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4章 我想做个低调的人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就在李皓他们离开不久,一则消息,震荡了整个王朝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这条消息很隐秘,却是迅速传荡开了。

  消息,不是从别的地方传出去的,而是从红月组织传出去的。

  也许是李皓的变化,刺激了某些人。

  也许是银月武师的强悍,让某人面子挂不住,尤其是对方还教训了黑寡妇。

  就在李皓一行人离开没多久之后,消息传开,李家神剑,具备镇压封禁之效,简单来说,五脏有破碎之危,可以用李家神剑镇压住,甚至强化五脏。

  光明剑,地覆剑,都是因为李皓在,才敢肆无忌惮地解封战力。

  袁硕破碎的心脏可以恢复,也是李皓带来的。

  不止如此,侯霄尘之前出战,银月最近蠢蠢欲动,一切的一切,都归咎于李皓,因为李皓在,因为李家神剑在,所以,这些人肆无忌惮!

  不解封的银月强者,再强,也只是一群堪比蜕变期的存在,不会超过。

  弱一些的,甚至蜕变期都不到。

  而因为李皓一人,这些人,都会成为超越旭光的顶级强者!

  李皓不死,李家神剑不夺,银月……不可敌,无法招惹!

  ……

  这一条消息,迅速传荡开了。

  九司,三大组织,七大神山,各大家族,这一刻都收到了来自红月的讯息,通篇都在告诉大家,李家神剑,到底有何作用。

  对武师有用,对超能更有用!

  超能为何现在还没有旭光之上的存在?

  或者说,就算有,也不敢出现,不敢露面,甚至不敢动手?

  因为,他们五脏也不强。

  超能达到旭光之上,也需要解开第六道超能锁,除去四肢超能锁和本身解开的一道属性超能锁,第六道,一般正常情况下,只能解封五脏第二道。

  那样,会导致五脏属性冲突,甚至炸裂五脏!

  除了一些另辟蹊径的存在,比如破开了头颅超能锁的这种强者,其他人,按部就班地走,必须要破开五脏第二道超能锁。

  所有人,都要走这一遭!

  于是,情报中还说,李家神剑,也许可以解决当前超能最大的一个麻烦。

  并非无端猜测!

  接下来,只要看光明剑是否活着,地覆剑是否受伤,就能看出来了。

  很容易验证的事!

  光明剑直接崩断了五条超能锁,若是她都能活下来……李皓的出现,还无法证明什么吗?

  完全可以证明一切!

  证明,整个银月,会迅速变成极其危险之地,一些银月武师,会愈加肆无忌惮,随意解封战力,超越旭光,击杀大量超能强者!

  这消息一出,瞬间震荡了整个王朝高层。

  ……

  此刻的李皓几人,还没收到这样的讯息。

  而消息,已经引起了大规模的震荡。

  中部。

  侯霄尘刚接掌天星都督一职,忽然就收到了这样的情报,这一刻,整个人都有些怔神,他看向某个方向,许久,吐了口气:“映红月!”

  最了解银月武师的,只有银月武师!

  堡垒,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。

  外人不知道武师具体情况,不知道银月武师是否有什么特殊之处,不知道其他,映红月却是一清二楚,非但如此,他还一直致力于八大家血脉的事。

  当映红月对外公开这样的讯息……只要仔细验证,还是能得出结论的。

  尽管其中有一些猜测,甚至是陷害。

  可是……就如侯霄尘之前陷害映红月一样,此刻,李皓彻底成为所有非银月武师的眼中钉了,是必杀的目标,想拿下银月,必先拿下李皓!

  哪怕,付出再大的代价!

  不单单是为了拿下李皓,还有李家神剑,这是一柄可以让他们打破壁垒,突破旭光之上的宝剑,可以修补五脏,可以镇压内腑暴动!

  侯霄尘深吸一口气,这一次,和之前都不一样了。

  “李皓……太张扬了……”

  这一次,不该如此的。

  他猜测,应该是孔洁他们让李皓去的。

  可他们大概也没想到,李皓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直接现身,直接拯救光明剑,而且还带上了地覆剑,他们原本想的,也许是暗中救下光明剑,甚至让光明剑蛰伏一段时间。

  可现在……恐怕难了。

  这已经不是一件宝物的事了,是关系到整个超能领域晋级的事,是关系到未来争霸的事,一瞬间,李皓就成了天下人眼中的香饽饽了。

  杀李皓,得天下!

  这样的口号,虽然还没被喊出来,可所有人心中恐怕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。

  “映红月……真的可以……”

  侯霄尘看向远方,又遥看北方,脸色有些凝重起来。

  他相信,这一天,整个天星王朝都不会平静,所有人都会迅速探查真相!

  遗迹中的人,虽然都被灭口了,可也有人活着出来了,比如齐冈、胡青峰这些人,比如天星军的那几位,比如南拳……

  这些人,未必会去泄露消息,但是,肯定要说一些东西出来,东拼西凑之下,也许会让人探查到遗迹中的一些真相。

  加上光明剑、地覆剑的情况,很快,会让大家验证出来,红月的情报,也许猜测居多,但是,是极其有道理的,而且对方也是对八大家最为了解的人之一,不会无端暴露这些假消息。

  映红月的心思,很明显。

  和侯霄尘当初一样,这是阳谋……你们动心吗?

  你们想夺取宝剑吗?

  你们想镇压银月吗?

  想的话,那就去找李皓,杀李皓,夺宝剑!

  至于夺来了,能否使用,不试试怎么知道?

  就算真的不能使用,你埋藏起来,也比给银月的人使用好,银月那群人若是肆无忌惮的解封,就是天大的灾难!

  ……

  红月总部。

  宫殿中。

  映红月看着书,喝着茶,悠闲无比,带着一些笑意。

  一个个的,都把我不当回事是吧?

  北拳出来了,也要欺负欺负我的人,银月的人,杀我那些侍妾,也是一个都不手软,丝毫不留情面,怎么说,都是银月武师,同一张榜单上待过的人。

  这么狠的吗?

  既然如此……那就玩玩好了!

  映红月本来不想说,或者说,一开始其实也没猜到什么,等推算了一下光明剑的行踪,一直奔向银月,以及当初李皓自己闲着没事干,透露出来的一些讯息,光明剑以大欺小……

  前后推断一番,他便猜测到了一些关键,显然,李皓在遗迹内应该也如此做过。

  也许是给侯霄尘镇压,也许是给地覆剑……

  但是,光明剑必然看到了,所以才会不管不顾,逼迫李皓答应这个条件,否则,光明剑不会找死这么做,也不会没事干去逼迫李皓。

  前后捋了一下头绪,映红月就大体上猜到了李家神剑的作用。

  他不太清楚具体的,但是他相信,八九不离十,这就足够了。

  就如之前,大家不知道血神子的作用,可侯霄尘传出消息后,大家还是愿意去试试看……这就证明了很多东西,这个时代,有了力量的人,其实是肆无忌惮的!

  超能未必了解解封的事,知道了,也不太清楚武师的情况,可映红月清楚,所以,当他给出了消息,也证明,这个消息,哪怕去验证,也只会得到真相!

  正喝着茶,悠闲自得,一位面具强者迅速进入:“首领,飞天、阎罗还有很多组织或者个人,都希望和首领沟通……是否接入通讯?”

  映红月笑了!

  迫不及待了吗?

  也是,李家的剑,解决的可不止武师的问题,武师还能镇压一下,还能解封,可对超能而言,这是事关性命的大事!

  有些人,其实突破了旭光之上,可如今,一个个的都龟缩了起来,因为他们不敢动,一动,可能就要死。

  一些人卡在蜕变期,也不敢去破碎超能锁,可强大的力量,会自动去破碎,一旦破碎,就是晋级,晋级之后……九死一生,活下来的那个,就是现在一些老家伙的情况,躲着,藏着,不敢现身。

  当一次性武器用还行,一旦长时间爆发,迅速炸裂五脏!

  所以,大家都急了。

  映红月笑了起来,显得格外的帅气。

  “接通,当然要接通……一起接入进来,我也懒得一个个去交流,告诉他们,不喜欢说话就不要说,藏着就行,默默听我说就好!”

  “是!”

  下方面具人也不多言,迅速开始准备,片刻后,映红月面前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屏幕,一个个方框出现,露出了一个个人影。

  有些人,直接展露真形,有些人,却是藏头露尾。

  没人说话。

  渐渐地,人越来越多,大屏幕上,已经是方框遍地。

  映红月喝着茶,悠闲自得。

  等所有方框亮起,不再有新的人员加入,他这才开口,露出笑容:“不要问我真假,自己去判断便是!光明剑那么大个人,不可能不现身,何况,之前你们应该也收到了消息,他们在北海逗留了一天一夜……难道两个大男人,陪光明剑这老丑婆子玩游戏?”

  “光明剑现在就算藏身不出,大家也知道情况真假……”

  说着,映红月又道:“另外,你们最关心的,大概就是李家神剑拿到手,没有血脉,能否使用的问题,对吧?”

  屏幕中,有人直接开口:“不错,我们的确最关心这一点!银月是否强大,是否肆无忌惮,我不关心,我只关心,能否真的镇压五脏暴动?修补五脏?如今,有些人另辟蹊径,或者用生命之泉维持生命力,或者用血神子比如你,强化五脏,或者其他宝物……但是,都是治标不治本!不可能一直都这么用,也不可能破二脏用,破三脏还用,接下来,我们的路还长,李家神剑若是可以帮我们彻底镇压后患……那是最好不过的!”

  映红月看向这人,笑了:“还是阎罗兄直接,不像飞剑,一天到晚藏头露尾!”

  没人回应他。

  他也不在乎,轻笑道:“没有李家血脉……问题不大!我知道还有几种方法,也许也可以使用李家神剑,不是一点限制都没有……但是,可以打破这样的限制!”

  “什么方法?”

  画面中,威严无比的阎罗,直接开问。

  “你不知道?”

  映红月看着他,阎罗思考一番,开口道:“采集李皓血液,换血?或者,祭炼李皓,直接彻底解封李家神剑,然后神剑自然可以顺利使用。或者,直接镇压李家神剑,神剑主人一死,镇压之下,也能收服。”

  “你看,你不是知道很多方法吗?”

  映红月笑道:“那你还问我?难道要我手把手地教你们才行?”

  说完,看向众人,笑道:“还有疑惑吗?”

  一声略显尖锐的声音从屏幕中传来:“李皓身边,现在有地覆剑、光明剑,解封后的战力……到底如何?银月武师,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?化为超能,又可以匹敌什么样的境界?”

  映红月思索一番,笑道:“这个还真不好判断,每个人情况不同……但是武师这边,其实大家都没跨入下一个层次,也就是旭光之上。解封,最多也就匹敌旭光之上了,旭光之上,现在大家还没给出新境界之名,不过我知道,一些老家伙,一些阴险小人,其实都突破了……只是现在不敢暴露……没关系,我判断了一下,大体上实力应该相当!”

  “比如光明剑,一剑杀死了五位将军,我想,一些破了第六道超能锁的家伙,应该也能做到吧?其实大家都一样,他们不持久,你们这些人,破了第六道超能锁,也不持久……都是快抢手……”

  说着,他自己都笑了,笑的有些肆无忌惮,有些玩味:“只要拿下李皓,或者缠住李皓,或者拖住李皓……他们也没办法恢复,光明剑的光明之力还能修复一二……可只要你们带上生命之泉,不也能做到吗?”

  “光明剑拖延了12个小时没死,但是差点彻底崩溃了……这就是她的极限!其他人,会更差一些,彻底爆发的时间更快!”

  屏幕中,又有一人幽冷道:“红月兄,据说血神子也有类似效果,你想让我们去对付李皓,对付银月……大家也都愿意,但是,不知红月兄能否支援一二,生命之泉不是人人都有,可否支援一些血神子?”

  “飞剑,你嘴巴怎么这么贱呢?”

  映红月笑了:“我让你支援我一点女人,你老婆,你女儿,都送我……”

  “可以!”

  飞剑仙漠然无比:“你若是愿意拿出大量血神子,送你又如何?”

  映红月哈哈大笑:“不愧是王朝第一杀手!够冷血,我喜欢!不过……血神子就算了,我自己都不够用,你若是够胆,就来直接找我要,我送你一些,你来吗?”

  飞剑仙沉默。

  若是以前,也许不怕。

  可如今,知道了血神子的作用,其实不少人都猜测,映红月五脏到底修炼到了何等地步?

  他是超能还是武师?

  但是,不管是哪一种,超能也好,武师也好,此人都有可能已经打破了极限,成为真正可以动用全力的无敌强者。

  这样的存在,大家很忌惮,并不愿意彻底和他撕破脸,否则,血神子的事,早就彻底爆发了。

  映红月笑了一阵,又道:“血神子培养太难了,高等级的更难,我知道大家也动心,可比起李家神剑,血神子就是废物,这玩意,这么多年下来,我培育出来的也不多,而且都吃掉了,剩下一些弱小的,对你们也没作用。可那李家神剑,我觉得,不需要太长时间,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……按照我的推测,也许付出一些神能石之类的就可以做到。”

  “李皓有多少资本,大家都看在眼里的,他崛起才几天,能有什么雄厚底蕴?当初袁硕伤势恢复,也许就开始动用李家神剑了,那代表,当时付出的代价,根本不大!大家拿到了,效果会出乎预料!”

  又有人声音低沉道:“红月一直都在夺取李家神剑,难道早就知道此事?还是说,另有原因?”

  映红月不客气道:“和你有关系吗?这是今天的重点吗?你算老几,你问我就说?告诉你,那是利用你们去对付李皓,对付银月,真当我是你爹了,你问什么我告诉你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安静了一瞬间,问话那人,有些勃然大怒!

  能直接联系映红月的,都不是一般人,都是各方霸主,一方领袖。

  却是被当着众人的面,一阵羞辱,这人气急,刚想开口,映红月又笑的玩味道:“好了,开个玩笑,别生气!生气了……你又不能咬死我,气坏了自己不合适!难道非要给自己招惹一个强敌才开心?乖一些,别闹腾,何况,大家都在看着,有点格局!”

  一瞬间,那人也安静了,压下心中怒火,因为他知道,此刻再开口……真他么丢人!

  还不如沉默!

  “行吧,就说到这了,对了,最近盯紧了那些家伙,北拳、霸刀这些人都出来了,天剑那家伙一直不吭声,不声不响的,也要小心一些,还有侯霄尘……别玩崩了,到时候可不好看了!”

  说完这些,他笑着举起了茶杯:“为了对付银月,为了更高的未来……大家共饮一杯,喝完了,大家一起去杀李皓,记住了,这种人难杀,都别舍不得了,那些一次性战力,都带出去……大不了就是一死,赢了,那就富贵一生了!破碎第六道超能锁的,我相信各家都有……对了,要不要趁着今日人多,大家给第六境界取个名?”

  他乐呵呵道:“当初旭光,取九日之意,我就觉得难听。下个境界,取个好听点的如何?这是一次大的蜕变,不如叫……绝巅?会当凌绝顶,巅峰之意……”

  阎罗冷漠道:“行了,你当我们没看过那些古籍?何必追寻古人足迹,没有丝毫意义!映红月,你自己想,那你自己这么叫,等这个层次正式出现,人多了,自然会有名字,用不着你来操心!”

  “你这人,上次旭光,就是你先提出来的……真够难听的!”

  映红月打趣一声,笑道:“那就这样吧,回头再聊这些,抓住了李皓,或者夺取了李家神剑……大家记得告诉我一声。”

  没人理会他,很快,一个个屏幕暗淡了下来。

  映红月等所有屏幕都暗淡了下来,笑容消失,叹息一声:“生灵涂炭啊,造孽,真造孽,又给银月招惹了一些麻烦,不知我那些老朋友,会不会又少几个……可惜可惜!”

  嘴上说着可惜,却是再次露出了灿烂笑容。

  “青月呢?”

  他说完,问了一句。

  偌大的基地,如今,也就青月这个老人还在这了,这次出来,倒是没看到人。

  下方,迅速有人汇报道:“青月大人去天星城了……”

  “胡闹!”

  映红月微微蹙眉,很快又舒展眉头:“算了,随她去吧,这些人啊,性子都野,说话不听,小心吃亏!”

  说罢,又笑道:“不管她了,长老团这边,通知大长老,二长老,三长老三位,一起出去转转,每人允许携带一滴生命之泉,另,一人赏赐一颗旭光巅峰血神子!不要急着做什么,观察一下,若是地覆剑、光明剑都被人缠住了……当个渔翁也行!”

  “是!”

  迅速有人下去通报。

  长老团,强者很多,海啸、红发都是,只是他们排名不高,而今,映红月却是直接出动了前三的三大长老。

  “还有,通知古神卫,给我掘地三尺,找到袁硕那个土拨鼠!那老家伙,大概又去挖坟了!”

  映红月微微蹙眉:“这老东西,前面几十年,光顾着研究挖坟的事了,小心被他挖到了什么宝贝,这家伙成长起来还是很快的……就算挖不到什么宝贝,挖出几个大家伙……到时候,也够大家喝一壶的!”

  说罢,摇头,叹息一声:“无知者无畏,或者说,这家伙也不在乎,真要挖出一两具活着的古文明存在……呵呵,都等着完蛋吧!”

  那家伙,可是不会管这些的。

  可映红月得管,就算要挖出来,也不能是现在,现在挖出来,很容易出现巨大的变故,挖到好说话的还好,挖到脾气暴躁的,性格凶戾的……来个屠杀四方,那就不好玩了。

  “是!”

  下方,再次有鬼面离去。

  这里,常年有大量鬼面,随时听令,负责沟通四方。

  “对了,让北三省更乱一点,银月现在倒是安稳的很,黄羽这些家伙,一个个太闲了……给他们找点事做!皇室一直没什么动静,现在不信他们不着急,小心李家神剑丢了,他们的天星遗址,再也没有机会了……哟,刚刚忘了说了,李皓的神剑,可以开启天星遗址……哈哈哈,再传讯四方,将这条消息也给传出去,让皇室也跟着乐呵乐呵!”

  下方,一尊鬼面沉声道:“首领,此刻不宜和皇室翻脸,消息外泄,皇室也许会对我们造成重大打击!”

  映红月思索一番,笑了,点点头:“也是!那便罢了,就这些消息,也足够大家出力了。”

  很快,他便转身离去。

  依旧潇洒,丝毫不为银月的那些烦心事所扰乱。

  李皓这些人,进步很快……但是,又能如何呢?

  ……

  银月。

  行政总署。

  一群人,此刻都很沉默。

  孔洁略显烦躁,开口道:“能否让光明剑隐藏起来?之前其实就该料到的……侯霄尘不在,没人提醒,我倒是忘了这茬,赵署长也没想到这一点吗?如今暴露了李家神剑的一些作用……麻烦接踵而来!”

  他之前,倒是真没想到这茬。

  因为在他眼中,也没几个人会去考虑这一点,他一直觉得,超能根本不了解武师,可下意识地就忽略了一些东西,有些人,太了解武师了!

  赵署长轻轻吐了口气:“我倒是考虑到了,可人还是要救的,另外,我觉得映红月这些人就算知道了,也会藏在心中,因为他们更想夺取,知道的人多了,反而不好……倒是没想到,他会公开……”

  “没想到?”

  孔洁有些苦恼道:“怎么会没想到?他是什么人,大家还不了解?典型的神经病,损人不利己的事,又不是第一次做了……”

  黄羽打断道:“好了,现在说这些没用!”

  他沉声道:“之前急于救人,事急从权,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,让李皓去救人。”

  孔洁有些恼火道:“可现在,李皓麻烦会很大很大!是我和他协商,让他去救人的,你们俩个,我怀疑你们俩连我也算计进去了!这事,也许也在你们预料之中!侯霄尘一走,你们俩个混蛋,是不是故意算计我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无声,不理会他。

  孔洁冷哼一声:“十有八九!直说,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逼迫李皓离开银月?还是说,让李皓牵引所有人注意力,给你们做点什么?四方镇守的协议,看来作废了,我被你们排斥在外了,是吗?”

  他是一直不会去多想什么,因为这些年,侯霄尘其实和他是一伙的,侯霄尘想法多,所以,他大多时候,都是听侯霄尘的。

  可如今,侯霄尘一走,这两人,也许达成了什么更多的协议,将自己也给摒弃在外了。

  赵署长微微蹙眉,“并没有这意思,第一,的确出乎预料!第二,的确事急从权!第三,不确定的危险,比光明剑陨落要强,而且李皓自己收了费用,他自己也该考虑其中的风险,并非为了执行任务而去!第四,他在银月一日,我们依旧会庇护他,此事闹大了,对我们而言,也是麻烦……所以,没人想故意找麻烦。还有最后一点,此事和李皓的张扬有关,若是他暗中潜伏等待,而不是直接杀出……也能避免这些麻烦!说实话,他直接杀出去,才出乎我们预料,在我们的想法中,他一直都是谋而后动之人,没有十足把握,不会出手的,何况和光明剑有仇,你觉得,我们会想到他会直接杀出去救人吗?”

  “可那样一来,光明剑会陨落……”

  孔洁还想再说,赵署长摇头:“我说了,这一次让李皓去,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……不过不得不说,他的选择,出乎我预料。现在惹出这些麻烦,也的确和我们疏忽有关。”

  说到这,沉默一会,他开口道:“你觉得过意不去,我可以理解,但是,不要代入太多的情绪进来,我们在谈处理办法,而不是一味的发泄。”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  孔洁冷静了下来,看着他,“你想法多,你觉得该怎么办?”

  赵署长揉了揉太阳穴,片刻后道:“第一,杀鸡儆猴,让银月强者出去一趟,杀一些人!第二,丢出李家神剑,让他们狗咬狗去!第三,让李皓自己去说,八件神兵,都有这样的作用,让映红月也尝试一下困扰……但是未必有人会信。第四,让李皓消失,暂时潜伏……这样,安全性更高一些。第五,找人冒充李皓,去中部,掀起一些混乱,将人吸引到中部去!”

  他说了一些方案。

  孔洁思索一番,暗骂一声,片刻后开口道:“我尝试去联系李皓……另外,传讯玉给我一块,我给李皓,让他共享一些情报,免得他一无所知!”

  黄羽和赵署长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  此刻,倒是应该给李皓一块,否则,李皓情报太过闭塞了。

  现在的李皓,不知道躲哪去了,还未必知道这消息呢。

  孔洁拿着传讯玉佩,很快离去。

  等他走了,赵署长叹息一声:“你说,这算是意外,还是必然?”

  黄羽平静道:“不知道!他若是一直躲着,等到最后有机会才出现……自然没这么多麻烦,可那样一来,你我都会小看他。可他选择了挺身而出,你我也许觉得,这样的李皓不错,可的确,为他,为我们,都带来了大量的麻烦!”

  说故意的,两人也不算故意。

  只是,事先的确有些预判,只是没想到,李皓真杀出去了,这其实还是出乎两人预料的,此刻,倒也不知是喜是悲。

  赵署长叹息一声:“算了,兵来将挡!李皓愿意杀出去救人……其实代表他正在改变,既然如此,也不能让他寒心,你去一趟吧,暗中盯着,以免应付不过来。”

  “我去的话……白月城这边……”

  黄羽微微皱眉道:“还有军方这边,其他人,也不是太靠谱。”

  “没事,我会盯着的。”

  说着,又道:“带上库存的那些生命之泉,李皓这人,也很随性,想法一多,也未必愿意救你,自己自救吧!”

  黄羽无言。

  没再说什么,转身离去,他一直待在军方,相对比较封闭,离开的话,倒也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被人发现。

  等人都走了,赵署长靠在椅子上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许久,轻声道:“映红月……”

  这家伙,还真是损人不利己的事干多了,何必呢。

  袁硕啊袁硕,让你成天招惹是非,又不收尾,如今倒好,留下了不少大麻烦。

  你倒是逍遥快活去了,恐怕又跑去挖坟掘墓了。

  ……

  外面风云起伏,无数人为了李皓而发狂发愁。

  李皓这边,三个情报都很闭塞的家伙,却是一无所知,至于传讯玉,大家也有一些,可这样的情报,并未公开,只是针对一些强者而言。

  李皓几人,都没收到什么消息,而李皓,其实也早就扔掉了那块传讯玉,以免被人定位。

  此刻的几人,都没想这些。

  哪怕洪一堂,其实也没去想这个。

  连他此刻也在想,关系不大,知情者不多,南拳不会说,非武师不太懂武师体系,修炼到这个程度的家伙,知道了也不会外传。

  光明剑更是一心盯着暗系能量,更不会去想这一切。

  至于李皓本人,有时候其实想过……但是随着知道的人多了,他也不是太在乎了,有时候,他甚至想疯狂一把,体验一把,那种天下皆敌的感觉。

  这就是读书读多了的坏处。

  看到了那些英雄传记,总喜欢代入进去,总喜欢尝试一把,疯狂一把,看过了《南江之战》的记载之后,李皓的心,就有些放飞了。

  否则,按照他以前的性格,绝对不会贸然出手的,哪怕地覆剑出手了,没有把握杀光所有人,他都不会出手。

  所以,哪怕李皓知道了,其实也未必会在意。

  说不定,还会感慨一声,我也有今天……真好!

  而这一切,却是不为外人所知,连身旁的洪一堂,都不知道,此刻的李皓,有着一颗不甘寂寞,不甘平静,极其骚动的内心。

  这时候的李皓几人,躲在了一处无人知晓的小城中。

  李皓正在清点自己的战利品,顺带着,也给光明剑输入一些暗系能量,当然,也没忘了洪一堂,告诉洪一堂,多少神能石换取多少剑能……李皓知道他拿走了一枚蜕变期超能的储物戒,正在想办法掏空他呢。

  蜕变期,是当今世上,最强的一批人了,宝贝肯定不少。

  李皓也没想多要,手续费收一半就行,一般人,还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呢。

  洪一堂也是无语至极!

  可思考一番,还是答应了,没办法,李皓这是独门生意,剑能可以强化稳固五脏,没人不希望自己五脏更强,当今武师和超能,都面临这样的困境。

  而且,他还剩下一块大神能石,加上光明剑还钱了,他现在也小有资本,倒是能奢侈一回,好好爽一把。

  光明剑见状,也是恨不得掏出老本,两人都被李皓这个吸血鬼,吸的浑身空荡荡的。

  除了贴身用的剑,剩下的,都恨不得卖给李皓算了,换取一些剑能。

  李皓,就在这种痛苦又快乐中,度过了外面风波动荡的时光。

  直到两位强者,彻底被他掏空了腰包,一毛钱都拿不出来了,李皓停止了剑能供应。

  洪一堂怅然若失!

  真舒服!

  可惜,连最后一块大石头都卖给李皓换剑能了……此刻的他,是真的一毛钱都掏不出来了。

  其实,还有一些宝物,比如天金莲子,他还剩下一颗……可思考再三,还是没卖了,留个宝物当压箱底的吧,总不能储物戒中,连一点宝物都没,那也太没面子了。

  这要是哪天被人杀了,被人夺了储物戒,人家不得骂死,笑死他地覆剑!

  堂堂顶级武师,能杀蜕变期的存在,结果……储物戒都是空的!

  而光明剑,也是叹息一声,有些哀愁,暗系能吸收了很多,小胡子少了许多,连喉结都消了一些,可是……还不够啊!

  她还想要,然而李皓不给了,追风靴就换了这么多,没办法,主要原因是,李皓神能石其实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。

  当然,结果就是,他肉身强化了许多,五脏也是,连带着超能锁,第一次感受到,心脏超能锁,也许要饱和了!

  这一次,吸收的量,也许达到了10万方的水平。

  连李皓都是牙疼,太多了。

  换算成神能石,感觉不多的样子,100颗神能石,都能换来10万方神秘能,可李皓吸收的不一样,吸收的都是精华,完全不是这么等同的。

  而且,中间也会产生大量的浪费。

  一直到10月中旬,李皓三人,这才走出了藏身地,开始朝白月城靠近。

  等靠近白月城不久,李皓的铠甲中,就呈现出了一条消息,士兵孔洁,呼叫次数300次……

  李皓一怔,疯了吧?

  这才几天啊,你是隔一个小时就呼叫我一次是吧?

  他都考虑,要不要屏蔽掉孔洁了,这家伙,每次呼叫自己,都没什么好消息!

  片刻后,他还没来得及回拨,孔洁的通讯提示,再次传来。

  而这一刻,孔洁也是大喜!

  “艹!”

  总算能打通了,李皓那孙子,靠近白月城千里之地了,这几天都不知道死哪去了,再不出现,他都怀疑李皓被人暗杀了,或者被洪一堂他们干掉了,见财起意,夺宝跑路了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