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6章 走出银月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荒原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原本沉寂地下的神舟,瞬间消失,破空而去。

  高空中,黄羽微微一怔。

  下一刻,也瞬间破空而去。

  眨眼间,远处浮现出一群人。

  李皓也没看任何人,神舟落地,一队人迅速进入神舟,此地距离猫头山还有一段距离,给你找,你也未必找得到地方。

  下一刻,神舟浮空,消失在原地。

  黄羽眼神微动,看向神舟消失的方向。

  是发现自己了,还是说,故布迷阵,以防敌人偷袭?

  不管如何……这李皓,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,还真有一手。

  ……

  神舟之中。

  船舱内部。

  没人说话,李皓的声音却是传荡在铠甲之中:“我的麻烦来了,天星王朝最近不少人想杀我,我不想坐以待毙,原本还想在银月逗留一段时间……可引来了太多强者,对银月不太好……我虽无伤人之心,别人却有杀我之意。所以,我准备离开了!”

  此话一出,频道中,迅速响起大量声音:“团长,我们跟你一起!”

  “太弱!”

  李皓只有两个字,一瞬间,让众人有些沉默。

  太弱!

  他们知道,自己太弱。

  如今,队伍中,除了刘隆和几位超能,李恒运气好,勉强跨入了斗千,剩下的,破百圆满有了一些,可是,这样的实力远远不够!

  差的太远了!

  李皓又道:“我先前出去了一趟,杀了一些人,一些旭光后期,甚至巅峰强者……杀了定国公的儿子,杀了平原王的大将军,杀了七神山之一的浮屠山主的弟弟,杀了北海第一大盗北海王的大公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,“如今,三大组织得罪完了,七大神山也快了,再不走,还留在银月,也许银月有人愿意庇护我……可何必呢?引来那么多麻烦,到最后,还得欠下人情……我这人,最怕欠下这些!若是引来了大量的强者围攻银月,生灵涂炭……那就是罪过了。我这人,没什么牵挂的,哪怕离开了银月,也一样过……你们这些人,我有些其实还叫不上名字来,也好……时间久了,我怕我产生了感情,离不开了。”

  就这样吧!

  他准备将这些人留下来。

  留在银月。

  他们未来,不会太差的。

  只要跨过了斗千的关卡……他们迟早都会成为强者,五脏强化之后的他们,那时候就能知道,跟着李皓这段时间,到底获得了什么。

  一瞬间,整个船舱,包括铠甲内的频道,都安静的吓人。

  “团长……”

  李恒开口了,“我跨入斗千了!”

  他斗千了!

  而且,进入斗千之后的他,也感觉到了,自己还在迅速进步,甚至感觉比破百期间还要快,五脏强化的他,此刻甚至都能开始去走蕴神道了。

  哪怕只有一势蕴神,一旦跨入蕴神,他也可以匹敌三阳了。

  “嗯。”

  李皓点头,不错。

  可是……就算是蕴神,又能如何呢?

  “侯部长走的时候,带走了武卫军,团长为何不能带上我们?”

  众人看向李皓。

  李皓也看着他们。

  是因为感情吗?

  未必!

  相处时间没那么长,也许是敬仰,也许是崇拜,也许是不舍得错过机会,无论如何,这些人此刻都表现出了愿意追随的心思。

  他们愿意追随李皓离去!

  哪怕,前途是艰难险阻的。

  可武师,不就该如此吗?

  “团长,我们的十环封山阵很强,我们全部联手,以斗千为核心,我们就算不敌旭光,也能击杀三阳……而且,我相信大家很快会有更多的人进入斗千,那时候,旭光也可匹敌……就算不能帮团长斩杀强敌,也能阻挡牵制一二……”

  李皓思索一番道:“还是留下吧!先沉淀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,大家进步很快……不过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沉淀,留在银月,可以清剿一些小海盗,也可以清剿一下三大组织成员。”

  “希望我回来的时候,大家都能跨入斗千,若是觉得银月这边没有动力……去北三省也行,那边正在打仗,我回来的时候,甚至看到了一些超能和武师在厮杀……”

  早在孔洁说出,有人想围剿他的时候,他就有了决定。

  当初侯霄尘走的时候,他也有这样的心思。

  可那时候,他还不坚定。

  等到孔洁说,全天下都想杀他……那李皓就彻底下定了决心了,银月之地,他该离开了,此地埋藏了太多秘密,可很多东西,不是此刻的他可以解决的。

  不是他能接手的。

  战天城也好,八大家建立的武科大学也好,其他七座城池也好,石门后的传承之地,天空中的八卦图,帝宫,人王,星门……

  太多太多的秘密,隐藏在这,伴随着古文明的消失而尘封在此。

  他会回来的。

  银城,那座小城,他生长的地方,他的朋友还葬身在那,他的父母虽然被挖坟掘墓了,可那也还是他的家。

  可这时候,李皓知道,自己该走了。

  银月的这群人,都有秘密,都有责任。

  李皓不知道他们想什么。

  可既然隐藏了,显然,还有不可测的敌人,还有无法匹敌的强敌,那李皓也无心逼迫他们,为了自己,去展露实力,去暴露底牌。

  人情债,难还。

  “对了,你们也可以去剑门看看,洪师叔有心建立圣土净地……”

  洪青一怔:“什么圣土?”

  “人间圣土!”

  洪青走神了一下,啥玩意?

  我爹?

  开辟人间圣土?

  团长今天是不是失心疯了?

  “你们现在不懂,其实我也不懂,不过迟早都会懂的。”

  李皓套用了一下他们那些老家伙的话,笑道:“你们和我的差距,越来越大,我需要沉淀,你们也需要,去积累一些东西,去经历一些东西……洪师叔的净土圣地,开辟起来,未必容易。不少人都来自剑门,当明白,建立一个圣地,千人不算太难,万人,十万人,百万人……也许很难很难!我不太清楚其中需要什么,但是我知道,开辟这样的地方,也许对大家都会有帮助,这是一场炼心之旅。”

  众人纷纷看向李皓,此刻,都没心思去思考洪一堂的宏图大业了。

  洪青这个当女儿的,此刻都没想这些。

  只知道,团长好像下定了决心,要离开了。

  “团长……那等我们进入了斗千,我们去找你……你还接纳我们吗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没什么接纳不接纳的,你们现在就是猎魔团的人,也是……战天军的人!”

  战天军!

  战天铠在身,他们其实就是战天军的人了。

  众人咀嚼着这话中的意思,洪青倒也没说什么。

  一旁,柳艳开口:“那我们进入斗千后,再去找你,你在中部等我们……别走的太远,让我们看不到你。”

  “哈哈哈,希望吧!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离别,未必会伤感,但是,离别,的确让人有些失落。

  “待会到了白月城,你们就下去吧……”

  一旁,郝连川忽然道:“我们呢?”

  他们是超能。

  李皓失笑:“部长,你忘了,你是巡夜人的头,你走了,巡夜人怎么办?”

  “师兄,我不是……”

  王明开口,有些迫切:“我是三阳了!”

  “你和部长一起留下吧,你们实力进步的还行,部长也快旭光了……我准备临走之前,杀了白鲨首领,让白鲨盗混乱起来……你们可以把白鲨盗当成历练目标……当然,若是我没能成功,那就算了。”

  说到这,李皓又道:“紫月被关在了巡检司,现在这情况,孔司长他们未必愿意让我带走紫月,他们也许也不想此刻和映红月彻底撕破脸……”

  “怕什么!”

  王明叫嚣一声:“师兄,待会我就去巡检司宰了那紫月,肯定是红月那边给师兄招惹的麻烦!”

  “算了,不让他们为难了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一个紫月,还影响不到什么,也没必要和银月那几位翻脸,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不会将我的想法强加于人,当然,他们的想法,也改变不了我的什么。”

  思索一番,又看了众人一眼,最后看向刘隆:“老大,他们就交给你了,我这个团长,当的不太称职……若是想退出,交还黑铠就行,其他的,都没什么了。”

  说罢,又用剑敲打了一下神舟:“你有兵魂在,我知道!现在,我将你的控制权,转交给我的副团长,巨鲲神舟适合海战,我带走了,大家出海也不方便,便留给猎魔团了。”

  敲打了一阵,巨鲲神舟微微颤动了一下,下一刻,李皓一道剑气射出,将刘隆没穿黑铠的手臂刺破,一滴血液滴落在地。

  片刻后,刘隆微微凝眉,看向李皓,却也没说话。

  巨鲲神舟,已经被他所掌控。

  前方,白月城也快到了。

  他看了一眼前方,继续道:“有麻烦,可以找洪师叔,也能去找光明剑,就说是我说的,我会回来,而且也会帮她彻底镇压光明之力……但是,需要帮忙的时候,她也需要出手,甚至是出手帮你们压阵!”

  “孔洁、黄羽这些人,孔洁性格较直,还能信任一二,其他人……尽量不要理会!另外,我有个师姐在城中,她丈夫胡定方,是军方将领,你们应该也都知道……尽量不要和他们打交道,我走后,哪怕他们找你们,也不要理会!”

  李皓事无巨细,一点点地交代着。

  刘隆默默倾听。

  以前的李皓,也许不会说这些,也许说走就走了,也许不会去考虑太多。

  而今的李皓,却是一点点地给众人安排着。

  后路,前途,未来……

  他都在诉说着。

  “若是运气好,大家获得了一些神能石,数量多的话,或者源神兵……可以去刚刚那地方,找那位帮忙辅助修炼,它应该不会拒绝……但是记住了,不要泄露此地的存在,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!”

  “老大若是真有困难……银月待不下去了,你可以带着大家,去战天城避一避,你是战天军正式成员,问题不大,开启后,直接进去就好。”

  “放心,我知道的。”

  此刻,白月城已经出现了。

  刘隆看向白月城,又看了看李皓:“你不入城?”

  “去,不然怎么悄悄混走?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“对了,宝物就不给大家留了,自己挣去!”

  说话间,神舟飞过白月城,很快,朝武卫军基地落去。

  轰隆一声。

  神舟落地。

  一群人从船上下来,李皓带着人朝里走去,一边走着,一边塞给了刘隆一个小瓶子,传音道:“里面是一滴生命之泉,救命用的……修炼就不要拿来用了。剩下的,我都带走了。”

  刘隆微微点头。

  也传音道:“你准备去中部,还是其他区域?”

  “去中部!当然……条件允许的话,也许会先去东方。”

  是的,他可能会去东方。

  去定国公府!

  追风靴,还有一只没拿到呢。

  当然,他知道其中凶险。

  而追风靴,据说在定国公手上的储物戒中,定国公强悍无比,几乎不可能夺走,可是……也许有机会呢?

  据光明剑所说,徐家,每年都有一次供奉仪式。

  祭奠先祖,会取出追风靴进行供奉的。

  现在,没到祭奠的时候,但是,定国公的长子死了,按照规矩,头七那天,会入殓祖坟,安葬,开祠堂,祭奠先祖……

  此刻,距离徐镇死亡,已经过去三天多时间了。

  去定国公府,也需要时间。

  近万里的路程。

  全力以赴的话,李皓如今速度不慢,可就算如此,没有三天,大概也难赶到,到了那边,也许就是头七了,他未必会出手,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打探消息。

  可也能去看看……因为谁也不会想到,李皓这时候敢打追风靴的主意。

  何等的大胆,才敢干这种事?

  地覆剑和光明剑这两位强悍的存在,之前李皓提议,他们都不敢去做,何况是李皓,而且,此刻在大家眼中,李皓收到了消息,大概第一时间龟缩白月城才对!

  岂会轻易离开?

  不过,长途跋涉,的确很累。

  李皓瞥了一眼身旁晃悠的黑豹……黑豹比以前大多了,肥多了,李皓眼神微动,黑豹速度应该很快,体力也很好,妖的体力,比人类要强。

  骑狗的话……也许速度会更快一点。

  黑豹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来自妖族的敏锐,让它抬头看了一眼李皓,狗眼中带着一些疑惑。

  李皓拍了拍狗脑袋,笑了一声。

  很快,众人进入了基地大厅,李皓看了一眼众人:“大家先在这修炼几天,感悟几日,过几天再出去……不急于一时!”

  刘隆点点头,沉声道:“我们这几日不会出去,也不会让人进来!”

  显然,李皓有些想法。

  他也不问,知道多了,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
  “那就好!”

  李皓也不再说什么,而是默默等待了起来。

  等天色彻底黑下来。

  等外面的人离开。

  他回基地了,黄羽也好,赵署长也好,还要继续盯着他吗?

  不会的。

  城内,还是很安全的。

  ……

  也不出李皓所料,当他带人回来了,神舟就停靠在广场上,一眼可以看到,黄羽等待了一阵,也不是真的很闲,还是选择了离开。

  不过,也让一些人盯紧了这边,不是监视,只是不希望此刻的李皓,再带着猎魔团乱跑,外面现在极其的危险!

  而行政总署这边。

  光明剑第一次正大光明地走进了行政总署。

  有些好奇,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跨入此地。

  虽是银月武师,可江湖官方一直都是对立的,而今,她却是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。

  门口,周副署长给她领路,边走边道:“胡小姐,这边走……”

  光明剑一脸的别扭,看了他一眼。

  周副署长也知道她的心思,也有些别扭:“不好称呼,只好如此,胡……胡宗师若是不喜欢,那我……换个称呼?”

  平时喊人家光明剑,可到了这,总不能也这么喊。

  “叫我胡剑师便可!”

  光明剑也没再说什么,宗师……按照以前的称呼,喊她一声陆地神仙也没问题,可宗师,在古文明中,是舍生忘死,是为义、为民、为国、为族而战的武者,她不是。

  所以,她也没让此人这么称呼。

  周副署长没再说什么,领着她,一路朝前走,上了二楼,大厅门户敞开。

  此刻,孔洁、赵署长两人都在,他们刚进门,黄羽也走了进来,赵署长看了一眼黄羽,黄羽传音道:“人回来了,在基地待着,刚回来,应该短时间不会再出去了,所以我过来看看,光明剑到了,也招呼一声。”

  赵署长微微点头,下一刻,站了起来,看向光明剑,露出一些笑容:“光明剑,银月七剑,其他人我都见过,唯独光明剑客……我还从未见过,此次倒是闻名不如见面,得见真容了!”

  光明剑心中腹诽,若非恢复了一些容貌,虽然不是太好看,可也能看的过眼,她才不会以真容见人。

  想到这,又想到李皓说的,此次银月官方出钱让他去救人的。

  光明剑也不客套,直接道:“此次有劳几位出手相助!胡某感激不尽,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,若是日后银月官方有需要之处,胡某定当效劳……至于其他,一概不谈!”

  孔洁都笑了:“光明剑,怎么就道不同不相为谋了?”

  光明剑看着他,漠然道:“孔洁,当年你巡检银月,手底下武师之血没少,自然道不同!”

  孔洁皱眉:“怎么,我孔洁维持银月秩序,还有错了?我扪心自问,杀的那些武师,没一个好东西,你要说其他人不怎么样,我还支持你三分,你说我……那代表你光明剑除了武师,什么都不是,没点明辨是非的能力。”

  光明剑也不辩驳什么。

  孔洁也自讨无趣,不再开口。

  赵署长笑了笑:“都是银月人,银月人,自古都有血气,关起门来吵闹也没什么……不过胡大师说的直接,咱们也不说什么虚的,有胡大师这句话就足够了!接下来若是银月有变,还望多出手一二,互相守望!”

  “定当尽力!”

  光明剑回了一句,也只是如此罢了。

  没有想象中的热情,也没想象中的感激涕零,更没有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的场景,更不会去叙旧什么。

  若是见到了袁硕这些人,还能聊几句。

  这几位,就算了。

  一个是官,一个严格来说,是匪。

  昔年的武师,都是匪。

  互相干巴巴地聊了几句,黄羽倒也没客套什么,直接问道:“定国公实力如何?”

  “比我强!”

  光明剑思索一会,猜测道:“四肢超能锁不说,必然饱和了,而五脏超能锁,最少完成了三条以上的饱和。”

  这话一出,几人都微微皱眉。

  这么强?

  孔洁也摸了摸下巴,看向她:“你呢?”

  “两条饱和。”

  孔洁笑了:“不错啊!我还以为这些年下来,你们都没太大进步呢,南拳大概也才完成了五脏一条饱和,勉强可以崩断五脏锁,这家伙,倒是比你还嚣张。”

  光明剑也不客气,反问道:“那你如何?”

  “我?”

  孔洁笑了起来:“也才两条,第三条差一点。”

  说罢,有些迟疑,但是还是问了一句:“你有发现头颅、肉身、骨骼中的超能锁吗?四肢、五脏,只有九条,但是应该是不止的……”

  人体,应该是全面封锁的。

  如今,头颅中有一条,是大家公认的,尽管找不到,可肉身和骨骼中存在不存在,却是一个谜题。

  “不知道,没有感应到过。”

  孔洁微微点头,又道:“你主攻哪个方面?”

  “势!”

  孔洁再次点头,“也就这几个方面了,势、肉身、气血,大体上都差不多,五脏一道,目前就袁硕正在攻克,可五脏,也是最难的……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有没有什么成果。”

  感慨一声,还想再说几句,黄羽忽然道:“你觉得地覆剑填充了几条?”

  光明剑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几人微微凝眉,怎么会不知道。

  但是大体上也知道她的意思,不是不知道,不是没猜测,只是不愿意去说罢了。

  肯定比她强就对了。

  不是三条,就是四条。

  光明剑反问道:“若是五脏超能锁全部填充圆满,饱和到了极致,能否突破到下一个层次?”

  “不知道,没试过。”

  孔洁摇头:“目前阶段,能填充九条的……未必存在。我们几个,其实也占了一些超能的优势,先入超能,破开关卡,再回武师……”

  光明剑眼神微动,“真的能回归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孔洁点头:“可以的!你光明之力太强,可以克服许多难关,当初我们这边能量稀缺,所以都选择了剑走偏锋……不过,也留下了一些弊端,当然,有利有弊吧。”

  “那我现在进入超能,能否再回武师?”

  “有希望……但是太危险,太难!”

  孔洁摇头道:“最好不要尝试,其实到了这个地步,尝试是很危险的一件事,天剑那边,到现在还是超能……不知道他如何考虑的,若是再不转换回来,跨入旭光之上……崩断五脏两条超能锁,再想恢复就难了……一条的话,还是有办法的。”

  黄羽平静道:“也许是为了寻找更好的出路,他有他的打算,不过他不会甘心一直成为超能的。”

  光明剑也只是默默倾听这些,并未再次开口。

  过了许久,赵署长才问道:“李皓的剑,真的可以镇压五脏暴动吗?”

  光明剑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几人无言!

  这个大家都知道,你一个切身经历者,说这话……真让人伤心,白花钱了。

  三柄源神兵,加上三万颗神能石呢。

  “那接下来,你有何打算?”

  “去李皓那边待几日……有时间的话,去剑门看看。”

  好吧!

  几人都很无奈,光明剑看样子不太愿意和他们有太多的接触,赵署长考虑一番道:“也可以,传讯玉带上,有需要我们会找你,没需要的话,你自便即可!”

  光明剑接过一枚玉佩,也不说什么,收入储物戒中,直接起身,“那我先告辞了!”

  说罢,转身离去。

  她一走,孔洁苦笑道:“这些家伙,还是当年那副作风!和我们有接触,都不自在,恨不得马上远离,原本想着,这次花了钱,而且她都离开银月20年了,结果还是这样……”

  “习惯就好!”

  赵署长倒是见怪不怪,问道:“传讯玉给了李皓吗?”

  “给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,这几日,让他少出门,外面不平静,那些家伙,暂时还顾忌一些我们……可李皓若是再出现,又会激发他们的贪婪之心……哎!”

  叹息一声,有些麻烦。

  如此一来,银月就得被人盯死了。

  而李皓,大概也无法再出去磨练一二了,不过李皓实力提升的快,好好打磨一段时间也可以,赵署长他们的想法也很简单。

  李皓现在迅速跨入这个层次了,接下来,沉淀几个月甚至一两年都不算多。

  所以,倒也不太着急这事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已经走出了武卫军基地。

  有这双眼睛在,他避开了所有超能,也避开了那些监察,没多久,穿着银铠,进入了海中。

  而黑豹,也跟着一起。

  这家伙鼻子很灵敏,什么都瞒不住它,有它在,李皓这双眼的一些短板,也被补充上了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走,他偏偏选择此刻离开了。

  就是要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!

  孔洁给的传讯玉,他直接丢在了武卫军基地,没有情报支持也没什么,抢就好了。

  “白鲨盗那边……能杀就杀,不能杀也不用理会,等我夺了追风靴再说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衡量了一下,此刻,他得加速,迅速赶到定国公府所在行省才行。

  距离徐镇的头七,也就三天半了。

  李皓还想给人上柱香呢!

  定国公,强大无比。

  可李皓又不是要刺杀他,夺宝就行,不过就算夺宝成功,如何逃脱定国公府的围杀,也是个麻烦,据说剩下的三大将军,恐怕都是蜕变期实力。

  摸了摸狗头,李皓潜入海中,迅速前行,传音黑豹:“回头好好和我打配合,事情成功了,我手上还有许多神能石,给你吃个饱!”

  “阿噗阿噗!”

  黑豹叫唤两声,海水入口,又被吐了出来,潜入海底的黑豹,略显不太舒服,游泳还行,潜水真难受。

  “别叫了,离开了银月,咱们就陆地行走,也顺便看看这方大地……除了银月,我还没怎么去过其他地方呢,连北海也只是在海边看了一圈……”

  不走陆地,没有神舟在,速度会慢很多,到了陆地上,骑着黑豹,也许会快许多。

  而黑豹,此刻还不知道李皓的小心思,乐呵地摇着尾巴,陆地好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东方大地。

  定边行省。

  这里,便是国公府所在的行省,而行省之名,当年也是皇室重新取的,定国公坐镇此地,为王朝定边东方。

  恢宏的国公府中。

  这几日,有些愁云惨淡。

  死了五位将军,死了嫡长子,死了嫡长孙,死了一位旭光巅峰的客卿,死了一位旭光后期的供奉……

  对定国公府而言,今年显然是个倒霉的年份。

  足足死了9位旭光强者!

  这样的实力,甚至可以镇压一两处行省了。

  可如今,却是接二连三地死亡,甚至丢了一只追风靴。

  此刻的定国公,脸色平静,没有太多的悲伤,但是眼底深处,却是杀意盎然。

  不过表面上,依旧平静无比,看向下方的那些强者,平静道:“三日后,国公府大祭,交给星儿主持!我是他们的父辈,爷辈……没有为他们送行的规矩……”

  下方,他的二儿子,此刻也是一脸悲痛,急忙起身:“父亲放心,我会安排好大哥和小峰的身后事。”

  徐庆看着这个儿子,没说什么。

  也许,自己这儿子,心中指不定如何开心呢。

  死了徐镇,下一代国公,必然是他了。

  徐庆倒是还有其他儿女,可都是庶出,没资格继承国公之位,可对徐庆而言,一个国公……真的就够了吗?

  他没说这些,继续道:“按照祖宗的规矩,大祭之时,徐家圣物要祭祀三日,以慰列祖列宗!可如今,追风靴丢失一只……哎!”

  一声长叹,又道:“纵然如此,也不能坏了祖宗规矩,不过追风靴极其重要,丢了一只,剩下的这一只,更是重要无比,大祭之日,你们要小心看守……”

  徐星急忙道:“父亲,既然如此,不如用替代品代替……”

  “你要欺骗列祖列宗吗?”

  徐庆看着这个二儿子,漠然道:“若是徐家连祖宗圣物都不敢拿出来,在祖宗祠堂都担心被人夺走,那定国公府,还有存在的必要吗?”

  徐星心中腹诽,你自己说的要小心,我只是顺着你说而已,现在又这么说,真是……不可理喻!

  徐庆也不理会他,看向下方众人:“诸位都是我府中中流砥柱,此次大祭,也有劳诸位费心了!等大祭结束,我去军中,为五位将军祭祀,入定国军英烈祠!两位供奉客卿,子孙后代,一律照顾至国公府不再存在之日……”

  他又安抚了一下这些人,下面众人,也是感激涕零,至于是真是假,倒也难辨。

  很快,一位中年男子闷声道:“国公,那光明剑和李皓小儿,如何处置?”

  此仇不报,定国公府还有何颜面立足东方大地?

  东方的无冕之王,而今却是在这些蛮子手中吃了大亏,让人难以接受。

  “他们都在银月……”

  徐庆说了一半,片刻后,冷冷道:“不过,银月也非绝地!先封锁银月,若是他们一直不出来……那就再等一段时日,定国军必将踏破银月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倒是振奋了许多。

  有人咬牙切齿:“待抓到了光明剑和李皓小儿,必将他们碎尸万段!”

  “国公应该召集东方诸强,去那银月讨个公道,皇室和九司,也是不管不问……小公爷被杀,他们就没一点反应吗?定国公为王朝镇东方之地,却是落得个如此下场,可见王朝腐败,无能至极!”

  一群人,义愤填膺,开始攻击九司和皇室。

  有些人,脸色微变,有些惶恐,可也不敢说什么。

  看一眼上方的徐庆……显然,已经有人猜到了什么。

  皇室和九司不出头,坐视镇边国公府的小公爷被杀,传出去,那也愈加证明了,皇室和九司的无能。

  从根本上,去瓦解一些人对王朝的信心。

  显然,定国公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很快,众人纷纷离去。

  只留下了定国公和二儿子徐星。

  定国公看着众人离去,再看看忐忑的二儿子,沉默一会才道:“你大哥走了,平日斗的再凶,在他头七祭典上,也不可闹出什么丑闻!他走了,你便是下一任国公,国公,该有国公的心胸……好好操持,你想真正成为下一代国公……最少,你大哥和你侄子的仇,该报!”

  “父亲放心,星儿知道如何去做!”

  徐星急忙作揖保证,徐庆却是有些疲惫,没再多说,丢出了一枚戒指:“这是追风靴,大祭之日,供奉到宗祠之中,不可懈怠!”

  “孩儿明白!”

  徐星心中大喜,圣物,以前他都没资格去掌管,大哥倒是掌管过一段时间。

  现在看来,大哥一走,父亲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,倒也不错。

  走的挺好!

  徐庆摆摆手,赶走了他,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一直到儿子也走远了,这才叹息一声。

  徐家这一代,也没什么太过出挑的人物,两个嫡子,武道天赋都一般,老大成了超能,老二其实还好,在无数资源堆积之下,在悟道古兵帮助下,跨过了势的关卡,而今也有三条四肢超能锁饱和了。

  最后一条四肢超能锁饱和……那就能进入一个特殊领域了,这也是当前大部分顶级武师都在走的路。

  他朝北方看了一眼,眼中冷芒闪烁。

  儿子被杀了,报仇什么的,这是必然的。

  可光明剑胆子太大,真的带走了追风靴……这是笃定要不死不休为止了。

  “银月……”

  徐庆冷哼一声,看你们能嚣张到几时!

  那李皓,现在恐怕瑟瑟发抖,一时半会的,大概死也不敢走出银月一步了,映红月这一招虽好,可消息流传太广,也给了他们准备龟缩的时间。

  如此一来,追风靴更是难以短时间内追回了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