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72章 袁硕的怨念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南渡沙滩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一群人,开吃。

  李皓狼吞虎咽地吃着,身边,众人都默默无声,只有吃饭的声音,咀嚼的声音。

  王明和孔洁几次想说话,最终都没说出口。

  巡夜人分部的那位部长,几次也想开口打开气氛……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  忽然,李皓举杯,朝孔洁示意:“孔司长,敬你一杯!”

  孔洁微微一怔。

  他很强!

  可此刻,却是有些意外,李皓……这个奇怪的家伙,自从下了船之后,除了一开始说了几句话,然后就一直保持沉默,结果现在忽然给自己敬酒。

  哪怕他强大无比,还贵为巡检司司长,比李皓要高两级,此刻也有些受宠若惊感……古怪的小子,忽然给我敬酒,他都怀疑是不是听错了。

  举起杯子,李皓一饮而尽!

  “在这个烂透了的时代,几位保银月一方平安,我虽觉得,我父母之死,朋友之死,都是银月无能导致的,法治可笑,官方无能,超能横行,三大组织杀人无法制衡……”

  李皓自嘲一笑:“我讨厌银月这无能的官方!”

  孔洁有些尴尬。

  可下一刻,李皓一拍桌子,却是高声道:“可在这个糟糕透顶的时代,我忽然发现,父母死后,我还能安心读书,还能报仇,还能吃饱喝足,还能进入巡检司……真他么荣幸!”

  孔洁一时间都不知道他是嘲讽还是真的这意思?

  是嘲讽吗?

  不是!

  换在今日之前,是的。

  就是嘲讽!

  嘲讽一群强者无能,让银月糟糕透顶,一个个就知道装弱,怎么不早早清理三大组织?

  可今日……忽然发现,在比烂的时代,银月真的不算太烂,北三省太烂了,隔壁的临江太烂了,中部也烂,烂到了极致,大城覆灭,都好像无所谓一般。

  比起他们,银月何其幸福。

  起码,他在父母双亡之后,还能安安心心地去上学,还能安安心心地读书,还能吃饱喝足,有一部分原因是父母留下的遗产,也有一部分原因,是银城减免了学费。

  以前,没什么感觉的。

  真没有!

  只有怨,只有恨,这些废物,为何不早早查出红月的目的,为何不早早解决红月?

  可现在……嗯,还可以。

  人,就怕对比。

  “我再敬诸位一杯!”

  李皓朝那分部部长举杯:“作为后辈,作为新人,也作为你们的新任副部长,我就一句话……怕死正常,我怕,大家都怕,没人不怕!但是,只希望诸位,能做到一点,敌人来了……不要第一个跑,不要第一个投降,也不要第一个崩溃……”

  那日耀境的部长,看了一眼李皓,没说什么,举杯一饮而尽。

  等喝完了酒,年纪不小的部长才轻声道:“李部放心便是,吾等生在银月,长在银月,银月人,也许不强,但是不至于贪生怕死,武师源于银月,银月人,骨子里都有江湖情!江湖武林,什么都缺,唯独不缺……那一腔热血!”

  这是江湖圣地!

  这是武林圣地!

  这里的人,从小听着武林的故事长大,也许随着超能崛起,银月武林,已经成为过去,可当袁硕走出,五禽王再现,这个武林……回来了!

  二十年的沉浮,一些老辈人,再次想起了二十年前的武林,腥风血雨,却也快意恩仇。

  银月人,还没到彻底趴下的地步。

  孔洁此刻也隐约有所悟,看了一眼李皓,再看看不远处,那单独一桌的妇人和孩童,再看看远处那悬挂的尸体,朝李皓举杯:“放心,我们不是临江那家伙!那家伙,实力不弱,可实际上,就是条狗,只会狂吠的丧家之犬罢了!”

  孔洁带着一些嘲讽:“他最大的任务,是封锁银月,而不是对付海盗,甚至八大海盗团中,那海妖盗,也许就是他暗中支持的!你不要拿银月和临江比,那是看不起我们!”

  他知道李皓的意思了,也听出了其中内情。

  看来,是受到临江那边的刺激了。

  “银月32城,多年来,除了小打小闹,你何曾见过,有人敢在银月大规模屠杀平民?哪怕200年前,天星王朝入侵,银月也是奋起反抗,最终银月顾忌大离这蛮荒之地入侵,才选择了妥协,加入了天星王朝的体系,否则,天星王朝想拿下银月,也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王朝忌惮银月,所以一直禁武,可是……又能如何?最终也不过是拿银月人制衡银月人,可惜,三大统领,都不是太听话,让他们剿灭武林,这些家伙,倒是杀了一些武师,杀的却是一些不守规矩的武师!”

  “你师父横行霸道,杀人如麻,可因为还算规矩之内,三大统领,不也照样没有下杀手?”

  孔洁笑哈哈道:“银月人制衡银月人,是个好办法……只是,王朝不懂银月,不懂武林,到头来,武卫军成了银月武卫军,那开创武卫军的平原王,据说吐血三升,差点没气死!恨透了三大统领!”

 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,喝了一杯酒,只觉得这酒,苦、辣、酸,其中滋味,难以言明。

  “孔司长,有一句话,不知当问不当问?”

  李皓说着,不等孔洁回话,那就直接问了:“图什么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说,这些人,图什么!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除了权倾天下,就没有任何追求了吗?民不聊生,尸横遍野,浮尸千里,饿殍满地,这就是他们要的结果吗?是,如今是没外敌,没有古文明记载中的地窟异族入侵,可是……之前九司改制,不也还好吗?皇室享受超等待遇,九司执掌天下,为什么有了力量,就非要称霸一方?图什么呢?”

  孔洁微微一怔,片刻后,轻叹一声:“图什么?你问他们去!权、利、名、力,无外乎这些。李皓,这世界,不缺野心家,不缺乱世恶鬼,当掌握力量之后,他们会释放心中的恶!九司是屠龙者,当年王朝皇室压榨天下百姓,九司站了出来,屠了这条恶龙,尽管没有彻底成功,可九司,在80年前,还是英雄……可没多少年,其实九司也变质了。”

  “九司权倾天下,家族执掌九司,80年前,九司还是一家之九司,还是九家九姓之九司,也许第一代司长都有大抱负,可80年前后,不一样了!”

  孔洁叹息一声。

  九司改制,第一代司长,有些还是有很大抱负的,可是,当九司成为一家之九司,比如刘家的财政司……到了这时候,其实也变质了。

  人心,也是会变的。

  这些屠龙者,最终还是成了恶龙,开始了彼此防备,彼此忌惮,三大组织崛起,九司因为忌惮,怕自身折损力量太多,便有了一些不同的选择。

  此刻,孔洁笑了一声:“二十年前,超能崛起,三大组织刚成立不久,其实还是可以迅速扑灭的,别的不说,军法司当年还是很强的,执掌军方,可军法司,担心对付三大组织,消耗太大,选择了暂避锋芒!皇室当年的黑甲军很强,可皇室担心,黑甲军出动,会折损战力。”

  “其他各司,其实也有力量,当年的武师,除了银月,又不是没有了,还有一部分从遗迹中挖掘出来的大杀伤性武器,都很强大,可大家都很忌惮,忌惮我们用了这些,没了杀手锏,如何对付其他八司或者皇室?”

  “这才是超能迅速崛起,三大组织,始终没得到剿灭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映红月这三大组织的首领,其实很聪明,他们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……”

  “最终,巡检司这边,选择了成立巡夜人,也获得了其他八司和皇室的支持,既然大家都不出力,那就建立一个新组织,招揽四方强者,为朝廷九司卖命,那时候,大家其实都没想到,超能会在20年间,迅速崛起,眨眼间,超过了武师,甚至超过了一些强大的热武器……”

  李皓听着这些,也不说什么。

  喝了几杯酒,看着四周那些还在吃饭的猎魔团成员,笑了笑:“不说这些了!其实也没什么意义。我之所以发出这样的疑惑,只是因为心中有些不平,不忿,不甘!”

  “当孔司长说,这个时代,就是这么烂,九司其实也烂了,我觉得……没必要再听什么了。”

  是的,没必要了。

  这个时代,烂到根子里了。

  九司皇室,也许都和三大组织有勾结,你来我往,大家又都不愿意出力剿灭三大组织,各大行省一些霸主,也希望三大组织牵制中部,也在暗中支持。

  很可笑……但是,也是事实,三大组织,其实混的如鱼得水,压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,躲藏起来,如同老鼠。

  不是的!

  真实情况是,小打小闹不少见,大战却是没有,所谓投射灭城弹……真能攻杀多少强者吗?

  大概率是,平民百姓更遭殃。

  倒是巡夜人这边,听说几个二愣子,瞎搞一通,杀了阎罗的孙子,夺取了天道尺,这才导致大战升级,涉及到了旭光层次,有旭光开始陨落。

  在这之前,巡夜人好像也在节节败退,一直防御,不会主动出击。

  当时王明说这些,李皓还有些无语,无语那几个二愣子,给巡夜人招惹麻烦,别不是间谍吧?

  现在看来……也许,这几个才是真的我行我素,没去考虑九司和皇室立场,乱搞一通,反而没什么太多想法,其他人,都揣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
  孔洁也不再说什么。

  ……

  众人吃完了饭,李皓吐了口气,朗声道:“吃饱喝足了,去城内潇洒一天,我请客!不过……注意隐藏身份,不要暴露自己是猎魔团成员……就算暴露了,也不要起什么纷争,有事随时联系我!”

  “团长,我们不去……”

  “去!”

  李皓一声暴喝:“为什么不去?都给我去,就今天一天,明日……也许就没有假期了,没有休息了,只有战斗,只有剿灭海盗的任务!”

  “老子今日将白鲨盗挂在了这里,他白鲨不是死人,还想立足北海,迟早会来报复我们!否则,杀了他们老二老三,却是不敢回应,其他七家海盗,不得吃了他?无论为了什么,他都会来报复的,哪怕知道银月不好惹,他也会来的!”

  一旁,孔洁微微点头。

  李皓,有时候其实看的还是很透彻的,白鲨若是还想立足北海,为了威慑也好,为了立威,为了报复,他都必须要解决李皓。

  要不然,白鲨盗,就彻底废掉了。

  被杀了两位统领,五六百超能,却是屁都不放一个,以后谁敢加入白鲨盗?

  说不定,白鲨盗都会有人逃跑,加入其他海盗团。

  听李皓这么一说,大家没动静了。

  以后……也许也没机会了。

  大家心中想着,都没再拒绝,李皓看向王明:“你带大家去,钱,你先垫上!”

  王明急忙道:“小事!”

  多大点事啊!

  钱,我还真不缺。

  李皓又看向洪青和洪浩两人:“你们俩,就不要去了,让此地驻军,出动100人,护送你们,去剑门。”

  洪青急忙点头。

  李皓又看向刘隆:“船上有些人的尸体……收敛一下,若是有她们的亲属,问问她们,是否带到剑门安葬,若是没有……其他人,就地安葬吧!”

  “诺!”

  刘隆倒是回应的干脆,此刻的刘隆,看李皓眼神都有些不太一样了。

  李皓也不在意这些,看向孔洁:“孔司长,若是有什么情报,还请及时通知我……”

  说罢,想了想,递出了一副黑铠:“此物,孔司长先留着,有事的话,千里之内,可以通过此物联系我。”

  孔洁瞳孔微微一缩,看向李皓,半晌才道:“我没想到,你居然能拿到权限……这很难得!”

  显然,他知道一些古铠甲的用途。

  “孔司长的意思是……难道也有人拿到过权限?”

  “有的,皇室的黑甲军!”

  孔洁沉声道:“黑甲军,好像也有这样的铠甲,而且……应该是具备一些权限的,当年黑甲军征讨99行省,距离千里,往往都能联合作战,通讯发达……”

  黑甲军!

  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了,李皓想到了天星镇,想到了天星镇记载的10万驻军,看守整个能源大岛。

  也许,皇室就是得到了这支驻军的一些权限。

  那代表,皇室可能真的发现了天星镇遗迹。

  而这样的军队,当年只有这几支吗?

  也许,还有其他的。

  其他七城的军队,天星镇的军队,那除了八城之外,不可能没有其他中小城市了,也许,还有人获得了一些遗迹,也许也拿到了一些铠甲。

  当然,未必能拿到权限便是。

  李皓也没说什么,安排了一下,王明带着人离开了,洪青几人,负责护送那些人去剑门,刘隆安排人开始安葬那些船中尸体。

  当那一具具尸体被搬运出来,李皓也没故意遮掩什么。

  一些远处围观的南渡人,都是脸色发白。

  见了海盗的尸体,他们都没这样,可此刻,不少人却是脸色惨白一片。

  之前,听说哪里哪里被灭了,和李皓一样,并无太多感受,银月环境不错。

  可此刻,看到那些被掏空了内腑的尸体,看到那些稚嫩的孩童惨死……

  不少人都是面色发白,也有人气血上涌,怒骂:“畜生!”

  终究,还是有些血性的。

  眼睁睁地看着,那一具具尸体凄惨无比,一想到这些海盗杀了无数人,只是没被看到,没看到,那就是数字,看到了……众人都是痛心疾首!

  有人暗自庆幸,幸好昨晚猎魔团就在附近,否则,也许南渡也是如此,一想到这,再看那些黑铠战士,有人就态度不同了。

  从之前的害怕,恐惧,忌惮,到此刻,有人竖起了大拇指:“好样的!我银月军威,还是当世第一!杀的那些畜生魂飞魄散,好样的!”

  人群中,有老人也是咬牙切齿:“还是我银月武师厉害,当年也是,谁敢欺我银月人?银月武师,那都是横着走,自家人关起门打死了也没事,外人想来占便宜,那就不行!外来的武师,当年敢抢咱一杯水,都得被银月武师追着杀!”

  当然,老人没说,当年银月武师……其实也不是啥好东西,有些武师,到现在老人还记得,喝酒吃饭不给钱,滚刀肉一般,问你要他命,还是要钱。

  要命,他就把脑袋割给你!

  对,其中有个家伙,老人到现在还记得,一脸大胡子,说话大声的很,后来有人打来了,喊他南拳……老人当年开的小饭馆,那南拳,还欠他300星币,那时候星币值钱,那大胡子,也不知道死没死!

  好在,后来那大胡子被人按在地上打,自己光顾着拍手叫好了,忘了讨债,打他的那武师,真是个好人,到现在都忘不了,好像……叫大猴子魔王!

  老人陷入了回忆,再看那惨死的临江众人,一声叹息,从回忆中清醒,大胡子再讨厌,实力强悍,也只是赖账不给钱,也没见他杀人放火,找他要钱,也只是梗着脖子,让你割下他脑袋……可没见那些人,如此凶残,一言不合,就杀了一镇一城之人。

  ……

  李皓只是看着,并未参与其中。

  他看着那些围观的群众,看着他们从死气沉沉,变的好像有些活力,变的义愤填膺,不再是麻木不仁,忽然笑了:“原来……人都是有善心的,或者同理心,也不见大家此刻再麻木了。”

  孔洁看了看李皓,再看看那些人,无奈道:“其实银月这边,之前也没这么麻木不仁,可最近几年,说实话,坏消息不断,不是这里乱了,就是那里乱了,行政总署那边,也有些无可奈何……想改革,没钱。想改制,没人力物力,还有无数掣肘。王朝还在,瞎来的话,还容易导致王朝聚焦银月,几年下来,因为外面环境越来越是糟糕,连带着银月,也少了几分热血和活力了。”

  李皓点头:“明白,所以,这天下需要一场变革!”

  李皓看向远处,好像看到了剑门方向,沉声道:“这天下,需要革新!需要革命!将一切枭雄、霸主、皇室、家族、九司、军匪、邪能组织、乱世超能、屠夫武师……这些人的命,全部给他们革掉,自然可以焕然一新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孔洁看疯子似的看着李皓,这一刻,孔洁都惊呆了。

  你疯了,还是我疯了?

  你在说什么?

  李皓没管他,这不是我说的,这是古籍中说的,这是洪一堂他们隐约提及的。

  我不懂!

  但是我懂一个道理,将制造混乱的人,全部杀死,这天下,就没乱子了。

  先平定天下,再开始改革改制,没人阻拦,随我改制,自然顺心如意。

  古文明,那么多高科技,那么多能用的东西,现在,推广开的有几个?

  因为有人阻拦,因为有人不愿意开民智。

  洪一堂这些人的话,终究还是在李皓心中生了根,发了芽。

  既然天下不平,那就平了这些人……当然,此刻的自己不行,李皓也只是一时激愤之言,可这,也的确是他心中所想。

  想到了疑似古人王的那位,你听不听话?

  不听,我就杀!

  杀光你们为止!

  一旁的孔洁,此刻,有些不太自在,而李皓,却是一闪身,消失在了原地,出现在远处的海盗船上,不再去说。

  今日,说的够多了。

  低调的他,其实不想高调,不想说这些,可有些事,还是冲击着他。

  消失在原地的李皓,出现在海盗船上。

  片刻后,又消失在了海盗船中。

  一艘小船,悄然无声,带着黑豹,瞬间穿梭大海,消失在茫茫海面。

  此刻的李皓……还有最后一个念头,他想去看看……

  去哪?

  去那个被灭掉的小镇。

  他还是不敢相信,这天下,真的这么黑暗。

  他想去临江被灭的那个小镇,再去看一眼,一天了,临江应该知道了消息,应该有所反应了,他想看看,那里,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场景?

  巨鲲神舟,以极快的速度在海中穿梭。

  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快到了极致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李皓就越过了之前的战场,继续前行,又是一个小时,穿过了月海,一直靠近北海下一个支流,那里和云江其实是联通的。

  而李皓,看到了远处火焰升起,滔天的火焰,在升腾。

  他一个闪烁,如同飞鸟,奔腾而起,消失在了海中,连带着小船也瞬间消失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。

  李皓悬浮在空,俯瞰下方。

  一群兵员,正在一座残破的小镇中放火,还有一些超能也在,尸体,都被焚烧了,一些值钱的物品,海盗没抢走,此刻落入了那些兵员手中。

  一家家地搜查,挨家挨户地查看。

  有人在大声呵斥:“快点,天黑之前,搜查完毕!上峰有令,天黑前撤离此地,火系超能准备好,彻底焚烧滨海镇,一点痕迹不要留下……”

  一点痕迹不要留下。

  李皓耳朵颤动了一下,听着下方声音转小,小镇之外,一位超能压低了声音,在和一位军中将领低声交流:“一定要清扫干净痕迹,迅速形成文件,对外宣称滨海镇走水,失火导致小镇被焚毁……如今天星城对北方不满,海盗入侵,覆灭全镇上万人口……传出去了,咱们都要担责任。”

  “不需多言,我知道该如何做,放心,滨海镇无一生还,全部死于大火!”

  那将领也低声说了几句。

  有活的,也会变成死的。

  小镇被海盗覆灭,这是重则,虽然大家都心照不宣了,可不能放在官面上说,得对外宣称,是走水了,失火导致的。

  至于平民信不信,消息有没有传开……管他们屁事!

  上面信了,那就足够了。

  难不成,还要去和白鲨盗厮杀一场?

  别开玩笑了!

  白鲨盗超能数千,旭光多位,三阳一堆,临江这边,除非全军出动,否则,根本奈何不得他们,找死吗?

  只希望,白鲨盗回来的时候,不要再盯着其他小镇小城了。

  要不然,麻烦就大了。

  不过又想到,总督府和一些海盗……白鲨盗灭了一个小镇也就罢了,应该也不会一点面子不给,对大城出手,这些人倒是安心了下来。

  一位超能,一位将领,都在低声交流着。

  都是日耀实力,连一位三阳都没来。

  显然,也并无追杀入侵海盗之心,只是走个过场罢了。

  空中,李皓一眼扫过,此刻,小镇中还是有一些活人的,藏身在一些秘密之地,可就算这些兵士来了,那些人也藏的死死的。

  有人被兵士从家中密道拖出,都是哀嚎不止。

  “军爷,饶命……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真的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军爷,她还是个孩子……抓我走,放过孩子吧……”

  “少废话,都出来,前方聚集,藏什么藏,又没说杀你们!”

  那些兵士,凶狠无比,连推带踢,将一群侥幸逃生的居民推了出来,很快,小镇外的一个平地上,聚集了上百小镇居民。

  而兵士们,也是各个大包小包,搜集了一堆东西,迅速走出。

  小镇中,火焰燃烧的地方越来越多了。

  很快,数百军士,十多位超能也汇聚到了一起。

  那日耀的将领和日耀的超能首领,正在低声交流什么,片刻后,超能首领声音低微无比:“都搜出来了,清理掉吧,待会我让火系超能,将此地彻底化为灰烬……至于镇内一些东西……你我双方平分?”

  “行!速度点,免得白鲨盗回来了。”

  “那不会,白鲨盗肯定去银月那边了,一时半会的,哪有那么快回来……”

  两人交流着什么,很快,对士兵和超能下达命令,清理掉这些残存的居民,要不然,消息传出去了,虽然不在乎,也容易引起一些反弹。

  人都死光了……那自然随他们怎么说了。

  ……

  半空中。

  李皓吐了口气,忽然有些如释重负。

  是的,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当那些妇人,求饶,害怕,李皓其实是很绝望的。

  可后来,又觉得,也许……是人家头发长见识短,加上银月的人,也许故意夸张一些,说的外面好像都是地狱一般。

  他想信,又怕信了……太过傻。

  他自己都说不清,自己想要看到什么样的结果。

  是军民一心,救援伤者,追杀海盗,还是如现在这般……

  直到这一刻,他看到了,也笑了。

  挺好!

  果然,外面就是这样,如同炼狱一般,兵匪一家,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  下一刻,李皓一剑杀出!

  数百剑芒,瞬间落下!

  噗噗噗!

  如同下雨一般,那些军士,那些超能,最强不过日耀,哪能抵挡,一瞬间,几乎被李皓全部杀绝,两位日耀倒是没死,那日耀超能首领惊恐大吼:“白鲨军的爷爷们,东西给你们,我们是总督府的人……”

  砰地一声,头颅彻底炸裂。

  另外一位日耀,吓得肝胆欲裂,转身就逃,还没逃出五米,砰地一声,瞬间炸裂开。

  那些居民,还有些恍惚。

  此刻,他们其实知道,要完,要被这些兵匪处决掉了,这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……

  可忽然,这些人都死了!

  一下子,居民们好像活了过来,纷纷看向天空,是强者,还是……白鲨盗?

  而李皓,也不说话。

  一艘船,瞬间浮现,声音传荡:“上船,带你们逃生,留在临江,迟早都是一死!”

  下方,众人欢喜,纷纷跪地,瞬间喜极而泣:“多谢神仙搭救……”

  李皓懒得去听。

  上万人的镇子,就这么点人了,不管也行,可不管,死了这么多人,这些人大概也没活路了。

  他没说什么,大船覆盖,一瞬间,将人全部吞入其中,连带着那些兵士收拾的大包小包,也都带上了,刚好,也免得剑门那边入不敷出。

  是的,丢去剑门。

  李皓是眼不见心不烦,让他自己处理,他会爆炸的,交给洪一堂吧。

  李皓忽然一笑,洪一堂……不好意思了啊。

  这是第一次……至于有没有下一次,李皓不知道。

  也许有,也许没有了。

  但是,只要有,都送剑门去!

  没办法,谁让剑门经验丰富,据说剑门上千人,几乎都是洪一堂捡来的……现在自己也捡一些人,送去剑门,李皓可没心思一个个开导,一个个照顾,他也不是这种人,也没这样的经验。

  李皓转身离去,大船跟着飞行,这巨鲲神舟,也是能飞的,还是很厉害的。

  他得迅速追上洪青他们,将人送过去,免得走第二趟了。

  此刻的李皓,笑容灿烂了许多,甚至没在意那燃烧的小镇了。

  人死了,无法复生。

  活人,继续活着就好。

  笑容灿烂,那是因为……有些东西,看到了,见识了,也就足够了,心中那一些侥幸,彻底被击破,李皓觉得,他得谢谢这些人,给自己上了一课,很重要的一课。

  ……

  就在李皓迅速送人离开的时候。

  消息,也在迅速扩散。

  早上,李皓他们传出去的消息,到了中午,消息已经彻底传开了。

  正在渡海的侯霄尘,忽然一怔,看着一块玉佩上显示出来的一些文字,有些走神。

  “部长……”

  玉总管提醒道:“该上船了,上了船,几个小时就可以抵达中部了……”

  “你看!”

  侯霄尘将玉佩交给了玉总管,玉总管看了一眼,也是一怔,有些失神:“他……这家伙……”

  侯霄尘忽然笑了:“你说,有没有意思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玉总管也是恍惚:“他怎么想着,大半夜的巡查海域了?”

  “部长!”

  远处,金枪好像听到了什么,迅速上前:“海域怎么了?”

  玉总管吐了口气:“李皓!这家伙昨晚带着猎魔团巡查海域,遭遇了白鲨盗,一举歼灭了白鲨盗中的无面鲨、海鲨两位旭光,以及超过500的超能,而且……还悬尸海盗船,将两艘船停靠在了南渡,放话给白鲨盗,让白鲨洗干净脖等着他,他要剿灭白鲨盗!”

  金枪愣住了,一脸的不敢置信。

  半晌,艰难无比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可能……白鲨盗强大,海鲨我知道,前两年三阳巅峰时期,从我手中逃生,结果没两年,已经跨入旭光中期,据说那无面鲨,甚至达到了旭光后期……”

  侯霄尘笑了:“他和那条狗配合的话,还是有可能做到的。我只是没料到,我这前脚刚走,这家伙居然就主动跑去剿匪了,之前是倔驴一般,牵着不动,打着倒退,好像我每天就想着算计他一般……哪有那个心思。”

  侯霄尘此刻笑的开怀:“这家伙,还真有意思,我以为他要苟到天荒地老,苟到袁硕从中部回去……结果,我这还没走呢,他就跑去挑衅海盗了……真他么有意思!”

  摇头,哭笑不得。

  这一刻,话多了许多,离别的伤感,忽然没了,有些想笑,又有些无奈,李皓啊李皓,你这家伙,真是……古怪的很!

  “过海,走了!”

  侯霄尘上了船,带着一些无奈,后面人迅速跟上。

  此刻,金枪和玉总管还是不可思议,李皓,是干这种事的人?

  真的是……惊掉了下巴。

  这家伙,按照他们的想法,这时候应该躲在基地,拼命修炼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直等到实力强大了,那家伙可能才会出来,阴死一些人,然后继续躲着,继续修炼,继续阴人……

  是的,李皓好像就是如此。

  可今日,却是让两人大跌眼镜!

  前面的侯霄尘,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看向翻腾的北海,感慨道:“北海盗匪,实力强悍,各家看来也投资了不少,这一次,大概要伤心了,死了这么多超能。”

  感慨一阵,又道:“可惜,时间不够,不然,真想转一圈,去看看白鲨,顺便送他一程……不过……算了,留给李皓吧!”

  他笑了一声,看向大海对面:“走了,去中部玩玩,北海这地方,留给那小子玩吧!我想,今日若是袁硕能收到消息,也许……会很意外,很崩溃的,哈哈哈!”

  他大笑一声,和平日的轻柔笑容截然不同。

  玉总管看了他一眼,有些奇怪,就算李皓这次高调许多,杀了许多海盗……你有必要笑的这么开心吗?

  侯霄尘继续笑着。

  他们不懂!

  作为八大家的人,甚至是目前唯一明面上还活着的人,知晓一些八大家内幕的侯霄尘等人,都希望李皓不要被仇恨彻底驱使。

  可惜,一直效果不佳。

  今日,倒是看到了一些希望,一些让他们欣喜的事,这样的李皓,也许才能真正继承八大家的荣耀,哪怕是古文明的荣耀,他们也不希望,古文明时期那耀眼的八大家,在今时今日,会成为只知道杀戮的杀戮机器。

  当浮一大白!

  侯霄尘笑呵呵地踏上了南下之路,去中部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北海。

  白鲨听着下面人的汇报,许久,面色有些僵硬,看向远方,李皓……

  海鲨这废物,还有那无面鬼……混蛋!

  两个废物东西!

  白鲨脸上肌肉都抽动了一下,这两个混蛋死了,不单单是被打脸的问题,关键是,白鲨盗一下子实力大损,若是还无动于衷,其他七家,也许很快会选择吞并他!

  “李皓……真没想到!”

  白鲨吐了口气,看向下方噤若寒蝉的众人,陡然喝道:“怕什么?怕被那李皓所杀?他敢来吗?不用他来,我自会去会会他!李皓是在找死,待我整顿军务,必将屠灭那所谓猎魔团,为海鲨他们报仇雪恨!”

  当务之急,不是去找李皓,现在也许有陷阱等着自己。

  先整顿老二老三留下来的超能,不整顿一番,大概很快就要逃光了。

  等打听清楚了情况,他自然会选择机会,去找李皓,此刻,倒是不能贸然前往,死了两位旭光,怎么着也要摸清楚底细才行。

  “报仇雪恨!”

  下方,海盗们大声嘶吼,好像要将心中的恐惧吼出来。

  白鲨心中叹息,这样不行。

  最少,也要将海鲨他们的尸体带回来,否则,就在南渡悬尸示众,这对大家打击太大了。

  白鲨盗,再也没有任何威严可言。

  ……

  消息,一路南下。

  迅速传播。

  各方势力,很快都收到了一些情报,这一日,魔剑之名,愈加盛传。

  之前以一敌六,杀六位三阳,李皓便小有名气,被誉为银月新一代武师第一人,而今日,李皓统帅猎魔团,剿灭白鲨盗一部,屠杀超能数百,旭光两人,悬尸示众,更是让他名声大噪。

  大江南北,这一日,都知道了银月李皓,魔剑李皓!

  而不再是,八大家传人谁谁谁……

  ……

  中部。

  南岳行省。

  袁硕气喘吁吁,杀了一位旭光初期,脸上满是喜悦,他么的,老子总算杀了一位旭光了……虽然不是红月的人,而是垃圾阎罗的混蛋,非要找茬……可也算圆满了。

  我那徒弟,十多日前,杀了六位三阳,都快赶上我的威名了。

  今日,我杀旭光了。

  三阳和旭光,可是隔着一个大境界呢。

  袁硕笑的合不拢嘴,喘息一声,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液,看向不远处重伤的碧光剑,笑哈哈道:“赢了,碧光,干的漂亮,刚刚那一剑,也有三阳中期之威了,不错……”

  碧光剑不想说话,她还受伤着呢。

  三阳中期而已……她也没有自得的心思。

  太慢了!

  尽管比起她刚出山,要强大许多,可是……她极其不满足,袁硕都能杀旭光了,她很着急。

  袁硕看出了她的心思,哈哈笑道:“别急,咱们不急于一时,你的碧光剑,还不是太圆满,再过一些时日,也许你也能对付旭光了,多吃点血神子就行……”

  正说着,怀中一块玉佩,震动起来。

  袁硕笑呵呵道:“又有大消息?别不是侯霄尘被人伏击,被人击杀了吧?那就有意思了……”

  这玉佩,不是大消息,不会震动的。

 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。

  只是一眼……片刻后,他收起了玉佩,一拳将地下的尸体轰的粉碎,将之前留下的一些痕迹,全部销毁。

  碧光剑看了他一眼,古怪道:“怎么了?你不是说,要故意留下痕迹,让天下人知道,是你袁硕,今日阵斩旭光于此,让天下人,知晓你五禽王之名吗?”

  古怪的老东西!

  你自己刚刚特意布局的,还给尸体增加了许多五禽门独有的痕迹,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你杀的旭光,眨眼间,你又给毁了,什么情况?

  “走!”

  袁硕脸色铁青:“继续南下!杀个旭光初期,有什么好得意的!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!”

  “和你徒弟有关?”

  “我没徒弟!”

  碧光剑一怔,人都傻了。

  什么情况?

  你没徒弟?

  你天天都把你那个关门弟子挂在嘴边,就差说,你徒弟天下第一了,今天怎么了?

  “他……被人杀了?”

  这是碧光剑的第一想法,有些震动,袁硕还是很重视这个关门弟子的,一旦真的被人杀了……那接下来,恐怕就是袁硕疯狂了。

  袁硕迅速走着,头也不回,咬牙切齿:“没有,活的可好了!”

  你这咬牙切齿的样子,啥情况?

  碧光剑迅速跟上:“我还有伤,你慢点,说啊,到底什么情况?”

  她奇怪无比,怎么了?

  袁硕闷头走着,走着走着,忽然暴吼:“老子要去杀旭光后期!不,旭光巅峰!”

  你疯了吧!

  碧光剑觉得他疯了,你杀一个初期,杀了半天,而且也受伤了,你还要杀后期和巅峰?

  你是不是飘了?

  “你……受刺激了?”

  袁硕有些抓狂:“对,受刺激了!老子教徒,都是抱着他们永远没我厉害的心思教的,就算嘴上说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前些年就算了,我废了,被徒弟超过了应该的,可现在……我恢复了,我进步飞速,我一天杀三阳,三月杀旭光……他么的,三月前,我徒弟还在打普通人中的小偷呢!刚刚,我徒弟杀了旭光后期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碧光剑瞪大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整个人也傻了。

  袁硕都快哭了。

  不是这样的!

  他么的,假消息。

  绝对假消息。

  开什么玩笑,哪有那么快?

  我一个五势融合的老武师,我进步快的吓人了,我都杀旭光初期了,这意味着他的实力,其实远超初期,甚至达到中期,才有可能击杀旭光初期。

  可是,我徒弟杀旭光后期了。

  他不信,一定是假消息。

  太气人了!

  我刚杀了一个,正准备让天下人,感受一下我袁老魔的威风呢,好家伙,威风没了,我还得装死,不然,传出去了惹人笑话。

  你徒弟都杀旭光后期了,你杀个初期,显摆什么啊!

  后面,碧光剑也恍惚了一阵,看了一眼袁硕:“你……你不是说,你徒弟……习武没几个月吗?”

  “对啊!”

  碧光剑沉默了,半晌才道:“你徒弟,可能被人夺舍了,我在古籍中看到过这样的记载,嗯,大概是的……”

  袁硕狂翻白眼!

  去你的!

  自己骂一阵就算了,碧光剑一说,他又不乐意了:“你懂个屁!他有八大家血脉,还见过古文明的惊天一剑,还得到了我五禽术真传,进步快是应该的,你这女人,头发长见识短,知道什么玩意!”

  碧光剑看了他一眼,暗骂一声,有病!

  我不是顺着你说吗?

  这糟老头子,一定脑子有水,你还护上了!

  袁硕哼了一声,又骂了几句,也不知道是骂碧光剑,还是骂李皓。

  许久,骂完了,吐气:“不行,速度太慢了!五势融合难度太大,五脏强化速度太慢,新功法就算有效,效果也没那么快呈现出来……红月的人,他么都跑了,不知道去哪了……走,我带你去挖坟!我还掌握了好几处遗迹地址,其中一处,也许有生命之泉,我带你去挖,危险是危险,可收获更大,原本准备等我徒弟来了,我带他去挖的,现在便宜你了……他么的,他都超过我了,我还带他挖个屁!”

  碧光剑傻眼了,你……简直无话可说。

  挖坟……你早说啊!

  下一刻,两人迅速离开,袁硕咬牙,先不杀人了,不杀旭光后期,我不都不好意思出来了,我去挖坟去,挖到了生命泉水,强化了五脏,然后五势融合,我出来杀个厉害的,给你们看看。

  也让李皓知道,到底谁才是真的爷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