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9章 快吹破了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黑豹被带到招待客人的小楼休息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而后院众人,则是开始商讨。

  实际上,黑豹没休息,作为妖族,还是古妖后裔……李皓觉得,一头乖乖休息的狗,那是不符合古妖妖设的,谁家的大妖这么乖?

  所以,二总管前脚刚走,后脚,黑豹就正大光明地出来了。

  也没藏着掩着,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了出来,随便盯上了一个府中奴仆:“那弱小的家伙,过来,带本王四处看看!”

  那架势,大有你敢不来,就吃了你的意思!

  国公府中,那年轻奴仆,被吓得不轻,不敢答应,却也不敢拒绝,眼看着黑豹龇牙咧嘴,好像要吃人了,这奴仆吓得都快尿了……刚刚离去的二总管,忽然回来了!

  李皓也愈加笃定,自己被人监视了。

  来的太快。

  又没散发什么气息,又没攻击人,人家转头就知道你这边发生了什么,要说没人监视,李皓能把脑袋剁下来。

  “使者不休息片刻?奎山到此,距离不远,长途奔波……”

  “你以为本王是你们孱弱的人族?”

  李皓再次发出声音:“何况……这什么破地方,空间狭小,如何休息?能量也极其匮乏,少废话,带本王四处看看……你人族倒是会享受,区区一个国公,也能置办这么大的家业……”

  那二总管脸颊都在抽搐。

  这小妖,真不客气。

  他好歹也是旭光境,这小妖不过三阳,却是如此嚣张。

  当然,他也知道,这妖来头不小,也不敢轻易招惹,只好应付道:“不知使者想看什么?”

  李皓思索一番,精神波动道:“宝库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皓不客气道:“宝库!看看你们国公府家底如何?配不配和奎山合作?有没有资格,和我奎山联手!宝库是底蕴,最基本的能源石、古神兵、生命之泉,这些东西要是不够多,算什么一方大势力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二总管有些懵逼的感觉。

  第一次遇到如此嚣张之人……妖!

  不,以前也不认识几个妖族,难道妖族都是这样的?

  这么直接干脆?

  都这么肆无忌惮?

  这家伙要是没后台,他现在能一巴掌拍死它!

  听听这口气,太嚣张了。

  而李皓,又道:“怎么?怕本王抢了你们?堂堂国公府,怕本王这位三阳?何况……本王看得上吗?”

  李皓精神中带着嗤笑,带着不屑,爪子一个哗啦,露出了一个大坛子,坛子密封,看不清楚内情,但是,李皓随意一倒……倒出了十多滴生命之泉。

  “伺候好了本王,本王回头赏你几滴吃吃,这玩意,本王多的是!”

  二总管脸色都变了!

  之前李皓拿出一滴,他就有些意动,这妖族真富裕。

  可此刻……不是震动了,而是震撼,而是疯狂,甚至瞬间起了杀心,想杀死这头大妖夺宝。

  天?

  我看到了什么!

  看到了一个大坛子,看到了随意倒出来的十多滴生命之泉,他在国公府当总管,也算是有见识的人,深知生命之泉的宝贵。

  一滴,一条命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后院。

  几位超能,气息瞬间爆发。

  定国公也是捏碎了第二把椅子,他们面前刚赶到的徐星,也是张大了嘴巴。

  “公爷!”

  几位强者,脸色都变了。

  这一刻,有杀意,有贪婪,有疯狂。

  那是一个大坛子!

  很大很大!

  随意一倒,十多滴生命之泉,这坛子中,有多少?

  天!

  多少条命?

  不止如此,连徐庆都在想,有了这么多生命之泉,是否可以直接将五脏强化到一个极限,直接解封战力,直接不需要再封印自己。

  可下一刻,他陡然低喝:“坐下!”

  他眼中贪婪呈现,下一刻,化为了凝重:“都给我坐下!怎么,都疯了吗?你们知道,这么多生命之泉代表什么吗?代表真的有一尊古文明大妖存活了下来,代表帝宫真的存在,代表,这头小妖背后有强悍无比的传奇存在,代表它身份真的极其尊贵,连生命之泉都能当水喝……”

  越说,越是后怕,咬牙切齿道:“看到宝物都疯狂了,就不怕有命拿没命花?还是觉得,夺了宝,你们可以跑掉,而我定国公府,就在此地,反正死也只是死国公府中人?”

  此话一出,几位强者顿时变色,急忙压下贪婪,纷纷躬身:“公爷,吾等知错!”

  “哼!”

  定国公冷哼一声,其实刚刚那一刻,他都是杀心大起,真的想不管不顾,出去杀了那头弱小的小妖。

  可理智,终究还是占据了上风。

  这一刻,再无怀疑。

  这是一头有大背景,身份极其尊贵的古妖后裔,对方身后,也许站着不止一位古妖,因为生命之泉,不是妖兽可以凝聚的。

  这一坛子有多少?

  那代表,绝对有一尊妖植类大妖存活。

  越想,越是明白其中的恐怖之处。

  他皱眉不已,很快,微微舒展,吐了口气:“好事!奎山距离我们近,所以奎山一脉,先来找我们,看来也有合作之意,今古不同,也如这金妖所言,如今的古妖未必可以轻易走出来,未必适应如今的世界,这还是有道理的。”

  “但是,这一切都只是猜测,对方真要出来了,那也是吾等无法匹敌的存在。”

  思索一番,他看向儿子:“去,带它四处看看,它要去哪,便带它去哪。”

  徐星震动不已:“父亲,它要去宝库……”

  “带它去!”

  徐庆镇定道:“对它而言,国公府宝库,真的算宝库吗?也许只是看个稀奇,或者看个热闹,就那一坛子生命之泉,换取整个国公府我都愿意……就怕它不愿意!你可以去尝试一下,问它,愿不愿意换取?”

  强抢,那是最愚蠢的决定。

  他不是散修,不是散兵游勇。

  他是东方霸主,是定国公,一旦抢了这小妖,他跑不掉的,除非放弃家业,可这一点,他又不乐意了,徐家两百年的积累,让他放弃,为了生命之泉而放弃……那不可能。

  不但不能抢,而且,还要保护好它。

  想到这,他再次看向在场几人,低沉道:“诸位都是我府中栋梁,我不希望出现什么让我失望的事情……生命之泉是珍贵,可以后有的是机会,若是和奎山一脉彻底结盟,我想,也不差这些生命之泉。大家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,放弃了以后更长远的利益……只要能达成合作,一头小妖都能有的,我想……换取来,代价也不会太大。”

  众人思考一番,也的确如此。

  马上有人开口奉承:“这也是国公气运昌盛,公爷之名,让奎山一脉为之动容,才能派出古妖后裔谈结盟之事。”

  徐庆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  心中自然是得意的。

  但是,还是有个麻烦之处。

  追风靴!

  是的,追风靴。

  人家现在要的是追风靴,这才是他最头疼的地方,若是要其他的,随便什么,能和奎山合作,背靠古老存在的大妖,他其实真的不带考虑的。

  可是……追风靴啊……

  他有些纠结,又想到了被夺走的一只,还有现在剩下的一只……又有些犹豫不决,这些古老存在,都想要追风靴,看来,这追风靴真的了不得。

  可自己,又用不了。

  再了得,也没办法化为战力,化为好处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,他还是决定再等等,看向儿子:“你先去,它有什么要求,尽量去满足它,若是再提及追风靴……你就说,等我出关后,会给它观摩……但是现在不行。”

  “好,父亲,那我去了……”

  徐星也不多说,很快退走。

  他一走,徐庆又看了看府中几人,深吸一口气道:“这奎山古妖,先安抚着,大家打起精神来,天一亮,就是大祭开启的时候,主要还是先防着那些家伙,若是能震慑住,那最好!若是不能……”

  他看向画面中的金色大妖,思索了起来,要不要利用一下这头小妖?

  虽然合作还没谈成,可借奎山之名,震慑一下四方也不是不行的。

  ……

  宾客楼。

  李皓吵着要去看宝库,二总管很无奈,直到徐星出现,二总管才如释重负。

  而徐星,此刻也没心思去布置大祭的事了,此刻,心中只有那一大坛子生命之泉,看到黑豹,急忙堆笑:“使者这是要去哪?”

  “你家宝库,你家这个奴仆居然敢拒绝……”

  “误会,都是误会!使者乃古妖后裔,身份尊贵,区区宝库而已,算得上什么,明总管不懂这些,倒是让使者误会了。”

  徐星满面笑容:“我带使者去,只是些入不得法眼的小东西罢了,使者有兴趣,也是荣幸。”

  这时候的李皓,也是躲在黑豹肚子中窃喜。

  果然!

  冒险是有些冒险,可对聪明人,野心家而言,这就不算冒险。

  若是遇到了南拳那样的家伙……李皓打死也不敢这么显摆,这么招摇,那是真的真的会死的,南拳百分百会打死黑豹,然后夺宝。

  至于留下多大麻烦,和他有啥关系?

  至于奎山打上皇室……南拳说不定还要看个热闹。

  所以,对付不同的人,得用不同的手段,定国公这边,显然李皓这一套用的还不错,南拳那些人,就得让他们吃拳头!

  李皓窃喜,也不客气,依旧莽撞如妖:“那是,你们这边能有什么好东西?有,那也是挖出来的,不过你们有时候不识宝,挖到了也未必会用,未必认识……本王兴趣最大的就是去淘宝,有时候你们不懂的,本王懂,哈哈哈,那时候,就是本王的手气了……本王看中了,送我几件如何?”

  “小事罢了。”

  徐星笑着点头,父亲都说了,尽量满足这头古妖后裔,他自然没意见。

  何况,宝库中的东西,其实都是次一级的。

  真正的好东西,岂会放在宝库?

  储物戒是摆设吗?

  徐家真正的宝贝,其实都在父亲的储物戒中,连他徐星都没资格去接触。

  徐星也不废话,带着黑豹,很快朝后院深处走去,一路上,黑豹东张西望,李皓也是精神力毫无忌惮地释放出来,四处探查。

  那嚣张姿态,仿佛这里是它的地盘一样。

  徐星就当没看见了。

  探查就探查吧,看这古妖后裔的样子,也不像是来打探情报的,倒是有些第一次进人类世界的好奇,实际上,李皓和黑豹的确都很好奇。

  李皓一边探查着,一边精神波动道:“对了,你叫什么来着?”

  徐星无语,还是开口道:“徐星。”

  “哦哦,小星……挺好的名字!”

  李皓夸赞了一句,又道:“小星,这地方不好……”

  又怎么了?

  徐星无言了。

  李皓仿佛无意道:“本王来了这,一直不舒服,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,是不是有强者盯上你们家了?”

  徐星心中一震。

  这都感受到了?

  这小妖,不愧是古妖后裔,感应太敏锐了,要知道,许多强大的旭光进入国公府,都没什么感觉的。

  徐星有些尴尬,也不多说。

  这事不好说,说了,也许这小妖会发怒,觉得国公府冒犯了它。

  而李皓也只是试探一下,见他不说话,顿时了然,心中有些猜测,他探查了一番,监察自己的,也许不是什么一般东西,而是一件神兵宝物。

  否则,不会这么隐蔽的。

  这定国公,宝物可不少。

  不愧是传承了两百年的家族……嗯,这个时代,两百年的传承,不少了,的确算得上大家族,甚至是世家了,也不怪徐峰当日那么嚣张,笃信李皓不敢杀他。

  兜兜转转的,很快,几人一狗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阁楼下。

  “这就是我徐家宝库了……”

  徐星介绍了一下,李皓再次探查一番,宝库这边,防守还可以,暗中有两位三阳坐镇,三阳可不弱了,正常情况下,都摸到了这里,其实代表国公府都被入侵了。

  安排三阳还是旭光……其实也没什么差别。

  “这宝库,通体用最强大的精钢打造,寻常超凡,轻易无法打破……”

  徐星又说了几句,走到了阁楼门前,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把钥匙,阁楼门上还有个黄金色大锁:“平日里,宝库不会开放,府中,也只有我和父亲可以开启……”

  李皓无所谓道:“破铜烂铁,一爪子就敲碎了。”

  徐星笑了起来:“真要强行破碎,自然是不难,可这是国公府,也许比不上奎山帝宫,可在人族世界,还是防御守备极其森严的地方,使者见笑了。”

  咔嚓一声,大锁开启,徐星推开了大门。

  黑豹鼻子抽动了一下,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,甚至都想流口水的感觉,李皓急忙神意爆发,刺激了一下黑豹,别他么丢人。

  徐星倒是没太在意这个,领着黑豹走了进去,又道:“宝库总共三层,对使者而言,不算什么好东西,第一层是神能石和神秘能储备之地,这里有储物戒100枚,里面装的都是神能石和神秘能……”

  是的,这里面,只有一些架子,上面没有摆放什么神能石,而是摆放着一枚枚储物戒。

  李皓眼睛都绿了!

  储物戒不可以叠加,所以,每一枚储物戒都会占据一些地方,一般人不可能带这么多储物戒的。

  100枚……难道装满了?

  那有多少神能石啊!

  简直无法想象!

  李皓状若无意道:“你徐家也有能源矿?”

  徐星一愣,能源矿?

  半晌,苦笑道:“使者说的是古籍中记载的那能源矿脉?这倒不是……徐家哪有这个,只是从一些遗迹中发现,积累而成的。”

  “哦!”

  李皓又道:“之前,我也曾见过一些人族使用,都是那种垃圾废品,你们这也都是这样的吗?”

  “使者说的废品……我不太清楚是什么样的标准,使者可以自己看看。”

  李皓不客气,操控着黑豹,直接抓起了一枚储物戒,神意探查了一下,然后随意往架子上一丢,好像完全不在意。

  那感觉……垃圾都不如。

  可实际上,已经在吸气!

  这一枚储物戒中,神能石密密麻麻的,粗略一看,最少1万颗!

  我的天,这什么概念?

  这里,难道储存了上百万颗神能石?

  不可能吧!

  银月那边,之前李皓要三万颗,都觉得自己是在狮子大开口,把人家银月要破产了,可现在,人家宝库中,直接上百枚储物戒。

  若是都最少万颗,岂不是百万颗?

  “都是垃圾货色!”

  李皓心中震撼,精神却是波动起来:“其他的储物戒中,都是这种货色?”

  徐星讪讪,任谁进入徐家宝库,也要被震的头皮发麻!

  现在倒好,被人鄙视了。

  不,被妖鄙视了。

  偏偏,他还无话可说,只好道:“都是这种,一些高纯度的神能石其实也有……但是都在父亲那边,此地只有这些,而且纯度高的,数量也不多……只能满足一下我们自身修炼。”

  “哦!”

  李皓好像很不在意,四处张望了一下,一层空间不小,除了这一排排货架,摆放了一些储物戒之外,还有一些其他东西。

  他操控着黑豹,往其他地方走了走,扫了一眼,再次鄙夷道:“你们捡破烂的?这些玩意也要?”

  除了那些货架,这边还有一个个箱子,每一个箱子中,都摆放着一具铠甲。

  数量很多!

  徐星见再次被鄙视了,只好道:“这些也不算破烂,使者也许不知,这些是一支名为破空军的军铠……其实是一处遗迹中发现的,只是一直没能找到重新启动的方法……和如今出现的战天城的战天铠,黑甲军的黑甲铠,都是古文明中强大军种的铠甲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嘴上却是说道:“本王当然知道!可这些,当年也就是破铜烂铁,帝宫中一大堆,而且等级比这个高,这都是小喽��穿的,不是破铜烂铁是什么?”

  徐星心中微动:“使者,帝宫中也有军队吗?”

  “废话!”

  李皓鄙夷道:“帝宫帝宫,帝尊之宫,当然有护卫军!从万千强军中挑选出来的。你说的什么战天铠,我也曾听老祖说过,战天城不弱,可当年也只是一位帝尊随意赐名留下的古城罢了,远不能和帝宫本身比较,战天军也不能和帝宫中的帝军比较……”

  徐星觉得长见识了!

  原来如此!

  此刻,何止他,暗中窃听的徐庆,也觉得长见识了。

  原来,战天城是古文明时期,一位帝尊赐名的古城,可就算如此,也如此可怕了,据说其中的黄金战士,哪怕到今日,也有强悍无比的实力。

  徐星此刻传讯玉震动了一下,他拿起看了看,眼神微动道:“那使者对战天城了解的多吗?”

  “战天城?”

  李皓想了想道:“没什么太多了解,就知道当年的战天城,人族挺多的,据说数千万人口,战天军百万……”

  “那使者可知,其中有一些身穿黄金铠甲的战士……”

  “哦,你是说那些师长一级的军官?”

  徐星大喜,这位还真是无所不知啊,有古老传承就是强,什么都知道。

  无数人都没摸清楚的战天城底子,一下子就被对方随意说出来了。

  李皓好像是回忆什么,精神波动道:“一个师长,管一万人吧?不太记得了,好久以前听说的,战天城也就一两百师长吧,上面还有什么军长、军团长之类的,师长……也就是个小头头吧!”

  徐星吸气!

  怎么可能?

  “使者,据说战天城城主,也只是黄金战士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

  李皓开骂了:“怎么可能!瞎了眼差不多!再说了,城主谁穿铠甲?我记得老祖说过,那战天城城主,好像是……是某位帝尊的旁系还是什么来着,姓王来着?是一个糟老头子,很厉害的……”

  徐星愈加震惊,这么说,如今传出来的消息,都是假的!

  战天城,根本没那么简单。

  他还想再问,李皓不耐烦道:“说这些干嘛,谁还记得那么多,这里除了这些垃圾,就没什么真正的宝贝了?”

  徐星有些无奈。

  这些,都是垃圾吗?

  大量的神能石,无数的神秘能,上千套古文明战甲,若非不能使用,单独拿出去一件,都是宝贝了。

  也是,人家来头大,见识的多了。

  他马上道:“二楼有一些宝物,也许使者感兴趣,都是一些源神兵……当然,等级不算太高。”

  一些!

  李皓再次咋舌,一些是什么意思?

  他也不废话,直接朝二楼走去。

  二楼的摆设,就不一样了,一个个单独的柜子,满目琳琅。

  柜子不少,但是许多都是空的。

  而有些柜子中,却是摆放了东西,一眼看去……二楼起码有二三十个柜子是放了东西的,有些溢散出淡淡的能量,呈现出一些非凡之处。

  有火红色的长刀,有土黄色的大剑,有冰霜一般的弓箭……

  徐星这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黑豹,怕这家伙又叫嚣着垃圾,马上道:“这些都是源神兵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!”

  李皓不客气道:“也是垃圾,而且,对妖族很不友好!这些所谓的源神兵,都是用妖族的尸体打造的,早些年就被废除了,新武时期,也就初期使用,后期都是用新式神兵,这些源神兵……都是被淘汰的一批,供给当年的一些散修或者后方人员使用。”

  徐星觉得,自己再次长了见识!

  原来如此!

  “那使者之前说,追风靴中,有妖族本源……”

  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,按照你这意思,追风靴也是垃圾神兵了?

  李皓也是一怔,很快又骂道:“你懂什么!若是追风靴是八大家的神兵,那就不一样,就算是源神兵,用的妖族躯体,也是强大无比的妖族打造的,可不是这些垃圾可比的!”

  好吧。

  徐星看了看这以前引以为傲的宝库,今日忽然觉得,有些悲哀,合着,我们家的宝贝,其他强者垂涎三尺的宝贝,在别人眼中都是垃圾!

  要知道,这里,可是有百万神能石,数十件源神兵啊!

  徐家最重要的一批宝物,都在徐庆那里。

  可这里,也是整个徐家最核心,最关键的地方,是整个徐家崛起,甚至称霸东方,乃至称霸王朝的底气所在……到了这位口中,都成垃圾了。

  而李皓,这时候自然不会管这些。

  躲在黑豹肚子中的他,口水都快哗啦啦地流出来了。

  我的天,好有钱。

  虽然他也获得过许多源神兵……之前甚至一次性给了小树十几把,可一次性看到几十柄,他还是垂涎三尺了。

  此刻的他,只想抢!

  但是想了想,还是忍住了。

  不行!

  小不忍则乱大谋,追风靴还没看到呢。

  “二层都是这些垃圾,那三层不会也都是垃圾吧?”

  此刻的李皓,好像极其不满!

  “你定国公府,在整个东方都名气极大,被誉为东方霸主,结果……就这些垃圾?若是如此,我要重新衡量你定国公府的实力了!强者是一点,财富也是一点,财富不够,强者多,也没用……后续无力!”

  徐星也觉得很没面子。

  可又没办法说什么,难道说,这些都是宝贝,外面人看到了能打破头。

  可是,和一位古妖后裔说这些,没啥意义,人家见过的,比自己见过的要多的多,强的多。

  原本对第三层的宝物,倒是充满了信心。

  可此刻,又有些信心不足了,有些含糊道:“三层的宝物,比这边要好,使者可以上去看看……”

  他都不好先夸海口了,怕被打脸。

  他不习惯被人打脸,向来只有他打脸别人的份。

  可今日,却是一次次被一条四不像的狗打脸,偏偏还没办法发火,也的确要承认,人家眼光太高,还能说啥?

  一人一狗,走上了三楼。

  三楼,东西更少了。

  但是布局又不一样了,偌大的三楼,此刻,有数个水晶般的罩子,上面还有一些能量溢散,看样子是保护罩子中的宝物。

  “三楼总共有6件宝物……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!”

  徐星还是硬着头皮介绍了一下:“其中,有三柄源神兵,都是地阶源神兵,不是下面的玄黄两阶可比的。另外三件,也是很珍贵的宝物,一件……”

  他刚想说话,李皓倒是主动开口了:“咦,天金莲?还是一整朵,从哪弄来的?这是新武时期禁忌海中的宝物,当然,对强者没什么效果,但是对弱者效果不错……你们家居然有一朵,不错嘛!”

  徐星一愣,我去,这你也认识!

  果然好见识!

  他急忙道:“这也是在一处遗迹中获得的,不过……此物……稍微有些弊端,其实当初发现的时候,不止一朵,对武师神意壮大很有帮助。可神意壮大之后,肉身承受不住,反而更容易崩溃,当初发现了不少,后来徐家不少人服用了,死了不少人……肉身直接崩溃,最后就留下了一朵,原本是准备等我侄儿晋级后使用……哎,可怜我侄儿,死在了一个恶人手中。”

  李皓暗骂一声!

  艹!

  我的天金莲啊。

  不止一朵,而是很多,结果徐家这群混蛋,全给浪费了,听徐星这意思,拿到了宝物,他们家随便用,结果导致精神力壮大太多,肉身强度不够,精神力压爆了身体。

  活该!

  肯定啊,这东西效果很好的,对如今的李皓而言,都有巨大的帮助,何况其他武师,一旦服用过量,五脏又不强,不炸死你炸死谁!

  除了三件源神兵之外,另外三件宝物,李皓也就认出了天金莲。

  还有两件宝物,他也不认识。

  一个好像是什么兵器的碎片,但是看起来很是玄妙,可能是一件强大的兵器破碎后留下的残片。

  一件是一块令牌一样的玩意,但是有些模糊,看不清上面的字体,不知道是什么令牌,或者只是普通的方块。

  至于三件神兵,的确比下面的要高一档。

  感觉,比之前获得的风铃还要厉害一点。

  徐家,果然是家大业大,不愧是镇压东方两百年的霸主势力,关键是,这里只是一部分,不可能是徐家全部财富,真正宝贝的,大概都在徐庆那边。

  可就算如此……此地大概也是徐家大部分财富所在地了。

  李皓眼馋的要命。

  可此刻,却是不能表现出来,依旧有些嫌弃:“算了,没啥好东西,这天金莲其实还行,不过对妖族用处不算太大,你们自己留着吧!白来一趟!”

  徐星无奈。

  你眼界太高了而已。

  原本还想说,用点宝物,换一些生命之泉,现在都没法开口了。

  谁能想到,徐家宝库,也有被人看不起的那一天。

  李皓操控黑豹,直接下楼,边走边精神波动道:“这些垃圾,没啥好看的,追风靴啥时候给我看看?”

  “这个,使者稍候一段时间,追风靴在我父亲那边,等我父亲出关了,马上第一时间为使者上报……”

  “效率一点,人族办事,就是这么磨叽!”

  “一定一定!”

  徐星此刻跟孙子似的,却是没觉得有何不妥。

  他一边走着,一边又看了看传讯玉,小心翼翼道:“使者,若是追风靴并非奎山所需之物,那合作之事……”

  李皓不客气道:“那再说吧!”

  此刻,徐星有些焦急,倒是希望追风靴就是对方需要的东西了。

  他又道:“使者,冒昧再问一句,这奎山龙神……和帝宫……”

  “龙神大人是帝宫外围的守护者,帝宫中的存在,不能轻易出来,所以随意指点了一番,龙神大人天赋不错,修炼到了这个地步,如今,倒也和帝宫关系亲密不少。”

  徐星了然,原来如此,懂了,就是个看门的。

  难怪提起这金色大妖,只说了身份尊贵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  徐星心中想着,又道:“使者,若是追风靴是龙神所需之物,那之前使者说的,五位旭光大妖,供我国公府驱使,此言为真?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这是动心了啊!

  看样子,是徐庆那老东西背后操控问的。

  他再次胡吹大气,精神波动中满是傲然:“五位旭光妖族罢了!若是龙神晋级成功,帝宫外围安全有了保障,区区五位旭光算什么?奎山一脉,那无数妖族,你们要多少,随意开口!我们需要的是强者,超过旭光的强者,旭光也只是小打小闹……龙神再不晋级,等帝宫中那些……咳咳,不能告诉你,反正再迟点,龙神不晋级成功,我们也不需要它了!”

  徐星骇然,意思倒是听懂了,这些古妖,可能要出帝宫了?

  他一下子有些着急起来,奎山距离东方可不远。

  那岂不是……危险了!

  “帝宫中的大人们,要出来了吗?”

  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和你无关!”

  李皓傲然道:“出来了,也不会管你们,你那小心思,我一眼看透!出来,我们也是去银月之地!我们的目标,不是这里,甚至不是这个世界,而是苍穹深处,说了你们也不懂。我们会追随古人王的脚步,追随帝尊的脚步,离开此地……你们的眼光太低,区区一块大陆而已,昔年,那天星王朝的核心,你们所谓的中部大陆,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天星岛屿罢了,如今那皇朝皇室,也不过是占据了当年天星镇的遗址,这才有了一些资本……”

  徐星感觉自己三观都要炸裂了!

  什么意思?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徐庆也是脸色变幻,喃喃自语:“天星岛,天星镇……原来如此!银月……原来,这些古文明的存在,目标从来都不是这片大地……原来,王朝真的只是一个岛屿……不可思议……”

  可联系到自己掌握的一些情报,他还是相信了。

  眼中,只有骇然和欲望!

  李皓这么一说,他忽然笃信了一点,奎山不会对他定国公府感兴趣。

  哪怕他们占据了东方,对方也不会在意。

  可是,他在意。

  这样的话,合作倒是有了基础了。

  对方寻求合作,也许只是暂时的,可能现在那些存在,真的没办法轻易出来……而这,其实是国公府的机会。

  一旦错过了,也许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  “追风靴……”

  他咬了咬牙,反正丢了一只了,第二只,就当也丢了好了!

  对方也许真的会还回来呢。

  听这小妖的意思,那蛇王再不突破,就要被抛弃了,一旦被抛弃……还要什么追风靴,恐怕也没什么效果了。

  此刻,他应该帮助蛇王突破,如此一来,蛇王才能站稳脚跟,才能感念徐家帮它突破的恩情。

  有蛇王这个纽带,才能和奎山帝宫达成合作。

  想明白了这些,徐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

  此刻的他,已经彻底相信了黑豹的身份,没办法,实在是对方了解的东西太多了,有些东西,徐家两百年下来,挖掘无数遗迹,其实都没对方了解。

  而这种一知半解,让他对李皓说的话,也是笃信不疑。

  若是一点不懂,其实李皓说再多,都是对牛弹琴。

  怕就怕,人家懂一点,又不完全懂。

  这样一来,李皓的话,就很具备杀伤力了,简直是句句让人震惊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徐星好像收到了什么指示,开口道:“使者,天亮之后,徐家大祭开始,东方其他行省一些人都会来,那时候,使者有兴趣去观礼吗?”

  “没意思!”

  李皓欲擒故纵,徐星急忙道:“那时候父亲也许会出关,父亲出关的话,追风靴就能带出来了!”

  李皓马上道:“好,本王去看看热闹!”

  徐星大喜,接着就是心中暗骂一声!

  无他,父亲说了,天亮后,不要供奉追风靴……不,不要供奉他手中的追风靴,等他来,亲自主持!

  他么的!

  此刻徐星岂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假的!

  老头子给自己的追风靴是假的,糊弄人的,可现在,这妖族使者来了,自己一旦供奉假的,对方发现不是自己需要的,翻脸走人,那就不妥了。

  显然,父亲准备亲自出现,供奉真的了……真不是个东西。

  说的大义凛然,我徐家还怕被人抢了?

  可是,还不是给了自己假的。

  徐星越想越气!

  此刻,再看黑豹,心中也升起了一些小九九,以前觉得父亲高不可攀,可如今看来,不过如此,若是自己能和这古妖后裔拉上关系,获得帝宫支持,父亲敢不传位自己吗?

  不……也许……自己可以想的更多一点。

  区区一个国公,就能满足了吗?

  而这一切的关键,就是眼前这条金色大狗了。

  这一刻,徐星谦卑了许多,更加热情起来,笑的李皓有些头皮发麻,这么笑干什么?

  难道我吹牛吹破了,被你们发现了什么?

  心中有些忐忑,可都到了这地步了,李皓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了。

 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李皓离开了宝库,此刻,他想法也变了一点,追风靴……不够啊,走之前,不把这宝库一锅端了,他还真不甘心。

  自己得想想,怎么能一起端了呢?

  最好还能给国公府制造点大麻烦出来!

  要不然,这些家伙闲下来了,必然会追杀自己到死的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