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2章 纷纷现身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北海一战,消息迅速传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几人一走,四面八方,有传讯体系的组织,都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。

  ……

  西海深处,一座孤岛悬浮,岛上仿佛有仙山伫立。

  此刻,一尊气息强悍的存在,正在山上练拳。

  等到一尊强者,迅速破空而来,伫立外围。

  练拳的强者,停下了动作。

  “山主!”

  来人低头垂眉,手中呈现一枚玉佩。

  浮屠山主看了他一眼,语气平静:“赤羽死了,是吗?”

  来人面色一变,不敢多言,低头道:“死了。”

  “光明剑解封许久,恐怕做不到,银月哪位武师出手了?”

  “地覆剑和魔剑。”

  老人微微点头,地覆剑……倒也不算出乎预料。

  可魔剑……李皓吗?

  两位剑客去营救光明剑吗?

  “这群银月武师……”

  浮屠王摇头,不知道想说什么,该说什么。

  许久,拿过玉佩,仔细看了一眼,笑了笑:“三人一狗,联手之下倒是杀的北海震荡了,那狗,应该是有古妖血脉了。这魔剑李皓……倒也不愧是袁硕弟子。”

  至于弟弟赤羽之死,他好像并不是太在意。

  “山主,赤羽大人……”

  “太贪心了,死了也是自找的。”

  浮屠王平静道:“光明剑的追风靴,有那么好抢吗?我告诉他了,那边距离银月太近,很有可能会引起一些人关注,引起银月武师出手,他不信,也不听,他去送死,我早有预料,可劝不住,那就只能任之!”

  属下强者,微微有些变色。

  山主,早就有所预料吗?

  浮屠王没有继续说什么,而是陷入了回忆中,片刻后,摇头,将脑海中的记忆消除。

  地覆剑、魔剑……

  从资料上来看,地覆剑也走到了极致了,就是不知道,超能锁填充了几条。

  五条?

  六条?

  还是更多?

  解封战力,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,也不是任何武师都可以的,需要先饱和超能锁,具体饱和了几条,倒是不好判断。

  光明剑,地覆剑,侯霄尘,黄羽……

  浮屠王心中闪过一个个人名,都走到了这一步吗?

  银月这群家伙,倒是真的可怕。

  还有袁硕,消失不见了。

  袁硕……你又去哪了呢?

  浮屠王心中想着,最后轻叹一声,开口道:“不用管了,让门中弟子,也不要去银月自找麻烦,没有十足的把握,不要和这群人交锋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来人迅速领命,想了想,还是迟疑道:“山主,赤羽大人被杀,我们……”

  一点都不管不问吗?

  那浮屠山的威名,岂不是丢尽了?

  “阎罗,飞天,平原王府都有人陨落,最倒霉的还是定国公府,那老东西,儿子孙子先后被杀,八大将军被杀了五位,要拼命,也是他先!”

  浮屠王平静无比:“如今,暗流涌动,谁愿意第一个和银月开战?银月那群人,早就不甘心成为待宰羔羊,都在反扑,侯霄尘入中部,天剑开创天剑神山,霸刀行踪已经浮现……这些人,都在搏命,此刻先出手,那就是自找无趣了!”

  待宰羔羊,反扑……

  这些词汇,让下属有些疑惑。

  浮屠王却是没有多说。

  明白的当然都明白,不明白的……那没办法。

  那片大地之上,埋藏着太多的秘密,强者们都虎视眈眈,银月武师却是不愿他人插足,之前的一次试探,以数千超能葬送为始。

  这的确只是开始,也代表银月不愿意共享这片圣地!

  浮屠王早有预料,银月的那群家伙,内斗一流,外斗也是一流。

  岂会甘心,将这片圣地拱手让人?

  知道情况的银月武师,都在疯狂反扑之中,侯霄尘入中部,就是反扑的开始,希望能在银月之外,建立起第一道防线。

  可是……哪有那么简单!

  随着面临瓶颈点的强者越来越多,银月……迟早会被打开这道封锁线的。

  时间流逝,超能也在迅速进步,而今,蜕变期的强者越来越多了,也许,银月有更好的办法,可以让他们踏出那一步。

  念头浮现,浮屠王摆摆手:“下去吧,中部目前才是你们的历练地,银月……先放放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来人不敢多言,迅速离去。

  浮屠王继续练拳,却是有些心不静了。

  脑海中,再次浮现了银月,浮现出了许多人。

  作为西部武林的魁首,昔年,他跨入斗千层次,被誉为陆地神仙,一路横扫,跨入了银月武林,对这所谓的武林圣地,他不屑一顾。

  而事实却是让人耻辱,难忘一生的。

  银月武林,没有斗千武师出来迎战他。

  只有名头正盛的袁硕,知道西部武林魁首来了,兴致勃勃,和他约战,浮屠王自然是不屑一顾,甚至不愿接战……

  结果,那人主动找上门了。

  双方鏖战一番,他斗千之力,居然不敌袁硕,被折断了双臂,因言语冲突,袁硕更是羞辱他一番,剃光了他的头发,让他成为真正的浮屠,悬挂界碑之上。

  那一日,他想死去。

  可最终,他还是扛下来了,而且……活到了现在。

  “袁硕……”

  浮屠王忽然笑了,挺好的!

  你活着,其实挺好。

  甚至希望袁硕强大一些,更强大一些,你活着,我便觉得,我这一生的耻辱,始终存在,刺激着我砥砺前行,再苦再累,都不会忘记那一日的耻辱和羞耻感。

  如今的浮屠神山,成为七大神山之一,你袁硕功不可没!

  没想到,你最近消失了,你徒弟倒是不安分了。

  手持李家神剑的他,恐怕很快也会和你一样,成为万人公敌了。

  ……

  浮屠神山,安静无比。

  中部。

  一处繁华街市的尽头,是一座规模宏大的王府。

  平原王府。

  80年前,王府是神圣之地。

  如今,王府威名已经大不如前,九司限制皇室,哪怕皇室九王之一的平原王,如今也是低调无比,除了数十年前组建了武卫军,之后再无什么大动静。

  王府之中。

  一位相貌威严的中年,喝着茶,端坐木椅之上。

  听到情报机构传来的消息,他放下了茶杯,轻叹一声:“乾丰死了……我原想着,他已跨入蜕变期,也许是一次突破的机会,可惜……可恨!”

  可惜,忠诚多年的乾丰死了。

  可恨,银月那群孽障越来越强,还都活着。

  平原王轻轻摇头,许久,开口道:“去告诉黄羽,让银月将乾丰尸体送归,好生安葬!”

  “王爷!”

  大厅中,数位将军伫立,有人悲愤不已:“乾将军被杀,吾等不甘……”

  “那也忍着!”

  平原王摇头道:“此刻,还不是时候,银月强者,并非这一两人,而是许多人!王府一旦率先发起战争,最终的结果……也许是王府覆灭,哪怕如此,银月那群人,也未必会死……唯有等待!等待跨入蜕变期的人越来越多,都要寻求突破……银月之地,可以突破的消息就可以传出去了,那时候,才是一举攻灭银月武林的时候!”

  说到这,他眼神泛冷:“30年前,我便知道,银月武林这群人,迟早都是祸患!本想以夷制夷,以蛮制蛮,最终还是失败了……而今,也显露出了银月武林的危害。”

  早些年,他就知道,这群人是祸害。

  可惜,皇室权利还是被压制的太大,九司对他们清剿银月武林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支持,不反对,但是也没给予任何便利。

  如今,不知九司那边是否后悔。

  平原王心中冷哼一声,银月之地,都想夺取,可银月,一时半会的,恐怕也难拿下!

  然而,想定鼎这天下,不先镇压银月,恐怕不行。

  不镇压银月,如何获得那些好处,如何晋级更高层次,如何重定天下?

  侯霄尘,你们这些人,想的还是太简单了。

  有志于角逐人王的霸主们,迟早都会杀入银月的,不平定银月,如何能成人王?

  ……

  这一日,北海三剑出手,动荡四方。

  刚跨入巡夜人总部没多久的侯霄尘,也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,看了一眼正在开欢迎会的众人,见不少人低头看信息,不由笑了起来。

  巡夜人总部,部长不少。

  一位正职,九位副职。

  算上侯霄尘,足足十位副职。

  11位部长级强者。

  而其中,最引人侧目的,自然是名气极大的黄龙,可侯霄尘并未多看他,而是看了一眼前面那如同佛像的正部长。

  这位,名气反而没黄龙大,一直也是名声不显,被黄龙压制的厉害。

  巡夜人出自巡检司,按理说,部长兼任巡检司副司长是正常的,可副部长也兼任……这就有些挑拨制衡的意思了。

  显然,黄龙背后还有支持者,也许就是巡检司总司那边。

  而目的,就是为了压制这位部长。

  侯霄尘还在看那位,身旁,有人开口道:“恭喜侯老弟了,后继有人,袁硕的弟子,好像担任了银月巡夜人副部长,刚刚收到情报,他在北海剿灭了一群匪寇,看实力,恐怕不比总部那几个小家伙弱了……”

  匪寇。

  没人说出那些人的真实身份,都以匪寇冠名。

  李皓他们死了,也是匪寇。

  可此刻,坐在上首的那位威严无比的黄龙,却是冷哼一声:“目无法纪!剿灭匪寇也就罢了,我收到的情报,李皓身为巡夜人,却是击杀了定国公府的徐镇!皇室虽然退居幕后,可还是天星王朝的勋贵,定国公府,也是九司承认的勋贵,李皓此人,和他师父一样,都是目无王法之人,巡夜人成立初衷,便是为了对付这些人……结果,他知法犯法,无视法纪!那光明剑入定国公府为奴,也叛主杀主,如此凶徒,居然引来了巡夜人拯救……”

  一瞬间,所有人目光投向侯霄尘。

  来了!

  大家知道,黄龙肯定不愿让侯霄尘站稳脚跟,果然,这才刚来,还是欢迎会,就受到了黄龙的责难。

  黄龙看向侯霄尘:“侯副部长,李皓知法犯法,你是老巡检,也是老资格巡夜人,你说,此人该如何处置?”

  侯霄尘平静道:“我还是避嫌的好,问问部长的意见吧。不行的话,问问大家的意见……”

  说到这,他笑了笑:“不行就撤了李皓的职,总不至于擒拿归案吧?我离开了那边,现在也没人听我的……要不,黄副部长让人去擒拿李皓,我也没什么意见,这些恶徒,的确当杀!”

  黄龙凝眉,冷冷道:“那若是让侯副部长去擒拿此人呢?”

  “好啊!”

  侯霄尘笑了:“那我现在就带人动身去银月擒拿李皓,包括地覆剑几人,不过他们实力强大,总部需要给予一定的支持,给我一年,我必然擒拿他们归案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无声。

  好不容易把侯霄尘弄来了,让他回去……那岂不是放虎归山?

  一直没开口的那位老人,轻咳一声,开口道:“好了,此事便就此作罢吧!定国公府那边……到现在也没公开承认死的就是他们的人,也没报案,我们也没资格参与其中,随他们自己吧。”

  老人给了双方一个台阶,又道:“霄尘刚来,对这边的情况不太了解,巡夜人总部,除了我们这些部长,还有五方都督,统管东南西北中五方,北方都督一直都是黄龙部长兼任……霄尘出身北方银月,初来乍到,对其他区域也不了解,黄部长……”

  他看向黄龙:“不如先将北方都督一职,交给霄尘好了,他更了解一些,也好让他有些事情做,免得无所事事,浪费了大好才华。”

  黄龙面色冷凝。

  从职权上来说,五方都督当然低于这些副部长,可从实权上来说,五方都督的职位,比一般的副部长要大的多。

  统管一方巡夜人!

  他一直兼任北方都督,可如今,侯霄尘一来,这个老不死的就开始敲打自己了,居然让自己让出北方都督一职。

  “部长,这不妥吧?”

  黄龙自然是不愿意的,马上道:“侯部长只熟悉银月,对其他地方恐怕也不了解,而且如今北方有些动荡,侯部长恐怕也不了解情况,贸然换了人,北方其他18行省的巡夜人,未必会满意,要不再缓缓……我辛苦一些没关系,部长不是还兼任天星都督一职吗?中部都督,事情不多,不如让侯部长来?”

  他回了一句,中部都督,官名便是天星都督,主管中部,可实际上,只是个名义,中部这么多强权机构,九司皇室都在,还有大量王府、国公府在,各大行省也都是霸主一级人物,谁会听天星都督的?

  这职位,那就真是个屁了。

  其他四方都督,还能管一下,哪怕有人不听话,也不可能都不听话。

  老人看了一眼侯霄尘,又看了看黄龙,笑了笑,点头:“也好!那就这样吧,霄尘刚来,适应一番也好,天星都督一职,便由霄尘来接替,我待会便给巡检司致电,问题应该不大,黄部长也支持……这就没什么难度了。”

  黄龙微微皱眉。

  我支持了吗?

  好吧,是他提议的,只是没想到,这老东西,答应的这么痛快。

  隐约间,他觉得不太妥当。

  天星都督的确没什么权利,可名义上,也是五方都督之首,而且,职权其实很强,统管中部所有超能事宜,老部长之前是有心无力,而且也不太去管,一直龟缩。

  若是侯霄尘强行要权……倒是个麻烦。

  可一想,这样一来,恐怕会得罪大量机构和组织,他又笑了,侯霄尘若是真不怕死,非要掺和,那也无所谓,到时候不需要自己做什么,自然有人会教他做人!

  “好,我也会和司长沟通,问题不大。”

  下方,侯霄尘笑了笑:“那就多谢了,我初来乍到,也不懂什么,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,还希望诸位多多担待一二。”

  此刻,没人再议论北海那边的事。

  距离太远了,鞭长莫及。

  何况,侯霄尘夹杂在其中,对于银月武师,大家也没什么好多说的。

  侯霄尘说完,看了一眼那位老部长,再看看其他那些部长,笑了笑,不再出声。

  至于老部长明显有些让自己和黄龙抗衡的味道……大家都能看出来,也能感受到老部长的无力,可侯霄尘,却是不会小觑此人。

  要知道,巡夜人成立,这位就是部长了,这些年来,还是。

  要知道,此人当初就是强者,否则,怎么会成为第一代部长,而如今,多年不曾出手了,一直跟个佛雕似的,就真是佛雕了?

  侯霄尘心中想着,又想到了地覆剑几人。

  这几个家伙,真够疯狂的。

  不出手就算了,出手之下,杀了这么多强者,接下来……恐怕未必好过。

  虽然各方都在忌惮,不愿意第一个出手,可如此高调……也会暴露所有底细的。

  侯霄尘心中叹息一声,随着一位位银月武师,底细暴露,呈现在众人眼前,四方强者,都会有所准备,对银月,也会愈加了解。

  等他们觉得,差不多掌握了银月所有情报,大概就是对银月动手的时候了。

  银月啊……接下来有大难了!

  让出银月?

  他心中想着,很快否定了这一切,那是根,怎么能放弃呢。

  不止他,其他人也不愿意的。

  ……

  各方都在议论纷纷。

  而这时候,靠近北海区域,一位面色发白的霸道中年,看向北海方向,手中抓着一人,冷酷道:“北海那边,战斗结束了?”

  “结……结束了……”

  被他抓着的人,面色惨白,急忙道:“这位……这位大人,我只是从那边路过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  面色发白的中年男人,也没说什么,从他身上摸了摸,搜出了一块玉佩,查看了一番,微微点头:“倒也不错,地覆剑……这家伙居然隐藏了实力。”

  “黑寡妇逃了吗?”

  他微微皱眉,很快舒展眉头,淡淡道:“算了,杀她没意思,映红月来了再说。”

  手中那人,愈加战栗。

  男子说完,随手一仍,那人直接在空中炸裂开。

  三大组织的探子,杀了也就杀了。

  中年男子四处看了看,原本想去找袁硕的,结果袁硕不见了,然后知道这边发生了战斗,想来这边看看光明剑,结果战斗结束了。

  此刻,他有些迟疑,自己该去哪?

  考虑瞬间,男子有了决定,去找北海王玩玩!

  北海大盗中的第一盗,星光海盗团,首领自封北海王,这一次好像也参与了其中,甚至出动了一位大公,不过北海王好像没有出现。

  男子想着这些,踏空而去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一直等男子消失许久,一处地面上,浮现出一颗脑袋,带着一些震动,喃喃道:“那是……霸刀吗?”

  霸刀还活着!

  不,霸刀一直活着,只是,很少有人见过霸刀,刚刚那好像就是霸刀,银月三十六雄的照片,其实很多人都看到过,是各大组织的核心文件。

  霸刀居然来了北海附近!

  暗中探子,有些惊骇,而且看实力,很强大。

  先是地覆剑,接着是霸刀,银月武林,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强者?

  他迅速开始输入文字,准备传讯回去,霸刀出现在这附近了……

  刚动用了一丝丝超能……轰!

  一声巨响,原地忽然一股刀气爆发,瞬间摧毁了一切,包括地下的人。

  远处,已经离去的中年,回头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一抹冷色,懒得多看,瞬间消失,谁不知道,霸刀不可窥!

  而就在这一刻,距离霸刀不过百里之地。

  一位斯文男子,抬头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,隐约间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很快,笑着摇头,没再注意,而是看向面前警惕后退之人。

  “蜘蛛妹子,多年不见,可还好?”

  佩戴面具的黑寡妇,面具下,冷汗渗透而出,这一刻,比看到地覆剑都要惊恐,压下了心中惧怕:“还好,红月也一直在找你,希望和你共谋大事……”

  “妹子不太实诚。”

  斯文男子笑了:“就知道拿映红月吓唬我,我又没做什么,我也不喜欢滥杀无辜,何况还是老友。只是听说光明剑被人围攻了,我才来看看……妹子没有围攻她吧?都是老朋友了……”

  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  “妹子还是不实诚!”

  斯文男子再次笑了:“我都收到消息了,你看,我也有这个!”

  他拿出了一块玉佩:“妹子,听说你跑的很快,第一个就跑了,我才知道你参与了,要不然,我都不信蜘蛛妹子会和其他人一起围攻银月武师。银月武师,自己杀自己可以,别人不能杀,你忘了?映红月这些年,把你带坏了……”

  黑寡妇脸上冷汗渗透:“我只是围观,并未全力出手,只是惊讶于光明剑实力强悍,想试探一二……”

  “你啊,谎话连篇的!”

  斯文男子摇头,叹息一声:“算了,不和你计较,都是老朋友了。”

  黑寡妇心惊不已,急忙道:“那我先走了,改日有空请……”

  “走了?”

  斯文男子笑了一声,“行吧,不过你有些坏了规矩,我这人,又比较讲规矩……打你一拳,你涨涨记性,映红月杀袁硕,也只是红月内部出手,什么时候和外人一起围攻了……真没规矩!”

  “不……”

  黑蜘蛛惊恐,瞬间遁逃!

  这位旭光巅峰的强者,此刻比遇到了光明剑追杀还要惊恐,腾空而起,瞬间遁逃。

  而男子,却是叹息一声,一拳打出!

  轻飘飘的,但是又堂而皇之,没有什么繁杂之处。

  轰!

  一只拳头,从天而降,大气磅礴,比起地覆剑的剑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轰!

  巨响声传出,大拳落下。

  又是轰隆一响,黑蜘蛛直接被砸落在地,面具破碎,露出了娇媚的脸蛋,此刻,却是吐血不止,眼中满是骇色,胸口,一个拳印呈现,骨头全部断裂,内腑破碎大半。

  超能……也溢散了大半。

  黑蜘蛛面露绝望之色,远处,斯文男子笑了笑:“行了,规矩就是这样,死不了,回去多吃点补药就行,下次涨点记性,别和外面那群人勾勾搭搭的,以前喜欢勾搭,勾搭的还是银月人,现在连外人都勾搭了……真没出息!”

  “咕……”

  血液涌出,黑寡妇好像想说什么,却是说不出来,此刻只觉得自己快要彻底陨落了,眼中只有惊恐和畏惧。

  北拳!

  她知道北拳一定很强,可她也没想到,只是一拳……自己就差点死了,毫无反击之力,北拳,到底走到了什么地步?

  这些年,他又去了哪?

  为何此刻也现身在这附近了!

  斯文男子不再管她,朝四周看了看,思考再三,叹息一声:“算了,不回银月了,银月那里,现在也不方便闹出什么大动静,听说袁硕出山了,想见见他,结果人没了,霸刀可能也在附近……也懒得和他接触了。”

  感慨一阵,又笑道:“听说浮屠王还活着,还弄了个什么神山……天剑也一样……我去找他们唠唠嗑……对了,我那小老弟贺勇,听说投靠了皇室,当了走狗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血液涌出,黑寡妇没法回话,而北拳看了她一眼,微微皱眉:“你真没规矩,我排名当年比你高,我问你,你都不回我了,你是想再吃我一拳?”

  黑寡妇眼中瞬间惊恐无比,强忍内腑剧痛,挣扎着,艰难地开口:“在……南拳……南拳在皇室……”

  这还差不多!

  斯文中年点点头,露出了笑容:“那我去看看我小弟,你把消息传回去,让红月小白脸去找我唠唠嗑,多年不见,看看他是不是还那么帅气,每次看到他那张脸,我都想打爆他的脸,我讨厌比我更帅的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黑寡妇一句话不敢多说,只是点头。

  北拳也不为难她,笑了笑,摆摆手,“那我先走了,妹子,回去和你家那个小白脸说,超能废了更好,练什么超能,耽误时间,武道才是正途!”

  说完,迈步离去,走的不快,却是眨眼间消失在了眼前。

  一直等到他离开许久,黑寡妇这才取出了一些丹药,迅速服用,只觉得欲哭无泪,这一拳下来,骨骼断裂无数,内腑重创……没有生命泉水,大概伤势都好不了。

  好在,北拳只是给了一拳,再来一拳……恐怕真就死了。

  心中叹息一声,这些人……

  有些说不出的感觉,最终,还是叹息一声,艰难挣扎着离去,看来,银月那边要迟一点过去了,否则,就现在这情况,哪怕黄羽这些人不为难自己,那李皓,也许会直接格杀了自己。

  北拳出现了,霸刀出现了,天剑、地覆剑、袁硕、碧光剑这些人都出现了。

  黑寡妇知道,乱世也快了。

  这些人出现,哪怕各方不找他们,他们也许也会主动出击的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李皓三人,也迅速消失在北海。

  北海行省。

  北三省动荡不安,不过,北海行省的省会,海风城却是依旧安静祥和一片。

  海风城,郊区,一间大酒店之中。

  地覆剑包下了一个小别墅,靠近海岸,风景优美。

  此刻,一块块神能石浮现,还有一块巨大的神能石,那是地覆剑取出来的,这时候的洪一堂,也不由叹息,就剩下最后一块了!

  当日在战天城捡到的宝贝,一块给了南拳,一块现在用了,还有生命之泉也用了,机缘啊……就这么没了。

  李皓也不说什么,一剑插入最大的那块神能石中。

  地覆剑要给……他也没办法。

  银月官方支付了不少神能石,李皓一边吸收一边道:“这次来援,官方支援了许多物资,我可没心思奔赴北海救人,都是官方出钱的……我先说清楚,不过官方给的神能石,质量太差,效果一般,所以洪师叔拿的这块,算在光明剑头上,我可不认账。”

  他说的干脆,说的直接。

  而光明剑,也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点头。

  李皓又道:“所以,不用记我的情,镇压你体内暴动,是官方出钱的,也有你当日胁迫我,我答应下来的……此次事了,你我之间没什么瓜葛……你当日欺我之事,依旧算数!”

  光明剑还是沉默不语。

  洪一堂轻咳一声:“只是小事……”

  李皓没接话,剑能涌出,光明剑开始迅速吸收。

  三人都不再说话。

  也不复之前合作的默契,合作杀人,那是杀人,可私底下的仇怨,也不会就此化解。

  李皓释放剑能的同时,踢了一脚黑豹。

  黑豹有些无辜地看着他。

  李皓瞪了它一眼!

  差不多得了,过分,人家都快死了,你还一直猛吸剑能,这狗子心真黑!

  倒是光明剑,睁开了眼睛,看了一眼黑豹,咳嗽一声:“这大妖,之前也算救我而来,它吸收多少,所有的支出,都算我的……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穷困……我在定国公府效力20年,这些年,也并非没有积蓄……”

  有钱?

  李皓眼神微动,一瞬间,大量剑能涌向黑豹,你早说啊!

  光明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闭目不语。

  黑豹也是乐滋滋的,迅速开始吸收起来,舒服!

  一整块神能石消耗掉,但是远远不够。

  这一次,光明剑的超能锁,断裂的太厉害了,好在这老头……这老太太,还保留了一些连接,而且还有一股特殊的光明之力保护,再加上吸收了一滴生命之泉,否则,李皓还真不一定能救下她。

  就算如此,消耗也极大。

  除了吸收掉了一块大的神能石之外,李皓不断破碎神能石,一百,两百,五百……

  都是按百地破碎。

  一直破碎了差不多3000块左右,光明剑的吸收速度才慢了下来。

  而李皓,又继续破碎,这一次是给洪一堂提供,洪一堂也是照收不误,李皓涌现多少,他吸收多少,无底洞的那种。

  李皓自己,也在不断破碎,不断吸收。

  一方面是自己疗伤,一方面则是迅速吸收大量剑能涌入体内,填充超能锁。

  他的五脏超能锁,上次心脏那边,吸收了几万方元素能,都没有饱和,趁着这次机会,他直接吸收了一些剑能,尝试着能否填充满超能锁。

  三人一狗,就这么无底线地吸收着。

  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神能石被他们破碎吸收掉了。

  而神能石溢散出一些神能,也引起了一些人注意……

  不过,当一位三阳收到消息,靠近这边,感受到了那股剑意……瞬间遁走,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,附近住户,也都瞬间消失。

  这一刻,北海高层知道,这里住的是谁了。

  可是,没人敢做什么。

  北海一战,很多高层都收到了消息。

  想对付这几人,不来多位蜕变期强者,那是一点希望都没,北海掏空了家底,大概也没办法对付这几人。

  经此一战,地覆剑和光明剑名气已经传遍整个王朝。

  而李皓,稍逊一些,却也名气再度提升。

  能杀旭光后期,之前他杀了白鲨盗的二统领,还有人不信,觉得是外面谣传,或者银月有人出手,可这一次,却是当着许多人的面,直接击杀了徐镇,李皓的实力,再也没人怀疑了。

 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,这一次,他的师父没有收到消息,遗迹,隔绝了通讯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