。”

  徐庆需要的是一个公开表态,不止如此,他又道:“另外,我们需要一批生命之泉,追风靴免费借给龙神使用,不需要什么代价,我们可以用神能石或者其他宝物,换取帝宫之中的生命之泉……当然,若是使者愿意换,那更好,我们急需大量生命之泉!”

  李皓声音带着一些不满:“那些垃圾?”

  “比使者在宝库中看到的,要更好一些,神能石等级更高,并非使者看到的那种。”

  “那也行,小事罢了,大木将军只要汲取一些能量,就能转换成生命之泉,很简单的事……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。”

  大木将军!

  一听这话,徐庆心中了然,这大概就是那位古妖植的名字了。

  昔年,还是一位将军吗?

  而且对方说的轻松,看来,古籍上的一些记载,的确是真的,越是强大的妖植,产生生命之泉越是简单。

  有些羡慕。

  可惜,国公府没有这样的妖植存在。

  生命之泉,如今各方应该都有一些,但是,很多都是从遗迹中弄到的库存,或者干脆就是枯死的妖植,包括在内部的一些残留。

  这种可以不断生产的活物源头,还真没有。

  想到这,徐庆心中还是有些振奋的,有了大量生命之泉,那对五脏强化,是有极大的帮助的,完全可以直接强化五脏,不一定非要拿来救命用。

  那时候……自己若是可以完全解封战力,越快越好,这东方之地,谁还能是自己对手?

  徐庆和李皓商量好了这些,转身看向祠堂外面,开口道:“今日,国公府祭奠犬子……老朽本不该此刻说什么,可刚好奎山龙神使者到来,也有事要对大家宣布,龙使上来说话……”

  黑豹迈着优雅的脚步,还是那么六亲不认,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祠堂中。

  而外面,那些强者,都是眼神闪烁。

  真的彻底合作了吗?

  可此刻,大家也在迟疑,这是国公府,可不是找茬的地方,俞樵几人,此刻考虑的是,在城外埋伏这金色大妖,并未真的想要在这动手。

  在这动手……那就是大乱战了。

  这么多强者,有双方的支持者,也有第三方,还是一些编外组织,闹腾起来,那就闹大了,而且,事后也不好隐瞒。

  真要杀金妖,也得出城,找个没人的地方,连带着徐家的护送者一起干掉!

  显然,他们也知道,这一次金色大妖回去,徐家一定有强者护送离开,必然的事。

  徐庆也不傻,不会给他们机会的。

  就看谁实力更强,谁技高一筹了。

  这是双方的博弈。

  而此刻,这头金色大妖生死,就是博弈的关键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,李皓通过黑豹,已经触碰到了追风靴。

  一股神意,探入其中。

  一股淡淡的剑能,顺着黑豹流淌进去,追风靴微微颤动了一下,李皓心中一动,真的!

  看来,这位国公,也没敢造假。

  而定国公看到了追风靴居然微微颤动了一下,也是眼皮子眨动了一下,有些暗暗心惊,这追风靴,哪怕他,其实也无法彻底操控,只是稍微牵引一点点力量罢了。

  如今,这古妖,随意一动,居然就引起了反应。

  果然,传承久远就是了不起。

  而李皓的声音,也在他耳边响起:“不错,果然有本源之力,不过感觉不是太浓郁……可能不是一双,有些欠缺,不过已经很好了!”

  说完,李皓又道:“那本王就带走了!”

  “使者!”

  徐庆一惊,这就带走?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李皓语气带着不满:“你说了要借,要反悔吗?”

  “不是……只是……使者,按规矩,此物要在祠堂中祭奠三日,供奉三日……”

  “那有什么?本王先保存着,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本王不在意,换了个假的,都说你人族奸诈……可不是本王说的,是老祖说的!”

  说到这,李皓又道:“放心,本王这就宣布奎山和你国公府联盟之事,哪怕本王现在带着追风靴走了……有本王做保的联盟约定,你也不亏了!”

  这话一出口,徐庆倒是有些纠结,也是。

  只是,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传承至宝被带走,还是……难受啊。

  “你是不乐意?”

  李皓语气有些变了:“罢了!此物就留在这吧,奎山再找找其他神兵……若是找不到,那再来看看,只不过,那时候来的未必就是本王了!”

  说完,黑豹将追风靴往下一丢。

  徐庆探手扶起,脸色略显复杂,还是很快道:“不,使者误会了,老朽并非此意,只是觉得,没能将完整的追风靴借给龙神,有些遗憾。”

  “本王知道,在那什么光明剑手中,迟早都是龙神的,龙神此次晋级成功,那光明剑必死无疑!”

  徐庆闻言,也只好自我安慰了一阵。

  光明剑带走了一只,什么都没付出,还杀了自家不少人。

  现在另外一只,却是换来了一个庞大势力的支持……可以了,不亏。

  老祖宗也别怪我。

  为了徐家大业,等徐家成长起来了,统一了天下,什么样的至宝都有,想必老祖宗也不会责怪的。

  李皓也不客气,黑豹直接张口,追风靴直接吞入腹中。

  徐庆看的牙疼。

  没了!

  一旁,徐星也是一脸不舍,徐家的至宝……这下彻底丢了。

  当然,人家说还,可还不还……借出去了,就别指望还了,这样心里还舒服点,不然一直惦记着,反而不舒服。

  外面那些人,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。

  俞樵几人,脸色有些凝重。

  而此刻,李皓再次传音:“那本王就出去宣布消息了,是为了震慑那几个家伙吗?小问题……这几个家伙,居然敢羞辱我妖族,待我回到奎山,必然告知老祖,让他们知晓,妖族可不辱!”

  这话,听起来就舒服多了。

  黑豹大摇大摆地往外走,而此刻,黑豹肚子中,李皓手持追风靴,思索了一下,穿到了脚上,一双都穿进去了。

  不止如此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传音黑豹:“黑豹,待会……我给你来一下狠的……开肠破肚,伤势不轻……事后,我给你多吃点好吃的,你看如何?”

  黑豹狗眼瞪大!

  要……要杀狗?

  “装作被人暗算了……懂我的意思吗?待会,你被开肠破肚了,你……你就激发一下血脉之力,瞬间强悍起来,直接对那俞樵或者东极侯公子出手,之后,你装作不敌,被击退……”

  李皓迅速说着,就是演戏。

  制造出大混乱出来。

  他也猜到,这些人未必敢在这里干什么,可是……不干点什么,自己不好走,也许可以离开国公府,可是,这些人也许会在外伏击自己。

  而国公府这边,也许也会安排人送自己回奎山,那时候,就不好弄了。

  他们不可能让自己单独回去的。

  一旦到了奎山,哪怕大蛇愿意帮忙……李皓其实不太愿意给人家招惹更大的麻烦,之前他想的是,有个大妖帮忙最好,至于死伤……有什么关系呢?

  可对方帮自己遮掩了身份,这就是情分了。

  所以,走之前,李皓还必须要暴露身份,确保和奎山无关,只是借用了奎山身份,他李皓身份一出,大家就知道,他和奎山无关了。

  这样,也可以给奎山避免许多麻烦。

  人也好,妖也好。

  李皓的原则都一样,你帮我,我帮你,大蛇愿意帮忙,那就不能给对方带来灭顶之灾。

  黑豹有些不情愿。

  李皓又传音道:“剑能管够!”

  黑豹纠结。

  “下次不骑你了……你骑我也行……”

  黑豹眼神发光!

  这……可以有。

  开肠破肚,听起来可怕,可对妖族而言,肉身强悍,其实……也不是不能接受的。

  “我回头再用生命之泉,帮你修复躯体。”

  随着李皓一句句话抛出来,黑豹彻底没了意见。

  李皓也懂了。

  狗子同意了。

  “往他们身边走一点!”

  黑豹迈着四肢,朝那些人面前走去,趾高气扬,倒是嚣张的很。

  而李皓,也开始发出精神波动:“奎山妖族,愿意和定国公府正式联盟!待本王回归奎山,龙神即刻派遣旭光妖族5位,三阳妖族百位,三阳之下妖族千位,协助国公府驻守定边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都是脸色变幻。

  有人则是喜笑颜开!

  那是定国公府一系的,此刻,听到这话,都是心情不错,五位旭光大妖,还有上百三阳,上千其他妖族……可以了。

  李皓又继续胡吹大气:“不止如此,奎山妖族,愿每年支持定国公府生命之泉五百滴……”

  轰!

  众人震动,定国公也是心中一惊,一惊之下,差点想骂人,这个不用说,你说了,怀璧其罪……会给国公府招惹一些麻烦的。

  当然,很快又转头一想……也许是好事。

  得到了奎山帮助,自己不需要忌惮太多。

  也许,还能趁机招揽一些人。

  招揽一些顶级强者!

  毕竟,500滴生命之泉,那可是天文数字了。

  而俞樵这些人,脸色瞬间难看起来,五百滴生命之泉,开玩笑吗?

  吓唬人?

  可是……若是真的呢?

  那还斗什么!

  一瞬间,俞樵都有些绝望,心中狂骂,为何忽然冒出了奎山一族,而且看样子,还真有古妖支持,甚至不止一位,该死,为什么?

  徐家野心勃勃,他们只是为了自保而已,有错吗?

  为何非要如此对他们!

  俞樵不甘心,却又无可奈何……只是下定了决心,这一次,一定要将这头大妖留下,哪怕死在定边,也要为火明行省留下退路和希望。

  他心中发狠,东极侯长子,也是面色凝重无比。

  而此刻,那金色大妖,还趾高气扬地走到了他们几人身边,狗眼斜视,带着一些猖狂。

  李皓再次精神波动:“你们这些人族,不要妄图颠覆奎山和定国公府的合作,不可能的,本王不傻,也许有人族想杀本王,可奎山那边,很快会有强者来接引本王回归……”

  后面,定国公隐约觉得不妥。

  不要太嚣张了!

  这么说,容易激怒他们,让俞樵这些人不管不顾,殊死一搏,震慑一下就可以了,逼急了对方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

  他正想着,忽然,脸色一变。

  就在这一瞬间,快到了极致,他甚至都没看到什么,可就在这时候,那金色大妖,忽然惨叫一声,那肚子上,瞬间出现一道血痕!

  一瞬间,大量血液喷涌而出!

  “吼!”

  一声凄厉大吼传出,一眨眼,一头强大的大妖浮现,气息彪悍,仿佛远古巨兽。

  “古妖……”

  这个念头刚闪现,李皓凄厉嘶吼:“该死,你们敢偷袭尊贵的古妖血裔!”

  吼!

  咆哮声震荡天地,黑豹一爪子朝俞樵拍去。

  俞樵其实也有些发愣。

  带着一些不敢置信……谁干的?

  这胆子,真大。

  可到了这一刻,他顾不上许多了,这大妖攻击他,而且,这大妖忽然出事,哪怕不是他做的,定国公也不会放过他了!

  “杀!”

  一声暴喝,他一拳打向黑豹,咆哮一声:“徐庆想将吾等一网打尽,勾结妖族,勾结海盗,杀了他!”

  人群有些混乱。

  东极侯的长子,此刻脸色微变,下一刻,咬牙,不再说什么,一个踏步,腾空而来,手中浮现一杆长枪,一枪朝黑豹杀去!

  神日会的几位强者,也是脸色变幻之下,眨眼间有了决定。

  不能让他们合作成功!

  因为,就在这时候,李皓再次咆哮:“本王记住你们了,火明、东极、神日会,等着覆灭吧!奎山必将报仇到底,不死不休……”

  后面,定国公也是脸色剧变。

  他到现在还没发现,这金色大妖到底被谁攻击了,暗中还有强者?

  可此刻,顾不上去查了。

  “混账!”

  一声暴喝,定国公一拳朝俞樵几人打去,气息通天,怒喝道:“大胆,诸位帮我擒拿这些贼寇!”

  到了这时候,尽管他还担心暗中有强者存在,可也不能眼看着这大妖被杀,否则,他也担待不起这样的责任。

  好好的震慑……他是真没想到,俞樵几人有这样的胆子,敢在这出手。

  之前也许不是他们出手的,可大妖受伤瞬间,这几位就出手了,显然,也是下了狠心,就要此刻擒杀金狗了。

  轰!

  强大的气息,瞬间爆发,一道接连一道,天地都好像震动了起来。

  四面八方,无数的建筑物,瞬间被摧毁。

  那些各大行省的强者,也瞬间被波及到了。

  有人有些惶恐,有人有些凝重。

  帮谁?

  帮定国公,还是帮俞樵几人?

  俞樵怒吼一声:“一起杀,吾等一死,他徐庆会放过你们吗?徐家狼子野心,早就想一统东方,除非给他当狗,否则,都会死,趁着此刻,杀了此妖,奎山不知消息,等古妖杀来,就是他徐家灭亡之时!”

  此话一出,人群中,有强者心中微动,一瞬间,有人化为暗影,朝黑豹杀去。

  而下一秒,也有强者出手阻拦。

  徐庆也是怒喝一声:“混账,俞樵,今日你必死!”

  该死的!

  明明一切顺利,这老匹夫,居然敢如此!

  “带使者后撤!”

  徐庆一拳轰的俞樵后退,又一拳打的东极侯长子倒飞,简直强悍到极致。

  可是,反对他的人,还真不少。

  而支持他的人,也有许多,可顶级强者,却是不多,越是顶级,越是不甘心屈居人下,此刻,哪怕红胡子,都只是漠视,迅速带人撤离,没有帮忙。

  红胡子一脸冷漠,心中想法,外人无法得知。

  可红胡子知道一点,国公府还在,徐庆还在,那红胡子海盗,就一日不是自己的,而是此人的,自己,一辈子都得受到此人辖制。

  可若是他死了……

  那红胡子海盗团,就是自己的了。

  李皓身边,一瞬间,多了几人,二总管、徐星,以及一位顶级强者,看光团,恐怕也接近蜕变期了。

  三大将军之一!

  光明剑杀了五位将军,还剩下天地黄三大将军,眼前这位,看气息,大概是排名最后的那位黄将军,不知有没有达到蜕变期,但是看气息,是不如之前的乾丰和樊昌的。

  这黄将军,年纪也不大,带着一些凝重,护着被击退的黑豹,一剑杀出,将一位潜行暗中的旭光斩飞。

  前面,定国公也是强悍无比,一拳打退强敌,喝道:“黄将军,带他们去后面……”

  此刻,前面已经彻底乱了套了。

  眨眼间,十多位旭光大战到了一起。

  而其他人,撤离的撤离,躲避的躲避,有些被席卷到了,不得不参与战斗,以求自保,一瞬间乱成了一团,而徐星急忙道:“快去宝库!”

  乱了!

  好像有人去了宝库那边……要知道,那边只有两位三阳,现在这些人瞬间暴乱,有人想浑水摸鱼,一旦宝库被劫,那也是巨大的损失。

  而且,看样子,定国公老当益壮,加上天地将军都在,还有各大供奉客卿……就俞樵这些人,还不够看,迟早会败阵!

  而黑豹,剧烈挣扎,李皓也疯狂咆哮:“本王不走……他们居然敢袭击本王……该死……若非本王有远古血脉,可以瞬间爆发,岂不是被杀了?该死!都要死!”

  众人其实也很心惊。

  这大妖,之前只是三阳中期左右实力,可刚刚瞬间爆发,血脉好像被激发了,眨眼间,好像就有了旭光实力,难怪如此嚣张。

  而这,也愈加笃定,此妖血脉强悍和尊贵之处。

  眼看着它不愿意走,还要去厮杀,徐星也是暗暗叫苦,急忙抓住了黑豹,“使者,先避其锋芒,等我父解决了这群宵小之辈,再由使者处置……使者受伤不轻,小心暗中还有强敌!”

  是的,徐庆也传音而来,小心一些,暗中也许还有强敌,刚刚黑豹如何受伤的,他都没感觉到。

  可此刻,黑豹肚子上,一道血红的伤口,还在滴血不止。

  难怪这头大妖如此愤怒!

  黑豹其实也剧痛无比,暗骂李皓太狠,可这时候,也是展露大妖彪悍的时候,它使劲咆哮,徐星居然都拉扯不住,最后,还是二总管一起上手,两人一起,这才勉强控制住了黑豹。

  黄将军面色凝重,迅速道:“撤!去宝库……这里交给公爷!”

  轰!

  前方,战斗声剧烈无比,可明眼人都知道,俞樵几人大概是不敌的。

  俞樵其实也没准备在这动手……可赶上了,也没办法。

  这时候的他,其实也隐约感觉不妥。

  刚刚,到底谁伤了那头大妖?

  还是说,国公府自导自演,故意想找个理由杀他们?

  可到了这地步,是无法退却了。

  黄泥巴掉裤裆,不是屎也是屎了!

  大妖受伤,自己若是不反抗,徐庆必然会趁机对付自己,他只得再次咆哮:“徐庆我们来阻拦,国公府宝库宝物无数,那大妖重伤垂死……杀了大妖,夺了宝库,逃之夭夭,谁知是谁做的?”

  轰隆一声!

  他被徐庆一拳打飞,而一些遁逃的强者,都是眼神微动。

  国公府宝库!

  还有……杀了大妖,徐家也许要完,俞樵几人,也未必能挡住徐庆的攻击,若是都死了……岂不是有机会了?

  到了他们这地步,谁还没点野心?

  何况,一些人,更是心怀不轨。

  三大组织,九司这次都有人来,在他们看来,这就是狗咬狗,都死了才好,一瞬间,数道人影朝后院飞去,徐庆脸色铁青!

  “拦住他们!”

  一声厉喝之下,国公府中,再次有数道身影浮现,都是强悍无比,朝四面八方的强者杀去!

  ……

  而李皓,在黄将军几人的拖拽下,迅速朝宝库方向遁逃。

  徐星一边遁逃,一边迅速道:“进了宝库就好,宝库虽然看起来防御一般,实际上,还有一套另外的防御体系……此次一旦俞樵他们陨落,这东方,必然是我徐家……和奎山的!”

  李皓好像没兴趣,依旧愤怒咆哮:“本王一定要宰了他们!”

  说着,一滴生命之泉,破碎开,直接溢散到了肚子上,看的徐星几人暗暗咋舌,这伤势,看起来重,可对妖族而言,也就那样。

  这就用生命之泉了?

  妖二代就是不一样!

  以前徐星觉得,自己是顶级二代了,可今日和这头大妖一比,他算啥?

  他舍得这么花生命之泉吗?

  “使者且息怒,此事结束,徐家也不会放过他们……必将斩尽杀绝,以绝后患!”

  李皓却是不再回应。

  那可不行!

  这些反抗徐家的力量,可不能真死了,真要是死了……徐家真一统东方,那自己倒是促进了徐家前进一步。

  他心思万千。

  眨眼间,几人已经抵达宝库,此刻,其他人还没杀来,徐星迅速打开宝库,带着门外两位三阳一起躲入其中。

  进入宝库之后,他也没管宝物,迅速带人上到三层。

  等上了三层之后,在李皓有些意外的眼神下,对方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把钥匙一样的东西,眨眼间,用钥匙对着头顶划拉了几下,一瞬间,在李皓都意外无比的情况下,三层之上,居然浮现出了一个楼梯,那是第四层!

  徐星迅速上楼,李皓也急忙驱使黑豹跟上,徐星原本想拒绝的……

  可看到它上来了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四层,地方很小。

  好像被幻阵隔离了。

  整个四层,就一样东西,一块好像镜子碎片一样的东西,徐星迅速对着镜面碎片打出一道道内劲,接着又塞入大量的神能石进去。

  在李皓有些意外的情况下,一股淡淡的能量溢散出去,下一个,整个宝库,好像都从天地之间消失了一般,外面的声音,也彻底消失不见。

  徐星见黑豹盯着镜子看,只好道:“这是从遗迹中挖掘出来的一块至宝碎片……也没什么太大作用,就是有隔离、隐蔽之效。”

  当然,还有监视作用,他就没说了。

  “只要我们躲在这,哪怕旭光来了,也难以进入宝库……”

  此刻,镜面上,浮现出了整个国公府的动静。

  所有地方,都呈现在了小小的镜面上。

  徐庆,正在压着俞樵打,俞樵实力强大,蜕变期强者,可此刻,面对徐庆,哪怕是没解封的徐庆,居然也远远不敌。

  在李皓看来,这徐庆,也许都能比得上洪一堂了!

  李皓也是心惊,厉害。

  更厉害的是,这什么宝物碎片,居然有这样的神奇效果。

  这一刻,整个宝库极其的安静。

  黄将军、二总管、徐星,还有两位三阳,加上黑豹、李皓几人而已。

  镜面上,又呈现出四周场景,有不少人影闪烁,迅速汇聚此地。

  看来,这些人都在打宝库的主意。

  就在这时候,徐星陡然怒骂一声:“混账!”

  黄将军几人迅速上楼,有些疑惑,徐星一指外面,怒道:“红胡子!这狗东西,他能崛起,我徐家付出了多少代价,他居然不去助我父亲,居然带人来了这里……混账东西!”

  愤怒无比!

  这红胡子,居然如此大胆。

  否则,多一位蜕变期,加上几位旭光,徐庆那边要轻松的多。

  黄将军也是面色冷漠无比:“公子,我出去杀了他!”

  徐星摆摆手。

  开玩笑,人家也是蜕变期强者,黄将军虽然也是,可是……只是勉强踏入的那种,比旭光巅峰不强多少,这种情况下出去,谁杀谁,那可不好说。

  几人都盯着镜面中的一切看,李皓却是想着什么。

  三位旭光,徐星也勉强算是,二总管只是旭光中期……其实不算什么,真正难缠的是黄将军,蜕变期,哪怕比一般的蜕变期弱,李皓也没把握,可以一击杀死他。

  都到了这一步了,他也不想那么多了,此刻,他就一个想法……杀了这几人,卷走宝物。

  至于外面那些强者……尤其是红胡子在外面守着,他又想到了小树给的那树根……也许……能对付蜕变期呢?

  这些海盗,也都不是好东西。

  若是也能杀了……那最好不过。

  这时候,黄将军就在他身边,偷袭的话,还是有希望成功的,可李皓不确定能一击必杀……他迅速想到了什么,在黑豹肚子中翻滚了一圈。

  黑豹有些肚子痛,嚎叫了一声。

  黄将军听到声音,几人急忙朝他看来,李皓急忙道:“该死的……好像有股特殊力量入侵本王体内……那个谁……你最强,快,帮我驱逐这东西……这好像是武师的势……”

  狗爪子指了指黄将军,黄将军也没拒绝的道理,迅速道:“使者稍安勿躁……我帮使者驱逐势……刚刚也许不是俞樵几人出手,难道是武师?”

  他说了一句,耳边响起徐星的声音:“可能是俞樵几人指使的!”

  说着,瞪了一眼黄将军。

  这时候,需要你来辩解?

  当然是栽赃了,不管是不是,都是了,让这位妖族使者,记住他们,哪怕这次几人逃走了,奎山也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  黄将军了然,不再说什么。

  一股强大的能量,迅速涌入黑豹体内,好像感受到了什么,惊叹黑豹的肉身强悍,也感受到了,好像的确有一股势涌动。

  倒是有些像……剑势!

  剑客?

  一瞬间,他想到了一人,光明剑,可感觉不太像。

  不管这个了,他迅速涌入自己的能量,压制这股势,这股势不弱,不过感觉起来,应该要不了这大妖的命,这大妖的肉身,是真的强。

  而黑豹,好像无底洞一般,任由他输入多少能量,眨眼间都消失不见,黄将军也是连绵不断地输入……心中暗骂,这古妖,真古怪。

  渐渐地,他额头上都有些汗液了。

  他一个蜕变期,哪怕只是刚入,居然在一头弱小的古妖身上,吃了点小亏,能量感觉居然很少的样子。

  “喝!”

  他再次低喝一声,输入了更多的能量,整个人也聚精会神起来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李皓知道,机会来了。

  此刻若是还不能一击必杀……那想杀这位,难度就太大了。

  就在黄将军专心为黑豹镇压势的时候,黑豹眼中露出一抹惊色……黄将军也注意到了,心中疑惑,怎么了?

  就在下一刻,耳边传来了黑豹的惨叫声!

  “汪汪!”

  好像狗叫,黑豹好痛,这一次,李皓是真没客气,直接一剑贯穿黑豹的肚子,一瞬间,五势强行融合的一剑,眨眼间刺入黄将军心脏!

  李皓知道,这样一来,黑豹也会受伤……可是,这时候,哪顾得了太多,又不是致命伤。

  噗嗤!

  距离如此之近,几乎是面对面,这一瞬间,哪怕黄将军反应过来了,也来不及撤离了,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剑,一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!

  他带着不解和不可思议……什么情况?

  他很强!

  可是,再强,也没想到,这一刻,自己专心救这位妖族使者,可这使者肚子中好像有一位剑客,这剑客,居然出剑杀了自己!

  是刚刚袭击使者的那位剑客?

  他怎么躲入使者肚子中的?

  这一点,他没想明白。

  是的,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他都没想过,黑豹是假的,那不应该,他只是真的疑惑,这人,怎么能悄无声息地钻入使者的肚子中?

  特殊的超能吗?

  可对方,应该是武师吧!

  所以,当他迷茫的那一刻,黑豹一爪子打出,迅速无比,直接将他头颅拍碎,他好像才彻底明悟,原来……使者和剑客是一伙的!

  可是,真的迟了。

  一人一狗,联手之下,瞬间击杀了黄将军。

  而徐星和二总管,这时候才察觉到不对劲,二总管第一想法是逃,而徐星第一想法是扑向镜子,打开镜子的禁制,他刚刚封锁了此地,此刻这里死了人,没人知道。

  打开,红胡子他们会进来!

  哪怕红胡子有反心,此刻也不敢杀他,因为徐庆又没死,红胡子也许还会说是为了保护他而来。

  徐星反应也不可谓不快……可是,李皓瞬间钻出了黑豹肚子,一剑朝徐星杀去,强悍的剑势,瞬间爆发,徐星手都快触及镜子了,然而来不及了!

  噗嗤一声!

  星空剑直接刺穿了他的脖颈,李皓猛地一个划拉,徐星脑袋都扭曲了过来,看着李皓,眼神带着一些震动。

  嘴唇,微微张合。

  那明显是在说……李皓!

  是的,这一刻,他看清楚了杀他之人的样子,李皓,化成灰他都认识,杀了大哥,杀了侄子的家伙,整个国公府,没人不知道,因为李皓的样貌,早就传开了。

  魔剑!

  李皓一剑杀死了他,转身一拳,轰隆一声巨响,将两位遁逃的三阳,直接打穿,又是回身一剑,朝被黑豹咬住腿的二总管杀去。

  二总管尖叫起来:“魔剑……你是魔剑李皓!”

  带着无比的恐惧!

  不可能,魔剑怎么会从这狗的肚子中钻出来,怎么可能会进入徐家,对方应该在白月城,现在无数人都要杀他,徐家若非为了祭奠,也早就派人过去了!

  可是,李皓居然来了这里。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长剑震荡,一剑斩出,黑豹也是狗嘴发力,一爪子抓出,顾不得肚子上的伤口了,瞬间一爪子抓穿对方的下体……尖叫声再次传出,李皓一剑劈下!

  噗嗤一声,结束了这尖锐的叫声!

  安静了。

  地下,五具尸体死不瞑目,黄将军连头颅都没了,想必死的更冤。

  蜕变期啊!

  若是面对面,哪怕李皓和黑豹联手,正面作战,也绝对杀不了他,只能逃生,可此刻……他却是就这么轻易地被李皓给杀了。

  一滴生命之泉,滴在了黑豹肚子上。

  黑豹哀怨地看了一眼李皓,虽然李皓给了它两滴生命之泉了,可它还是觉得委屈,太痛了!

  李皓不说什么,迅速收尸。

  接着,迅速朝下走去,将三楼6件宝物,全部打包收起。

  接着去二楼,将那些源神兵,全部收入储物戒。

  最后迅速抵达一楼,将所有储物戒,全部收起,用一根绳子迅速串了起来,弄成了一个长长的戒指项链,银铠浮现,项链被李皓收入银铠自带的包裹当中。

  而地上,那些破空甲,李皓也没放过,虽然不知道怎么用……收着!

  他取出一枚储物戒,迅速收取。

  而外面,隐约传来了攻击声,显然,有人在攻击宝库。

  李皓花费了一点时间,将所有铠甲全部收走,再次回到了四楼,此刻,四楼只有孤零零的一样宝物……镜子碎片。

  而镜面上,呈现出了外面的情况。

  外面,红胡子好像杀了一位旭光,吓退了许多人,此刻,正在带人攻打宝库,眼中满是狠意。

  另外一处,徐庆打的俞樵吐血不止……

  这一切,发生的都很快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镜面碎片……这东西一旦取走,红胡子可就出现了,可不取走……难道在这等着徐庆杀了那些人,然后来杀自己?

  自己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!

  李皓取出了一个树根,眼中带着一些狠意……红胡子不拦自己就算了,一旦阻拦……给你吃一根树根!

  小树实力不弱,这玩意……也许能杀了他。

  不行的话,他和黑豹补刀,也有希望杀了红胡子。

  李皓发了狠,瞬间将镜面碎片收入储物戒中。

  一瞬间……那层保护罩好像消失了。

  外面,响声传来。

  轰隆一声巨响!

  红胡子那阴冷声传来:“二公子,我来保护你了!”

  而远处,徐庆却是微微一怔。

  这一瞬间,整个国公府,好像失去了什么……

  就当徐庆怔神的瞬间,远处,传来了红胡子惊讶无比的声音:“你是谁?二公子他们呢?”

  这一刻的红胡子,的确惊讶!

  这人是谁?

  而李皓,见他朝自己杀来,另外还有足足三位旭光强者,虽然都只是旭光初中期,可是……他哪有时间和他们纠缠。

  蜕变期强者是吧?

  李皓一咬牙,树根瞬间被他激发。

  红胡子还想斩了这人再说,下一刻,眼中露出一抹惊恐之色,这一刻,眼前好像出现了一棵参天大树!

  而那大树,无数树枝,朝他飙射而来!

  幻觉?

  红胡子心中想着,却也暴吼一声,手持大刀,一刀朝大树斩去!

  而这一瞬间,一抹光辉,耀射整个东心城!

  在徐庆和俞樵几人都有些震撼的眼神下,好像看到了一棵大树,一瞬间,大树树枝万千,直接将红胡子和他三位属下,直接穿透!

  穿插的浑身都是洞!

  红胡子整个人都傻了,头颅之上,也被瞬间击穿,打出了一个个血洞,而李皓,也是震撼无比,来不及多想,一剑斩出!

  噗嗤一声,头颅掉落!

  黑豹也是瞬间爆发,抓死了其他几位……其实他们都死的差不多了。

  大树,爆发出这一击,也消失了。

  空中,瞬间只剩下李皓和黑豹。

  李皓一把捞走了几具尸体!

  看向远处,疯狂大笑:“徐庆,我的声音还能听出来吧?白痴!什么妖族使者,我说你就信,还主动送上了追风靴,多谢定国公慷慨……你两个儿子,你孙子,你的将军,总管……我全部笑纳了!对了,还有你的宝库……哈哈哈,多谢!”

  徐庆瞬间懵了。

  而这一刻,那空中金色大狗,瞬间化为黑色大狗,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叫唤一声,显得格外的得意。

  “李……李皓……”

  徐庆怔神!

  李皓?

  李皓哈哈大笑:“是我,你居然真的相信我的狗是什么帝宫大妖……太愚蠢了!”

  话落,破空而走!

  速度极快!

  徐庆怔神之下,整个人都恍惚了,我……被骗了?

  我……被骗了!

  “李皓!”

  一声怒吼,那眼神之中,唯有血腥气,怒吼一声:“滚!”

  轰,一拳打飞了俞樵。

  “追,杀了李皓!不杀李皓,誓不为人!”

  这一瞬间,他彻底疯狂了。

  我的两个儿子,我的追风靴,我的宝库,我的镜面神兵……

  什么都没了!

  此刻的他,哪还顾得上俞樵他们,这些人,迟早都能杀,可李皓……今日必须留下来!

  天地将军,数位客卿供奉,纷纷朝那边杀去……

  这一刻,他们也是脸色变幻不定。

  李皓!

  天大的丑闻!

  天大的笑话!

  堂堂定国公,东方霸主,居然被李皓被骗到了家门,主动送上了至宝,还送掉了两个嫡子……

  俞樵看定国公直接不管自己等人了,也是震撼。

  震撼之余,看向李皓遁逃的方向,微微凝眉。

  这李皓……倒是有趣。

  若是动静小一点,也许可以悄无声息地遁逃掉,当然,红胡子在那,也不好动静小点,可若是隐藏身份,不说自己是李皓,也许定国公不会如此疯狂。

  不单单是因为李皓杀了人,夺了宝,还有一点,李家神剑!

  他眼神闪烁,迅速道:“走!回去……大家各自小心,不过此刻也是机会,经此一战,徐庆老儿再次损兵折将……关键是,名声扫地,谁会相信他这样的废物,可以带领东方走向辉煌?快,回去,将消息传遍天下,事无巨细……徐庆,等着天下嘲讽吧!”

  他不敌徐庆,此刻继续留下,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至于国公府那些弱者,他也不想杀,没意义。

  至于去救李皓……算了吧,别一起葬送进去了,何况,他也没理由去救,若不是李皓这家伙,他们也不会差点被杀,没找李皓麻烦就算不错了。

  说罢,俞樵腾空而去,一拳打出,火焰冲天,整个国公府瞬间燃起大火!

  一瞬间,一股宏大的声音响彻东心城:“定国公徐庆,无能至极,虚伪至极,妄图伏杀东部21行省行政首脑,被魔剑李皓杀入府中,剑斩和徐庆勾结的东海红胡子大盗……”

  俞樵几人,此刻那是落井下石一流,更是最后吼道:“徐庆已被李皓斩杀,国公府覆灭,天地同庆!”

  话落,几位强者,迅速遁逃四方。

  回去!

  只有回到自己的地盘,才安全。

  至于定国公没死,这时候大概也没心思来辟谣了,他恐怕现在正在疯狂追杀李皓中,哪还有心思管这里。

  消息一出,一瞬间,东心城震荡!

  城内,无数潜伏的探子,纷纷张大了嘴巴!

  一个个嘴巴张的比鸡蛋还大!

  我们……听错了吗?

  谁?

  魔剑李皓?

  我的天,这是什么天方夜谭,怎么可能?

  坐镇东方两百年的霸主,定国公府,被李皓直接扫平了?

  天下……要彻底动荡了。

  这不是小人物,这可是四方大陆,东方大陆霸主被踏平的大消息……一瞬间,无数传讯玉迅速运转起来,消息,眨眼间传遍天下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