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90章 祭典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折腾了一夜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天色渐亮。

  这一日,便是国公府大公子,长房长孙的祭奠之日了。

  徐峰的祭奠,也一起搭上了。

  而这两位,都死在了李皓手中,可以说,李皓和定国公府的仇怨,这时候,甚至还要超过了红月和他的仇恨,当然,这是定国公府对李皓。

  就如李皓恨红月一样,人家也恨不得吃了李皓的肉。

  江湖就是如此。

  你杀我,我杀你,江湖恩怨少不了。

  所以,哪怕徐家恨的李皓要死,李皓也没当回事,就如映红月,大概也不会在乎李皓恨不恨他,自古成王败寇,徐家擒杀了李皓,李皓击杀了映红月,这仇恨,自然也就消了。

  天色一亮,国公府也开始热闹了起来。

  外面的广场,也传来了一些人声。

  定国公亲民,家门口建休闲广场,儿子死了,孙子死了,都照样开放,这么虚伪的人,也难得一见了,当然,若是他最终赢了,取得了天下,那就不是虚伪,而是真善美了。

  这种人,有时候还是挺可怕的。

  李皓躺在黑豹肚子中,黑豹肚子还是挺宽敞的,也没那么脏,这家伙的内腑,都快成精钢了,也没那些血肉呼啦的玩意。

  此刻的李皓,还是念念不忘人家的宝库。

  是骗一笔,骗到了追风靴就走人,还是连锅端了呢?

  这是李皓思考的问题。

  若是单纯的骗走了追风靴,也许用不了几天就会暴露的,不过倒是安全许多,也许可以顺利离开国公府。

  可是,人家借东西,也是有要求的。

  奎山蛇王,不可能真的派五位旭光大妖来,更不可能真的送来大量生命之泉当利息,三五天下来,大概就被戳破了。

  不过,这时间,足够李皓逃亡了。

  “是冒险一次,还是骗了追风靴就走?”

  李皓问自己,也没人可问,黑豹也许是觉得肚子中有人,睡的不舒服,在地上来回打滚,也滚的李皓有些心不静了。

  “国公府不乱下来,我骗走了追风靴,又暴露了太多底牌……恐怕人家徐庆都要亲自上阵追杀自己了。”

  “今日,东方各大行省强者齐聚此地,国公府让我去,大概有借机震慑之意……”

  利用奎山,来震慑一些人。

  奎山的实力不弱,明面上蜕变期就有一位,旭光大妖数位,三阳更是很多,对一般行省而言,这是无法招惹的敌人。

  “震慑……那代表国公府对东方的掌控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,这些人当中,甚至有一些可以和对方分庭抗礼。”

  “东方最强的霸主,是徐家,可好像也有几家,可以和他们分庭抗礼,21个行省,徐家若是都能镇压,早就独霸一方,割据一方了。”

  一个个念头,在李皓脑海中闪烁。

  而此刻,外面也有了人声传来。

  “定边行省行政总署署长到!”

  门外,有国公府唱喏的在。

  祭奠,来的都是大人物,自然还是要唱出来的,用以显露国公府威严,人脉。

  定边行省,就在国公府眼皮子底下,自然也是国公府一系的人,此地的行政总署署长,就是个摆设,可摆设,也是地位极高,整个天星王朝,亿万里江山,也就99位行政总署署长。

  这位来的这么早,显然也是给国公府撑面子。

  李皓默默听着,并未有什么动静。

  徐星让他稍微休息一会,说待会会让人邀请他过去,按照李皓的推测,自己也许是等人来齐了,徐家才会邀请自己过去,打一些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……

  国公府外。

  一辆辆小车,缓缓停下。

  当然,也有不按寻常路走的,有身穿铠甲的强者,直接骑乘坐骑而来,有些是妖兽,有些是普通骏马,却也个头惊人。

  有些强者,更是直接驾驭源神兵而来。

  有飞船,有轿子。

  这些人,大部分都有实力在身,而且不弱。

  除了定边,还有20行省,一大行省,人口亿万,东方又极为富硕,神秘能浓郁,从强者数量上来说,是比北方要强的。

  北方除了银月几个老阴货,单纯从明面上实力来看,四方大陆,就北方最弱。

  今日,各大行省强者齐聚。

  虽然未必来的都是最高长官,最强强者,可几乎都有旭光带队而来,或是一省高官,或者一方霸主代言人,都很了得。

  而有些行省,更是最高长官,亲自抵达。

  国公府这边,变故丛生。

  强者陨落许多,旭光死了足足9位,也让一些之前被压制的行省,蠢蠢欲动,有人也想亲自来探查一下,如今的国公府,还有几分实力。

  9位旭光,可不是小数目。

  而且,最弱的徐峰,都有旭光中期之力。

  徐家虽然底蕴雄厚,可一下子折损了这么多强者,甚至都要超过红月这些时日折损在银月的强者数量了。

  国公府外。

  一辆黑色小车,缓缓停下。

  小车中,除了司机,还坐了两人,一老一中。

  老人头发花白,显得有些老态龙钟。

  中年身体却是健硕,肌肉发达,不过遮掩在军服之下,倒也不太显眼。

  “父亲,到了。”

  中年低声说了一句,老人睁开眼睛,看向外面,看向国公府,盯着那硕大的门楼上几个大字,轻声道:“徐庆今日不知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,待会进去后,多听少说。”

  “父亲,我知道的。”

  中年点头。

  两人来自火明行省,也是东部极其强大的几个行省之一,境内因为火山较多,导致火系超能很多,实力强悍。

  而火明行省,也是徐家的眼中钉肉中刺。

  火明行省的实际掌控者,和其他地方不同,是巡检司的司长,也就是眼前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数十年前就掌握了整个行省的军事力量。

  老人和徐庆,多年前就有冲突,也是徐家一直想要拔除的眼中钉,不过老人实力强悍,早些年就跨入超能,而今也处于蜕变期,还是极强的火系超能,战力彪悍。

  麾下,还有一支极其忠诚的火行军,强者也极多,徐家也不敢贸然对他下手。

  这一次,徐家大祭,老人亲自过来,中年是极其不愿的,可拗不过老人,还是跟着一起来了。

  见父亲要下车,中年还是再次传音道:“父亲,我担心徐家会对父亲发难了,之前就应该我来……”

  “行了,做大事,也没必要时时刻刻都畏手畏脚!徐家虽强,可今日是公开大祭,威慑可能会有,但是当众对我出手,他们还没那个胆子,也没那个魄力,徐庆这人,不会当这个出头鸟的。其他三方没乱,东方先乱,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。”

  再说了,又不是自己一人反对他。

  多了去了!

  徐庆想一统东方,起码现在是没可能的。

  老人心中想着,也不多说什么,迈步朝国公府走去,门口,唱喏的国公府强者,脸色微变,迅速道:“火明行省巡检司司长到!”

  此话一出,瞬间引起了许多人注意。

  老人后面,也有一些强者走出,听到声音,纷纷朝门口看去,看到老人在,有人意外,有人眼中露出一些笑容,有这位在,倒是可以看情况行事了。

  反对徐家,也要有个领头羊。

  在东方,有资格,有实力,直接和徐家抗衡的,有三家,火明行省是其一,第二是东极行省,也是疆域广阔,人口众多,强者众多的地方。

  东极行省,体制又有些不用,和定边一样,东极那边,也有一大世家坐镇,东极侯的领地,虽说不如国公府名气大,可也是当年天星王朝开国勋贵。

  除了火明行省和东极行省,东方第三大反抗徐家的势力,并非行省,而是一个名为神日会的组织。

  神日会成立时间也很长,仅次于三大组织,不过扩张的没有三大组织快,如今还在东方扎根,并未扩散出去,可在东方实力强悍,收拢大量散修,三大组织在东方,单独一家也并非神日会的对手。

  神日会成员遍布东方,甚至有些成员身份显赫,传闻甚至有地方封疆大吏加入其中,获得了不少实权人物支持,正如徐家背地里扶持三大组织一样,神日会也有多位金主扶持。

  一些行省,明面上不敢反抗徐家,暗地里为了保住地位,都在支持神日会。

  定国军,这些年征战的对象,也多为神日会成员。

  老人刚到门口,就引起了许多人注意。

  后面,更是有其他行省强者,急忙上前,热情招呼:“俞司长也到了,早知道,便和俞司长同路了,有俞司长在,也安全一些。”

  老人回头,笑着点点头:“回去可以一起。”

  “那就叨扰了!”

  一群人,聚在门口,有说有笑,没有吊唁的样子。

  很快,徐星亲自迎了出来,看到老人,也露出了虚伪的笑容:“俞司长来了,快请进……”

  说罢,笑容消失,露出悲戚:“此次大哥不幸遇难,倒是让各位辛苦奔波了。”

  变脸速度,也是快的惊人。

  笑是表示友好,悲戚是因为大哥和侄子丧命,今日是祭典,还是要注意一下的。

  老人也收敛了笑容,叹息一声:“节哀顺变!没想到那光明剑几人,如此大胆,那李皓,更是出手狠辣,定国公如此良善之人,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,还望国公保重身体,长命百岁,千万别气坏了身体。”

  徐星暗骂一声!

  虚伪!

  当然,长命百岁不算什么讽刺,哪怕成了武师和超能,也不代表能活很久,不解决身体五脏孱弱的问题,百岁,有时候就是极限。

  所以这话,倒是没太多的讽刺意味,只是从这位口中说出来,就是让人听的不舒服。

  “俞司长快请!”

  徐星不愿多说,心中发狠,待会你们就知道,徐家哪怕损失惨重,也不是你们可比的。

  原本奎山一脉不来,还有些忌惮。

  如今,和奎山达成了一致的话,奎山大妖很多,旭光不少,蛇王虽然是蜕变期实力,可大妖血脉强悍,肉身强大,也不是一般蜕变期可比的。

  等你们知道,我徐家和奎山妖族联手了,到时候看看,你们还能不能笑出来!

  老人也不再说,带着儿子,和几位其他行省强者,迈步走入,进入其中,自然有国公府奴仆带路,前往宗祠之中。

  而门口,唱喏的强者,又看到了一人,脸色微变,看了一眼徐星,有些犹豫,要不要喊出来。

  徐星也抬头看去,眼神微动。

  微微摇头。

  显然,是让对方不用喊了。

  来的人,身份并不是太见得光,尽管明面上,大家都知道这些人的存在,可也不会故意公开。

  来的那人,气质彪悍,不止一人,身后还跟着不少人,有些散乱无序,却是都以这位大胡子强者为首。

  那大胡子,身穿短打,哪怕这种场合,也没收拾一下,身上好像还有一些血液,隔着老远就道:“定国公老人家没事吧?那李皓小儿,胆大包天,回头找个机会,斩了他脑袋,祭奠一下大公子!”

  大胡子声音很大,引起不少人注意。

  徐星勉强一笑,上前一步,“胡岛主来了,快请进!”

  那被称为胡岛主的大胡子,声音依旧宏大:“大公子死了,那二公子以后就是小国公了?恭喜了!”

  徐星顿时皱眉。

  哪怕心中想着,也不能在这场合这么说,这家伙……故意的吧?

  当然,他也不想得罪此人。

  表面上,这人是东海一个岛屿的岛主,实际上,东方各大行省强者,谁不知道,这位是东海最强盗团的头领人物,和北海的星光海盗团一个德行。

  不过,北海星光海盗团背后之人神秘,可东海的这位,明眼人都知道,背后就是定国公。

  不过以前虽然知道,可双方也没太多接触。

  今日倒好,这位直接来了。

  有人凝重,有人不屑,有人愤恨!

  沿海几大行省,经常遭受这大胡子带人骚扰,显然,也有定国公授意,削弱他们的实力,如今看到大胡子,有人恨不得上前击毙他!

  也有强者,暗中传音,冷笑连连:“定国公真是……糊涂了!这种人上不得台面,为了震慑四方,连红胡子海盗团都给喊来了。”

  “你能如何?红胡子实力强悍,明面上还是东海岛主,大家都知道他是海盗,可官方到现在,也没定义他的身份,人家表面上可还是良民。”

  “这红胡子胆子也大,居然敢上岸……”

  “你去杀他?”

  说话之人沉默了。

  红胡子实力强悍,据说可能也跨入了蜕变期,何况并非他一人前来,身边还跟着一些强者,谁敢贸然袭击他?

  不说能不能成功,一旦泄露消息,还容易引起国公府围剿。

  “回头找个报社揭穿他……”

  “那也得有报社敢刊登,刊登了,能传到大家手中……再说,一般民众知道了又能如何?能改变什么?”

  四方沉寂,不再交流。

  而前面,红胡子笑的爽朗,直到手下一位修士传音几句,红胡子这才收敛笑容,露出悲戚之意:“大公子陨落,真是人神共愤,天地同悲,二公子节哀顺便,以后有时间,可以去我那散散心,海上虽然不如陆地,但是什么都有,应有尽有……还能发泄一二……”

  说着,又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很快收敛。

  徐星就当没看见了,面露悲色,寒暄了几句,让人领着对方进入了国公府。

  接下来,一位位地方大员,陆续进入。

  也有身份神秘的强者,没有唱喏,却也得到了徐星重视,让人领着进入了国公府。

  等到最后,数位身穿黑袍,胸口却是有大日图徽的人走来,徐星脸色微变,神日会!

  这边,徐家可没邀请。

  可对方居然自己来了。

  这一次倒好,整个东方领地,除了少数几家之外,几乎都来了,作对的三大势力,也都到了,看来,都想试探试探国公府虚实了。

  很快,徐星也招呼了一阵,却是让人盯死了这几人,领着他们走了进去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,李皓也在隔空观察着。

  一个个地数着。

  心中也是骇然!

  好多强者!

  21个行省,包括定边行省除了徐家,也有强者过来,几乎都有旭光强者在,再加上一些其他势力的强者,有些行省来的还不止一位旭光!

  就这么一个个数下来……李皓牙都疼。

  进来了32位旭光强者。

  太可怕了!

  而国公府,本来旭光也不少,三大将军,二总管,还有几位供奉客卿,能看到光团的,也有10多位。

  加上看不到光团的武师……

  一下子,接近50位旭光汇聚在这。

  可怕!

  当然,这不是一家势力,而是整个东方的精英汇聚,21个行省,比北方全部行省都多,一个银月,都有那么多超越旭光的强者,人家东方神秘能浓郁,这些旭光也正常。

  “果然,不出来看看,不知道天高地厚……”

  这么多强者,自己之前还想强抢!

  这难度,不易于登天。

  哪怕不是徐家的人,可一旦强抢,也有人会讨好徐家的,徐家坐镇此地多年,不可能都是仇家,21行省中不敢说一半,起码也有三分之一是支持人家的,否则,徐家也没这个底气一统东方。

  可来的人这么多,倒是让李皓犹豫了。

  看来,也许行骗更合适一些。

  算了,再看看情况,现在他也不清楚这些人到底什么态度。

  若是都和徐家干起来……那就好了,可以浑水摸鱼。

  正想着,那位阴柔的二总管敲门了。

  “使者,祭典快开始了,二公子邀请使者前往宗祠吊唁……不知使者……”

  “来了!”

  黑豹起身,大门自动开启。

  在二总管的带领下,一人一狗,朝徐家的祠堂走去,徐府的祠堂就在国公府内,也不算太远。

  人还没到,李皓就感受到了一股股强悍的气息沸腾。

  强者,是真的多。

  徐家的祭典,其他人是不入宗祠的,都在宗祠外面,也没让这些大人物站着,今时不同往日,有些规矩也不适用了,若是昔年皇室执掌天下,这些人来国公府吊唁,只能站着。

  可现在,倒是安排了一些座椅,让一些大人物坐着。

  当然,也不是人人都有座位,一些身份不高的,就没安排。

  此刻,宗祠大门敞开,里面倒是有不少徐家人,徐家并非只有徐庆和徐星了,还有不少庶出子弟,徐庆还有兄弟姐妹,只是都是名声不显,也没人在意罢了。

  这时候,密密麻麻的,倒是站满了徐家人。

  也只有此刻,才能发现,传承200年的家族,人员是真不少,还不是那种一夫一妻,一代一个的时代,国公府三妻四妾的多了,有些人一生就是十几二十个……男丁入祠堂,此刻,也站着不下百人。

  恐怕还有不少人,连入祠堂的资格都没。

  等到黑豹出现,一瞬间,吸引了外面所有人的注意力,一些人脸色微变。

  妖!

  这一刻,不管是火明行省这边,还得东极行省的东极侯府的人,都纷纷露出异色。

  先是海盗,又是妖族……

  这定国公,真是胆大包天!

  这妖族,哪来的?

  实力倒是不强,三阳而已,在场的,除了徐家人,能进来的,就没有低于三阳层次的。

  黑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嚣张的很。

  实际上,黑豹是有些腿软的,李皓其实也是。

  强者太多了!

  被所有人盯着,不腿软才怪了,可作为古妖后裔,见识过大场面的人,此刻,哪怕装,也要装的霸道一点,黑豹有些发抖,李皓却是精神波动,嚣张无比:“看什么看,一群垃圾,再看戳瞎你们的眼!”

  此话一出,一些人脸色顿时变了!

  不少人看向他身边的二总管,脸色难看起来,等待着徐家的反应。

  而徐家那边,徐星迅速走出祠堂,也有些暗暗叫苦,忘了这位大妖的嚣张了。

  别看只是三阳……那是真嚣张啊!

  自己这些人知道内情,自然知道它嚣张的底气,怕就怕,有人不知道,不懂,惹怒了人家,对方直接出手斩杀了这位三阳小妖,那国公府就麻烦大了。

  他迅速走出,急忙堆笑:“诸位见谅,这位妖族使者,和我人族习惯不同,并非有意……我给诸位介绍一下,这位是来自奎山的龙神使者!使者不单单是奎山妖族的使者,更是……一位无敌的存在的后裔,身份尊贵!”

  此话一出,一些人脸色微变。

  奎山妖族!

  当然,这一点有人其实有些猜测,毕竟东方妖族,也就那几个地方,可后面一句话,是什么意思?

  无敌存在的后裔?

  什么样的强者,值得这么说。

  那人群中,红胡子眼珠子转动了一下,好像极其鲁莽,直接问道:“二公子,这年头,谁敢称无敌?”

  “哼!”

  李皓一声冷哼:“红毛垃圾,也敢放肆!”

  红胡子勃然大怒!

  徐星暗暗叫苦,急忙道:“使者稍安勿躁,胡岛主也稍安勿躁!这位是古妖后裔,古妖……明白吗?”

  他看向众人:“使者是古妖嫡传血脉……使者先祖,还活着!”

  懂了吗?

  此话一出,一瞬间,包括红胡子在内,都是脸色一变。

  真的假的?

  都是大人物,岂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都有些震动,怎么可能!

  古文明时期的大妖,还活着?

  那得活多少年!

  王朝更替,沧海桑田,超能崛起不过20年,和这些远古大妖一比,大家心中有数,能活到现在的,那肯定恐怖无比……

  只是,还是难以置信!

  徐家,不会是故意吓唬人吧?

  随便找了一头小妖来,然后吓唬大家?

  故意震慑四方?

  奎山一脉虽然强大,可蜕变期加上几位旭光,可怕是可怕,也不代表彻底招惹不起,然而,加上一位古妖……那就是真的招惹不起了!

  这一刻,哪怕红胡子,也是脸色微变,没再说话,却是有些狐疑。

  看了一眼徐星,不知道是对方故意吓唬人,还是真的如此?

  还有,古妖嫡传,这么弱?

  三阳中期而已!

  奎山,他还真不怕,他也是蜕变期强者,杀了这小妖,大不了入海,你奎山在陆地,你敢来海上,他会让奎山一脉知道,东海可不是陆地可比的。

  可若是一头古妖存活……那还是不要找死了。

  李皓其实也是忐忑无比,可这时候,徐星开始帮他铺垫了,他也安了安心,心中舒气,再度嚣张无比道:“听好了,我奎山一脉,即将现世,你们这些人,都乖乖的听话,要不然别怪我妖族不客气!”

  有人露出一抹愤怒之色!

  徐星也是叫苦不迭,暗暗传音:“使者,人族和妖族习惯不同,奎山那边,也没必要招惹太多人,使者不必和他们计较什么……”

  说着,眼珠子微动,又传音道:“这些人中,其他人都是服气奎山一脉的,倒是有几人,平日里没少说奎山坏话,那火系的老头,是火明行省的强者,名为俞樵,不是个东西。”

  “还有那头戴冕冠的,是东极行省东极侯的长子,东极侯曾明言,迟早要剿灭奎山妖族。”

  “还有那身穿黑袍,有大日图徽的,是神日会组织的人,也是暗中猎杀了不少妖族……”

  此刻的他,想到了祸水东引。

  这大妖,嘴巴臭的很。

  先把这几方给得罪了最好。

  到时候,哪怕想缓和关系都不行了,只能一心一意地和徐家合作。

  最好现场打起来……给这大妖一点苦头吃,然后徐家出面缓和,救下大妖,那才更有意思,徐星一下子想到了许多。

  而李皓,瞬间明悟!

  这三家,都和国公府有仇。

  好事啊!

  下一刻,李皓直接朝那头发花白的老人发难:“那个家伙,小星星说你扬言要屠灭我妖族,胆子不小,本王倒想看看,你有几分本钱,敢如此嚣张!”

  徐星一怔,暗骂一声!

  艹!

  没让你直接说出来,这大妖,到底是故意的,还是真的口无遮拦。

  早知道,我不说了。

  虽然他知道,大家不和,可那都是暗地里,没正面撕破脸,被这大狗一弄,这下好了,大家都知道是徐家暗中……不,明面上挑拨了。

  徐星此刻都悔死了,虽然不怕,可这太尴尬了,也太丢徐家的人了,徐家当面挑拨,被大妖直接说出来了,这简直就是社死现场。

  李皓还不罢休:“还有那什么猴子,山中无龙神,猴子称大王!”

  东极侯长子脸色微变,看了一眼徐星,没有吭声。

  俞樵也是微微皱眉,没有发话。

  李皓转眼又盯上了神日会的人:“还有挂个红点点的家伙,你们胆敢暗中猎杀妖族……等着本王回山,禀告龙神,收拾你们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徐星已经彻底死心,急忙开口道:“使者心直口快,大家不要误会,都是玩笑……”

  一群人,都看了他一眼。

  有人心中暗骂!

  误会?

  傻子都知道,是你刚刚传音挑拨的,这大妖,脑子也不好使,直接就说出来了。

  而被提及的三方势力,此刻都是沉默无声。

  有人还在思考,思考徐家和奎山合作后的影响。

  有人,则是暗暗发狠。

  这大妖……来头很大,若是死在了徐府,也许才有意思。

  看徐星那样子,不太像是伪装出来的。

  是真的有些忌惮,和对金色大妖的无可奈何,这么说,对方来头真的不小,若是如此,一旦击杀此妖在此,是否可以挑拨奎山和对方的关系?

  杀意,在一些人身上一闪而逝。

  而李皓,仿佛感受到了。

  心中一怔,片刻后,好像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有人想杀我……”

  他心中想着,脑海中,渐渐浮现出一些想法。

  徐家,肯定不敢让自己死在这。

  徐家一旦笃信了自己的身份,哪怕死了徐星,徐庆都不敢让自己死在这,否则,徐家怕被报复。

  若是……自己和这些人起了冲突,徐家会保护自己吧?

  李皓心中想着,却是有些战栗。

  好……好刺激的感觉!

  若是徐家不管自己,那就完蛋了。

  当然,若是徐家真的管了,保护自己……那就有意思了,自己,也许可以主动制造出大动荡出来。

  这三方,也许都想杀了自己,栽赃给徐家。

  不过,明面上大概不敢动手的。

  所以,也只是想想。

  可若是自己主动去挑衅,一再制造混乱呢?

  一个个想法,迅速浮现,迅速被李皓否决,太过刻意了,也不好。

  还有,追风靴到现在没看到。

  起码,要看到,而且证明是真的,自己才能这么干,要不然,那就不妥了。

  正想着,徐星带着他,到了一座特殊座位上,不是椅子,而是贴着地面的一个金色宝座,看样子,是徐家昨夜连夜打造出来的。

  黑豹懒洋洋地躺在了上面,倒是觉得不错。

  而其他人,余光不断看向黑豹。

  徐星见状,也微微松了口气,这大妖不再说话就行,在这当个背景板,震慑一下四方就好。

  他再次传音李皓:“使者,那我先入祠堂,主持祭典了……”

  黑豹不耐烦地挥了挥爪子,徐星见状迅速回到了祠堂中。

  而李皓,也有些肆无忌惮地,将精神力探查到了祠堂之中,不少人再次看向李皓,暗暗心惊,好大的胆子,可是,徐家人好像都没发现一般,或者都默认了。

  任由这大妖探查!

  此刻,也愈加证明,这大妖身份的确尊贵,居然敢在这时候直接探查徐家宗祠。

  李皓扫视了一圈,没看到追风靴。

  祠堂上方,倒是有一个祭台一样的东西,从形状上看,也许是平日里供奉追风靴的地方,可此刻,却是空空如也。

  不是说,徐家大典,都会取出追风靴供奉三日吗?

  这一次不供奉了?

  而此刻,祠堂中,徐星不再管这些,抑扬顿挫,悲天悯人,愤怒泣血般地念起了悼词:“列祖列宗在上,徐家传承数百载,为国为民,为江山社稷,为天下黎民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……然,长兄徐镇,惨死银月奸人之手,更有背主之人,残杀军中将领……”

  一字一顿,听者伤心,闻者流泪。

  至于李皓和光明剑,自然便是那奸人和凶徒。

  外面这些人,有人露出悲悯之色,有人低头叹息,有人咬牙切齿……几分真,几分假,也就他们自己知道了。

  “后辈子弟不肖,更是被奸徒夺走了传承至宝……后辈子弟,引以为耻,必将夺回至宝……”

  徐星又念叨了一阵,而就在此刻。

  后面,响起了一阵喧嚣。

  李皓也回头去看,心中微微一怔,此刻,一位老人,踏步而来,按理说,儿子孙子的祭奠,他是不会出现的,可此刻,徐庆却是出现了。

  身后,还跟着几位强悍无比的将军。

  不止如此,此刻,徐庆手中,托举着一只靴子,面色冷凝,一步步朝前方祠堂走去,声音已经传荡而出:“后辈徐庆无能,丢了祖宗颜面!追风靴丢失一只,只剩一只,本无颜供奉,让祖宗蒙羞!”

  “然,徐家屹立东方,知耻而后勇,一只追风靴,先祖见证,徐家,必将夺回另外一只,击杀仇敌,一雪前耻!”

  话落,他已经捧着追风靴,走到了祠堂中,将一只追风靴,恭敬地拜访在了祭台之上。

  这一瞬间,不少人都是眼神发亮。

  而李皓,更是干脆,神意直接探查而去!

  其他人没这个胆子,他却是不怕,而徐庆,好像早就料到了,并未阻拦,他知道,追风靴一出,这大妖会忍不住的。

  毕竟,对方就是为了这个而来。

  李皓急忙探查,神意包裹,他还真怕遇到了假的,现在多好,正大光明地探查,一般人当然认不出真假,可李皓可是有另外一只的。

  追风靴是真是假,看内部那股特殊能量就知道了。

  这东西,是很难伪造的。

  仔细探查一番,李皓也不好具体判断真假,但是也不客气,直接传讯徐庆:“你便是定国公?此物距离我太远,本王可否亲自探查一番真假?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奎山一脉所需之物!”

  徐庆不动声色,传音道:“自然可以,不过使者稍等片刻,等祭典结束,使者自可探查。”

  尽管李皓迫不及待了,可这时候还是忍耐了下来。

  那就等!

  他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无数念头,明知道奎山和他们的合作,就在这靴子上,对方大概率是不敢造假的。

  一旦确定是真……自己要不要马上夺走?

  还是继续等待?

  念头闪烁,李皓强压下躁动,观察起了其他人的超能波动,有些人,超能波动的厉害,看样子,也是心情难以平复,若非徐家强悍,这时候,大概就有人想上去夺宝了。

  ……

  此刻,不止李皓盯着看。

  外面的强者们,虽然没敢释放神意或者精神力探查,可都是眼神闪烁,一个个盯着那追风靴看,这东西,据说可是八大家传承宝物。

  李家的神剑,如今暴露了一些能力,让无数人为之动心。

  这追风靴若是也是其中之一,是否具备同样的能力呢?

  正观察着,那俞樵微微皱眉,感受到了一股挑衅的精神力或是神意波动,侧头看去,就见那金色大狗看着自己,眼神凶狠,甚至有波动传入脑海:“看个屁,这玩意,徐家要送给我奎山一脉,你看个什么劲!”

  俞樵心中微动。

  而这一刻,不止他听到了,其实也有人听到了这话,都有些意外,但是都没说话。

  原来如此!

  徐家,以追风靴为代价,换来了和奎山的合作……难怪之前没什么动静,原来是为了这个。

  俞樵心中念头无数。

  奎山需要追风靴……那追风靴若是丢了呢?

  然后,这大妖死了呢?

  那岂不是说,徐家不但没了和奎山合作的基础,反而会承受奎山的怒火?

  此刻的他,也是心中思绪万千。

  万万不可让奎山和定国公合作,否则,奎山大妖不少,还有什么古妖,那其他人,只能俯首称臣了,哪敢反抗!

  这时候,他看向东极侯长子,又看了看神日会那位来的副会长,三人对视一眼,好像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。

  不能让这合作成功!

  否则,东方再无他们立足之地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