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80章 木剑势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杀光了海盗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踏空而去。

  远处,已经隐约可以看到一些光团。

  ……

  此刻的光明剑,面露冷厉之色,逃亡了一天,她还是被拦下了,越来越多的强者汇聚而来,这一次,恐怕彻底栽了。

  后悔吗?

  没什么可后悔的。

  要说后悔,大概就是实力还是不够强,杀的人不够多,威慑力不够大,以及……银月距离此地太远了!

  手持长剑,长剑藏于鞘。

  光明之力溢散,身上,早已是血液染红了身体,有自己的,也有敌人的。

  “光明剑,交出追风靴!”

  有人冷喝一声:“吾等无意杀你,交出追风靴,你和徐家之怨,你们自己解决!”

  是的,他们只是为了宝物而来。

  至于杀光明剑,那是徐家的事。

  光明剑明显是垂死挣扎状态,这种情况下,这些银月武师还是很难缠的,很容易反杀一些强者。

  修炼到了旭光,都不容易。

  谁也不想被这老妖婆拖下水。

  光明剑进,他们退。

  但是,不离开,就一直这么缠着,如同鬣狗一般,只要光明剑露出破绽,他们就会趁机出手。

  没人愿意强攻!

  四面八方,越来越多的强者汇聚而来。

  有人戴着面具,有人戴着斗篷,还有人和李皓那样,身穿铠甲,看不到面貌。

  很多人,都在遮掩身份。

  忌惮徐家,也忌惮其他人,同样的,也忌惮银月……

  银月武师,在外还算团结。

  在内内斗,到了外面,很多时候都会齐心协力,杀了一个光明剑,也许会引来其他银月武师报复,若是以前,当然不用在意。

  可如今,越来越多的银月武师走了出来,展露实力,还是极其强悍的。

  ……

  远处。

  李皓赶到了。

  他看到了,看到了光明剑,被包围在中间,四周,都是强者。

  此刻,光明剑前行一步,这些人就后退一步。

  可是,都不肯离开。

  这么下去,光明剑必死无疑。

  李皓已经看到了属于光明剑的光团,很杂,很乱,这是爆发后,崩断了超能锁导致的弊端,此刻,超能锁能量溢散,导致超能爆发,却又被强行压制……

  不用多看,就知道光明剑体内一定乱七八糟的,杂乱无章。

  当然,还有一股特殊能量,好像在保护,在努力修复,可惜,不管用,效果不是太好,看样子,这就是光明之力了。

  李皓没有靠近。

  他朝四处扫了一圈,轻轻吐气。

  真行!

  附近,足足有14个大光团,代表14位旭光强者,而且,其中最弱的,都有旭光中期实力,甚至还有两位的光团,略显刺眼!

  这样的光团亮度,李皓对比了一下,都快接近四大妖的强度了,比那大蛇只强不弱,但是好像又不如其他三头大妖。

  也许也处于蜕变期,但是没有妖族强悍。

  应该是超越了旭光巅峰的!

  “旭光蜕变期两位,巅峰应该是4位,后期6位,中期反而才两位……”

  李皓牙疼的不行,刚刚的嚣张,已经消失。

  闹呢!

  哪来的这么多强者?

  他原以为,有一些旭光追杀,就算了不起了,好家伙,这哪是旭光,这是附近的顶级强者都赶来了,若不是距离远,也许还有更多的强者赶来。

  至于吗?

  追风靴,只是八大家传承兵器之一,怎么没有这么多强者去找我麻烦?

  片刻后,李皓若有所思。

  也许……还是忌惮银月吧。

  银月的几个老阴货,虽然不太出手,可未必没人知道他们强大,侯霄尘就是例子,所以这些人虽然没站出来庇护李皓,可不得不说,李皓现在还能无事,银月这边,还是出力了的。

  先是袁硕,接着侯霄尘,如今李皓自己也不弱,加上银月庇护,在银月,倒也没有太强的强者去找他麻烦。

  越强,越知道银月凶险。

  “14位旭光强者……”

  李皓头疼,这还只是围在附近的,谁知道有没有更多的强者隐藏在远处。

  此刻的李皓,悄无声息,潜入了海底。

  刚刚嚣张了一把,现在还是低调一些吧。

  作为武师,隐藏起来,还是很容易的。

  光明剑崩断了超能锁,否则,也容易隐藏,可惜,此刻她能量散乱,躲哪都逃不过观察。

  海中,李皓迅速思考,该如何解救光明剑。

  强者虽多,可李皓也不是当初的弱者了。

  恐惧,那是没有的。

  他见过的蜕变期强者多了,侯霄尘他们都是,地覆剑、南拳他们解封的时候都要超过旭光这个层次,战天城内,那些白银复苏都有蜕变期实力,黄金出手,更是强悍无比。

  见识这一切的李皓,眼界早已不是当初可比的了。

  他迅速盘算了一下,此刻,最好的办法是光明剑恢复,恢复之后,实力强悍的她,完全可以匹敌那几位旭光巅峰和蜕变期。

  至于后期和中期,足足8位,狗子对付一位倒是没问题,李皓对付一个中期也没难度……

  可还是远远不够。

  当然,前提是,光明剑可以恢复。

  否则,一切都是妄谈。

  战力,也不是比人多,气势一起,光明剑一旦恢复,这些人哪敢和她厮杀。

  “潜入海底,不知道能不能接近光明剑……”

  李皓在海中待着,看向远处,不过,此刻光明剑脚下,其实也有一位超能,还是旭光后期的存在,水系超能,这也是光明剑这时候不下海的原因之一。

  海中,也有人在。

  “强者太多……”

  关键在于,没法帮助光明剑恢复战力,这也是巨大的难点之一。

  就在此刻,李皓耳边,响起了人声:“她好像快撑不住了,我出手吧。”

  底气十足的李皓,自然是真的有底气。

  可此刻,听到这话,还是微微蹙眉,传讯道:“你一人……旭光这么多,还有蜕变期的存在,这还未必是全部,光明剑现在半废,你出手……要不全部杀死,要不然,以后少不得麻烦。”

  “我解封试试?”

  “师叔不怕浪费神能石了?”

  “都是银月武师,还是同为七剑中人,偌大的银月,如今也就我闲着一些,中部那些家伙距离有点远,想来想去,也只能我出手了……”

  是的,洪一堂。

  以李皓的警惕,明知道这一次会来很多强者,岂会一点准备不做,就直接来了。

  早在离开遗迹的时候,他靠近剑门千里范围,就给洪一堂传讯了,而原意是,跟着保护自己的,结果洪一堂此刻居然想出手。

  原因也简单,同为银月武师。

  出门在外,光明剑遭遇了麻烦,作为地覆剑,他还是想出手了。

  “师叔,你要是也解封……就光明剑那个情况,我一边帮她,一边帮你……不说消耗多少,关键是,时间上都未必来得及!”

  洪一堂解封的话,再加上光明剑,绝对比南拳那次还要麻烦。

  光明剑情况很糟糕!

  洪一堂再次传讯:“麻烦就麻烦一点吧,李皓,银月不大,武师也不多,如今的你也许没有太多的体会,以后你去了中部就会明白,出门在外,还是老乡靠谱一些,起码真遇到了一些麻烦,还是有银月武师愿意站出来的……也正因为如此,银月武师才有威名。”

  “否则,都单打独斗,银月武师再强,也双拳难敌四手。”

  “你找那几个家伙收费要钱,都是应该的,那几个家伙活该,至于光明剑……有些恩怨,没必要化解,你不行,就让你老师找她便是……但是,此刻该救还要救,你救了她,以后,你出事,才会有大量的银月武师来救你!”

  “我先吸引他们注意力,你寻找机会,带走光明剑……能疗伤,那就速度疗伤,暂时不用管我,恢复一些算一些。”

  李皓凝眉。

  洪一堂要出手,这没什么,可此刻的情况,洪一堂解封,李皓真的无法保证,可以迅速帮两人镇压暴动,而且,此地还是很危险的。

  小心暗中还藏着大鱼。

  而洪一堂,也非他的下属,此次前来,其实不单单是为了李皓,当知道光明剑有危险,其实他就决定要来了。

  李皓,也只是顺带着告诉了他一些消息罢了。

  就在李皓还在沉思的时候,海面上,有些波涛汹涌起来。

  ……

  光明剑正有些绝望中,忽然脸色微变。

  与此同时,一些遮掩身份的强者,也纷纷朝一个方向看去。

  远处,一人手持长剑,从海水中踏浪而来。

  洪一堂也没遮掩身份。

  就这么大大咧咧的,直接走了过来,有人好像认出了他,眼神微变,有冷漠声传荡:“地覆剑洪一堂?”

  银月武师来了?

  一瞬间,不少人朝四周看去,可是,只看到了洪一堂。

  洪一堂露出了一些笑容:“银月七剑,也许看不惯彼此,可你们这些人,人多欺负人少,联手欺负一个女人,不觉得过分吗?”

  “过分?”

  有人冷笑一声。

  地覆剑来了……真可笑。

  若是来的是天剑,大家还忌惮三分,可来的只是地覆剑,这个早就废掉的家伙,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  “都说银月武师古怪,在内打的头破血流,到了外面,倒是齐心的很,好勇斗狠,银月第一……今日看来,倒是长见识了,还真是,没想到其他人不敢来,你地覆剑居然来了……”

  这一刻,不少人都被地覆剑吸引了注意力。

  而光明剑,眼神略显复杂,又朝四处看了看,没看到李皓,愈加复杂起来。

  地覆剑来了,可地覆剑来了,未必有用。

  她更想看到李皓。

  可惜,她也知道,李皓那种人,自己上次威胁他,他能在银月等着救援自己,就算是极限了,岂会冒险来此救人。

  至于地覆剑赶来了,她意外,但也不算意外。

  有时候,银月武师,是一群很别扭的人。

  有时候他们彼此杀的你死我活,可当有第三者插手,他们又会联手杀敌,杀完了,再继续他们的战斗。

  这群人,将银月两个字挂在武师之前,区别于其他地方的武师,就代表了他们的骄傲,来自武师的骄傲,我们,是银月武师!

  这,也许便是银月武师的信仰。

  银月武师,天下第一。

  “洪一堂……”

  光明剑不断咳嗽,血液流淌:“南拳呢?”

  “回中部了。”

  洪一堂笑了笑,又道:“没办法,就我来了,其他人,或者联系不到,或者无法离开,倒是你……太凄惨了!”

  “还行。”

  光明剑也笑了,没有什么灿烂笑容,只是一副老态龙钟的笑容。

  就在这一刻,一股水浪,席卷而去!

  砰地一声在洪一堂身前炸裂。

  然而,洪一堂看都没看,只是轻轻一挥剑,所有浪花全部平息,恢复了安静,他看向出手之人:“你不会觉得,我只是三阳吧?”

  洪一堂笑了:“若是觉得一道杀死三阳的水浪可以杀死我……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?”

  有人幽冷道:“洪一堂,不管你隐藏了多少实力,哪怕你和光明剑一样,可今日,你带不走光明剑!想带走她,你付出的代价,恐怕超过你的承受范围!”

  一位位强者,此刻气息波动起来。

  哪怕洪一堂和光明剑一样,今日也别想带走垂死的光明剑,除非,他自己也想留下来。

  远处,徐镇也皱眉看向洪一堂:“地覆剑,你银月连背主之人都要保吗?银月武师,当年是强,如今也有强者活跃,可你想清楚了,她背叛的是定国公府!你别忘了,当年天星王朝定鼎天下,我定国军,也不是没有踏平过银月……”

  威慑吗?

  洪一堂失笑:“别提定国军了,天星皇室的黑甲军还值得一提,第一代定国公率领定国军进入银月,差点被打灭,若非黑甲军来援,早就覆灭了,何况,两百年前的事了,你还当成荣耀吗?你们家族谱,都不记载这些耻辱吗?”

  徐镇皱眉。

  放屁!

  家族当然有记载,当然,也只有一些丰功伟绩,比如镇压银月,定国军也是其中重要战力之一,当然,这一切,都是胜利者书写。

  具体如何,也就一些当事人才清楚了,哪怕洪一堂,也只是听老一辈说起罢了。

  这些人,不太愿意此刻出手。

  因为地覆剑来了,也许实力真的不弱。

  拖延时间,对他们而言,没有坏处,光明剑的情况,只会越来越糟糕,时间久了,她自己都废了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,海中。

  李皓无声前行。

  地覆剑的出现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,此刻的他,正在朝水中那位水系旭光后期靠近。

  上面继续聊好了!

  他不介意,再偷袭一次。

  解决这位旭光后期,他就可以和光明剑汇合了,那时候,提供一些剑能,也许可以帮她恢复一些。

  李皓无声靠近。

  旭光后期,不好杀。

  可他有经验,和狗子配合的好,也不是不能瞬间杀死。

  一步步靠近。

  越来越近了。

  李皓没看到人,只看到了一个大光团,对方也许有什么特殊手段,隐藏了起来,可在李皓眼中,这些手段都是废物无用的。

  距离对方大概30米,李皓没再移动了。

  此刻的他,停下了脚步。

  上方,就是光明剑所在了。

  此刻的光明剑,隐约间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,她知道脚下有人,所以一直不曾下海,可此刻,好像又有人潜来。

  谁?

  感觉不像超能,更像是……武师!

  ……

  海中。

  李皓沉寂了一会。

  上方,地覆剑还在和他们聊着天,好像闲谈一般。

  大家好像都不急,唯一着急的,也许只有光明剑。

  而李皓,手中小剑呈现。

  养剑术,李皓养的不怎么样,也没太大效果,但是一直还在养着,小剑中,四种剑意,一直都在蕴养,也不需要再次融合。

  李皓闭目,这一刻,再次回想昔日看到的一剑。

  越是强大,越是能明悟,这一剑到底多强。

  一股淡淡的剑意,溢散了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上方,洪一堂身上,一股磅礴剑意溢散出来,弥漫四方,让不少人悸动。

  而海中,那位水系也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剑意。

  心中暗惊,洪一堂好强!

  隔着这么远,隔着海水,对方的剑意渗透而来,居然还有一种刺骨寒冷感,这家伙,难道又一个光明剑吗?

  这一刻,不得不说,李皓和洪一堂的配合,简直就是极致!

  剑意弥漫,一般人,根本无法分辨出来。

  场中,唯独光明剑,眼神微微一动。

  好像……不是一种剑意!

  作为一名剑客,顶级剑客,她感受到了一些不同之处,脚下,好像也有一股剑意弥漫,那是……李皓?

  魔剑?

  这一刻,她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。

  念头刚升起,远处,洪一堂一剑劈出!

  “还不滚开!”

  洪一堂低喝一声,一剑覆盖天地,海面瞬间翻滚,天翻地覆!

  ……

  海中。

  李皓瞬间出剑!

  快,极致的快!

  非但如此,血刀诀瞬间就爆发了出来,压根没有丝毫迟疑,一剑破开了水浪,直接杀向那个光团。

  他什么都没看。

  就出剑杀向光团,不在乎你给我制造多少障眼法。

  水中那旭光强者,原本还在惊叹洪一堂的强大,下一刻,脸色一变,急忙在水中遁逃,如同水流一般,水遁离开了原地。

  轰!

  炸裂声在原地响起,上空,也响起了炸裂声。

  水遁的旭光,微微一个趔趄,却是后怕无比,还好避开了,此刻,他看向不远处,那边……居然也有一位剑客,他刚想着,李皓再次出剑!

  这一次,水浪席卷,轰!

  炸裂声响起,一连九响!

  一瞬间,李皓杀来,那旭光后期强者眼中露出一抹冷色,很厉害的剑客,可之前没看到,没发现,现在发现了,这剑客,也不比自己强大。

  他探手一招,无数水浪席卷李皓,瞬间冰封了整个海底一块。

  还想再次发功,脸色再变,瞬间遁逃,却是依旧难逃狗爪,噗嗤一声,手臂被狗爪直接穿透,原本是穿透他的心脏的。

  可此刻,却是被对方感知到了一些,水中,这些水系感知也很敏锐,避开了要害之处。

  尽管如此,那旭光后期强者,也是骇然!

  该死!

  怎么还有一位?

  大妖!

  狗子好像有些不满意,这是它第一次偷袭失败,黑豹觉得很丢狗。

  而李皓,长剑已经斩下!

  那水系超能,此刻就一个念头,快逃,这么下去,他要麻烦。

  而就在这一刻,海面上。

  光明剑眼神闪烁,忽然一跺脚,大浪滔天,剑意勃发,瞬间轰入海底!

  刚要逃离的水系超能,忽然脸色一变,左边是黑豹再次杀来,右边是李皓挥剑斩出,上方……却是有一股光明剑意渗透。

  轰!

  前路被阻,只是一瞬间,李皓一剑刺出,一剑刺入对方胸口,水系超能怒吼一声,声音没能发出去,一旁,黑豹一爪子拍出,海水如同千斤重担,将对方瞬间压的头破血流!

  李皓长剑搅动,环绕一圈,一剑爆发出光芒,哗啦一声,掀起了一阵阵水浪,一瞬间,这人被切成了两半。

  李皓,黑豹,光明剑,地覆剑……

  三位剑客,一头大妖,都没怎么商量过,这一刻,却是配合默契无比,让一位擅长水战的旭光后期超能,瞬间被他们击杀当场。

  李皓瞬间将尸体收入了储物戒。

  而此刻,海面上还在试探洪一堂的几位超能,好像感知到了什么,又好像没感受到什么,纷纷朝光明剑那边看去。

  徐镇身边,那白发老人也默默感知着,忽然脸色一变!

  “水中有人!”

  轰!

  一瞬间,剑气滔天,正围绕光明剑的一位超能,急忙遁开,剑气炸裂,轰地一声,水浪化为水箭,溅射四方,刚刚遁逃那人,腿上瞬间浮现出数十道剑痕,血液流淌。

  而李皓,也浮出了水面。

  一群人惊讶无比,纷纷看向李皓,水中哪来的剑客?

  不,或者说,银月还有第八位剑客强者吗?

  今日,光明剑大展神威,地覆剑现在还没试探出什么,如今,又来了一位剑客,水中浮现出一些红色,一些人脸色变了!

  之前,水中是有一人的,难道……死了?

  李皓并未追击,而是出现在了光明剑身边,看着眼前的老头,不男不女,其实李皓都不太愿意多看,不过不得不说,刚刚光明剑那瞬间反应,一剑贯穿水中,丝毫看不出她重伤垂死,毫无战斗意志。

  恰恰相反,对方的战斗意志,还很强烈。

  而就在此刻,一人突破围剿圈,或者说,其他人并未阻拦,任由地覆剑闯入其中,三位剑客,这一刻汇聚到了一起。

  光明剑还没开口,外围,忽然有人道:“剑气如此凌厉,出剑必见血,若非天剑,那便是……魔剑李皓了!!”

  一瞬间,所有人看向李皓。

  大家的面貌,都被遮掩。

  可有人,却是掩不住的狂喜和疯狂。

  李皓!

  李家神剑在他手中,短短时间,能杀旭光的家伙,八大家血脉传承……

  这一刻,是真的有人狂喜。

  追杀光明剑,为了什么?

  不就是追风靴吗?

  可追风靴,就算真是八大家之一的兵器,那也不如李家的剑,这是买一送一吗?

  不,送的更好!

  远处,徐镇也是一怔,下一刻,发出了怒吼咆哮声:“你便是李皓?”

  当初,刚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以为是侯霄尘杀了徐峰。

  可随着李皓斩杀白鲨盗强者,加上当初传出消息,他和光明剑结仇,再仔细一想,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,李皓做的!

  而此刻,徐镇疯狂了,咆哮道:“光明剑,你这老妖妇,果然是蛇毒心肠!小峰一定是被你们联手害死的,这李皓,是杀小峰的凶手,他居然来救你……你这贱人,妖妇!”

  这一幕,任谁看到,也要怀疑光明剑!

  李皓是杀徐峰的凶手,可此刻,却是李皓冒险来救人,这不符合常理。

  只能证明,光明剑早就背叛徐家了,徐峰也许就是她自己杀的也不一定。

  光明剑也不说话。

  只是看了一眼李皓,轻叹一声,想说什么,李皓露出了真容,看向四周,笑了起来:“我名气还不小,荣幸之至!只是穿戴铠甲,都被你们认出来了,诸位眼光不错!”

  三大剑客汇聚,李皓此刻并没有什么忐忑。

  如今的银月,也就天剑、碧光剑不在了,否则,剑道强者都来了,也算是一大盛事。

  洪一堂也是摇头:“我多年不行走江湖,这些人认出我的时间,比认出你还要长,看来,还是要多行走江湖才行。”

  而这一刻,四周,传音波动不断闪现。

  “是李皓!李家神剑在手,诸位,一起联手,不要再迟疑了……”

  “地覆剑不弱,甚至可能也可以解封,他很强,李皓的话,从刚刚来看,以及之前战绩来看,也不弱……不联手,恐怕难以拿下他们!”

  “李家神剑和追风靴如何分?”

  “李家神剑是你们可以拿走的吗?当然,真要被谁拿到了,价值绝对不菲,哪怕出售给别人,也是一笔天文数字……”

  一位位强者,迅速沟通。

  不沟通不行,原本大家只是临时凑合,都想着耗死光明剑,可此刻,又来了两位剑客,这就不好办了。

  不沟通好了,谁先上?

  第一个上的,多危险。

  可不上,人家跑了怎么办?

  此刻,他们迫切希望达成一致,完成利益交换。

  而这时候,光明剑也看向李皓,有些复杂,传音道:“你们这么直接闯入包围圈……恐怕不好走了!”

  救人,也不是这么救的。

  当然,这样一来,她最安全,否则,他们两人在外围骚扰,可以减轻她一些压力,可也要她自己突围才行,那时候,才真的危险。

  现在,三人汇合,她倒是安全了,可这两人都危险了。

  她知道地覆剑很强,可强大,也不是无敌。

  此地,也有十多位旭光强者,还有蜕变期的强大存在呢。

  “你还能战吗?”

  李皓问了一句。

  光明剑传音:“可以……不过坚持不了太久了……”

  李皓有些纠结。

  可来都来了,纠结什么呢?

  武师啊,有时候就是冲动。

  银月几人,可没付自己买命钱,只是付了疗伤的费用罢了,自己应该在外面等着的,都是洪一堂惹得祸,非要现身!

  一个小瓶子,被他丢给了光明剑。

  结果,还没飞到那边,就自动飞了回来,李皓看向洪一堂,洪一堂也取出了一个瓶子,此刻已经落入光明剑手中:“吃了,生命之泉,李皓短时间内镇压不了你的伤势,先凑合着吧。”

  李皓收回了自己的生命之泉,有些意外,洪一堂也有?

  而洪一堂也是一声叹息,这些人,真要命啊!

  南拳花了自己一块纯度极高的神能石,现在,光明剑花了自己的生命之泉,上次在战天城中捡来的好处,也就剩下两块纯度高的神能石了。

  天上掉钱,自己都没把握住。

  光明剑并未说什么,直接迅速吞下。

  而外围,有人看到了这一幕,陡然一惊,迅速传讯:“不要再商量了,他们好像带来了疗伤至宝,想夺宝……此刻就是机会,再迟,也许要付出更大的代价!”

  一瞬间,那些强者,也迅速达成了一致。

  一切等拿下几人再说。

  否则,都是空谈。

  而此刻,徐峰一咬牙,对着身边两人,吼道:“杀!”

  都不出手,定国公府也不出手的话,如何能行?

  他身边两人,白发老人是旭光巅峰,另外一位中年是旭光后期,都是强者,此刻,稍显迟疑,一咬牙,还是联手杀出!

  白发老人好像是特殊体系的强者,甚至可能是武师转换而来的,一拳轰出,天崩地裂!

  而中年男子,也是一刀劈来,水浪滔天。

  有这两人大头,剩下的人,也不再迟疑,瞬间出手,一瞬间,超能在四周炸裂开,整个海域,一下子都不再平静起来。

  而李皓和地覆剑,也是瞬间出手。

  长剑荡空!

  剑鸣声响彻天地,地覆剑镇压四方,李皓的四势剑也是剑出断我,有去无回!

  轰!

  剑势和超能的碰撞,一瞬间炸裂开,李皓一口血液喷涌而出,地覆剑也是微微一个趔趄,四周,那些超能,也是满面骇然!

  “银月剑客……”

  有人闷声说了一句,有些震动,好强!

  最强的还是地覆剑,一剑杀出,直接压制了多位超能,才能给李皓出剑的机会,李皓的剑,也很强,可没让大家震撼的地步。

  而地覆剑,却是一剑镇压了数位顶级强者,这才可怕。

  而双剑配合下,双方碰撞了一次,结果是,李皓受伤,地覆剑内腑震荡,可超能这边,也不好受,那白发老人的拳头,出现了一道血痕。

  后面,徐镇也是脸色微变,下一刻,低吼道:“一起上,不要留力了,洪一堂还没解封,也许也能解封,快出手!”

  却是没人理会他。

  有人阴冷道:“徐镇,你在看戏吗?一起出手!”

  这家伙,也是旭光后期。

  徐家的人,再怎么着,也不至于彻底是废物,还是有几分实力的,他还指挥别人,哪来的资格。

  徐镇有些窝火!

  千金之躯,坐不垂堂。

  他家客卿供奉上场,还不够吗?

  居然让自己亲自下场。

  多危险啊!

  可是,他也有些按耐不住了,咬牙道:“光明剑好像在恢复……一起上!”

  下一刻,他弹跳而起,一脚踢出!

  这一脚,踢出了一道旋风。

  他练过武,不过武道天赋一般,迟迟没能感悟势,超能出现后,他就转换成了超能,如今也修炼的不错。

  他都亲自下场了,四面八方的强者,总算都达成了一致。

  一起出手吧!

  这一瞬间,冰封万里,雷霆闪烁!

  轰!

  巨响声,瞬间爆发,地覆剑一剑接连一剑,天翻地覆,形成了十多米的防御圈,阻挡了那些进攻,而李皓的剑,也是瞬间杀出,给外围强者,制造伤害。

  一攻一防……然而,防御力还行,攻击力不够。

  李皓的攻击,偏弱一些。

  洪一堂轻叹一声:“可惜,你不是天剑……”

  这话,有些刺激人。

  显然,洪一堂觉得,若是天剑在这,和他配合,这些人都不是事。

 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,旭光中期战力的李皓,攻击力相对而言,的确偏弱一些。

  外面,也就两位旭光中期。

  剩下的,不是后期就是巅峰,甚至还有蜕变期,李皓的剑气,哪能击杀他们,伤到他们都有些难度。

  这时候,光明剑还在吸收生命之泉,恢复一些伤势。

  不恢复,李皓都难以镇压五脏暴动。

  可如此一来,也只能让两人选择坚守。

  李皓也不说话,就是有些憋屈,苦闷。

  这些家伙,到底哪来的?

  哪来的这么多强者?

  此刻的他,攻击力更弱了起来,不过出剑有些飘逸,好像柳絮飘荡,配合无影剑,有些神出鬼没的意思,然而,对外围之人而言,更轻松了!

  之前的李皓,出剑还是有些威胁的。

  可此刻,他们忽然感觉,威胁更小了。

  洪一堂则是……想哭了。

  他后悔了!

  李皓在干嘛?

  拿自己当防御盾,然后他躲在后面,拿人练手,练习他的柳絮剑……我的天,你以为这里很安全吗?

  光明剑在恢复伤势,李皓虽然还在战斗,可此刻的李皓,整个人都龟缩到了防御圈,出剑也显得绵软无力,这么下去,他怎么抗?

  而李皓,则是不管。

  这是一种信任,信任洪一堂可以撑住,否则,防御一破,他也跑不了。

  不过,他攻击的确显得绵软无力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反正也伤不到大家,不如来点更弱的!

  一剑接连一剑,如同柳絮飘飞,李皓沉浸在出剑之中,胆子也是越来越大,甚至几次冲出防御圈,一剑杀出,结果吓了对方一跳,可最后发现……这剑,连旭光中期的防御都没击破。

  那徐镇一脚踢的李皓倒退回去,忽然笑了:“他用了血刀诀,现在血刀诀效果过去了,他处于反噬期,实力反而衰弱许多,也就旭光初期左右的真实实力!”

  李皓这情况,和用完了血刀诀的虚弱期差不多。

  他很快就认定了李皓的情况。

  倒是洪一堂,是真的强大,居然挡住了他们的攻击,可也无力反击,被动防守下去,只能等死。

  徐镇的话,让众人都是眼神一亮。

  这么弱?

  旭光初期……对他们而言,还是可以轻易解决的,此刻,许多人都盯着李皓,当李皓再次冲出,一瞬间,外面各种超能爆发,轰隆一声巨响,李皓被打的浑身是血,倒退回来。

  他却是没管这些,眼中只有手中的那把剑!

  下一刻,再次杀出,强悍的肉身,给予了他更多的出战机会,一剑接连一剑,李皓的柳絮剑,愈加熟练,却是还是没能呈现剑势!

  “李皓!”

  洪一堂低喝一声,防御圈稍显晃荡,李皓再次冲出,却是被一位斗篷强者,直接一爪抓出,噗嗤一声,手臂上,血肉抓下了一大块!

  对方直奔他的长剑而去,只是之前抓了一次,反而被切割伤了,此刻,对方选择了抓断李皓手臂。

  强悍的肉身,也挡不住对方的攻击,被一爪抓的皮开肉裂。

  而李皓,长剑飘荡,一剑刺中对方,却是被一股强悍无比的超能震荡而回,轰隆一声,震的李皓口吐鲜血,迅速倒退,勉强撤回。

  对方还想追击,被地覆剑的天翻地覆剑震荡了出去!

  而洪一堂的脸色,也渐渐有些苍白起来。

  此刻的他,只能防守,光明剑还在消化,李皓也在练剑……他就如同奶妈一般,小心防守,以免被敌人趁机击破他们三人联手。

  洪一堂心累无比,早知道,还不如一个人偷袭这些家伙算了。

  这些人,没一个省心的!

  而李皓,这时候,却是彻底沉浸了进去,出剑愈加绵柔起来,如同树枝摆动,飘忽不定。

  当地一声,长剑回撤,被人一脚踢中,李皓咳血,再次退回。

  看了一眼徐镇,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  你打的很开心吧?

  待会……我就拿你试剑!

  五行第一剑,就是你了!

  木剑势,此刻,隐约间已经浮现,果然,这种生死搏杀,才是最刺激的,最能激发剑意的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