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77章 合作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地下行宫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两人一树,正在沟通。

  当然,刘隆其实听都听的不是太懂,若不是双方用精神交流,若是单纯的用古语言交流,那他是完全不懂,现在还好点,他也有神意,可以感知一二。

  李皓沟通了一阵,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远处的行宫。

  忽然道:“树前辈,合作共赢,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,但是我不确定付出和回报能否成正比,今古不同,所以……我有个无理要求,不知道前辈能否答应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前辈说,你可以汇聚能量,打造修炼圣地……所谓的修炼圣地,是什么样的?神能石,我还有一点,前辈吸收后,能否展示一二?”

  说到这,李皓又道:“当然,前辈吸收多了,也许会变的很强大,也许会驱逐我们,甚至击杀我们,所以为了以防万一……我便先小人再君子,我会控制神能石的量,若是前辈能拿出匹配的好处,我自然希望能达成合作。”

  养一棵树,恐怕消耗不小。

  看它这情况,神能石也许只是最基础的东西了,还嫌弃垃圾。

  可对李皓而言,已经是宝物了。

  对所有人而言,都是。

  若是付出太多,收获不大……那何必和这树谈什么合作,就算不想杀它,它没有能量滋补,自己也会死去,李皓对古文明存在一些敬仰之心,可也不代表,会损己利人。

  对方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,那李皓也不会付出太多。

  至于这行宫……你活着,我不来探查行了吧?

  可你死了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。

  树妖好像也在思考什么,许久,波动道:“可以……妖植和人族,妖族,都是一种共赢模式的生存方案……”

  “你先提供一些能源石,我自会让你见识到其中好处……”

  李皓考虑一番,一咬牙,取出了100颗神能石。

  当然,不是军中的那种,只是平时修炼用的那种,几次缴获,李皓手中神能石接近3000的数量,而军中的一块顶十块的,李皓就剩下20块左右了。

  这些,他可舍不得用。

  这些喂给小剑,小剑吐出的剑能都要厉害一些,可不能浪费了。

  小树其实有些嫌弃……可此刻,有的吸就算不错了,100颗的量,其中蕴含的能量,也不算少了。

  李皓丢出一百颗神能石,没再说什么。

  之所以一次性拿出这么多……也是没办法的事,这些古文明时期的存在或者传承,胃口都很大,100颗垃圾神能石,对他们而言,好像只是一坨那啥……

  再少,小心人家说你看不起它,直接就翻脸了。

  神能石丢了出去,小树的树根,蔓延而出,瞬间刺入那些神能石中。

  能量瞬间被小树抽取。

  只是,对小树而言,太少了。

  这么点能量,真是杯水车薪,可惜,当初能量爆发过一次,它也没来得及吸收太多,后来,银月的能量就直接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  这些年,它也没吸收多少。

  显然,银月大地上,不止它在吸收,包括战天城之内,都在吸收,天地之间,复苏的那么点能量,还不够他们吸的,银月人,哪能吸到能量。

  吸收了一些能量,小树也在思考什么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股淡淡的特殊能量,从树身上溢散了出来。

  很微弱。

  这股特殊能量靠近李皓,李皓下意识地就想摒弃,很快意识到了什么,迟疑瞬间,还是吸收了一点点。

  这吸收了一点点……李皓忽然有种特殊的感受。

  好像有些生命泉水的感觉……或者说,是当初进入战天城那个澡堂子的感觉,有种被滋润的舒服感。

  一旁,刘隆也吸收了一点点,忽然低声呻吟一声,传音李皓道:“好古怪的能量……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这也许就是这些树妖的特殊之处了。

  不过,下一刻,小树的波动再次传荡而来:“如今,我已半毁,只是溢散一些生命的能量,这种能量,可以加快修炼,延长寿命,治疗暗伤。这些,其实都只是其次……”

  李皓侧耳,这还这是其次?

  那什么才是主要的?

  “在我附近修炼,我可溢散出一丝古道本源之力,帮助你们修炼。”

  “本源之力?”

  李皓有些疑惑,那是什么?

  小树好像被他的无知震撼到了,许久,才继续道:“本源,武道的本源,也就是武道的本质……其实,我也很好奇,你们说强,很强,说弱,也很弱……可你们……你之前的那些精神波动,不正是本源的一种体现吗?”

  “本源之力,就是武道的根本之力,比如,你之前展露出的猛虎,这就是一种道,只是……好像也有些区别……很奇怪,你们和我记忆中的新武武者,不同。”

  它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。

  按照新武的标准,李皓这些人很特殊的,神意,不单单是精神力那么简单,甚至触及到了一些武道本源,严格来说,这些人都已经踏上了追寻武道极致的一种过程了。

  可是……从实力上来看,又差距很大。

  它不知道该怎么说,怎么去形容,它只是妖,还是传承的妖,并非一代独自修炼而成的大妖,否则,还能给李皓解惑一二。

  而李皓,却是脸色微动:“神意?”

  他看向小树,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势……木势……你是树……”

  他忽然挥剑起来,小树瞬间警惕。

  不过很快放松了警惕,李皓正在演练柳絮剑。

  片刻后,李皓停下了动作,问道:“前辈,你觉得这套剑术如何?”

  柳絮剑,直通木势之剑。

  可李皓,这些时日,也没什么收获。

  小树精神波动:“这……这好像是新武时期的人族剑法……充满了一些那个时代的味道,和你之前的一些武道不同,是吧?”

  “对!”

  李皓急忙道:“这个,对我感悟木势有帮忙吗?哦,就是刚刚……类似于猛虎那种……”

 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。

  小树思索一番:“你想感悟木之剑道?”

  “对!”

  李皓点头,差不多就是这意思。

  “我不知道如何感悟……但是,你在我身边修炼,体悟生命的能量,感悟生命的本源,也许可以体会一下,可惜,父亲已经陨落,否则,父亲一定会……”

  李皓眼神发光,可以吗?

  如今,他最遗憾,最迫切的,其实就是这一点,一直没能五势齐出,否则,什么白鲨盗,我会怕他们?

  小树又补充道:“不过,本源之力溢散一些,需要大量的能源石……你给的这些,远远不够!”

  “要多少?”

  “比凝聚生命精华还要……还要难上一些,起码三倍以上的量,才能溢散一点。”

  李皓愣住了。

  “三……三万颗?”

  别他么闹了!

  开玩笑呢!

  3000颗军中修炼石,不就是三万颗地上的那种吗?

  开玩笑呢!

  小树解释道:“本源之力,是一种凌驾于更高层次的力量,哪怕我,也很难溢散出来,当然,也并非没有其他办法,比如击杀……”

  说到这,它瞬间闭嘴。

  而李皓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看向小树。

  这一刻,气氛有些凝重。

  小树可能只是传承下来的,并未经历太多的磨练,刚刚说漏嘴了,显然,击杀一些具备本源之力的人或妖,可能也可以溢散出来。

  小树不再吭声。

  而李皓,则是主动道:“前辈的意思是,击杀这些具备本源之力的存在,是可以溢散出来的,对吗?”

  小树沉默一会,还是回道:“不错!”

  此人若是想杀自己……那就战!

  李皓倒是没继续,而是转而问道:“那还有别的办法吗?用少量的能量,换取本源之力溢散辅助我感悟势就行,我对本源之力没有其他要求……”

  “你好像已经感悟了好几种。”

  小树又道:“你很奇怪……当然,你这种人在新武时期,也有一些,你想感悟更多的道,就需要摒弃其他本源道的感悟……那个时期,一些大人物,都有独特的办法去屏蔽。”

  “我并没有太多的好办法可以帮到你……但是,还是可以溢散一些本源之力出来,未必需要你所谓神能石,还有一个办法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皓有些期待,但是又担心条件更麻烦。

  “你身上……好像还有一些其他神兵……”

  “神兵?源神兵吗?”

  李皓有些疑惑,还是取出了一柄源神兵,他身上可不少,轮转王的风铃,徐峰的拳套和护心镜,还有飞天赤明长老的黑剑,以及当初杀了一位阎罗首领,弄到了一副土系铠甲。

  此刻,李皓取出的就是土系铠甲。

  这玩意,价值最低。

  当然,李皓其实还有巨鲲神舟,这也是源神兵,不过和一般的不太一样。

  “不是这个……”

  小树好像感知到了什么,传讯道:“若是有适合我的,比如木系的神兵,也可以为我提供大量我需要的能量,因为神兵都是用当年的妖植和妖族尸体打造而成……”

  刚说到这,它好像知道,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!

  果然,李皓正在看一旁,那崩碎的大树。

  大树,碎裂了,倒塌了。

  可大树好像没彻底粉碎,小树的意思是,它能吸收同系力量?

  正想着,小树有些躁动:“父亲的遗蜕,已经化为整个行宫的防御阵法,无法动用,就算可以,也不能动用,你不要想这些!”

  李皓急忙点头:“明白,我只是有些好奇,为何……为何这行宫,会留下一个坑洞?”

  是的,若是和战天城一样,那不就没办法轻易进入了吗?

  “你……你不懂。”

  小树有些无奈:“不留下一些缝隙,那我一点点能量都无法汲取了,父亲的遗蜕,封闭了整个行宫,也导致,我无法再汲取任何力量,只能开辟一条小裂缝,吸收汲取一些能量,只是没想到,开辟之后,会引来你们。”

  “那无法再关闭了吗?”

  “可以……只是,关闭后,我会再次陷入沉眠之中。”

  小树好像有些无奈:“上次那人,实力不算太强,被我震慑住了,所以我想,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,汲取一些能量存储,足够我消耗一些时日……结果,你来了,还看透了虚实。”

  李皓看到了它消耗神能石,否则,李皓大概也会和金枪一样,要不直接走,要不喊人再来。

  而这时候,李皓心中却是多了许多想法。

  忽然道:“树前辈,这么说,一些强者,和前辈一样的话,是不是都可以沉眠到今日?比如新武时期的一些强者……”

  “为何要沉眠?”

  小树有些深沉:“父亲是重伤之下,加上还需要拱卫行宫,不得不选择沉眠……新武时代的强者,不会选择沉眠的,你不懂!若是有,要不和我情况类似,无法走出去,要不就是受伤太重,要不就是职责所在……你的意思,我明白,你是在想,是否还有新武时代的强者,没有追随人王他们离去……不可能的,只要能战,都会走的!”

  只要能战,都会走的。

  李皓默默体会了一下这种感受,“那……那人王就没留下一些人留守这片大地?”

  一棵树,能活三万年不死。

  那,古文明时期的其他强者呢?

  “不知道,应该不会……我的记忆中,人王若是能自己解决对手,自己就去了,若是不能……那就倾巢而出,不会让强者留守的,但是后方,应该也不会太危险……有敌人,也会歼灭在前线,后方若是出现混乱,那只能是内乱或者自己造成的麻烦……”

  “人王的理念便是,我在外歼敌,若是后方乱了,自己内乱……那就是活该,死了拉倒,他不会在乎的,他善良起来,舍不得苍生受损,狠起来……所有人都会害怕的。”

  这一刻,李皓倒是来了兴趣。

  古人王!

  若是是他记忆中那人,那倒是有意思了,杀起人来,狠毒无比。

  可按照小树的说法,又怜悯苍生。

  当然,对方出手就是全力,要不不带人,要不倾巢而出,更有意思的是,他好像不怕后方起乱子,有了乱子……那就不管了。

  有乱子,那是内乱,你们随便打去,死光了他都不管。

  想到如今……

  李皓心中微微一动,反正他是没听说有什么外族入侵,倒是王朝内讧不断。

  他还想再问几句,小树却是道:“不要提及太多人王的事,这些强者之名,最好都不要提及,他们的本名,提多了,哪怕隔着无数岁月,无数距离,也许都可以感知到。但是,感知到,未必是好事,也许是坏事……因为,他们也许无法辨别敌我,会利用一些手段,直接咒杀提及他姓名之人。”

  李皓一愣:“不可能吧?而且过去无数年了……”

  “一切皆有可能!”

  小树提醒道:“这天地,也许已经被限制了一些,我们是无法提及他们本名的,也是一种保护,区分敌我,若是此刻提及他们姓名,可能会被咒杀!”

  “你要是同名同姓……”

  “你不懂大道玄妙!”

  小树不再说什么,李皓太愚蠢……不,见识太少了,根本不懂其中的道理。

  李皓无奈!

  反正他也习惯了,古人经常鄙视他,现在连古树都有这意思。

  这家伙,还想不想自己救它了?

  “也就是说,如果我给你提供足够多的木系能量,或者木系源神兵,你可以释放一些本源力量出来,让我感悟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我可以凝聚神意吗?就是刚刚你看到的那些。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好吧!

  反正试试看就好了。

  李皓想着,又将其他几件源神兵取了出来:“有适合你的吗?”

  “没有……不过若是你愿意,这些我也可以吸收一二,只是需要数量多一些,才能提供足够的需求……”

  李皓叹气!

  养一个小剑,需要大量资源。

  现在,这棵树也需要。

  还有狗子,也是能吃的要死。

  李皓发现,自己的消耗,和他们一比,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可若是能感悟木势,别说神能石,就是五件源神兵都消耗了,他也不在乎。

  这年头,你实力强大了,还怕没这些?

  不行的话,去红月转一圈,去三大组织,去九司,去皇室,去临江总督府……再不济,找海盗也行啊。

  除了身上这些源神兵,其实上次杀海鲨,也获得了一把长刀,不过那把刀有些特殊,好像不是单纯的源神兵,坚固无比,偏偏又没有兵魂,李皓给存了起来,暂时没用。

  他将五件源神兵拿了出来:“你觉得,你需要吸收几件,可以提供一些本源之力,给我参悟一二?起码,让我试试这种特殊力量的好处,要不然,我没太大的动力。”

  “那土铠、护心镜、黑色小剑,可以给我吸收试试。土铠应该是地龙兽皮打造的,黑色小剑好像是黑狱犬的尸体打造而成,护心镜应该是裂山甲打造的……”

  小树分辨了一番,又道:“拳套和那铃铛,等级稍高,容易浪费,这三件只是低品妖族尸体打造而成,可以吸收一番试试。”

  风铃等级高,李皓是知道的。

  这拳套……等级也高吗?

  李皓心中想着,又想到了南拳,南拳上次好像看了好一会,不过当时自己也没在意,难道南拳感兴趣?

  只是不好意思说?

  李皓思索一番,给点神能石还行,可给源神兵,还是三柄,这位吸收了之后,也许强大了许多,那时候,可不好对付啊。

  若是翻脸,自己搞不好会资敌送死。

  考虑再三,李皓又道:“那我让朋友在外面等着,另外,再喊几位朋友在外为我护道,没问题吧?”

  小树:“……”

  你信不过我,就直说好了。

  李皓解释道:“我那几个朋友,实力比我强大,见识也比我多,也许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帮助前辈恢复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!”

  小树直接道:“你不放心我吸收了太多的能量罢了,不过此地,我也不希望有太多外人前来,不如这样,你可以先不要进入,让你身边这人留下,感悟一二,若是有效,你可以再做衡量。”

  李皓看向刘隆,刘隆笑了,点头:“可以试试,好处说不定很大!不过我是水系……”

  这棵树,也许是木系,也许算生命系。

  对他,也许帮助不算太大。

  还有,这是要消耗源神兵的。

  李皓思索一番,忽然道:“我让李恒进来如何?和他说清楚情况,他如今也跨入了破百圆满,感悟的也正是木势剑意,若是有帮助,也许可以让他跨入斗千,若是他连斗千都无法夸入,代表对我的帮助有限。”

  刘隆思索一番:“他?倒也可以,可是……你……你放心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有什么不放心的,老大,你不是说过吗?加入了我们,就是我们自己人,何况,这次带大家来,不就是为了让一些人有希望跨入斗千的吗?”

  刘隆失笑:“也对,倒是我狭隘了!”

  李皓看向小树道:“我在外面还有一些下属,其中一人修炼的就是柳絮剑,实力比我们弱,我想让他进入,你再吞噬源神兵,释放一些你所谓的本源之力,让他感悟一二……你看可以吗?”

  “随意。”

  小树其实有感知,外面,的确有一些人。

  不过实力,好像不怎么样。

  李皓也不再说什么,很快和刘隆离开,迅速踏空而去。

  他们一走,小树摇曳枝干,看向不远处那倒伏的大树,明明只是一棵树,此刻却仿佛目光汇聚在大树之上。

  “父亲……”

  小树看着大树,最后又看向不远处的城堡,拱卫行宫,这是父亲的职责,其实不是它的,父亲已经陨落,可它,依旧在这驻守。

  二十年前,其实它就可以离开了,然而,一直不曾离去。

  它是老树陨落时留下的树苗,从老树根部发芽而成,说是后裔,其实也可以当成本体的一次重生。

  守卫这座废弃的行宫,好像也成了它的使命。

  若是可以,它不希望李皓进入。

  可是,如今之际,它虚弱无比,这里也被人发现了,若是不迅速强大自己,也许会有更多的强者前来探秘。

  这行宫哪怕被抛弃,被放弃了,也是昔日至高无上的存在的行宫。

  不能就此任由他人随意跨入!

  “所以……只能合作……他是战天城的团长,想必战天城应该还没彻底毁灭,也有考核机制,槐战愿意送出一滴生命精华,应该还没彻底陨落,也许也是寄希望此人,可以为它寻找一线生机……”

  小树心中想着。

  李皓以为,小树见了人就愿意谈合作,实际上,那是太小看自己了。

  若非他取出了那滴生命泉水,若非银铠,若非星空剑……李皓面临的,只有小树的殊死一搏,八大家的血脉,有时候很废物,很无用,有时候,却是很多事情的敲门砖。

  没有这个,李皓也难加入战天城,没有这血脉,他也不可能顺利地和小树达成了一些合作协议。

  ……

  山洞中。

  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。

  就在此刻,两道人影,一前一后地回归了。

  李皓飞跃上来,看向人群中的李恒,李恒被他看了一眼,有些打怵:“团长,看我作甚?”

  这么看我干吗?

  “想进入斗千吗?”

  李恒一愣,其他人也是一怔,柳艳几人更是异样无比,有这机会,不喊我们,喊李恒……一个姓至于这么照顾吗?

  李恒也是愣神,接着急忙道:“当然想,可想壮大势,很难……团长,难道你有办法?”

  破百圆满到斗千,就一点,势壮大到蜕变的地步就行。

  可这个过程,往往会持续很多年。

  比如袁硕,就持续了很多年,其他人也是如此,刘隆倒是直接进入的斗千,可也是因为有外力帮忙。

  “有,但是很危险!”

  李皓也不客气,直接道:“下面,一位树妖和我达成了协议,可以提供一些办法,让我们的势壮大!当然,付出的代价也很大,用源神兵当燃料……我不是心疼这个,而是担心,它有其他算计,所以需要一个人先下去试试,看看效果再做决定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一声巨响,李恒直接一个蹬地,朝那个地洞冲去:“团长,我给你试试水……”

  说完,人已经跳下去了!

  李皓无言了,他看向刘隆,再看看其他人,此刻,其他人也是无语,这家伙……李皓话都没说完呢,好像生怕没了他机会一样,直接就跳下去了!

  李皓也是头疼:“我……算了!”

  我都没说完,你跳个屁啊!

  还想叮嘱这家伙小心一些,盯着一些那棵树,可是,人家都跳下去了,他能说什么?

  李皓也不说什么,将土铠丢进了地洞:“前辈先吸收看看,不够的话,再说吧。”

  只是给一位破百感悟而已,若是一枚源神兵都不够……李皓就得想想,值得不值得了。

  而小树,并未回应。

  下方,也安静了下来,没了动静。

  许久,下方好像有些微微变化,李皓感受到了一股气机升腾,又很快消失不见。

  就这样,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李皓都有些着急了,脸上带着一些凝重,开始考虑,要不要攻下去了……

  这时候,忽然,一道身影窜出!

  李恒有些歪歪扭扭地落地,李皓看了他一眼,眼神微变,斗千了!

  是的,李恒跨入斗千了!

  而李恒,却是有些茫然,有些恍惚,看到李皓,才有些回神,有些稀里糊涂道:“团长……这……我斗千了吗?”

  “嗯,感觉如何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李恒有些恍惚道:“也没什么感觉,就好像……好像进入了一片黑暗,然后看到了一条路,很狭窄的一条路,然后隐隐约约的,好像看到了一些人打架,还有树,还有妖……然后……我就醒了,然后我就进入斗千了,我自己都没什么感觉。”

  李皓凝眉,就这样?

  这么简单?

  思索一二,李皓没再说什么,没让刘隆跟着,而是独自跳了下去。

  ……

  此刻,小树不再晶莹剔透,好像有些萎靡。

  “你们这个时代的人,很奇怪……我原以为,可以接引你们进入本源路,事实上,却是不行……也许,你们走的路,和我们当年已经不同……”

  这个我们,不是说它,而是它继承来的记忆,它几乎是老树的复刻。

  “但是,武道的本质,还是类似的,殊途同归,万道归一,最终,还是一样的……”

  “你觉得,效果如何?”

  李皓点头:“很不错!若是靠他自己修炼,没有外物,最少需要10年以上,才有希望跨入斗千。”

  10年,算是基本的。

  袁硕几十年都没能进入斗千……当然,和他五势融合有关。

  这一次感悟,一柄源神兵,就换来了一位斗千,李皓觉得,很值得。

  思考一番,李皓不再迟疑,丢出剩下的两柄源神兵:“可以溢散一些,给我感悟一番吗?”

  “可以……不过,不能长时间沉浸在我的道中,我的,并非你的,你可以感悟一些,不能照搬,否则,你走不远的……”

  李皓没说什么,默默等待了起来。

  片刻后,小树将两柄源神兵纳入体内,消失不见。

  而一股特殊波动,也慢慢溢散了出来。

  李皓没再迟疑,还是选择了试试看。

  当然,手中的剑,从未放下。

  对这棵树,他也不是那么信任。

  渐渐地,他眼前有些发黑,很快,好像陷入了黑暗当中,就如李恒说的,在这黑暗的地方,隐约间呈现出了一条路。

  李皓此刻就踩在这条路上面。

  泥泞的小路上,好像有些身影浮现。

  李皓神智还算清醒,强悍的神意,此刻汇聚,让他愈加清醒,他仔细看去,好像看到了一些东西,看到了一棵参天大树,慢慢成长的过程。

  没有太多的波澜壮阔,只有平凡和平淡。

  它被栽种在了行宫旁边,行宫这边,有一年,来了一个猥琐的老头,然后,那老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猫……一只像猫一样的果子,喂给了这棵树。

  “长在这,运气不错,不过此处行宫此次我来,就是宣布要废弃的,战局紧张,大帝大概不会再来了,否则,你长在这,倒是有一番机缘,可惜了……”

  说罢,喂了大树一颗果子,又道:“给你一颗猫果,尝尝鲜,也有希望走出自己的路,我先走了,回头若是有人巡查,问你这些,你告诉他们,你吃了我五颗……不,十颗猫果!”

  那老人拍了拍大树:“作为老前辈,我也不容易,成天被逮着薅,都快薅秃了,总算有个借口,多留几颗,你记住了吗?”

  那时候的大树,好像有些懵懂,但是还是摇曳身姿,代表记住了。

  那猥琐老人,嘿嘿直笑,露出了发黄的牙齿,又拍了拍大树:“有前途,那我先走了,对了,这地方虽然废弃了,也别让其他人进去……看着点,免得弄的乱七八糟……”

  说完,老人消失了。

  那大概是这棵树,武道路上,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,也是最自豪,最有机缘的一件事。

  一个老人,送了它一颗果子。

  从那以后,大树疯狂生长,强大,随着行宫守卫撤离,它成了唯一的守卫,成了这座废弃行宫,唯一的看守者,因为老人说了,哪怕废弃了……也不要让别人进去。

  而此刻的李皓,隐约间,好像也化身一棵树,伴随着这棵树成长了起来。

  风吹雨打,日晒雨淋,一日复一日,一年复一年。

  正体会着,感悟着,忽然,李皓眼前一花。

  小树再次呈现在眼前,愈加虚弱起来,而小树,好像在看李皓,“你的眼……”

  李皓怔神,还有些恍惚,此刻,脑海中浮现无数画面,摇晃了一下脑袋,诧异道:“眼?”

  小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,此刻,李皓的眼睛和平时也没太多区别。

  可小树,却是觉得有些不同。

  许久,才道:“你的眼,你要注意一些,这可能是破妄之眼,或者是剑眼……你的先祖,传说中,强悍无边,他走的路,和我们有些不同,他昔年破碎了自己的本源道,严格来说……如今的你们,也许……受到了他的一些影响,不再走本源道,而是独特的武道。”

  李皓侧耳倾听,小树又道:“你的眼,你可以多研究研究……另外,你提供的神兵,只能让我释放这些,再继续,我会本源受损的!”

  李皓没说话,而是点点头,沉寂了下来。

  此刻,还在默默感悟着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,画面不是关键,关键是,好像以身代入,化为了一棵树,一直成长,这才是核心。

  李皓挥舞着星空剑,柳絮剑飘然而出。

  一剑接连一剑,隐约间,倒是有些感悟,但是又没那么直接干脆,总觉得朦胧中,还隔着一些东西。

  很难去打破!

  若是打破,也许,他可以感悟木势。

  许久,当李皓清醒过来,小树精神波动:“不要急,很正常的事,你感悟了多种道路,也许多来几次,你就可以感悟到了。”

  李皓苦笑。

  这消耗,可不是一般的大,一次干掉了三柄源神兵呢,就是皇子,也没自己败家!

  从修炼到现在,他都破碎了多少了?

  源神兵,小剑可是也吸收了几柄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压下了那些情绪:“前辈可以离开这里吗?”

  “不行,我需要镇守此地。”

  李皓没说话,他想到了之前那隐约看到的一幕,当年,只是一位猥琐老人,随口一句话罢了,可小树的父亲,坐镇此地三万年!

  直到小树这一代,还在执行着父辈的任务,不得不说,这些妖,有时候一根筋起来,还是值得钦佩的。

  “那我要找前辈,只能来这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小树说着,又道:“你若是能给我提供足够的能量,我可以封闭那条通道,父亲遗蜕封闭了此地,只要关闭了这条通道,没人可以进入……你可以让人进入此地进行修炼,你自己也可以随时过来,只要你能提供足够多的能量便可。”

  也就是说,李皓要是愿意,这里,就可以打造成他个人的专属秘地。

  只是,此地距离白月城稍微有点远,五六百里呢。

  当然,若是强大了,其实赶路时间也快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堡:“前辈,这里已经被放弃了,我……我也看到一些东西,当年那位老人来的时候,好像取走了一些东西,这地方,恐怕就是个空房子了,为何……”

  “我不知道,但是父亲说,不能走,那就不能走。”

  李皓无奈!

  其实,他还是想带这位一起出去的,毕竟……感觉这棵树不弱,之前好像很虚弱,可能是能量不够导致的。

  尽管如此,金枪都奈何不得它,李皓若非看透了虚实,也未必敢和它硬拼。

  还是很厉害的!

  他盘算了一番,只觉得自己太穷了,要不然,可以凝聚生命泉水,还能不断进入刚刚的场景中,和小树一起成长,也许就能明悟木势了。

  手中,倒是还有一些源神兵,可刚刚李皓吸收了一些,还没消化完毕,也不能太浪费,下次再来吧。

  “对了,前辈,那猫一样的果子……”

  “那是至宝,只是如今恐怕早已失传,那是前辈高人的伴生物,那人,其实也是妖植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,妖植?

  那老人?

  “前辈的意思是,妖,可以化形成人?”

  “当然,妖族要简单一些,妖植更难一些……但是都有希望。”

  李皓若有所思,又想到了外面的狗子。

  那黑豹,也能变成人?

  有些可怕,狗变成人,多可怕啊!

  “前辈,那我这里还有一些神能石,可以让前辈吸收,我让我那些属下进来修炼,可以吧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小树没有拒绝的道理,毕竟,吸收一些提供给李皓的属下,其实……也可以中饱私囊一些,帮自己恢复,这也是双方都默认的。

  否则,小树傻了才和李皓合作。

  显然,李皓也懂这个道理。

  而李皓,也想看看,在这修炼的效果如何,还有,小树提供的能量,好像和剑能中和后的差不多,这代表,李皓也许不需要再当那个中转物了。

  每次大家修炼,他都需要当这个中转媒介才行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过了一会,李皓喊上所有人,全部进入了此地修炼。

  而他,也掏出了大量神能石。

  当然,其他人都还好,当狗子进入此地,小树好像有些警惕的样子,哪怕只是一棵树,李皓都看出了对方的警惕。

  好像生怕狗子,趁它不注意,溜进了行宫。

  实际上,黑豹是真想溜进去,结果被小树驱赶了好几次。

  而黑豹,只好无奈地趴在了地面上,看着那宫殿陷入了沉思,记忆中……隐隐约约,好像浮现出一些东西,这地方,或者说,这种像猫一样的宫殿,以前,或者无数岁月之前,我的先辈是可以随意进出的才对。

  狗子看了一眼宫殿,再看看那棵树……

  又有一点点血脉深处的记忆被唤醒,以前,先辈好像也喜欢薅一棵树,不知道是不是,反正记忆很模糊,血脉上的烙印,让它此刻想到了许多东西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