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1章 银月剑客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李皓退回来了,洪一堂却是浑身冒汗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一手天翻地覆剑,简直出神入化!

  剑出四方,封锁四方,如同大碗倒扣,也直到此刻,李皓才有心情仔细去看,这一看,不得不说,防守滴水不漏!

  足足13位旭光,在强攻他们。

  原本14人,被李皓他们杀了一人,剩下的13位,没一位好惹的,也许是忌惮,也许是想让其他人先拼杀,可无论如何,洪一堂此刻相当于以一敌十三,强悍无边!

  直到李皓退回来,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危机和压力。

  洪一堂的铜铠,都有些变形的感觉。

  受到了巨大的挤压!

  洪一堂隐约间,其实已经开启了封印,处于一种解封状态,只是他的解封,没有其他人那么疯狂,每次解封,都是超能锁崩断。

  洪一堂在苍山也好,在战天城也好,都没那么大规模地去崩断超能锁,而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解封,这样的解封,其实更可怕。

  这代表,他已经能控制一些超能锁的潜力释放了。

  此刻,李皓也在喘息。

  并未第一时间去帮忙。

  这一次,他盯上了徐镇,徐镇是在场活着的五位后期强者之一,但是他身份特殊,在场还有一位后期和旭光巅峰,都是跟着他一起来的。

  此人若是死了……定国公府的人,要不彻底绝望,拼死一战,要不就是吓破了胆,直接遁逃。

  可作为定国公的儿子,此人不好对付。

  李皓喘息一声,看向徐镇。

  这时候,一股淡淡的势,仿佛柳絮一般,摇曳而生。

  柳絮剑。

  这种剑诞生的势,没有其他木剑的生机旺盛,没有木剑的生命磅礴,只有一种轻柔感,仿佛风吹就跑,怯懦而又无穷无尽。

  而李皓的剑势,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,第一是柳絮剑法,第二则是小树的本源之力感悟。

  在柳絮之中,又夹杂了一些小树的特性。

  小树是什么特性?

  咬定青山不放松!

  持之以恒,绵绵不断,无穷无尽。

  孤独伫立行宫之外数万载,认定了一件事,便是一辈子,永不回头。

  李皓此刻倒是对小树的道,有了一种更深的体会,小树的道,好像和大树是一样的,也许只是纯粹的继承,或者重生,而非重走另外的道。

  所以,子承父业,对方的道,在李皓的感悟中,一直都是大树的成长史,而大树已经死去,小树生根发芽,还是无穷无尽地蔓延着它们的使命。

  “李皓!”

  洪一堂再次低喝一声,因为他的防御圈子,正在缩小,可李皓,好像在感悟什么,已经快要出他的圈子了,一旦离开他的保护,李皓就麻烦了!

  李皓如同柳絮一般,轻轻一飘,退了几步。

  此刻,光明剑也是面色发白,又发红几分,感觉也快清醒了。

  洪一堂心中叫苦不迭。

  这俩家伙,真不靠谱。

  光明剑就算了,李皓这时候,他大概知道李皓在干嘛,可是……真要了老命啊!

  而这时候,李皓的肝脏之中,一颗小树,好像开始生根发芽。

  仿佛只是柳枝,插入土中,蔓延而生。

  小树开始成长,锁链浮现,如同根须一般,不再是锁住小树,而是遍布小树根须之处,蔓延整个肝脏部位。

  五脏之中,这一刻,都入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。

  心脏中的猛虎,肾脏中的水浪,脾脏中的大山,肺部当中的金色太阳原点,以及此刻刚蔓延而成的肝脏小树。

  肝脏中,小树最为脆弱。

  其他四势,明显都要强大一截。

  其他势,都使用过天金莲或者蕴神果,唯独这柳树枝,脆弱的很,刚刚诞生。

  就在此刻,李皓轻咳一声,手中浮现出一枚金色莲子。

  这是当日洪一堂给他的,天金莲的花瓣,李皓已经服用了。

  莲子,却是一直留着。

  花瓣有强化势的作用,那莲子呢?

  李皓其实不知道,但是此刻,他想试试,也许效果也不错,若是可以的话,他希望可以强化一下柳树,五势失衡,融合起来,很容易出现问题。

  金色莲子,进入口中,瞬间融化消失。

  一股清凉之力,还要胜过莲花瓣,李皓精神一震,这莲子,居然也有一样的效果,而且感觉要更强大一些。

  这股力量,瞬间被李皓引导进入肝脏之中。

  小树枝,好像得到了滋润,瞬间开始成长了起来。

  渐渐地,小树开始长大。

  砰!

  就在此刻,洪一堂心脏跳动加速,砰砰砰声浮现,一股火焰的力量,好像在渗透出来,李皓瞬间惊醒,看向洪一堂,此刻,洪一堂好像面部都在冒火。

  他的一条超能锁,好像断裂了。

  而强大的力量,让他的防御圈扩大了一些,可是,那股隐约爆发的火系力量,让他有些难受的样子,心脏好像在灼烧。

  当日在城中,对付侯霄尘他们一群人,他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。

  而此刻,光明剑好像要睁眼,洪一堂喝道:“你继续修复,别浪费了生命之泉!”

  显然,光明剑感受到了危机,也感受到了洪一堂的无力。

  再这么下去,洪一堂要步她后尘了。

  可洪一堂也清楚,此刻光明剑还在修复中,一旦出手,很快,刚刚修复的一切伤势,瞬间就会崩塌,那生命之泉浪费了不说,接下来,李皓恐怕也无法再救治。

  需要等一会,等生命之泉的力量,完全渗透体内,伤势愈合,才能动手。

  光明剑眼皮子挣扎了一番,渐渐地,还是平复了下来。

  地覆剑,好像给予了大家很大的安全感。

  哪怕李皓,也能心无旁骛地去修炼自己的,因为他知道,地覆剑还在,如此一来,心中就有了一些底气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,四周围攻的强者,都是心中骇然。

  他们出全力了吗?

  没有。

  起码两位蜕变期,都没有出全力,在这种情况下,出全力,成为地覆剑的首选目标,那不是个好主意,又不是一伙的,而是很多伙的。

  尽管如此,足足13位顶级强者,哪怕在中部,也是顶级存在,这样的实力,甚至足以覆灭一些强大的组织。

  可今日,面对一人的防守,居然无法攻破,不可思议!

  两位蜕变期强者,一人戴着面具,一人身穿黑色铠甲,类似于黑铠,又有些不同,这时候,那身穿铠甲的强者,忍不住赞叹道:“银月七剑,地覆剑……恐怕天下第一了吧……”

  不说其他,就这一手防守剑术,滴水不漏,四面八方,都是防御的密不透风,反应力、内劲、战斗经验,那都是当世顶级了!

  见他战斗中,还有心思评判一下,有人心中暗骂一声,还不是你们不出全力导致的!

  这人忍不住一说话,其实就有人认出来了。

  到了这个地步,都是大人物,谁还能瞒得住谁?

  这铠甲强者开口,人群中就有数人猜出了他的身份,一个名字,映入脑海之中――樊昌!

  一个绝对算得上大人物的家伙。

  临江总督,集权于一身的临江行省霸主,原本只是行政总署的署长,后来干脆合并了其他机构,组建了总督府,银月的老邻居。

  据说,海中的八盗之一,海妖盗,就是此人扶持的。

  而他,也是九司和皇室,共同扎在银月边上的钉子。

  难怪此人要隐藏身份,他身份特殊,若是直接暴露身份,击杀了光明剑,也许会引来一些银月武师的报复。

  而临江和银月,距离太近了。

  不过这一刻,也没人在意了,此人身份暴露,也没什么,其实出手到现在,在场的13人,身份大概都暴露了,彼此都能猜出一二。

  徐镇心中暗骂一声。

  两位蜕变期强者,一人是樊昌,另外一人,戴着斗篷,却不是飞天的强者,他若是没猜错,另外那位,是一位强者的禁军统领。

  平原王!

  是的,他曾见过对方几次,没想到,对方实力比想象的还要强大,平原王是侯霄尘这些人的上司,当年组建武卫军的存在。

  他的王府,距离此地不算太远,显然,平原王这边,也有强者前来,此人名为乾丰,一直都是平原王麾下头号大将。

  4位巅峰期强者,除了定国公府一人,剩下一位,藏身面具之后,那是橙月,他早就认出来了。

  剩下两人,也遮掩了身份,照样瞒不住他。

  一人是北海大盗,北海王麾下的一位大公,具体叫什么,徐镇不清楚,但是此人自封平海公,他倒是听闻过一二,还曾耻笑过北海大盗的无知。

  如今看来,倒也不弱,居然还是旭光巅峰强者,不知北海王什么实力,如今看来,最少也是蜕变期强者,就是此刻一直没出现,不知道去哪了。

  另外一位旭光巅峰,徐镇也认出来了,并非飞天和阎罗的强者,这两家也许还没来得及来强者,只是各自来了一位旭光后期,这巅峰期强者,好像是七神山之一,浮屠山中强者,具体是谁,不好辨别,但是从出手手段来看,应该无疑了。

  七大神山,名声不如三大组织大,可知情者都知道,绝对不弱。

  天剑山,山主天剑。

  昊天深山,山主昊天,绝世霸主之一。

  天鹏山,一头绝世大妖坐镇,曾一口吞噬一位旭光,让人生畏。

  浮屠山,据说山中之人,杀戮一道极其强悍,如浮屠降临,止戈熄兵,而这,靠的也是实力。

  ……

  这些人,各怀鬼胎。

  虽然都在赞叹洪一堂的强大,可实际上,此刻都胜券在握。

  他们,其实没消耗多少。

  而洪一堂,明显有些不支了。

  这时候的李皓,五势渐渐开始平衡起来,手中的星空剑,也微微颤抖了起来,他没再看洪一堂,洪一堂此刻只能防守,已经是极限了。

  光明剑还不知道需要多久,才能稳定伤势,李皓想给对方输入剑能,就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也未必能成功镇压超能锁暴动。

  一个个念头闪烁,李皓五脏之中,五条锁链,开始环绕五脏,虽然现在对五脏一体,还没太多的研究,可李皓,也有自己的一些体会。

  五股势,渐渐沿着五条锁链,相互接触,相互碰撞。

  这是李皓第一次,去尝试融合五势。

  五势呈现,不代表可以融合。

  以前,其实也不算彻底融合,只是李皓有剑意总纲,剑意够强大,就能镇压下来。

  这时候,他想试试,五势能否自然融合,而非镇压的那种。

  五种势一接触……李皓如同电击,身体颤抖了一下。

  强悍的五脏,早就到了万方的水平。

  可这时候,依旧有些颤抖,甚至出现了一道道裂痕。

  李皓心中一惊!

  这么强?

  如此一来,五势融合就不能贸然尝试了,此刻,只能尝试剑意总纲统领,让五势驯服,由总纲统领。

  “喝!”

  就在此刻,洪一堂一声暴喝,火焰升腾而起,瞬间蒸发了无数海水,强悍的内劲爆发出来,鼓动四方,震的其他人纷纷倒退。

  洪一堂一口鲜血喷出,剧烈喘息,再次挥舞长剑,四面八方,天地好像翻转了过来,感觉比之前更加强大了。

  可大家都是强者,也都看出了一二。

  洪一堂,一口气憋不住了。

  一鼓作气,再而衰……此刻的他,就处于一个衰竭期了。

  洪一堂有些憋屈,这时候的他,若非为了护住这两人,他想爆发,击杀几人还是可以做到的,可一旦出手,防守就破了。

  他倒是有希望跑掉,可李皓和光明剑,是没希望了。

  洪一堂咬紧牙关!

  等待机会。

  等待李皓,等待光明剑复苏,唯有如此,才有机会反败为胜,否则……只能想办法逃了。

  他相信李皓,不会在做无用功。

  也相信光明剑,没那么容易就彻底崩塌,生命泉水入体,给她时间,她一定可以恢复一些战力。

  正如这两人,也相信他可以一直防守到极限。

  “喝!”

  再次咆哮一声,他不但没有压缩防御圈,而是扩大了防御圈,而其他人,也是顺势后退,一个个眼中都露出一些冷色。

  你坚持不了多久了!

  此刻的李皓,已经大体上梳理好了自己的五势体系,只是时间太短,来不及做具体的融合了。

  他也不在意。

  差不多,也足够了。

  小剑之上,五势迅速融入,星空剑都微微颤抖,李皓运用了养剑术,此刻,将五势内敛,星空剑有些暗淡起来,不再颤抖。

  养一剑!

  他睁眼,看向外围13人,看向徐镇,此人要是死了……也许会有不同的效果。

  而黑豹,也应该一直在寻找机会。

  只要徐镇一死,他的人若是溃逃,黑豹一定可以抓住这样的机会。

  这一刻,李皓再次挥剑,朝外杀去!

  还是如同柳絮一般,轻飘飘的。

  李皓和之前一样,再次杀出战圈,一瞬间,遭遇了四面八方的攻击,打的李皓银铠都在剧烈颤动,有些缩回体内,露出了躯体。

  银铠,也有防御极限。

  此刻的李皓,显然无法完全发挥出其中的全部效能。

  柳絮剑,再次出击。

  当地一声,被人一拳打偏。

  轰隆一声巨响,又有一人伸手抓向李皓的胳膊,想夺取神剑。

  李皓反手一击,却是打的轻飘无力。

  李皓出剑几次,迅速避退,退回了战圈。

  其他人,有些遗憾,不过也没着急,李皓的杀伤力,在这,真的不值一提。

  除了两位旭光中期要稍微小心一点,其他人,都不是太担心。

  “洪一堂,别冥顽不灵了!你现在退走,李皓交出李家神剑,光明剑交出追风靴……你们三人,都可以活下去,否则……恐怕一个都走不了!”

  有人说了一句,正是两位蜕变期中的一人,来自平原王府的那位大将乾丰。

  洪一堂不语。

  此刻的他,仿佛从李皓的剑意中,感受到了什么。

  那是一种……欲要爆发的征兆。

  李皓,想出手杀人了。

  能做到吗?

  他不知道。

  但是,他不介意给李皓创造一次机会。

  伴随着乾丰的话音落下,他低吼一声,好像瞬间放弃了防御,一剑斩出,天崩地裂,海水崩塌,大海好像都在塌陷。

  众人纷纷一惊,几位冲锋在前的强者,迅速后退。

  而几位弱一些的,倒是后退慢了一步。

  而下一刻,洪一堂收剑,再次防御,一瞬间气的这些人心中破口大骂。

  吓唬人!

  还有那几位强者,也是各自暗骂,都这么怕死,怪不得难以拿下这些人。

  这一刻,倒是几位旭光后期和中期,冲在了最前面,因为刚刚他们后退的稍微慢了一些,反而更靠前。

  李皓也是眼神一动,一瞬间抓住了战机。

  和武师合作,就是舒服。

  洪一堂,太能制造战机了。

  就在其他强者后退的瞬间,他瞬间冲杀了出去,而冲在前面的徐镇几人,却是没太在意,李皓,又不是第一次冲杀出来了,只要不是洪一堂就行。

  就在这时候,李皓陡然厉吼一声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咆哮,如猛虎下山,咆哮声震荡耳膜。

  一股强悍的神意,陡然爆发,这一刻,他们看到了很多东西,有山,有水,有虎,有树……

  轻飘飘的柳絮剑,依旧轻飘飘的。

  可这一次,却是如同毒蛇一般,一剑飘荡而出,锁定一人,咬定青山不放松,无处不在,无所不在。

  五种光芒,映射四方。

  海水剧烈震荡,巨浪暴动,轰隆一声,推动的徐镇往前走了一步,徐镇脸色微变,一脚踢出,还想和之前一样,一脚踢飞李皓。

  可这一次,一脚踢出,只是传来了一声巨响,李皓却是纹丝不动!

  “小心!”

  那靠后一些的白发老人,陡然大惊,暴吼一声,迅速上前,一拳轰出!

  可李皓的剑,看起来不快,然而,拔剑斩下,只是一瞬间。

  一剑斩出!

  徐镇只觉得四面八方,都是树枝……不,都是剑光,这一刻,他不知道哪里才是李皓剑法的弱点,他怒吼一声,想要破开剑芒,可是,忽然觉得右腿剧痛,李皓左手一拳打出,打的他微微一个趔趄,直接打的他刚刚踢中李皓的右腿有些龟裂。

  而这一刻,那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剑芒,瞬间朝他落下。

  剑芒一闪而逝!

  下一刻,徐镇从李皓这边逃离了出去,跳了出去,脸上露出一些骇然之色,接着便是大笑:“你这小畜生,倒是好手段,居然敢阴我!”

  而李皓,也是瞬间后退,微微喘息一声,再次开始蓄养剑势。

  徐镇哈哈大笑,有些后怕。

  后方,白发老人和那中年,都是心有余悸,迅速靠拢徐镇,刚刚吓死他们了,好在李皓的剑,看起来危险,却是没有太大的杀伤性。

  小公爷没事。

  这要是出了事,徐峰刚死不久,光明剑叛变,五大将军被杀,若是小公爷再出事,定国公府就要炸了。

  其他人也看了一眼徐镇。

  一开始,也没在意。

  可是,很快有人轻咦一声,临江总督侧头朝徐镇看了一眼,此刻的徐镇,还在庆幸,也在嘲讽,嘲讽李皓雷声大雨点小。

  刚刚那一剑,他以为自己无法避开了,结果忽然就没了。

  他没事!

  可这一刻,轻咦声不断响起,他身边,白发老人一开始还没在意,下一刻,却是脸色剧变。

  退后的徐镇,看着老人,微微一怔,这是什么表情?

  “小……小公爷……”

  老人结结巴巴,这一刻,看着徐镇,眼中满是骇色。

  徐真的脸上,渐渐呈现出一道道血痕,如同蜘蛛网一般,开始龟裂。

  徐镇都没感受到疼痛,他只是觉得脸上有些痒……伸出手抓了一下,这一下子,面部瞬间塌陷,而他的手,也瞬间龟裂。

  如同瓷器一般,一瞬间,出现了无数裂痕。

  一块块血肉,掉落了下来。

  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  徐镇慌了,怎么可能,明明没事的!

  这一瞬间,也引的其他众人纷纷侧目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李皓再次浮现,无声无息,一剑朝一位回头的旭光中期超能笼罩而去,洪一堂也是趁机再次暴吼一声,一剑刺出,放弃了防守。

  其他人还在看徐镇,此刻的徐镇,如同瓷娃娃,瞬间龟裂,整个人直接化为了万千碎片,跌落海中。

  白发老人和中年壮汉,都是骇然无比,只觉得头晕目眩!

  这一刻,甚至都没心思管其他人了。

  而这,也是李皓的机会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剑斩出,不再是绵柔无力,而是猛烈无比,瞬间炸裂开,砰地一声巨响,那旭光中期强者,刚要遁逃,忽然感觉被无数枝条缠绕,停滞了一瞬间。

  而这一瞬间,足以要了他的命。

  一剑斩落,他死的比徐镇要干脆痛快多了,一眨眼,直接被星空剑斩成了两半!

  这一个瞬间,李皓两剑杀死了两人。

  而洪一堂,放弃了防守,瞬间爆发,一剑斩出,磅礴之剑,碾压而下,另外一位旭光中期,几乎毫无反抗之力,被这一剑,瞬间压成了肉团,砰地一声,直接炸开!

  洪一堂瞬间恢复防守,而李皓,也眨眼间退回了防守圈。

 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其他人,迅速后撤。

  可此刻,众人脸色都变了。

  死了!

  徐镇死了,两位旭光中期也是瞬间被杀,13人,瞬间只剩下了10人……

  这一切的变故,来的太快了。

  “小公爷!”

  而这时候,那白发老人,有些疯狂了,抓着一块块血肉,有些崩溃,徐镇居然死了,而且,还是死的如此凄惨,直接被千刀万剐了!

  这要是传回去……哪怕国公府损失惨重,定国公会放过他们两人吗?

  白发老人看了一眼那中年,中年也是脸色微变,看向他。

  他们两人,实力都很强大,一人是旭光巅峰,一人是旭光后期,他们都没事,徐镇这位国公府嫡子却是被杀了,这可如何交代?

  无论如何……此地不能再留了。

  两人瞬间有了决定。

  不管如何,要先走。

  回去负荆请罪也好,还是为了逃生,为了其他,都不能再留下来了。

  一眨眼,两人有了决定,不管其他,抓起徐镇的储物戒,收走了一些血肉,转身就逃。

  两人也是果决无比,一瞬间就决定逃离此地。

  可下一刻,水中,陡然冒出一个爪子,直掏那中年男子裤裆,一爪子抓出,砰地一声,那中年男子难以置信,低头去看,下半身,几乎被一爪子穿透了!

  还没回神,一张狗嘴浮现,咔嚓一口,直接将对方半个身子都给咬断了!

  砰!

  那白发强者,一拳打出,打的黑豹倒退,拖拽着半个中年消失在水中,很快,一股血红色血液冒了上来。

  一眨眼,一条狗浮现,狗眼中带着一抹凶芒,看向那难以置信的白发老人。

  正如李皓所料,黑豹虽然战斗次数不多,可战斗时机的把握,却是一流的。

  这一连串的变故,惊呆了众人。

  眨眼间,死了4位强者。

  而逃离的那位,正在和一条狗对峙中!

  这……算什么?

  刚刚遭受围攻的洪一堂,总算可以喘息了,带着一些欣慰,看向李皓,这小子,果然没让人失望。

  虽然只是杀了一群最弱的,强者都还在。

  可少了这些人,那些强者的威胁力,也大大降低了。

  13人,死了4个,还有一个在远处和黑豹纠缠,此地,只剩下了8人。

  这一连串的变故,让人群有些骚动。

  临江总督,也有些凝重,看向几人,有些想退缩了。

  可又担心,此刻退缩,会成为这几人的靶子。

  “地覆剑,魔剑……果然都名不虚传!”

  临江总督凝重无比,再次开口:“既然如此……此事便到此为止吧……”

  8位强者,除了他,都没吭声。

  此刻,也都是骇然失色。

  李皓,怎么会瞬间击杀一位旭光后期,还有,那条狗又是从哪冒出来的?

  之前,耗死几人的想法,一下子就失算了。

  此刻,众人倒是有些后悔。

  而这时候,一位身材壮硕的强者,传音道:“联手,全力以赴,还能取胜,难道你们不想要李家神剑和追风靴了妈妈?死了几个,刚好少几人分赃!”

  那是来自浮屠山的强者。

  显然,李皓他们的攻击,没能吓住他。

  他还想试试!

  前提是,两位蜕变期强者,愿意全力以赴出手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耳边,响起了声音:“李皓,两位蜕变期交给洪一堂对付,我去对付那三位旭光巅峰……三位旭光后期交给你……你能应付吗?”

  光明剑的声音。

  她清醒了,但是可能伤势还很严重,此刻,也只是说对付三位旭光巅峰强者,需要李皓也要出手阻拦或者击杀三位旭光后期。

  李皓眼神微动,传音道:“好!”

  试试好了!

  至于能不能行,谁知道呢。

  一直防守,被动还击,不是剑客的作风。

  下一刻,三人达成了一致。

  就在那边众人还在迟疑,是退走,还是继续的时候……剑芒闪烁!

  轰!

  三人根本不给他们商量的机会,也不给他们退走的机会。

  洪一堂此刻更是兴奋,忍不住骂了一声:“一群孙子,若不是为了护住他们俩……早就宰几个过瘾了!”

  他可不是圣人!

  当初为了弄点血神子,那是亲自杀去中部的屠夫,李皓觉得他良善……那是李皓瞎了眼。

  一剑震荡而出!

  天旋地转,眨眼间,临江总督和王府统领,眼前一花,被卷入了一个封闭空间之中,洪一堂狠厉无比:“你们俩,今天和我在这一战,要不你们死,要不……我死!”

  嗡!

  剑气破空,两人脸色剧变,再也顾不得隐藏什么了,一股强悍的力量爆发出来,临江总督用刀,那乾丰用枪,都是源神兵呈现出来,一瞬间爆发出了比之前更强悍的实力。

  三人眨眼间打的海水崩塌,大海咆哮。

  而不远处,光明剑脸色还是发白,一剑荡出,天地光明一片,她面色冷凝:“黑寡妇,还有一个北海大盗,一个浮屠山的家伙……你们三个,都别想走!”

  一直隐藏身份的橙月,此刻开口了,带着一些凝重:“光明剑,你还能爆发多久……我们已经决定退去,你们倒是不依不饶了……”

  “黑寡妇,你忘了,我们是什么人吗?”

  没忘!

  一瞬间,橙月爆发了,轰隆一声巨响,如万千蛛丝爆发,穿透了虚空,她当然没忘,作为银月武师,她太清楚这些人的作风了。

  谁能想到,一眨眼,这些人就翻盘了。

  万千蛛丝穿透虚空,黑寡妇暴喝一声:“她伤势未愈,杀了她!”

  剩下两人,迅速出手,都是出手狠厉。

  三人联手瞬间,光明剑的剑招出现了一个空隙。

  而就在这一瞬间……橙月暴吼一声,腾空而起,再次爆发出万千蛛丝般的剑招,好像要击杀光明剑,可下一刻,却是陡然四散而开。

  黑寡妇腾空而去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作为银月武师一员,还是三十六雄中的一员,尽管有人说她当年排名有些虚浮,全靠美色,可她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  当地覆剑几人,选择反击的时候,她就知道,之前的好机会没了!

  一群人,毕竟不是一伙的,勾心斗角之下,都不愿意出力,现在被逐一击破,哪还有机会。

  她选择了逃离!

  一瞬间,她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。

  而光明剑,微微皱眉,好像也料到了她的选择,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地覆剑和李皓,她也没有追击,而是一剑杀向两位骇然失色的旭光巅峰。

  这两人,此刻都快疯了!

  黑寡妇……居然瞬间就逃了!

  ……

  李皓这边。

  三位旭光后期,阎罗、飞天都有一人,另外一人,李皓也不认识,阎罗和飞天的人倒是好认。

  此刻的李皓,也不管其他方向如何。

  一剑杀出,五势融合,三大强者,也是奋起反抗,轰隆声不断!

  以一敌三,李皓显然还稍微差一些。

  可李皓不在乎这些,他不怕受伤,甚至不怕断胳膊少腿,一手柳絮剑,如同大网,笼罩三人,不给三人脱逃的机会。

  剑招绵柔不断,三人也是疯狂反击,暴吼声不断传出。

  这一刻,剑光纵横北海!

  三位剑客,李皓最弱,可剑法也是最为犀利,看似绵柔,却是招招要人性命。

  洪一堂则是一如既往的大气磅礴,压制的两位蜕变期强者,不断后退咆哮。

  临江总督暴吼声响彻四方:“洪一堂……你敢杀我?我若死在这,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!”

  轰!

  一剑压制而来,压的对方差点爆开,樊昌再次咆哮一声,疯狂持刀劈砍,而另外一位,也是长枪纵横天地,并未说太多话。

  此刻,什么威胁,震慑,都没意义。

  樊昌久居高位,倒是忘了这些。

  这些银月武师,岂会在意这些,甚至不会和人多交流。

  银月武师,往往都是杀完了,打完了,才会开口交流……和尸体交流。

  三方,不,或者说四方战场上。

  第一个解决战斗的,是光明剑。

  光明剑气纵横天地,一剑耀射虚空,嗡地一声巨响,北海大盗中的平海大公,被她一剑斩杀当场。

  浮屠山那位强者,不得不咆哮一声:“我乃浮屠山主之弟……”

  他兄长是浮屠神山的山主!

  是当世绝顶强者之一。

  光明剑一剑斩落,轰隆一声,破碎了对方的头颅,带着一些冷漠:“浮屠山主?我想,我应该认识他,当年那个自称浮屠王的家伙是吧?从西部杀来了银月,被袁硕打断了双臂,剃光了头发,弄成了光头,挂在了银月界碑附近,原以为早就死了,没想到还活着……袁硕这家伙,总是留下一些麻烦!”

  可惜,眼前之人已死,已经听不到了。

  远处,李皓则是趁着这机会,三位强者失神惶恐瞬间,一剑杀出,金剑势爆发,轰隆一声巨响,将飞天那位长老直接撕裂!

  反手一拳,如猛虎咆哮,一头巨虎浮现,直接吞下一人,另外一人,惊恐万分,瞬间遁逃,刚遁入虚空,光明剑一剑杀来!

  噗嗤一声,贯穿了天地,将那人钉死在虚空之中!

  而远处,两位蜕变期强者,都是脸色剧变。

  这时候,那樊昌,眼神中闪过一抹阴沉,就在洪一堂一剑斩出的同时,樊昌忽然丢出一样东西,这东西出现瞬间,一眨眼,轰隆一声炸裂开!

  强大的爆炸力,炸的四面八方的海水,瞬间消失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。

  而樊昌,不断吐血,趁机遁逃。

  眼中,只有阴沉。

  那宝物,没了。

  那是他在一处遗迹中获得的,根据上面的提示,是当年流传下来的一种威力巨大无比的炸弹,能源炸弹,据说在古文明时期,炸死了无数强者。

  他曾获得过三枚,用掉了两枚,每一次,都是解决掉了一位顶级强者。

  可今日……只是用于逃命。

  果不其然,哪怕炸弹威力强悍无比,这一刻,海水中,炸弹核心,还是一道剑芒飞射而出,噗嗤一声,直接斩断了樊昌一根手臂。

  而樊昌头也不回,好像不是自己的手臂被斩一般,直接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断臂求生,作为总督,他知道得失。

  另外那位平原王府的强者,此刻也被炸弹波及,重伤吐血,看向樊昌遁逃的方向,叹息一声,这混蛋……若是继续战斗下去,哪怕输,洪一堂也不好受。

  可他却是逃了!

  他斗篷裂开,露出了自己的脸,有些沧桑,看向洪一堂,吐血不止,笑了一声:“王爷会为我复仇的……地覆剑,你藏不住了!”

  “平原王是强,可他先解决了三大统领再说吧!”

  洪一堂也是咳血不止,一剑斩落!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乾丰炸裂开,声音却是依旧传荡:“侯霄尘这几个叛徒……活不了多久的!”

  平原王一手打造的武卫军,却是被这三位叛徒窃取了!

  作为王府忠臣,他极其厌恶那三人,却是无可奈何三人,只知道,前些时日,王爷亲自出手,伤了侯霄尘和黄羽,可惜,没能留下他们。

  三方战斗,片刻间全部结束。

  远处,那白发老人,一拳打飞了黑豹,迅速遁逃,眼中只有惧色。

  李皓三人,刚要出手,海中,跌落的黑豹,狗眼中陡然流露出一些凶芒。

  下一刻,一声不像狗叫的咆哮声传出。

  这一瞬间,一条金色狗浮现,之前的黑豹,血脉沸腾,忽然化身成了一条黄金色的大狗,身形都膨胀了无数倍,一口朝那白发老人咬下!

  咔嚓一声,虚空好像都被咬碎了!

  嘴中,传出一股吞噬之力。

  老人惨叫一声,一下子被咬断了半个身子,黑豹眼中都是血红色,好像要吞下尸体,李皓见状急忙喝道:“黑豹!”

  黑豹好像清醒了一些,身体摇晃了一下,恢复了原型,有些迷茫,很快,吐出了口中的尸体,迅速跌入海底,吸溜一口海水,洗了洗牙……再冒头,有些无辜地看着李皓,怎么了?

  我不吃人!

  不知道这人,怎么把自己塞进我嘴里了。

  而洪一堂几人,都是微微变色,洪一堂迅速传音李皓:“这狗……应该有古妖血脉!刚刚应该是受到了刺激,血脉激发了,你小心一些,这狗血脉激发,好像会失去一些意识……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皱了皱眉。

  很快,露出了笑容。

  那又如何呢?

  此刻,环顾一圈,有些遗憾:“黑寡妇和那个蜕变期的家伙,居然逃走了……”

  光明剑忽然咳血不止,喘息一声,低沉道:“我故意放走她的!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光明剑沉默瞬间,又道:“她是银月武师,还是三十六人之一……所以我没追杀她。”

  李皓皱了皱眉,没说什么。

  而洪一堂打圆场道:“真追上去,也未必能杀她,她当年也是武师,知道我们的手段,而且她是映红月最倚重的人之一,实力不可小觑,也许还有一些杀手锏没用出来。倒是樊昌那家伙,居然有那种大威力的爆炸物宝物,不知道从哪挖出来的,一般旭光巅峰都容易被瞬间炸死!”

  李皓有些遗憾: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洪师叔的实力……瞒不住了!”

  洪一堂笑了:“我不在乎,也没想隐瞒,这些年来,只是没人能逼我一直出全力罢了,逼我出全力的,也都死了,所以才没人知道,不代表我惧怕什么!”

  远处,黑豹也游了过来。

  李皓看向四周,又道:“算了,都一样,其实周围还有一些强者在,只是隔空观望,大概也有人看到了战斗结果,现在都逃走了……消息是瞒不住的!走吧,找个安静的地方,给二位疗伤,我自己也要疗伤一二!”

  “你的五剑势……不错!”

  洪一堂夸赞了一句,李皓笑了笑,摇头:“缝合而已。”

  洪一堂瞬间明悟,点了点头,缝合……代表李皓并未真的融合成功,纵然如此,都有击杀旭光后期之力了,可见,五剑势还是有很大潜力可以挖掘的。

  “好事,代表潜力大!”

  李皓原本有些沮丧,闻言忽然笑了,点头。

  还是洪一堂会安慰人!

  三人一狗,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当然,黑豹没忘了收尸,它此刻很担心,其实,它隐约记得一些东西,比如它变身了……还差点吃人了,它怕李皓赶走它,那就没好吃的了。

  所以,干起活来,也格外的用心。

  一直到三人一狗消失许久,才有人前来观察战场,虚空中,剑气纵横,一些旭光,甚至都被残留剑气所伤。

  许久,有人叹息一声:“银月剑客……可怕至极!”

  这天,又要变了。

  一位位银月武师浮现水面,一个比一个强悍……让人应接不暇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