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7章 见闻(明日一更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(明天要出门一趟,只能晚上回来一更了,周六周末不休息了,保持三更,不算请假吧……请假了两天,月票掉的太惨,不敢说请假了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陆地之上。

  李皓正在往黑豹身上骑。

  黑豹扭动了一下身子,晃了晃尾巴,然后抖了抖脑袋,又回头舔了舔李皓……

  李皓一巴掌拍了过去:“干嘛?不乐意就直接说,不说就是乐意,舔来舔去的做什么?”

  “汪汪汪!”

  “说人话!不说话就代表你同意了。你速度快,速度点,别走错了路,赶时间呢!”

  “汪!”

  黑豹泪眼汪汪,我不会说人话。

  可我也不想被人骑,难受。

  李皓掰直了它的脑袋:“走吧,速度点,快点到,自然就不用被骑了。你拖的越久,我骑的越久,自己想想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  “我也不想骑狗,我还嫌丢人呢。可你吃的这么胖,也该减减肥了,要不然下次战斗,你太胖了,都跑不动了,我也是为你好,你太胖了,下次我若是带你去战天城,被当时激发你血脉的强者看到了,看到你这么胖,说不定还得折磨你一次,是不是?”

  有点道理!

  黑豹心中想着。

  可是……

  算了!

  黑豹无奈,耷拉着尾巴,李皓指了个方向,黑豹迅速奔跑,不得不说,哪怕是狗,也是一头妖狗,速度是真的快。

  如同一阵风一般,瞬间穿过了沙滩。

  李皓露出了笑容,呼啸的狂风在耳边刮过,李皓想依靠一下,发现没东西可以靠的,只好道:“尾巴竖起来,给我靠一下,坐的不舒服。”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咆哮!

  “我修炼呢,修炼了,就有剑能溢散,要不然姿势不舒服,我就不修炼了。”

  啪嗒一声!

  尾巴笔直竖起。

  李皓撇嘴,就知道你这条狗改不了贪吃的毛病。

  此刻,他们处于北海边缘。

  沿着北海走,一路向东,万里不到,就能横穿北方大陆了。

  北方大陆和东方大陆,除了有大海隔离之外,两座大陆之间,还有一座山脉相隔,四方大陆,差不多都是如此,中间便是中央大陆。

  若是俯瞰下去,四方大陆加上中央大陆,倒是有些类似于一个巨大无比的盆地,四周都是丘陵山脉,四方大陆又有四海相隔,再中间,就是面积最大的中央大陆。

  四方行省,北方有19行省,中央22个行省,东方则是有21个行省。

  东方大陆,地大物博,没有银月那么贫瘠。

  据说,东方富裕,日出之地,甚至还在东海之上,搭建了一座让人类都震撼的东方海桥,横跨东海,沟通中部,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当然,这个时代,若是超能愿意,其实是可以做到的。

  土系、金系、水系三系强者联手的话,只要齐心,一座横跨海域的大桥,还是可以建造出来的,纵然如此,而今,也只有东方大陆制造了这座跨海大桥。

  可见,东方之富裕,强者之多,超能之多。

  东方21个行省,徐家并非唯一霸主,却也是东方名义上的执掌者,定国公除了国公这个名头之外,还有一个职位在身,东海将军。

  执掌东海水军!

  当然,如今海域,都是海盗为主,所谓水军,也是名存实亡,可对方有这个名头在,只要实力足够,便能建造庞大的海军,一统东海,九司都没资格阻拦。

  ……

  李皓脑海中回想着这些资料,看着两侧风驰而过的景色。

  银月太过靠北,到了10月,甚至开始结冻了,寒风呼啸。

  而过了银月,北海也很冷,可比银月稍微好一点,冷的那么明显,再往东,虽然也靠海,可渐渐地,就不冷了。

  刀刮一样的寒风,也变成了温煦的微风。

  不止如此,李皓还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。

  就这么一路狂奔,甚至时差都有些不一样,之前是白天,一路狂奔,奔跑了许久……还是白天!

  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!

  刚刚一地是大雨天气,转瞬间,到了一地,居然是太阳高悬。

  一边大雨,一边太阳。

  李皓在那分界线上停留了瞬间,眼中满是惊叹!

  不走出银月,也许,一辈子都无法看到这样的壮观美景。

  银月的天,是有些昏暗的。

  可这里的天,却是极其的明亮。

  银月的路,是有些坑坑洼洼的,可这里的路,是笔直的,是宽阔的……

  当然,不全是好的!

  路上,李皓看到了残垣断壁!

  一处靠海的村庄,被大火烧掉了,耳边,传来了一阵哭泣声,李皓驱使黑豹靠近了一会,侧耳倾听,语言一样,口音稍显不同。

  “天杀的黑山匪啊……这时节,抢光了粮食,这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?”

  “爹,咱去投了白圣军吧!”

  “放屁,什么白圣军,那也是造反的土匪……”

  “爹,天星王朝要完了!大乱将起,你没看到,这天下都乱了吗?黑山匪,旋风寨,星光盗……爹,这日子,没法过了!那些超能,那些武师,横行霸道,活不了了……反就反了!那白圣军,好歹给口吃的,这时节,又没法再耕种,粮食被抢了,官匪一体……不反,等死吗?”

  李皓耳边,响起了一阵阵吵闹声,隐约间又听人说:“黑山匪穷凶极恶,哪会只抢东西,烧了村子不杀人就走了……我看啊……就是他么白圣盗冒充黑山匪干的,逼咱们上山呢!”

  “管他呢,都没活路了,几大盗匪,就白圣军还把人当人……投就投了,咱们都有一手把式在身,人家能看的上,那就干,好歹能吃饱肚子,养活孩子!”

  “也是!走走走,去找白圣军……”

  “老张他二儿子就是白圣军的……”

  “玛德,搞不好就是这孙子带着白圣军装黑山匪干的……算了,不管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远处,那声音传入耳中,李皓眼神有些异样。

  天下……乱了吗?

  这里,是北方行省靠近东方大陆的一个行省,名为双陆行省,寓意跨越两块大陆。

  而听此地众人的语气,黑山匪、白圣军、星光盗这些海盗或者山寨,都在横行,可官方好像已经无力围剿,或者不是无力,而是坐视不管!

  都开始直接拉人上山,落草为寇了!

  忽然,李皓眼神微动,驱使黑豹迅速跨越,片刻后,在一个小树林中,看到了几位身穿白衣的超能。

  那几人,正在窥探远方的村寨。

  “烧光了……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张老二过去了吧?稍微引导一下,这些家伙都会加入白圣军,这村子的汉子,都精通水性,稍微培养一下,就是一支精锐水军!引导进入超能,九成就能进入超凡领域,成为水系超能……”

  “干的漂亮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位白衣人正在庆功,李皓皱眉,心又不平,烧人村庄,夺人粮食,逼人落草为寇……当杀!

  正当他想一剑结果了这些人,耳边又听一人道:“速度点,赶快带人走,再不走,黑山匪那帮人一来,这村寨恐怕寸草不生!”

  “是啊,那群家伙,太凶残了……”

  李皓手中的剑,忽然停了下来。

  良久,心中一声轻叹,驱使黑豹,腾空而去。

  对与错?

  哪来的对与错!

  官府无能,匪寇横行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这白圣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比烂的时候,这白圣军好歹没杀人,听那语气,一旦黑山匪来了,这些人都要死!

  此刻,若是见义勇为,杀了这些白圣军的人,不说黑山匪,就是白圣军知道人死了,恐怕也会来报复这些村民,李皓也不可能这么远,把人送到洪一堂那里去。

  “对与错……难分辨!”

  “眼见未必为实!”

  此刻的李皓,又多了几分明悟。

  修炼修炼,为何要行走世界?

  就是为了这些。

  有些时候,你看起来这是罪恶……可若是你插手管了,也许,是更大的罪恶。

  但是李皓没有弄错根本原因。

  “根本原因在于,官方无能!没有清剿掉这些匪盗,没有做好防御,没有做好民生……不能因为对方不杀人,就认为是好人,只能说,在匪盗中,算是比较良善的一类……”

  想着这些,李皓笑了笑,取出了一壶酒,喝了一口。

  天下要乱了。

  底下,已经有些大厦将倾的感觉了,还能维持多久,谁也不清楚,那些霸主,那些野心家,大概都在期待这一日呢。

  “黑豹!”

  “汪汪!”

  “都说宁做太平犬,不做乱世人……你说,当狗的话,有时候会不会更无忧无虑一些?”

  “汪汪!”

  “哎!”

  李皓叹息,一条不会说话的狗子。

  “人家树都能说话,蛇也行,鸟也行……倒是你,却是不会,不行的话,精神力传音也行啊,这也不会……你啊……笨到家了!”

  黑豹委屈,这不是笨,这是品种不一样,谁知道呢。

  “要不回头我教你识字?”

  李皓忽然笑道:“你要是认识字,有时候不懂,就可以写出来了……我看那传讯玉上,可以输入文字,传输消息,你我若是弄一个双向传递的,类似于通讯器那种信息输入,也能彼此交流了,这样的话,就不用靠猜测了。”

  “汪汪!”

  这一刻,黑豹好像很惊恐,不要!

  血脉记忆中,好像很惧怕识字。

  “答应了?真好,黑豹真棒,回头我就教你!”

  “汪汪汪汪……”

  黑豹狂吠,你误会了,没答应!

  李皓却是哈哈大笑,不再理会。

  我说你答应了,你就答应了。

  你有本事,你说话啊!

  再次灌下一口酒,李皓不再调侃,也不再说话,闭目养神,开始修炼,这一次,不再是修炼五势,而是填充超能锁。

  他很好奇,心脏这一条填充了,而四肢没有填充的话,能不能解封战力?

  南拳他们,都是先填充四肢的。

  当然,填充成功后,饱和之后,他们战力都有所提升。

  比如南拳,正常情况下,大概是旭光中期实力,南拳总共饱和了五条超能锁,四肢四条,五脏一条。

  那饱和六条,心脏两条的话,平时最少也是旭光后期甚至巅峰战力了?

  光明剑说过,她好像饱和了两条五脏超能锁,正常情况下,不解封,大概巅峰左右战力。

  那洪一堂不解封,都能对付旭光蜕变期了,这一点李皓可是知道的,上次在山中就是如此,那地覆剑最少也是三条,甚至四条了!

  “抵达定边行省,起码还要一天多时间……这一天多时间,也许心脏超能锁可以饱和……”

  这条超能锁,吸收了很多能量。

  超能锁吸收的能量,有些无止境的感觉,关键是,其实你也很难知道,它到底吸收了多少,只能从消耗上看,从这上面看,李皓消耗了几千块神能石了。

  李皓想试试看,不走寻常路,先饱和五脏超能锁,是否会出现什么异常?

  有生命之泉,剑能这些宝物在,他倒也不太担心出问题。

  大不了出现崩断迹象,自己应该可以镇压住。

  也许,可以强大战力呢。

  如今的他,五势只是缝合,而非融合,可融合太难了,李皓觉得,自己没那天赋,一两天就给融合了,那不是人可以做到的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那就先饱和超能锁。

  大量的剑能,神秘能,元素能,都开始涌入超能锁中。

  心脏中,被束缚的猛虎,有些悸动的样子。

  一直在震荡个不停。

  束缚老虎的锁链,此刻,也有些实质化的感觉。

  李皓不管这个,继续吸收能量。

  此刻,身体内部,一道道超能锁开始浮现。

  四肢,五脏,额头,肚脐,脊柱。

  隐约间,足足12条超能锁浮现出来。

  是的,12条。

  如今,常规意义上来说,只有9条,但是大家都知道,其实头颅有一条,一些特殊类的超能,很多人就觉得,都是打破了头颅那一条。

  至于为何超能不同……也许是变异导致的原因。

  所以,认知中,大家是知道,超能锁有10条的。

  而李皓这时候,身上却是浮现出了12条超能锁。

  脊柱为骨,神阙为身。

  李皓并未在意这些,人体超能锁,也许不止12条,其实他有时候冲击境界,会有一种感悟,或者内视,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,人体是不止12条超能锁的。

  或者潜力不够,或者自己还太弱小,其他的没有呈现出来而已。

  若是超能真的能一直下去……还是很可怕的,断一条一个境界,断12条,就是12个境界了,而如今,最强的,好像也只断了五条。

  至于旭光之上,到底有没有,李皓也不清楚,但是洪一堂他们都这么低调忌惮的样子,也许是有的,李皓也不是太在意。

  此刻的李皓,不断吸收着能量,心中却是在思考什么。

  若是填充了一条,可以崩断的话。

  自己……要不要尝试一下,崩断超能锁,解封战力?

  哪怕不能提升一个大境界,一个小境界也好,现在自己能杀后期,若是崩断后,能杀旭光巅峰也不错啊。

  当然,不是全部崩断,崩断一部分就好。

  他有剑能在,还真不怕这个。

  银月之前给的三万块神能石,一万给了小树,一万差不多修炼消耗掉了,还剩下一万块,都在李皓身上,实际上,李皓身上的神能石,不止这些。

  之前杀了那么多人,他也有大量缴获。

  那两天消耗的,其实都是洪一堂和光明剑的,李皓自己倒是没怎么出血,只是将手续费给吸收了而已。

  修炼间,一座巨大的山脉横亘出现。

  仿佛一条线,将整个东方大陆和北方大陆分割开了。

  这山脉,名为奎山。

  为何叫这名字,李皓也不知道,书上就是这么写的,他也不是太在意。

  银月所在的苍山,都有大妖,这奎山之中,东方超能雄厚,也许也存在大妖,李皓倒是睁眼了,多了几分小心,嘱咐道:“小心点,遇到了大妖,避开一点,你鼻子灵,应该可以闻到味道!”

  “汪汪!”

  黑豹点头,倒是有些期待。

  大妖,它还没见过呢。

  啥样的大妖?

  有和自己一样的狗妖吗?

  李皓倒是见过,但是狗妖,也就身下这一头。

  ……

  奎山如同一条长蛇匍匐。

  弯弯曲曲,蜿蜒数千里。

  从地图上看,奎山显得并不雄伟,实际上,真到了奎山,还是很高的,和人对比,也相当雄伟壮观了。

  黑豹一飞而起,腾空一跃,也不走寻常路。

  什么山道不山道的,对黑豹这个层次的大妖而言,面前都是路。

  直接横跨过去!

  山脚下,好像有人,可能是附近山民,李皓耳边,好像响起了人声:“爹,神仙!”

  “什么狗屁神仙,别放屁……”

  下一刻,响起尖叫声:“跑,是妖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心累,喊的这么大声,真是妖,一口就给吃了。

  也懒得理会这些,此刻的他,不怕被人看到。

  当然,只限于普通人。

  普通人这辈子,恐怕都难以跨过一块大陆,进入另外一块大陆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奎山之中,一头巨蛇,头上好像已经长出了犄角,正在朝蛟龙转换,此刻,陡然睁眼,不带感情的巨眼,流露出一些森冷。

  巨大的身躯,在山中穿梭,迅速朝一处盘旋而去。

  一直前行。

  速度极快!

  跨越了崇山峻岭,过了好一会,巨蛇好像看到了什么,那是一头迅速奔跑的狗。

  黑狗!

  而此刻,李皓一开始还没在意,片刻后,陡然再次睁眼,看向远处,双眼中精光一闪,下一刻,暗骂一声!

  黑豹这傻子!

  鼻子废了吗?

  不远处,一头比苍山那头大蛇还要更大的巨蛇,盘旋在那边,如同一座小山,李皓一开始真当小山峰了,结果仔细一看,隐约间,刺目光辉浮现。

  和苍山几头大妖,如出一辙!

  蜕变期大妖!

  瞬间,李皓明悟,有些牙疼,怎么就直接闯入人家领地了呢?

  黑豹好像也看到了,朝那边看了一眼,狗眼中带着一些疑惑,这就是妖吗?

  第一次见到,真好奇。

  好大!

  这么大的个头,对比一下自己的小个头……忽然觉得,李皓说减肥,都是放屁。

  它倒是没什么害怕之意,而是只有好奇,不但不退,还主动朝那边跑了一阵,“汪汪汪!”

  叫唤了一声!

  李皓刚想骂狗,那边,那巨大的蛇,忽然退缩了一下,巨眼看向李皓和黑豹,“奎山乃吾领地,何方古妖后裔,入我奎山之地?”

  李皓一怔!

  我去!

  什么情况?

  还有主动打招呼的,上次苍山四头大妖,别说打招呼了,连个屁都不放,直到被洪一堂他们揍了一顿,后来才乖了。

  现在,这头大妖居然主动招呼了起来。

  “路过罢了!我要去东方大陆,无意叨扰!”

  李皓也是精神波动,带着一些古韵味。

  不是故意的,他保证。

  只是精神波动,他一般只和小树、黄金、白银战士这些存在交流,所以,习惯性带着一些古韵味,而那大蛇,巨大的眼睛,好像浮现出一些震动。

  果然是古妖后裔!

  那这人族,难道是古人族传承世家所出?

  大蛇看向李皓,再看黑豹,忽然精神波动道:“阁下来自古老世家?小妖栖居奎山,传承不全,而今欲要蜕皮化龙,却是毫无头绪……大尊可否指点一二?”

  李皓都愣住了!

  什么情况?

  一条蛇,拦路而来,然后问他,能不能指点一下它化龙……

  我去!

  都要化龙了?

  我都没见过龙,我怎么指点。

  还有,你见面就问我这个……合适吗?

  李皓有些古怪,看了一眼大蛇,那大蛇好像猜到了李皓一些心思,再次精神波动:“大尊是否觉得小妖冒犯了?小妖并无冒犯之意,只是昔年,曾受一位大尊指点,说化龙之法,他也不会,只有那些古妖传承,古老世家传承,才会,而他,对妖族不熟,无化龙之法,我看大尊和古妖后裔同行……”

  李皓愣了一下,“你……多少年前遇到了那人?”

  “很多年前!”

  废话,我知道很多年前,我就是奇怪,你口中的那人,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。

  超能,也才出现二十年而已。

  居然早就有人知晓,古妖传承。

  当然,什么古老世家,都是扯淡……李皓其实算是,李家,绝对是古老世家了,可现在,就一个李皓,算什么世家,他也没什么传承,就一把剑而已。

  “我也不会化龙之法!”

  李皓见大蛇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,只好道:“我这坐骑,乃是在战天城中获得了城内顶级强者指点,帮它激发了血脉。”

  “战天城?”

  “新武八城之一,你可知晓?”

  大蛇只觉得奥妙无比,玄妙异常,一时间有些迷茫,许久才道:“好像有所耳闻,昔年那大尊曾提及,银月之地,八城伫立,难道……”

  李皓彻底愣住了:“你知道八城?那人到底是谁?”

  “小妖也不知其名讳,难道战天城就是八城之一?”

  “不错!”

  那大蛇愈加敬畏,有些羡慕地看了一眼黑豹,“激发血脉,古妖血脉被激发……这位古妖后裔,血脉浓郁,非吾等可比,可惜,可悲,吾等血脉孱弱,恐难激发血脉了……”

  说罢,又道:“大尊……战天城……小妖……能去吗?”

  李皓到现在还是懵的。

  他不知道,为何忽然跑出一条蛇,见面就让自己指点,然后,自己没办法了,甩出了战天城,对方居然好像很期待一样。

  什么情况?

  还有,当年谁指点这条蛇的?

  “可以倒是可以……不过现在不行,战天城已经封城!”

  李皓眼神微动,迅速道:“我是战天城战天军团长,现在正在执行军务,恐怕也无法帮助妖兄,不过……等我完成了任务,也许可以带妖兄进入战天城……当然,能否获得帮助,我不敢保证,如今古城封闭,而且能源不足,强者们都勉强复苏而已……”

  “小妖明白,大尊能有此心,小妖已是极为满足……那便不耽误大尊执行军务了,不知可否有小妖效力之处?”

  李皓真感觉活见鬼了!

  这是为啥?

  这蛇妖,还有帮自己的意思。

  李皓心中微动,迅速道:“不用,我此次执行军务,是军中要务,非战天城体系,无法参与!当然,若是妖兄有心,我执行任务之后,若是被追杀至此……还望妖兄可以帮衬一二,只是敌人强悍,妖兄现在好像只是旭光蜕变期间,若是遭遇强敌……”

  “若有需要,定当竭力!”

  那巨蛇也是客气无比,急忙传音:“此乃奎山,小妖也非独身,蝰蛇一脉,也有数位强者,虽然无法和古妖一脉相比,阻拦一些人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”

  李皓有些心虚,没再说什么,迅速道:“那我还有军务在身,多谢帮忙,回头军务完成了,再和妖兄闲谈!”

  “多谢大尊!”

  大蛇还低了低巨大的脑袋,目送李皓和黑豹迅速离去。

  一直到一人一狗迅速离开,大蛇才有些惊艳地看向他们消失的方向,心中想着,这古妖血脉,好浓郁!

  古文明,再次复苏了啊!

  果然,昔年那大尊说对了,这世界,迟早会翻天覆地,只是自己这蝰蛇之躯,也不完善,想鱼跃龙门,唯有寻找血脉浓郁的古妖帮忙才行。

  没想到,这睡一觉……还能捡到这样的好处!

  随随便便的,居然就遇到了一位古妖,一位古世家强者。

  看样子,还很年轻。

  “战天城……八城之一……来自北方的银月之地吗?”

  大蛇心中想着,据说,这银月之地,强者如云,无比排外,它其实也知道银月,却是一直不敢过去,而今,居然遇到了来自银月的古世家传人,而且如此好说话……

  大蛇欣喜若狂!

  化龙有望了吗?

  ……

  而李皓,此刻也稀里糊涂的,忍不住传音黑豹:“这妖族,这么傻?还是说,这条蛇是个傻子,什么情况都没弄清楚,然后就要帮忙?”

  他其实也有些稀里糊涂的,当然,他也没敢让大蛇跟着自己,开玩笑,这么大,虽然强大,可蜕变期,也不是杀不了,小心马上被人发现了。

  只是李皓还是有些疑惑,谁指点的这条大蛇?

  不管如何,有了这条大蛇的保证,若是回头暴露了,被人追杀,倒是可以往这边跑一跑,李皓也说了,蜕变期不行,那大蛇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,也许这奎山,还有强大的大妖存在。

  黑豹没回应,也没法回应。

  其实,黑豹倒是隐约知晓一二了,也许是自己的原因,嗯,就是自己的原因!

  上次,那老乌龟好像就说过,自己血脉尊贵,是什么镇妖使者的后裔,掌管天下大妖!

  若是遭遇一些大妖,但凡存在一些古妖血脉,不管多少,越强越好,越强,能感受的越明显,知道自己路过,不说参拜,一般大妖也不敢招惹。

  那大蛇,显然是感受到了一些,只是不知所以然,也不敢招惹,显得极为客气罢了。

  “占了本狗的便宜……”

  黑豹心中想着,可惜,没法说出来,又可惜,不太识字,要不然,得写给李皓看看,告诉他,跟你没啥关系,都是我的原因!

  一人一狗,就在这样的状态中,跨越了奎山,进入了东方大地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。

  一些来自中部的强者,才陆陆续续抵达了银月周边,附近的临江行省,更是汇聚了大量强者。

  临江总督府。

  一位位强者,和临江总督樊昌推杯交盏。

  很快,有人开口道:“樊总督,你和那地覆剑、光明剑都交手过,你觉得,他们实力到底如何?”

  樊昌凝重道:“很强!我和乾丰以二敌一,交战洪一堂,还是不敌败退,乾丰战死,而我也断了一臂,侥幸逃生!”

  众人都是凛然!

  果然强悍!

  “那李皓,如今躲回了白月城,银月又有多位强者存在,恐怕难以对付……总督毗邻银月,可有什么好办法指点一二?”

  众人来这,也是因为临江和银月毗邻,了解更多,也许这樊昌有办法,而且对方被人斩了一臂,也和他们同仇敌忾,不会和银月搅合到一起。

  樊昌喝了一口酒,想了想,忽然笑道:“对付银月难,但是想引出李皓,未必有那么难。”

  众人纷纷朝他看去,你确定?

  人家又不傻。

  现在肯定知道危险,怎么引出来?

  “白鲨盗!”

  樊昌再次喝了一口酒:“李皓之前杀了白鲨盗两位统领,白鲨盗这边一直寻机报复,那李皓也曾放下狠话,要剿灭白鲨盗!不如让白鲨盗,进入月海区域,作出进攻南渡姿态,银月强者虽多,可白月城、耀光城才是核心,必然需要强者坐镇,此祸,乃是李皓引发的,以李皓这种银月武师的性格,必然会出手……当然,地覆剑他们会不会来,我不清楚,只能说,最大程度,减少他身边的银月武师数量!”

  “若是能引来星光盗进攻威逼,一部分从西海进入月海另外一端,威慑白月城……那白月城那边,必然会有大量强者留守……”

  他也是蔫坏,反正自己不准备出力,顺带着,也想借这些人的力量,威慑一下海盗,把星光盗和白鲨盗,都给摆一道。

  而他扶持的海妖盗,也许能捞点好处。

  他又道:“如此一来,最大程度限制黄羽这些人帮助李皓,哪怕明知危险,银月武师,都喜欢自我标榜正义,敢作敢当,李皓惹下白鲨盗的麻烦,他必然要出手才行,否则……银月武师都看不起他,哪怕都知道,这是让他冒险,也不会阻拦他,这群人就是这么执拗!”

  众人若有所思。

  这也不是不行。

  当然,前提是海盗答应。

  可是,海盗敢不答应吗?

  又不是自己出力。

  海盗威慑一下而已,又不是真的进攻银月,可银月不能不当真,一旦不当真,海盗真的杀进去了,那就是生灵涂炭了。

  众人看向樊昌,樊昌笑道:“若是诸位觉得还不放心……我也可以调动一下总督府军队,靠近银月,做一次军演!”

  他也是咬牙发狠!

  地覆剑,直接斩断了他一臂,虽说他也拿到了一滴生命之泉,恢复了手臂,可手臂比起之前,明显孱弱许多,这让他极为愤恨!

  众人一听,都是眼神发亮起来。

  陆地上,临江威逼。

  海上,海盗威慑。

  若是这样的话,倒是可以牵制住大量强者力量了,那时候,李皓胆敢出来,必死无疑,就看李皓敢不敢出来冒险了。

  可他若是不出来,白鲨盗真的打下了南渡……李浩这人,名声在银月就彻底臭了!

  哪怕银月的一些老辈武师,大概都觉得耻与为伍!

  黄羽这些人,会考虑大局,可一些老辈武师,相对纯粹,认为哪怕战死,也不能丢了银月武师的气概,肯定会觉得李皓这人不可信的。

  纵然不成,李皓这一次,也可能会被银月武林抛弃!

  “还是樊总督有远见!”

  众人纷纷举杯,露出笑容。

  果然,能镇压临江各大机构,这樊昌,也是个心狠手黑之人啊。

  南渡若是一破,对临江其实也大有好处,南渡可是抢了不少临江的风头,这还涉及到极大的利益,这家伙,也不纯粹是为了报仇,据说,八大海盗团还有一支是他的。

  这么一想,众人都笑了,也大概明白这位要的是什么了。

  ……

  这时候的李皓,没心思管这些。

  若是他在银月,樊昌这么一弄,不管危险还是不危险,他一定会去南渡的,这是必然的,身为武师,或者说,作为银月一员,那时候,他不可能不过去的。

  可此刻的他,不在那边,自然也管不着这些。

  白鲨盗那边,为了先夺取追风靴,李皓也先放下了。

  此刻的他,已经踏入了定边行省。

  为了遮掩行踪,李皓已经不再骑狗,而是给黑豹弄了个狗链子,牵在手中,用一些不知道从哪抢来的星币,买了辆小车,开始驾车前往定边省会。

  东心城,便是定边行省的省会,徐家就在那边,而这座城,名字都是徐家取的,意味着东方核心之地。

  此刻,李皓驾车,速度也是极快。

  明日,就是徐镇的头七了。

  一路上,李皓那也是横冲直撞……至于撞到什么,完全不用担心,还没撞到,李皓就会剑能爆发,粉碎一切阻拦物,所以,对他而言,此刻,前方都是坦途。

  谁敢说自己开车不行?

  现在的自己,开车都能开飞起来!

  从早上,开到了黑夜,李皓终于踏上了东心城的地界。

  追风靴,我来了!

  而这时候的东心城,也显得格外繁华,比起北方,东方的确要繁华的多,大晚上的,这里和南渡差不多,灯红酒绿的。

  城市中央,一座恢宏的府邸,也是灯火辉煌。

  入个城,作为外地车,李皓还交了300星币,简直就是抢劫!

  怪不得这么富裕!

  找了个酒店,停下了车,李皓要了个房间,此地,距离定国公府不远了,大概没人会想到,自己花了两天两夜,从银月,一路飞奔到了定边吧?

  好在,这时候混乱的很,各地流通不便,王朝体系难以统一,也不需要什么身份证明,李皓倒是顺利入住了酒店。

  黑豹,也被当成了宠物犬,被李皓牵着,一起进入了房间。

  一边上楼,李皓一边心中感慨,东方大地,妹子都要开放一些,此地比北方要热许多,一个个的,还露着大长腿呢。

  进入电梯,还有个漂亮妹子摸了摸黑豹的狗头,吓得李皓差点以为黑豹要爆发……结果发现,黑豹这狗东西,盯着人家大长腿流口水……李皓也是无言。

  这年头,连条狗都喜欢女人了,难怪老师和碧光剑一起跑了,跑到现在,不见踪影的,一点消息都没了。

  可怜自己,出门在外,也就只能带着一条狗了。

  ……

  进入房间,简单收拾了一下,换了一套新衣服,李皓戴上了眼睛,书卷气倒是呈现了几分。

  吃了顿饱饭,夜色下,李皓牵着狗出门了。

  据说,定国公为了亲民,加上皇权被限制,这位国公家门口,就有一条街道,以前是国公府的内街,后来对外开放了,上次光明剑就在这杀了五位将军,距离国公府很近。

  李皓没时间去收集情报,所以这时候,最好的办法,就是靠近看看。

  武师不好判断,但是超能,若是强者,谁也瞒不过自己!

  这一晚。

  国公府外,那繁华的街道之上,李皓牵着狗,戴着眼镜,悠闲地溜达了起来,甚至一路溜达到了尽头,距离国公府也不过一两千米。

  尽头,是个大广场,很多人在恋爱,在跳舞,倒是国公府那边,挂上了白绸。

  而李皓,也看到了来来往往的一些强者,和外面这些人不同,那边来往的强者,倒是低调无比,一个个好像很是沉痛。

  耳边,也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。

  很快,李皓也捕捉到了一些声音。

  “据说,明天国公府举办祭奠,东方各大行省都会有大人物到来……国公府这一次好像吃了大亏,东方各大行省都不太稳当了……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震慑一番……明日,也许有大事发生。”

  “管我们屁事,那是大人物的事,我们小屁民,管这些干嘛?”

  “也是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还有东方各大行省的大人物吗?

  这个倒是要注意一二了,别阴沟里翻了船就不好了。

  此刻,更难的是,如何混进去呢?

  不混进去,难道直接就去抢?

 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,这个难度倒是不小。

  而很快,又有人给李皓出主意了,耳边又响起了其他人的声音:“国公府明天热闹的很,张哥有办法能带我们进去见识一下吗?听说都是大人物……”

  “那是祭奠,你以为进去看热闹啊?找死差不多!不过想看热闹,也简单,找个报社塞点钱,混个记者证,明天国公还要和各大行省大人物会谈……据说,可能会宣布国公继承人的位置……现在大概要造势,不少报社都收到了邀请……”

  “贵吗?”

  “当然不便宜,起码万儿八千的,要不然,谁敢带你进去?”

  “那算了,太贵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摸了摸下巴,记者?

  啥玩意!

  银月好像没有这玩意存在。

  但是花个万儿八千的,就能直接混进去?

  有这么简单吗?

  李皓看了一眼远处那威严的国公府,再看看这吵吵闹闹的人群,笑了一声,定国公为了表示亲民,家门口开街道,弄了一堆人过来,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

  “走了!”

  李皓抖了抖绳子,黑豹有些不爽,但是还是跟着走人,临走的时候,对一些跳舞的大妈们恋恋不舍……李皓只能说,这狗眼,真是瞎了!

  合着,是个女的,你就有兴趣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