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73章 银月四守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(本月最后一天了,月票不投浪费了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南渡。

  追上了洪青他们,将人让他们一起带走,李皓安心回来了。

  至于一百多号人,洪一堂怎么安排……李皓相信他可以处理好。

  又不算多。

  大不了,回头多杀点海盗,拨点款子过去,那不就完事了?

  老洪自己捡人也是捡,我帮你捡也是捡,还能节省点你的时间,多好。

  南渡这边,孔洁已经离开,他好像不太方便一直离开白月城,临走的时候,倒是和李皓说了一声,白鲨盗的事,不用太过忧心。

  实际上,李皓也没太过忧心。

  ……

  南渡城内。

  因为今日猎魔团放假,李皓也没闭关修炼,而是给了自己一点放松的机会。

  小酒馆中。

  李皓独自一人,坐在最高的包间中,独自饮酒。

  以前,他不喝酒。

  偷喝一点,也觉得苦辣。

  可最近喝了几次,又有些着迷了,作为武师,不应该喝太多酒,可那是初学者,袁硕就不在意喝多少。

  酒,不是什么好酒。

  带着一些苦涩味,仿佛这个世道,大家都苦,也许还饿不死,但是,外面乱糟糟的,人心惶惶,超能崛起,普通人性命也不过是超能施舍一般留下。

  众生皆苦。

  李皓小酌一杯,苦酒入口,看向窗外,南渡还是繁华,人声鼎沸,虽苦,也要活下去,苦中作乐。

  其实他知道,只要有希望,只要有目标,这些人,生命力是很强大的。

  怕就怕,没了希望。

  银月,还是有一些希望的。

  手中出现了一本书,五桥搭建法,李皓再次看起了书,五脏之处,金色原点比之前强大了许多,而且还在继续强大。

  可惜,其他三势,稍显微弱一些。

  五行木势,更是毫无头绪。

  四势,已经显得不太平衡。

  李皓面前,出现了一盘小小的果子,蕴神果,他换了足足20枚。

  原本,都是想等木势汇聚,再去服用的。

  可此刻,李皓不等了,一切顺其自然便是。

  武道,也没必要太过执着于某一条道,条条大道都是通天之道。

  白鲨盗的威胁,就在眼前。

  孔洁那意思,银月也许有些准备,可是……李皓有李皓的想法,能不麻烦外人,他也不希望外人插手,能自己解决,那就自己解决。

  喝着苦酒,看着书,一枚蕴神果入腹。

  一股清凉之力,涌入体内。

  比起天金莲,效果要差许多,李皓感觉,对自己的提升,不是太强烈,这一次,没有选择强化金势。

  李皓希望,能强化其他三势,让四势得到一个平衡。

  不知道接近7枚蕴神果,能不能比得上一瓣天金莲。

  从军需处兑换价格上来看……是不行的。

  天金莲,在军需处兑换,需要1000点,才能兑换一朵,一瓣125点军功。

  而蕴神果,一颗才需要10点军功。

  两者价格差了十多倍。

  不过,有时候也不单纯看价格的。

  李皓吃下一颗蕴神果,默默感受着,体会着,体会着势的强化,势和精神力,还是有些差距的,精神力只是一种纯粹的力量罢了。

  而势,却是一种力量的更高雏形和运用。

  武师的势,李皓如今也看过不少古籍,和古籍中的修炼体系对比,现代武师的势,是很独特的一个新体系,或者说将古文明时期,只是一些人会谈到的势,运用到了整个今古修炼体系之中,将其扩大化。

  蕴神果就着小酒,一起入腹,感觉还不错。

  火、土、水三势,都微微抽取了一些能量,李皓感受了一番,光是能量强大,是不够的,势,其实不单纯是能量,还有一种感悟和心性。

  你见的多,看到的强,威严自足。

  你坐井观天,感悟了势,能量吸收无数,最终,你的势也只是单纯的一股能量。

  李皓感受了一阵,继续开始吃。

  与此同时,又开始了自己的强化之旅。

  五脏和肉身,都要强化到1万方的水平才行,之前和海鲨战斗,李皓已经感受到了,哪怕穿着银铠,对方也可以震伤自己的内腑。

  超能到了这个阶段,也很强悍。

  哪怕单纯的比拼内劲和超能,李皓也斗不过一位强大的旭光中期,如今的他,一直都在用血刀诀,可血刀诀提升实力,随着实力增强,也有些下滑,提升程度不如之前了。

  现阶段,李皓提升实力,最快的应该就是蕴养木势。

  五势融合之后,必然有一次大的提升。

  但是,柳絮剑还没太多头绪,李皓会用柳絮剑,但是不会其精髓,自然难以感悟什么。

  除了柳絮剑感悟木势,第二便是强化肉身。

  第三是饱和超能锁,若是能做到南拳他们那种,可以解封,自己又能再次封印……李皓也能强大起来,可这需要到达一个极限,之前他吸收了许多能量,也没达到极限,超能锁没有饱和。

  最后一个提升的办法……猎魔团!

  是的,猎魔团。

  这一次战斗下来,其实李皓已经感受到了,有些人的势,快成型了,他让猎魔团休息一天,其实也是为了让这些人放松一下。

  接连不断的战斗,让猎魔团成员提升速度很快,如今全员破百后期,可破百圆满……一个都没!

  然而,这一次和海盗一战,李皓发现,这些人比对付三大组织还要激动,还要热情,显然,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,尤其是剑门那些人。

  不出意外,过几天,也许就要出现一小批破百圆满了。

  而且,李皓之前一直没让人使用悟道古兵,等人都回来了,他想让人用一用,完全没头绪,去用悟道古兵,其实不太明智。

  可有了些感悟,悟道古兵,就是一个催化作用了。

  这些人都强大了起来,一个两个,也许不怎么样。

  可50人,组合成十环封山阵,全部化为一个阵法,以李皓为核心,别的不说,一定是可以强大李皓内劲的,强大多少,要看那些人够不够强悍了。

  现在,50破百,不算太明显。

  可一旦是50位斗千……那就不得了了。

  看着书,想着事。

  顺便,也吃了许多蕴神果,外面的天色,也渐渐开始暗淡下来,这一天,要过去了,这是侯霄尘离开的第二天,10月5日。

  这一天,猎魔团的人,在王明的安排下,有人去胡吃海喝,有人去唱歌,有人甚至被王明带去了某些特殊场所……李皓其实能定位他们,但是他也不想管。

  都是成年人,都是武师,气血旺盛,又杀戮一场,只要你情我愿……他是不想管太多的。

  看完了五桥搭建法的李皓,又开始看别的。

  看上次带回来的第三本书,基础剑术解析。

  这本书的作者……李皓看了一眼,微微扬眉,这书,不一般,之前他一直没看,此刻,才看到了页面上的一些标注。

  主编:长生剑尊

  责编:冥王、鸿皇子、陈院长

  只有四人,可李皓看了一眼,有些恍惚,甚至有些失神。

  又是长生剑尊!

  而下面三位,感觉……也不简单!

  又是王,又是皇子的,恐怕都非同一般,那什么院长,这些人,都无名,不知是不能写,还是为尊者讳,不方便去写。

  翻看书页,第一行字就让李皓有些走神。

  “剑,杀之利器,杀戮的尽头,是什么?”

  是什么?

  李皓不知道,又隐约知道一些。

  基础剑法而已,说的这么玄乎做什么?

  下一句,又让李皓有些走神。

  “有人说,是责任,是护生,是包容……错,剑,就是杀戮利器!修剑,心纯,先杀敌,洗涤心灵,杀完了再说……”

  “咳咳咳!”

  李皓咳嗽了起来,第一句,他以为这是一本教人明悟大道的书,第二句……他觉得,编纂这本书的几位,一定都很不屑,好像在说,想那么多干嘛?

  剑,就是杀人的。

  至于什么责任、护生,那和剑法无关,那都是人的事情,剑只是死的,人才是活的,这些东西,是人去思考的,而非剑该去思考的。

  这一刻,李皓忽然觉得很有意思。

  他继续看下去。

  这几位编者,对剑道,都有极其高深的了解,不单单是阐述剑法本质,书中还有一些编者自己的独特理念,也都有些阐述。

  长生剑尊的剑道,李皓倒是有些了解,断我之剑,出剑必见血。

  鸿皇子的剑道,书中没说太多,只简单阐述了一些东西,剑走霸道,大开大合。

  冥王的剑道,纯粹的杀戮之道,杀的越多,杀气越重,好像是一种军中剑法,适合军中作战。

  而那位陈院长,则是有些不同,剑走轻柔,书中阐述,剑如溪流,潺潺流水,先弱后强,溪流平静,化为瀑布,瞬间爆发,倒是有些类似于碧光剑那样的理念。

  先弱后强,瞬间爆发。

  这些强者的剑道理念,阐述的不多,但是殊途同归,最终的目标,都是为了杀敌。

  ……

  李皓吃着蕴神果,看着书,时不时小酌一口。

  一本基础剑法,倒是看的津津有味。

  这本书,相当高深,有些东西,越是基础,越是高深,需要极其高深的造诣,才能将一些理念给阐述出来,让所有人都能听懂,看懂。

  李皓这种人,给他一本高深的剑法,他可以看懂。

  可让他阐述这剑法的理念,他说不出来的。

  底蕴不够。

  一个初学者,哪有那么高深的理论知识。

  可是,学武也需要理论吗?

  需要的!

  这本书中,就有一些东西,值得李皓去深入研究,去学习。

  包括一些特殊的法门,同样的剑,不同环境下的出剑角度,居然都能影响出剑的威力,这也是李皓第一次听说这些理论知识。

  角度的不同,姿势的不同,爆发点的不同,这些都会影响你出剑的威力。

  单纯的快,未必就是极致的强。

  结合一些自己的实践经验,李皓不断点头,他的金剑势,其实就是极致的快,然后爆发……可是,有时候,你是达不到那种极致的快的。

  这样的话,爆发起来,就会偏弱一些。

  需要蓄势才行。

  而书中,又给了一个小特殊技巧,养剑!

 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。

  这个兵,可以是士兵,也可以是兵器。

  用你的神,你的意,你的气血,你的内劲,你的杀意,去蕴养这把剑,待到遭遇强敌的那一刻,拔剑杀敌,平时,要蓄一口气,杀气!

  书中,又说了长生剑尊的一些典故,这一点,李皓其实在之前的《南江之战》中看到过一些,越阶杀敌,一剑斩金身。

  “养剑……”

  李皓取出了星空剑,若有所思,书中说,剑是兵器,但是,剑也有思想,杀戮的思想。

  不要总是藏在储物戒中,不要总是收入体内。

  就佩戴在身即可。

  “这理论,有些意思。”

  李皓觉得挺有意思的,剑,养一养,会爆发出更强大的战力,这能行吗?

  养剑,也没那么简单。

  李皓按照书中所说,气血涌动,涌入剑内,却是没什么反应,但是书中也说,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要急于一时。

  一般的人,养不了剑。

  作为剑客,你不可能一直不用剑,除非你一直不战斗,可不战斗……那就不是剑客了。

  长生剑尊,那是因为受伤蛰伏,所以十年不用剑。

  真正的剑客,需要时常战斗的。

  李皓没去想这些,考虑一下,一股剑势,融入剑中,小剑微微颤抖,发出了轻微的剑鸣声,好像是在欢呼雀跃。

  接着,地剑势、火剑势、水剑势……

  几种剑势,也轮番进入小剑之中,慢慢流转,李皓又看了看书,书中没具体说什么剑势,因为古人和现代也许不一样,但是,书中说,这也是对剑客的一种打磨。

  长时间保持气血、精神的输出,你若是能坚持下去,也是对你自身力量的一种精准利用。

  那长时间输出剑势,对剑势,应该也是一种打磨。

  小剑在手中闪烁着光辉,几种剑势轮番流动,李皓却是微微皱眉,坚持一会是没问题的,甚至坚持几个小时,他也可以做到。

  可是……长时间去养剑,这样去养……李皓怕自己会挂掉。

  剑势,消耗太大了,短时间内未必可以恢复。

  “这样养剑,太难了!”

  可既然看到了,书中也说了,效果不错,李皓思考一番,还是决定尝试一下,先养养看,不行再放弃。

  剑势,也可以用剑能这些东西来恢复一二。

  而且,五脏蕴神养势,其实李皓一直没感受到,可老师说,五脏蕴神,李皓知道,自己应该还是没领会的全面,也许,五脏是可以蕴养势的,可如今的他,也没太大的感受。

  “可惜,老师不在身边。”

  李皓有些遗憾,蕴神这个境界,是老师提出来的,但是他走的太快,有些东西,需要李皓自己去领悟。

  蕴神……一定不是老师随口说说的。

  五脏,一定可以强大势。

  可是,如何强大呢?

  “哎,老师这人……说话不说完……也许当时理论还不完善吧。”

  他思索一番,觉得,可能和超能锁有关。

  此刻的李皓,也有一些自己的判断。

  超能锁,是一种潜力的封存,因为担心武师太强,五脏不够强大,肉身不够强大,将自身多余的一些力量存储起来,不能释放。

  这就是超能锁!

  人体本身,其实就存在一股力量,封存在超能锁中,那老师的蕴神,应该也有借用超能锁去蕴养势的理念。

  “蕴神,便是一种潜能的释放,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强大势的同时,强大五脏,如此一来,就能避免很多麻烦,甚至可以避免出现侯霄尘他们这种,潜力强大,却是不敢解封的尴尬局面。”

  李皓心中若有所思,越是此刻,越是觉得,老师的蕴神一道,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许多!

  没那么简单的!

  老师,也许早就有一些想法了,只是后来实践了而已。

  “超能锁和势……超能锁锁住了势,锁势,只是为了锁住它吗?”

  李皓沉思,锁势,未必是为了锁,也有可能是为了养!

  可如何将超能锁中封存的力量,释放一些,去养势呢?

  学南拳他们,崩断一些?

  那也太不靠谱了!

  一个个念头,在脑海中浮现,看了一遍基础剑术,李皓这一刻对武道,倒是多了许多想法,而对老师的一些想法,以前只是觉得很简单,现在再想,却又觉得高深莫测!

  他的蕴神一境,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  当然……袁硕自己未必完善了。

  “算了,老师现在不见踪影,他的理论未必彻底完善了,也许……我可以尝试自己去补充,去完善。”

  老师已经给了一些前兆,一些理论。

  接下来,李皓只需要攻克一些难关就行,比如如何用超能锁中的力量,去养五脏和养势,不能光吃不吐吧!

  要是如此,除了自己可以额外借用剑能强化,除了血神子之外……难道正常的武者,都没资格去蕴神了?

  老师说了,能大家都去修炼的一条路,那才是真正的武道路。

  才是一个境界!

  所以,当前武师的境界,还是斗千截至,之上的路,其实都不是常规的路,蕴神境,也只是袁硕和李皓在用,其他人,是没资格蕴神的。

  “关键,还是在于超能锁上。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此刻,蕴神果被他吃的差不多了,四势都强大了一些,可李皓并不满足,这还不够。

  四势强大一些,若是肉身再强大到万方水平,也许,他可以彻底超过之前的海鲨,可遇到旭光后期,一定还是不如的。

  而无面鲨都是旭光后期,那白鲨要不是巅峰,要不就是和金雕它们一样,处于蜕变期……蜕变期的可能性,李皓觉得不大。

  目前阶段,处于这个层次的,好像就是洪一堂他们,这些人,没解封之前,爆发的极限力量,差不多就是如此,蜕变期,一个正在蜕变的阶段。

  以此刻李皓的实力,是不可能匹敌白鲨的。

  至于狗子,李皓看出来了,单独交手,也未必能杀旭光后期,但是应该接近这个层次,偷袭的话,是可以杀死的。

  应该比自己稍微强一些,但是,未必强多少。

  他和狗子联手,对付一个知道自己杀了旭光后期的强者,是很难再有建树的。

  “何况,也未必就一位旭光了,还有三阳,蚁多咬死象……现阶段,找白鲨盗麻烦,就是送死了。”

  李皓轻轻舞动了一下小剑,如柳叶飘动,却是让李皓皱眉,柳絮剑,感悟木势,他觉得,这可能需要消耗自己很长时间。

  因为,他其他四势强大之后,再用柳絮剑,其实总觉得有些别扭。

  “五禽术……”

  李皓又想到了五禽术,五禽术中,袁硕那边,是鹿势对应木势。

  可鹿势,如何去对应木势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袁硕的想法,和李皓不同,李皓觉得,鹿盈术,对应风势是应该的。

  可对应木势,他实在是没办法联想到一起,不能因为人家吃草,你就说人家是木属性吧?

  这也需要自己去感悟。

  就如袁硕的虎,是水老虎,李皓却是火老虎。

  “猿术对应木势,倒是还能联想一二,好歹也是爬树行走山林的专家……”

  李皓想到这,笑了笑。

  没再去深想,而是继续看书,也许,古书中可能会给自己一些提示和感悟。

  外面的天色,已经彻底暗淡了下来。

  小酒馆的老板,也没敢上去催促那位霸占了最好包间的客人,无他……老板认出来了是谁,拍马屁都来不及,哪敢赶人。

  当然,心中也少不得腹诽,够小气的。

  一壶小酒,加一些糕点,你能吃一天……好歹也是大人物,这么穷的吗?

  要不是怕对方觉得自己看不起他,老板都想送点水果啥的上去了,坐一天了,就点了这么点东西,真够寒酸的啊。

  直到天色漆黑,外面的霓虹灯全部亮起。

  李皓这才走下了楼。

  酒馆老板急忙迎上前:“将军,要不要吃一点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李皓面露笑容,取出了一张百元星币:“一壶酒,一份茶点,够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酒馆老板有些无语,够是够了……可是……算了!

  包间费你没算呢。

  “够了够了,还多给了呢!”

  “做生意不容易,应该的。”

  李皓付钱走人,走出酒馆,感慨一声,南渡,消费水平很高啊,居然要100星币,又想到了当初当巡检的时候……哦,也就前几个月,实习期,也就1000星币一个月。

  喝10壶小酒,工资就没了。

  摇摇头,难怪可以养活三千万人,消费水平真高,都够我在银城吃一顿大餐了。

  从酒馆走出,李皓也没急着去海边。

  在城内游荡了起来,难得有这样的心情,这样的心思,这样的空闲,见识一下南渡的灯红酒绿也不错,洗涤一下心灵。

  比起南渡,又想到今日看到的临江小镇……

  李皓笑了笑,露出一些笑容,以前没这样的感受,如今再看,银月这边真不错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的李皓,都在南渡游荡。

  这一日,猎魔团成员们,也在大吃大喝,潇洒了一次。

  ……

  而此刻,白月城。

  几位高层,开启了视频会议。

  一个水晶般的大屏幕上,投射出几道人影。

  孔洁靠在自己的办公室大椅子上,有些疲惫,看向屏幕上几人:“昨晚李皓跑了,你们一点感觉都没?”

  大屏幕上,黄羽微微扬眉:“没。”

  “那代表银月的体系存在问题!”

  孔洁不客气道:“一直都在防御超能,可要知道,武师……才是真正的隐患!李皓他们可以无声无息地离去,那也代表,武师可以无声无息地入侵!”

  黄羽微微点头,倒也没辩驳什么,考虑一番道:“对武师的防范,的确不够严谨。这个我会考虑,军方会加强对武师的针对性。”

  说罢,没纠缠这个,问道:“无面鲨、海鲨都是李皓杀的?”

  “那条黑狗在,可能是黑狗做的。”

  “那是大妖……”黄羽略显迟疑:“在银月,怎么会出现大妖?还不是超能体系的,从感觉上来说,倒是有些……武师体系的感觉。”

  一旁,赵署长轻咳一声,人影压过了黄羽:“也许是古妖后裔,血脉复苏,妖族的血脉传承,比人族要更强大一些,银月这边,也许存在一些古妖后裔。那条狗的资料,你们也看到过,是李皓无意间收留的……处于银城,银城那边,既然有八大家血脉传承,那有古妖后裔传承,也属正常。”

  几人都微微点头。

  孔洁也没多说什么,考虑一番道:“侯霄尘走了,我们的四方体系出现了一些问题,原本,老赵管内政,老黄你管外敌,我管内城安全,老侯负责机动,清理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……”

  “可老侯一走,巡夜人体系这边,就缺乏足够的力量了,也缺乏重要的强者来做决定……郝连川太弱了……”

  孔洁说着又道:“我原本是推荐王恒刚接替的,老侯没答应,临走的时候,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,非要李皓顶上去,李皓是不弱,可李皓这人,我之前觉得……不太行!”

  “他和他师父一样,独行客可以,可要他们承担起一些责任,不靠谱,若是洪一堂愿意……老侯一走,他接替,我觉得是最好的人选,可人家不乐意……”

  孔洁说着又道:“所以……我想,这一次,也许看到了一些希望和变化,我在考虑,要不要将李皓纳入这个体系中,再次恢复银月的四方体系。”

  巡检司,巡夜人,驻军,行政总署。

  四大机构执掌银月很多年了。

  纳入这个体系,代表承认李皓的地位,以后,会取代侯霄尘,成为银月暴力执法机构中的首脑人物。

  此话一出,哪怕赵署长也是皱眉:“不行!太快了!你这是拔苗助长,不要因为一次行动,就觉得李皓可以担当重任,这不妥当!作为八大家血脉,我们也希望他能守护这个古老的圣地……可是……现在的他,实力不够,资历不够,思想不够,底蕴不够……差的还远。”

  黄羽也凝眉道:“老孔,你有些轻佻了,这一次李皓表现的不错,可也只是不错,若是一次行动,就推动李皓上去,未必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孔洁思考一番,点头:“也是!不过,我觉得还是可以看看的,白鲨盗那边没那么容易放弃,白鲨盗这边,实力强大是一点,第二,白鲨盗后面,好像是江家吧?”

  “不是太确定,只是有这个可能。”

  黄羽开口道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  “白鲨盗无论如何,都要找李皓报复才行,要不然,都没办法立足北海了,迟早会被其他七家吞并……所以,我想看看李皓如何应对,他惹下了麻烦,但是他说,他会解决这个麻烦……我在想,若是我们不出手,不管,李皓可以解决白鲨盗这个麻烦,是否能接引他加入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看着他,半晌,赵署长笑了:“可以是可以……有个前提,洪一堂不插手,这李皓,和洪一堂关系不错,洪一堂的女儿也在他的队伍中,若是洪一堂出手……那就没太大意义了。”

  黄羽也严肃道:“我们需要的是一位能解决麻烦,能迅速扑灭麻烦的人,而不是一位制造麻烦,结果却是没办法收拾的人,这样一来,只会给银月带来巨大的麻烦,地位越高,麻烦越大!”

  他也赞同,但是有个前提,李皓自己解决掉白鲨盗的麻烦,这也算是一次考核。

  过了一会,孔洁忽然笑道:“你们说……我们让他加入,他说不定不愿意呢?”

  黄羽淡漠道:“那也无所谓,自愿原则,强扭的瓜不甜,真不情愿,反而不能让其加入!”

  赵署长也是微微点头。

  孔洁不再说李皓的事了,继续道:“另外,老侯这边……恐怕麻烦不会小,老侯自己走了,虽然带走了金枪他们,可那是中部,巡夜人那边,黄龙大概也不愿意看到老侯立足下来,站稳脚跟……老侯自己不说,咱们要不要做点什么?”

  他看了一眼两人,好像在等待他们做决定。

  黄羽凝眉,陷入了沉思。

  赵署长好像在写什么,等感觉到气氛安静了下来,抬头,见两人好像都在看自己,笑了:“看我作甚?”

  “老赵,你就没点办法?”

  “我?”

  赵署长无奈:“我能有有什么办法,而且,小侯也不弱,大家不要太担心……”

  孔洁笑呵呵道:“你这人,心眼……哎!不就是有些纷争吗?不就是跟你想法不太一样吗?兼容并包,四方共商,他不乐意,不听你的,你不管他就是了,非要他跟你一致干嘛……”

  赵署长失笑:“这话说的,我什么时候逼迫他跟我一致了?”

  “行行行!”

  孔洁也不多说什么,直接道:“你有没有办法,没有就挂了,看你忙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忙大事呢,实际上银月最近也没啥大事……”

  “你懂什么!”

  赵署长呵斥一声:“你就知道张嘴,然后什么都不管!”

  孔洁懒得回话。

  赵署长思考一番道:“他去中部,我们也是鞭长莫及……没什么太好的办法……这样吧,我以银月最高行政署长的身份,私信一封,让人送给天剑。同为银月人,若是遇到一些麻烦……看看天剑愿不愿意帮忙。”

  “那家伙……”

  孔洁听到他这么说,倒是想到了什么,点点头:“这个可以!据说霸刀也还活着,你知道霸刀在哪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赵署长微微摇头,黄羽倒是想了想道:“霸刀……霸刀这人,见过他的几乎都死了,难找。不过霸刀现在可能会去找袁硕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忘了,张家的刀在袁硕手上!”

  黄羽露出一些意味深长:“以霸刀的性格,霸道无比,知道八大家的刀,落在了袁硕手中,搞不好就有兴趣了,去找袁硕切磋一番。”

  “那袁硕现在恐怕不敌人霸刀。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黄羽摇头:“袁硕的蕴神境,若是可以大成……还是有希望的,五势融合,蕴养五势,霸刀若是和我们一样,不解封,未必就能赢!”

  “算了,那也难找。”

  孔洁也不再说什么,“那就先致信给天剑吧,除了天剑,我想想……谁还在中部?”

  他思索了一下,半晌又道:“北拳到底在不在中部?还是说,去了别的地方?比如大离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确定。”

  孔洁无力吐槽,“算了,你们掌握的情报太少,不过银月这些家伙也太能跑,现在明确地方的,好像也就天剑了,这家伙倒是一直张扬,也好,起码可以找到人。”

  其他的,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难找。

  “侯霄尘那边,我倒是觉得,不用太过忧心。”

  赵署长随意道:“玉罗刹和金枪都跟着呢,玉罗刹实力还是有的,金枪……”

  他稍显迟疑:“金枪这边,再看看吧,他现在陷入了自我怀疑阶段,若是无法走出去……金枪……算是半废了,只能如此了。”

  摇摇头,有些可惜。

  一旁,黄羽开口道:“我准备让狂刀离开了,去中部,再在这我这待下去,也快废了。”

  两人都没说什么,这个随你便是。

  “光明剑呢?”

  孔洁想了想道:“她去徐家……恐怕是为了解决她的功法问题,这一次,徐峰被杀,虽然不知具体内情,可有可能和徐家传闻中的一件宝物有关,她会不会做点什么?”

  “鞭长莫及!”

  赵署长给了一个回答:“管不了,人家也不会被我们管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这些都先放放,南拳走之前,和我有一次沟通,让银月做好准备,剑门要扩张,方圆千里,都要化为剑门的领地,南拳和洪一堂好像达成了一些协议……你们怎么看?”

  两人都是一怔,黄羽皱眉,孔洁思索一番道:“这个我不好说,也不确定洪一堂的目的,可以适当协商一二,人选吗?李皓去问问看……你们看如何?”

  两人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  大体上确定了一下银月最近的大事,最后黄羽开口道:“横断峡谷,我就让军方彻底封锁了,暂时不给任何人进出,战天城有些异动,我看,迟早也需要李皓去解决这个麻烦。”

  几人说完这些,没再多聊,迅速结束了通话。

  而李皓,也被暂时确定为四方机构之一,巡夜人的领袖候选人之一。

  这时候的李皓,显然还不知道这些,更不知道,他可能又要升官了,这时候的他,还在南渡,看着一群长腿姑娘,大晚上的在路边跳舞……看的李皓都佩服,天气有点冷,也不怕腿冻着了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