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8章 胆大包天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记者,报社……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这些名词,李皓其实还是第一次听说,但是了解了一番之后,大体上也知道了是啥玩意了。

  一种文明进化的产物。

  自我标榜,公开公正的定国公,在东方推出来报社这东西,实际上就是一种舆论的喉舌,以及给民众洗脑。

  古文明时期,好像就存在。

  但是,古文明时期和现在的,又好像略有不同。

  回到酒店的李皓,看到了一些报纸。

  上面的一些文章,他都在细看。

  “定国公今日发表声明:中部动荡不安,东方21行省,愿广开大门,迎接中部难民进入东部避难,开启新生活。”

  “国公府今日决议,天下动荡,民众难安,泰安行省出现灾情,国公府感伤灾民不易,即日下拨白米100万斤,赈济灾区……”

  “定国军招纳新兵,凡年满16周岁,30岁以下东部民众,皆可报名,一人当兵,全家免税赋……”

  “定国军左路元帅徐镇将军,今日视察东海,驱逐东海之盗,见民生之多灾,特令,沿海居民,三年免税赋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酒店中,报纸不少。

  都是出自一家名为东民报的报社。

  对民众而言,这个时代,其实消息还算开放,但是,对于大人物的一些情况,其实还是不了解的。

  别说他们,就是李皓这种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,其实了解的东西也不多。

  他在银城古院的时候,知道九司存在,但是甚至不知道九司到底是哪九司。

  他还是这个时代,少见的读书人。

  可见,对于其他人而言,消息来源更少,而今,这些报纸,却是给了他们消息来源,也许认识字的人不多,但是只要有一人会,就会将消息迅速传播开。

  李皓眼神闪烁:“手段不错!”

  字里行间,都体现出了定国公府怜惜平民百姓的慈善之心。

  可实际上,李皓看来,都是放屁。

  比如徐镇去东海视察,说什么驱逐东海之盗……真的吗?

  若是真的,东海如今还有大量海盗,从哪冒出来的?

  比如赈灾,100万斤,听起来好多,实际上只有500吨而已,500吨很多吗?

  一大行省受灾,受灾的何止百万人?

  一人一天吃个半饱,100万斤,也就够百万人吃个一两天的,可灾情,是一两天可以结束的吗?

  而且,定国公府名义上还是整个东方的主宰者,这本就是他们该做的。

  而现在,却是堂而皇之地刊登在了报纸之上,流传整个东方,让东方民众对他感激涕零。

  “报纸……好东西!”

  这是制造舆论的利器。

  在这个时代,出了城,就无法联系城内的情况下,在强者也只能通过传讯玉流传消息的情况下,报纸的存在,大量刊发,很容易让民众受到蒙蔽,也很容易收买人心的。

  “定国公,一定挖掘到过一些遗迹……获得过一些古文明的资料。”

  李皓心中有了些判断。

  报纸,他了解的不多。

  古文明体系中,说的最多的,其实是电视,可以直接将自己的画面,映射四方,传达到整个天下,那才是真正的利器。

  当然,这个时代,其实很畸形。

  飞机大炮都制造出来了,这些东西,却是都没被制造出来,也许是掌权者不在乎,也许……是有人故意不这么做,一旦真这么做了,消息流传的太快,信息流通太快,其实不利于掌控民心。

  知道的多,想的多,想的多,要求就多。

  当你一直生活在穷乡僻壤,其实你是没什么雄心壮志的。

  可当你天天看到外界的花天酒地,灯红酒绿,你就会忍不住地想出去闯荡一下,想让自己也过上这样的日子。

  “定国公……”

  李皓透过窗户,看向远处,那里,灯火通明,定国公府。

  这位坐镇东方的国公,还是有些本事的。

  起码,这收买民心这一套,其实用的不错。

  而且严格来说,东方的生活水平,好像也还不错,感觉比北方要富裕不少。

  “野心家……”

  李皓给他下了定义,这个时代的野心家恐怕不会少。

  定国公府,死了那么多旭光,现在看起来还有不少……可见,国公府强者也很多,不过目前看来,东方还没能被定国公彻底统一。

  否则,就没必要在儿子头七的时候,让东方行省的一些大人物也参与进来了,此刻,大概是希望借机震慑一番,以免因为死去强者太多,导致东方各大行省中的一些霸主借机脱离掌控。

  “伪装记者,混入其中吗?”

  听起来挺简单的。

  可李皓也在思考,定国公府,就这么简单能混入?

  花个万儿八千的就行了?

  这时候,愿意花万儿八千看热闹的人,真的没几个,若是有……大概都是心怀不轨的家伙吧。

  “这些报社,很显然,都是国公府幕后掌控,他们自己的产业,会让人花点钱,就进入国公府?”

  李皓思索一番,再次看了看远处的国公府。

  忽然笑了一声!

  看了一眼黑豹,李皓忽然道:“狗子,你之前变成那个大金狗,体型很大,可以吃人的……”

  黑豹摇头!

  本狗不吃人,别冤枉我。

  李皓笑呵呵道:“与其偷偷摸摸的,不如正大光明地进去!越是偷摸,越是引人注意,对方不会太在意那些正大光明进入其中的家伙,可偷摸进去的……恐怕会第一时间被注意到。”

  “国公府大祭,妖族去拜见一番如何?”

  黑豹迷茫。

  李皓解释道:“你不是大妖吗?你把我吃进肚子里去,你不会说话,我会啊,我会精神波动,还没气息溢散,再给你肚子里塞一点神能石,神能溢散,伪装超能大妖,你是武师狗,别人也看不出来,给你制造点三阳气息,三阳大妖如何?冒充……就冒充奎山大蛇一脉咋样?虽然不是蛇,也没人规定奎山只能有蛇。”

  “咱们正大光明地进去……不过黑狗容易被人注意,毕竟上次你杀过人,有人看到了,你还能变成金色大狗吗?”

  黑豹瞪大狗眼看着他。

  用得着吗?

  多危险啊!

  “没事的,奎山大妖,我不信这位东方霸主不知道它们的存在,定国公野心不小,不敢轻易招惹奎山大妖的,哪怕警惕,对一位正大光明来拜访的大妖,也不会太过担忧什么……越是出现的正大光明,越是不会引起注意,我感觉国公府现在恐怕是外松内紧……”

  这是武师的直觉,同样,也是他观察到的一些情况。

  国公府中,强者许多。

  但是并非集中在一起,有些地方,可能是他们藏身的地方,不过在李皓眼中,都一样,只要是超能,都会呈现出来。

  目前,他还不知道武师的分布。

  而且,冒充奎山大妖一脉,也有一个好处,东方其他行省,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,绝对不敢轻易和奎山大妖翻脸。

  黑豹眨了眨眼。

  它此刻倒是有些不理解了,正大光明地出现,反而更安全吗?

  人类,好复杂!

  “相信我!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“也只有如此,才能靠近祠堂,作为使者,国公府不可能不给妖族使者靠近的,甚至还要主动邀请你参与大祭。”

  说着,李皓又摸了摸下巴,“当然,不排除国公府和妖族有仇……不过可能性不大,真有仇,应该早就发兵奎山了,反正就算有仇,这些野心家,看到了合作的希望,恐怕也能放下。”

  奎山那边,一位蜕变期的大妖,而且,也许还有多位旭光大妖。

  这样一股势力,定国公百分百不敢轻易招惹。

  黑豹爪子抓了抓脑袋,这也是和李皓学的,有些迷茫,但是也没叫唤,李皓怎么说,那就怎么干好了。

  “走,咱们去城外,明天大祭开始,直接飞进来……”

  黑豹搞不懂李皓的心思,也只好听之任之。

  很快,一人一狗,开着自己的小破车离开了酒店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国公府。

  此刻,人头攒动。

  国公府的宗祠中,此刻也是热闹非凡,一群奴仆正在迅速布置,明日不单单是国公府的大祭,还有东方诸多行省的大人物也要一起参与进来。

  是大祭,也是展露实力,威慑四方。

  多位旭光的死亡,让东方显得不是太稳定了,一些人,不再甘心听从于国公府。

  徐星此刻也是兢兢业业,四处巡查。

  很快,身边有人迅速前来汇报:“二公子,各大行省的人都到了,已经安置妥当!三大组织在东方的负责人,不知道来没来……不过他们给了回复,不会干扰国公府祭奠。”

  “九司、皇室在东方的那些负责人,也来了一些……不过也有人没来。”

  “另外,也有一些人混入了报社之中,不知是真的看热闹的,还是别有用心之辈……”

  徐星微微点头,轻吐一口气道:“都看紧了,盯死了,迅速探查清楚底细,明日……也许还要借他们的人头,威慑一下那些家伙!”

  “明白!”

  徐星说完,思索一番又道:“还有,各大行省的使者,也要探查清楚底细,小心出现刺客,查清楚了身份,国公府明日在门口放置超能探测器……但是,也要小心武师混入其中。”

  “属下马上去安排。”

  等人走了,徐星深吸一口气,这是他第一次,以徐家下一代继承人的身份,操持这样的大事,他不希望出现任何差错,也不希望让东方诸强看了笑话。

  他更希望,这一次顺利无比,还希望,能超乎预期地完成父亲的任务,比如说,和东方其他20行省的头脑人物,达成一些协议,乃至于,让一些人甘心效忠自己。

  那是最好的结果!

  他还在思考什么,忽然,怀中传讯玉微微震动了一下。

  他急忙取出传讯玉,非大事,一般不会动用传讯玉的,又怎么了?

  他拿起一看,微微一愣。

  “急报,定边行省边缘,一头金色大妖凌空飞行,未伤人,有三阳强者上前探查,大妖传出古怪波动,扬言,来自奎山,是奎山龙使,前来东心拜见国公,共商大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徐星都愣住了。

  奎山大妖!

  这时候,居然有妖族来了,他急忙迅速地回迅:“马上让人为奎山大妖开道,避开人群,避开所有人耳目……”

  发完讯息,他脸色变幻一阵,急忙朝后院走去。

  此事,他做不了主。

  大妖!

  一般人,现阶段还不了解这些大妖,可他们这些顶层人士都知道,妖族,正在崛起,也在成为一股可怕的势力。

  七神山中的天鹏山、凤凰山都是妖族势力。

  还有四海之中,也有妖族强者。

  另外,四方山脉中,妖族也在迅速崛起。

  奎山,东北两大陆的分界之地,他当然知道,也知道,其中有一头大蛇,强悍无比,据探查的人说,最少也是蜕变期实力。

  同样是蜕变期实力,对方体型巨大无比,而且据说,可能要化龙了!

  一旦成为传说中的龙……那就可怕无比了,连父亲都说,一旦这头大蛇化龙成功,哪怕他解封,也未必能匹敌。

  龙使!

  一听这个称呼,徐星就知道,对方大概率真的来自奎山,因为一般人不可能知道,这头大蛇要化龙了。

  ……

  很快。

  后院。

  徐庆看到儿子匆匆进门,其实也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看了一眼儿子,想听听他怎么说。

  徐星迅速开口:“父亲,刚刚收到前方线报,奎山来了一头金色大妖,大概三阳实力,自称奎山龙使!说是来东心拜见父亲,共商大事……父亲,您觉得……”

  徐庆看了他一眼,不动声色道:“你怎么想的?”

  徐星迟疑了一下,还是迅速道:“父亲,妖族是异族,如今各方都很警惕,妖族崛起迅速,目前除了天鹏山、凤凰山之外,还没有哪一方妖族势力正式立足,妖族也在寻求突破,寻求更多的利益……可九司和皇室,也不敢说和妖族合作的话,很容易成为一个巨大的污点……”

  是的,污点。

  徐星有些迟疑道:“我觉得……不得罪,不招惹,暗中将其带入国公府,敷衍一阵,打发其离开……”

  徐庆微微点头,笑道:“就这样吗?”

  徐星不知道父亲的想法,有些不确定父亲怎么想的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孩儿愚钝,所以特来请教父亲。”

  徐庆笑了,缓缓道:“妖族此刻来人,而且还是奎山大妖,倒是有意思。”

  “奎山一直是横亘东北两块大陆的分界线,奎山之中,旭光大妖不少,不止那一位,根据我们的情报,不低于五位旭光大妖!”

  “我们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,它们身在奎山,我们地处东方大陆,也没太多的交集……”

  “可是,奎山是要地,若是我们甘心偏安东方大陆,其实奎山不需要理会,然而,若是有心北下,兵踏银月之地……水路意外太多,水中妖族也多,大军从东海转入北海,再入月海……可未必有陆地安全了。”

  徐星看了一眼父亲,大体上知道了父亲的意思,还是有些迟疑:“可是,勾结妖族,一旦落实这个罪名……”

  “愚蠢!”

  徐庆皱眉:“何来勾结一说?让你看那些古籍,你没看过吗?早在古文明强大的时候,妖族也是人族统领,古人王镇压妖族,妖族为人族镇守海域,镇守天下名川大河,妖族投靠,反而是皇道气象!”

  说罢,倒是有些疑惑,“这奎山大妖,和我徐家,未曾有过太多交集,为何此刻来寻徐家?”

  他略显迟疑,思考一番道:“如今,国公府因为死了太多强者,导致各方不稳,若是能和奎山达成一致,也是一个重大无比的好消息,可以震慑一些人,起码,奎山相连的几大行省,绝不敢再有异心!”

  是好事,若是真能达成一致,甚至可以震慑东方群雄!

  怕就怕……这奎山,也没安好心。

  思索一番,他又道:“还有,奎山蛇族为尊,此次来的并非蛇族,到底是不重视,还是其他原因?”

  这一次,这金色大妖,来的突兀。

  他也有些疑惑。

  再三思考,他还是道:“这样,你先让人迅速带这位大妖来国公府,我想和它面谈……算了,你去谈!”

  他还是不第一时间出面了,旁听就好。

  免得谈崩了,不好收场。

  徐庆这时候,也很疑惑,再三思考,微微皱眉,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如今,也并非没人蓄养妖族,还是要小心一些……这样,你让天将军,迅速去一趟奎山……”

  他又有些迟疑,直接去问人家,是不是你们派来了使者?

  这……要是真的,那多尴尬。

  人家派了使者去了,你们疑神疑鬼的,妖族又是火爆性子,很容易得罪大妖。

  徐庆也有些为难了。

  可他也是老谋深算之辈,的确有些担心,会不会是一些家伙,故意驱使妖族,想坑害自己?

  思索一番,还是道:“你让天将军去一趟奎山,就说奉命回礼,使者已经安全抵达东心城,国公府致力于人妖共存……”

  他说了一遍,徐星急忙点头,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。

  但是觉得……小题大做了。

  太过谨慎!

  他只是担心人妖合作,会引起一些人的敌意,父亲倒好,还要去确定一下,是不是真的奎山使者。

  不过仔细一想,也没说什么。

  若是不是,的确容易闹出大笑话。

  看来,父亲想今晚提前约见这位大妖,好为明天做准备了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的李皓,真的钻进了黑豹的肚子里。

  黑豹看起来体格不大,实际上,肚子空间真不小,李皓现在总算明白了,这家伙为何能吃那么多。

  而黑豹,这时候也不黑了,而是金色的。

  原本李皓想给它染色的。

  结果,黑豹摇头,也没干什么,摇了摇身子,黑豹毛发就变成了金色。

  当然黑豹化为金色大狗,吃掉了白发老人,除了李皓几人,倒是没人看到,那时候蜕变期的乾丰都死了,樊昌也逃了,暗中观察的人,早就吓得四散而逃。

  黑豹是最后时刻化身金色大狗的。

  所以李皓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此刻的黑豹模样。

  至于定国公找人去拜访奎山大妖,李皓这个还真没考虑,他预料中,定国公知道了奎山来了大妖,要不欢喜,要不就是驱逐,绝对不敢轻易得罪。

  至于去奎山查询是否属实……在李皓看来,胆子太大了,也不怕被大蛇给吃了。

  而这,也是此时的李皓没有思量到的地方。

  太年轻,经验太少。

  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,没什么经验,留下了不小的漏洞,换成老江湖,大概就不会和李皓这样冒险了,虽然妖族内部情况不好打听,可也不是不能打听,一旦被拆穿,那就是羊入虎穴了!

  而这时候的李皓,还洋洋自得,觉得计谋不错。

  他的前面,一直有人帮他开道。

  李皓看不到,但是可以感应到,也一直装成黑豹在回应,只是很高冷,话也很少,大妖也有大妖的高傲,哪怕只是一头三阳大妖。

  就这样,李皓再次回到了东心城。

  而这一次,不再被收费了。

  进入东心城,很快,一位旭光强者来接应李皓。

  “欢迎奎山龙使,我是定国公府二总管……”

  李皓神意肆无忌惮地扫视了过去,也看清楚了来人真貌,一个长相略显阴柔的中年男子,实力还不错,旭光中期。

  旭光境,都是强者。

  可国公府这边还真不少。

  “那个国公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国公府的二总管,微微蹙眉,迅速消散,只是心中低骂一声,妖族,果然粗鄙!

  你觉得,你区区一个三阳小妖来此,国公会亲自来城门口迎接你?

  真把自己当奎山之主了?

  “国公身体抱恙……”

  “啥?”

  “国公生病了……”

  “这么弱?还能生病?是不是要死了?”

  李皓那是粗鄙无比,反正他印象中,大妖都差不多这样,旭光都如此,何况三阳,他都嫌自己说的不够鲁莽了。

  二总管略显异样,很快道:“使者误会了,只是因为小公爷不幸被奸人所害,国公最近心情略有起伏,使者还是和我一起去国公府吧,二公子已经在等待大驾了……”

  “二公子厉害吗?”

  黑豹跟着对方走,左顾右盼的,李皓则是负责交流。

  “那个……二公子谋略过人,实力也很强大……”

  二总管笑了笑,一路领着黑豹往前走,并未大道,而是走小道,也避开了一些人流密集处。

  一边走着,一边试探道:“明日国公府大祭,祭奠被奸人谋害的大公子,不知使者今日来此,是否是和此事有关……”

  “哦哦哦,祭奠,我知道,龙神大人说过,不过就是死个人,祭什么祭,死了就死了,我们妖族死了,都是直接吃掉,明日要吃掉你们家大公子吗?”

  二总管心中有些作呕,再次暗骂一声,粗鄙妖族!

  就知道吃!

  可惜,也没问出个什么来,他也不着急,继续带着黑豹往前走,没多久,国公府到了。

  此刻,国公府这边,开启的是后门,而非正门。

  后门这边,戒备森严,一个人都没,而不是像大门那边,到处都是人。

  后门洞开,徐星就在后院等待着。

  看到金黄色的黑豹,眼神微微一亮,这妖族,看形态,倒是霸气,一看就血脉不凡,不过实力偏弱一些,从溢散的能量来看,好像只是三阳中期左右的实力。

  不过,妖族血脉强大,肉身强悍,真厮杀起来,一般的三阳,恐怕也不是对手。

  “怠慢龙使了!”

  徐星笑盈盈地走了上来,黑豹扫了他一眼,而李皓,也精神力直接扫荡一遍,丝毫没有客气,徐星好像感应到了,微微有些不适应,皱眉,很快舒展眉头。

  妖族,这么放肆吗?

  而李皓,感应了一番,也是微微凝眉,武师!

  居然不是超能!

  具体实力如何,倒是不好判断了,但是可以肯定,不弱,从气血来看,从肉身来看,也许也是一位顶级武师,当然,顶级到什么地步,就不好说了。

  只知道有势存在。

  “感觉上,不如南拳……好像……好像可能和金枪差不多?”

  李皓心中判断了一下,到底是不是,不太好确定。

  武师就这点麻烦,除非交手,展露实力,否则真不好判断对方实力。

  当然,也不是完全无法探查,古文明时期是可以的,但是需要借助一些宝物,或者神意极其强大,此刻的李皓,显然还没达到这个层度。

  “你是武师?”

  李皓直接发问:“什么实力?能不能做主?你就是那什么二公子……能代表你国公府吗?”

  徐星都被这直接无比的问话弄的有些懵了。

  但是,还是压下心中的不满,笑道:“当然可以,使者进去谈……这里不太方便谈话。”

  李皓在肚子中,打了打黑豹,别看了,跟着走。

  黑豹只是有些好奇而已,闻到了一些好吃的东西的味道罢了。

  此刻,被李皓一打,也收回了狗眼,跟着徐星往里走去。

  ……

  这一刻。

  国公府后院之中,徐庆和几位强者,都坐在大厅中,看向大厅中投射出来的影像,显示的正是黑豹和徐星几人。

  清晰无比!

  不止如此,黑豹身上还显露出一个光点,以众人的经验来看,都知道,这是三阳的标志。

  除了徐星,那二总管身上,还有后面跟着的一些超能身上,都有光点显示。

  非但如此,就连地下,都有些透明的感觉,好像可以穿透地下,看到地底的一切。

  而这,只是显露的一处。

  随着几人步行进入前方的会客大厅,后院中,画面也不断跟着转移,凡是出现的人,是超能,都会显露出一些特殊光点。

  后院中,徐庆下方一位络腮胡子强者,哪怕看到过多次,还是忍不住惊叹:“公爷,这宝物,真是神了!有这宝物在,谁也难逃公爷法眼!”

  络腮胡子说完,一位妖娆女性也是娇媚笑道:“是啊,都说三大国公府,定国公府防备最为松懈,门外就是广场,人来人往……殊不知,哪怕一只蚊子进入国公府,也难逃公爷法眼,那些宵小之辈,若是以为国公府随意进出,才是取死之道!”

  徐庆倒是平静:“古人智慧罢了,可惜,这些年也只挖掘了一套装备出来,也无法仿制,否则,此物遍布东方,遍布王朝,那全天下,还有何处能逃法网?”

  是个好宝贝,可惜,就一件。

  笼罩范围也不大,也就堪堪笼罩了国公府,而且很烧钱,消耗大量神能石,不过徐庆不在乎,有这东西在,他吃饭睡觉都香一些。

  谁想潜入国公府……超能潜入,那是直接现行!

  而武师潜入,武师是能量不显,可潜入进来,画面上,是可以呈现出人的,又不是只有能量,外人进入,也会瞬间引起警报。

  他没过多说这些,眼前这几人,都是心腹大将,知晓此事没什么,还能让他们多一些敬畏之心,不过也不宜过多外泄,这是国公府多年来,没人能探查什么的重要原因。

  哪怕光明剑在这多年,也不知道此物的存在,毕竟他早就知道,银月武师养不熟。

  “公爷,这奎山一脉,就派了一位三阳小妖……架子可不小!”

  “妖族不懂这些,无需太过在意,我看这大妖,血脉不凡,就是不知是何种类,有些像狗……又有些像狼,奎山蛇族为尊,倒是来了一个四不像……也不知什么情况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人低声说着话,继续观察,画面中,甚至连声音,波动,都开始传出,让几人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正说着呢,就见画面中,那四不像金色大妖发话了:“本王此次代表奎山龙神而来,不和你们人类拐弯抹角,龙神大人即将晋级,却是还欠缺一些东西……听闻你府上有八大家族之追风靴……龙神大人让我来借用一段时日,一旦龙神蜕变成功,必将厚报!”

  此话一出,徐星还没什么反应,后院,几位强者都是脸色一变。

  前厅。

  徐星也是顿时皱眉:“使者说笑了……”

  李皓马上道:“谁说笑了?谁有空说笑?那东西,你们未必能用,而且听说你们还丢了一只……剩下的,也没啥用了,不如借给我奎山一脉,只要借,那就是朋友!龙神大人说了,借了宝贝就是朋友,不借,就是敌人!”

  徐星顿时有些头疼。

  这妖族,这么直接干脆的?

  而且,一来开口就是追风靴!

  该死的家伙!

  这下麻烦了!

  他有些头大,而李皓,又道:“别觉得我们白借你们的!”

  李皓精神力波动剧烈:“龙神大人说了,借给我们,奎山一脉,可以出动五位旭光妖王,为你们征战一段时日,另外,每年愿支付5滴生命之泉,作为借神兵的代价!”

  说罢,李皓直接一挥爪子,黑豹被弄的一愣一愣的,你还操控起本狗来了。

  下一刻,一个小瓶子出现了!

  一滴绿油油的生命之泉呈现出来,徐星脸色微变,眼神闪烁,李皓那是胆大无比:“就是这个,你们人类见过吗?这可是宝物!是我奎山一脉的龙神大人,去拜见奎山守护神获得的……”

  徐星脸色微变:“守护神?”

  “你们不知道?”

  李皓谎话张口就来:“我奎山深处,有帝宫!帝宫之中,守护神大人坐镇数万载岁月,长生不老,不死不灭,力可通神,本源开道,凝聚生命之湖,才能铸就我奎山辉煌,若非守护神需要拱卫帝宫,不方便离开奎山,你区区国公府,弹指可灭!”

  徐星还有些茫然。

  后院,徐庆瞬间捏碎了木椅扶手,脸色微变,有些震动:“帝宫、守护妖植、生命之湖、本源大道……”

  他震动了!

  有些难以置信:“奎山……是昔年一位帝尊道场?”

  几位属下,有些疑惑,徐庆却是震撼的无以复加,有些震动失神:“据说,古文明时期,有至强者人王,也有一些至强者,被称为帝尊……那是无法想象的存在,强悍无比,动辄破灭星辰……他们的行宫,便称之为帝宫,一般都有妖植拱卫……妖植,就是树木成精的大妖,可以制造生命之泉,所谓本源,就是直指武道本质的大道,具体多强,已经不好揣测,但是涉及到这些的,都是顶级强者,起码,在如今,哪怕破开第六道超能锁,也无法匹敌的存在……”

  “何况,还是活了数万年的存在……不可思议!”

  几位属下,也是大骇,一个个你看我,我看你,都有些难以置信:“公爷,古文明……真的还有强者存留下来?什么可怕的存在,可以活数万载?”

  “不好说……”

  徐庆摇头,也是凝重无比:“我原以为,这奎山只是蛇族强大,可没想到……若是此妖说的是真的,这奎山,比天鹏山、凤凰山还要可怕的多!”

  “只是……对方居然要追风靴……”

  他皱眉不已,追风靴和对方蜕变有关系吗?

  想到这,他取出了传讯玉,迅速给徐星发了一些话。

  ……

  前厅。

  徐星不动声色地查看了一下信息,很快道:“使者,恕我冒昧,龙神前辈蜕变晋级,为何需要我国公府传家至宝?”

  “这都不懂?”

  李皓怒了:“不是要什么至宝,要的是那古神兵中的本源气息,这些古神兵,是当年强大的妖植、妖兽尸体打造而成,越是强大的神兵,打造的古妖越强!这追风靴,据说有阴冷气息,符合我龙神大人的古武本源道,龙神要的不是什么破兵器,而是其中的本源气息……等感悟晋级了,这劳什子追风靴,就是废物了……送我们都不要,自然会还给你们!”

  “那……是否会对追风靴造成什么影响?”

  “当然不会!”

  李皓侃侃而谈:“本源气息,和如今的武道、超能都不一样,你们又不是走那条路的,何况,这还是妖族的本源,你们更不适合,哪怕抽取了本源,对你们而言,也没任何损失……你也许不懂,龙神大人说了,你们不懂,可以找懂的人问,一看就知道你见识少!”

  说完,又道:“还有,另外一只,据说被人夺走了?真废物!你们将这只先借给龙神,龙神允诺,一旦晋级成功,就去击杀那什么什么剑……杀了对方,提取了追风靴另外一只中的本源气息,剩下的那一只,也当好处,一起送给你们!”

  此话一出,徐星脸色微动。

  ……

  后院中。

  徐庆众人,也是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  借给那大蛇,大蛇一旦晋级,就会主动去找光明剑?

  这样一来……

  徐庆迅速传讯徐星。

  前面,徐星马上道:“可那光明剑在银月之地……”

  “废话,龙神大人自然知晓,所以才要晋级后再去,所谓银月武师,并不可怕,我奎山无惧!可怕的是,银月地下,埋藏的那些存在……那才是我奎山忌惮所在,龙神不晋级成功,彻底成为神龙,也不敢贸然前往此地。银月,新武时代的天地核心,八大古城拱卫银月,八大守护妖植强大无比,也许还有存活的存在,据说,禁忌海倒灌银月,还有古老海中大妖存在……我奎山想一统四海,也需要助力……”

  反正这时候的李皓,那是往死里吹!

  爱信不信。

  说的也是各种古老术语,懂的都懂,不懂的……那没办法,想必国公府还是有人懂的,不可能一点不明白。

  能直接骗到追风靴最好!

  就算无法骗到,也要让这些人笃信,自己是真的使者,而且知道的秘闻很多,奎山来头很大……

  到时候,真不行,就说借来看看,观赏观赏之类的。

  主要是,李皓怕这徐家,回头祭奠的时候,用假的追风靴骗人,那就不好了,夺了也白夺。

  ……

  而李皓这一番话语,也的确惊到了后面的徐庆众人。

  哪怕老谋深算的徐庆,此刻也是凝重无比。

  这奎山大蛇,看样子,知晓的秘闻很多啊,连麾下小妖都知道,看来……帝宫的存在,很可能是真的。

  而对方的意思是,还想一统四海?

  这野心……也着实不小!

  徐庆凝眉,有些头疼,若是真的,这奎山不能得罪,也不可得罪,可是,追风靴就剩下一只了,说是借,可借出去了,还能拿回来吗?

  可不借……那就麻烦了,得罪了奎山一脉,若是之前了解的情况,其实真得罪了,也不是得罪不起。

  可现在,真得罪不起了!

  就在这时候,他手中传讯玉微微震动了一下,上面显示出一行字:“禀公爷,我已抵达奎山,几番周折,见到了奎山蛇王,询问使者一事,蛇王只说那是古妖后裔,身份尊贵,其他一概不提,驱逐我出山……”

  徐庆愣了一下,这是什么意思?

  古妖后裔?

  其他的一概不提,是否认,还是承认,或者不屑于回答?

  此刻,他也有些糊涂,但是也明确了这金色妖怪身份,古妖后裔,身份尊贵,连这大蛇居然都说身份尊贵……难道……难道是金色大妖口中帝宫中大妖后裔?

  帝宫中,难道除了妖植,还有古妖存活?

  一想到这,徐庆心中一惊。

  这奎山,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?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奎山之中,那大蛇目视那人族强者离去,有些疑惑,但是智慧不低,好像知道了什么,很快,便不再理会,本王可是什么都没说。

  没承认什么使者……事后敢找本王麻烦,本王也不是好惹的!

  古妖后裔,身份尊贵,可是一点不作假的。

  它句句属实,已经够给面子了。

  作为奎山妖王,它能这么给面子,这些人就算事后有什么不满,敢来奎山找茬,自己也不会客气。

  “那战天城年轻人,要干什么?”

  大蛇心中想着,但是很快不再去管,他说是执行军务,那就不管了。

  之前说,帮忙阻拦强敌……难道说的就是定国公府?

  不愧是古世家传承,胆子真大,定国公府可不好惹,不过,奎山是自己领地,它倒也不怕什么定国公,若是那人可以帮自己化龙……直接去攻打定国公府它都乐意。

  ……

  这一刻,徐庆陷入了沉思。

  若是这金色大妖,是帝宫古妖后裔,那真不太好惹了。

  大蛇,还能招惹。

  古妖……谁知道古妖还活没活着,到底多强,能活到现在,那就可怕到骇人了,这可真招惹不起。

  他再次传讯徐星。

  而徐星,也是急忙道:“使者,冒昧问一句,据奎山龙神所言,使者出自古妖一脉,不知是否有幸,能见一见使者先辈?”

  李皓心中一震!

  我去!

  我才来多久啊,合着,你们还去见了大蛇?

  这一刻,李皓也是心中拔凉拔凉的……不过仔细一听,好像……大蛇没说什么,没拆穿自己。

  古妖一脉……这么说,大蛇只说了这些?

  吓死人了!

  这一刻,李皓后怕不已,也觉得,自己有些大意了,他想着奎山很远,没想到对方那么快就去了人,也想着自己伪装大妖,人家不会太过怀疑,没想到,就是这么怀疑。

  好在,大蛇应该没拆穿自己,否则,现在大概就不是这情况了。

  不过如此一来,事后,大蛇也许有些麻烦。

  李皓心中迅速升起千万念头,却是依旧胡吹大气:“你也配?何况,先祖沉睡,非大事不能出,这天地可能变化了……算了,说了你也不懂,想见可以,等你成了至强者,可以带你去帝宫见见,你敢去吗?”

  徐星讪讪,却是确定了一点,真的来自帝宫!

  可怕!

  怪不得,区区三阳小妖,也能成为奎山使者,原来是有大来头的。

  此刻,拒绝不是,答应也不是,他只好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使者稍安勿躁,我去和父亲禀报一声……”

  “真麻烦!”

  李皓暴躁道:“人族就是磨叽,还是说,其实你们丢了一双,不是一只?别想欺骗我妖族……真丢了,那就说,不要忽悠我妖族,否则,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!先不说借不借,那追风靴,回头给本王看一看,确定一下是否在你家,不在的话,你家根本没资格和本王谈什么……浪费本王时间!”

  “还有,这追风靴是不是八大守护家族的宝物,也不确定……等见到了真东西再谈,见不到,你徐家欺骗奎山,等着我奎山报复吧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徐星一脸无语,彻底无言。

  报复?

  谁他么欺骗你们了!

  是你们自己找上门了,结果,还没谈呢,就开始谈报复了,果然,妖就是妖,一点耐心没有,一点理智也没有。

  无端端地,就差点招惹了一群妖族,徐星也是头大如斗。

  不再多说什么,急忙安抚了几句,让二总管带着李皓去宾客楼休息,他自己,迅速跑去后院,他知道父亲一直在关注,此刻,也只能询问父亲意见了。

  而这时候的李皓,也是吓得不轻。

  还是太年轻!

  下次干这种事,一定要提前想好所有细节才行,要是大蛇直接说没有什么使者,自己也许就麻烦大了。

  “要谨记教训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也开始考虑,这大蛇帮了一把,要不要回头帮着问问,到底有没有什么化龙之法?

  反正他是铁定没有的。

  至于战天城那边有没有,也不清楚,小树那边,也可以帮着问问看。

  “追风靴,起码给自己看看……到时候,就有机会夺宝了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这些,又想着,这国公府,有些不太对劲,其实从进来之后,就有些不太对劲,一直感觉被人监视,而那徐星,一直看传讯玉,以为自己不认识,实际上,李皓认识。

  所以,那徐庆,难道一直在暗中盯着,监控?

  若是如此……就有些可怕了,他都没看到人。

  当然,他看到了后院那边,有一些大光团,也许,徐庆就在那边,这么说,对方在后院,也能监控到前院,甚至听到声音?

  “这国公府,肯定有一套监控设备,而且极其强悍,我都没发现……哪怕在这,都有些被监控的感觉。”

  李皓也暗暗庆幸,幸好没胆大到直接潜入,原本还想打洞钻过来的,幸好我没真的干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