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69章 猎魔!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黑暗中,一艘船迅速穿梭在海面之上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如同鲲鹏入海。

  远处,呈现出一些光亮,李皓远远看去,那里,应该是沿海三城之一的流云城,再往前便是丰海,最后才是南渡城。

  南渡,靠近北海了。

  小船船头,李皓走了出来,站在船头朝远处看去,灯火辉煌,银月南方诸城,晚上还是比北方诸城热闹一些的。

  远远地,仿佛还能看见海边有人。

  沙滩上,好像还有夜间出门游玩的情侣,夜不归宿,也不知道,知晓不知晓,沿海诸城,有可能会被海盗袭击。

  也许,不知道吧。

  片刻后,也有人走上了船头,刘隆倒是正常的很,可王明,有些七荤八素的,好像有些晕船的感觉,走出了船舱,看向远方,等看到灯火,有些干呕道:“真难受……速度很快啊,这就到流云城了?”

  从白月,到流云城,也有几百里之遥,感觉也就一会功夫,就到了这里了。

  脚下的这艘船,速度可真快。

  李皓没说什么,刘隆在铠甲通讯中传讯道:“一路上,倒是看到了一些商船,晚上还有商船,银月这边,我之前还以为没有海运,看来海运也算繁荣。”

  海中,还是有一些船只的,不过李皓查看了一下,不是海盗,一般情况下,会有个把超能坐镇,也只是为了预防万一,实际上真遇到了海盗,什么用都没有。

  李皓也没说什么,小船迅速穿梭,很快,灯光落在了身后。

  王明倒是有些晕乎乎的,此刻,也有些飘飘然:“黑暗中前行,倒是有些小说之中,为守护黎民百姓,乘风破浪,破开黑暗的感觉了!这些人,大概也不知道,这大半夜的,还有人在海中为他们保驾护航吧?”

  刘隆笑了,传讯道:“别太飘了,小心遇到了海盗,吓得你走不动道,看你这样子,都快站不起来了。”

  “晕船,正常反应,等遇到了敌人,我说不定反而激动起来了。”

  两人传讯聊了几句,而李皓,却是没说话,一直伫立船头,朝远处看去。

  王明刚刚的话,却是有些烙印在了心中。

  那一刻,他想到了战天军。

  黑暗中前行,乘风破浪,拱卫银月……

  是吗?

  出发之前,好像并无这样的感受,可看到身后的流云城,灯火辉煌,倒也难免升起一点点说不出的小自豪。

  你们可知道,在这黑暗之中,有一支军队,正在为你们巡航护道?

  大半夜的,忽然决定出海,不是心血来潮。

  而是这几日,心中不断升起一些想法,一些念头,有战天军的影响,也有洪一堂等人的影响……不自觉地就想到了一些以前不曾想过的事。

  若是海盗真杀来了月海……是不是会影响银月?

  不如去看看……若是真有海盗不识趣杀来了,该战还是要战的。

  当产生这样的一些念头,甚至决定主动出战……李皓便明白,终究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,幼稚也好,愚蠢也罢,那一刻,他带队出海,还真有一股歼敌于外的想法。

  没有刻意去控制什么,顺其自然便好。

  迎着海风,浪花拍击,小船继续穿梭在大海之中,速度极快。

  ……

  眨眼间,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。

  又一座城市,浮现在眼前。

  热闹。

  越是往南,越是热闹,月海的尽头,便是北海,北海对天星王朝而言,属于北方,对银月而言,却是南方的尽头,进入北海,代表跨入了北方大地的尽头。

  “丰海城。”

  身旁,王明恢复了许多,知晓的倒也多,此刻,船头上聚集了不少人,大家都出来透口气,也顺便看看夜色下的海和城。

  “丰海城算是大城,人口四百多万,在南方也比较富裕……不过还是不如南渡城!南渡才是银南富裕之城,那里因为通往北海,海运发达无比,还是天然的渡口,中部的一些货物都是先运送到南渡,再扩散到整个银月。”

  “南渡人口不算太多,三百多万人,每年提供的税收,却是仅次于白月城,甚至还要比耀光城多,是银月重要经济来源。”

  “在南渡……也有一些小中部气象,各种好玩的,新奇的东西,白月城也许没有,南渡一定有!以前去南渡玩过几次,那里不单单是银月人,还有北方很多城市的人,甚至还有中部人,都在南渡汇聚,有些开放港口的味道……”

  王明这富家子弟,对这些很了解。

  “南渡那边,还有个巡夜人分部,实力还是不错的,有两位日耀坐镇,月冥十多位,还有三四十的星光师……现在看来,也许不过如此,可严格来说,驻守力量也仅次于白月、耀光两城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这股力量,如今看来是不算什么,可要知道,在这之前,银城成立分部,有刘隆一位斗千,就算是顶级分部力量了。

  南渡那边,的确算是重视了。

  “不止如此,那边,其实也有驻军在,数量不算多,但也有三千人左右……维护南渡的秩序。”

  “这船,是真的快,我怀疑,侯部长他们现在可能也才跨过南渡没多久……走这条路的话,其实进入北海更快一些,不过走这边,陆运不算太方便。”

  侯霄尘他们应该不是走这条道,而是走陆地,所以自然不会经过南渡,可从地理位置上看,南渡过去,穿过北海入口,倒是能直接穿插进入北海行省,要比陆地近一些。

  说话间,王明又有些期待道:“到了南渡那边,要是还没发现海盗行踪……咱们要不去南渡玩玩?我请客怎么样?那边吃的喝的玩的……都比白月城强。而且气氛也不压抑,有些商业之都的味道,不像白月城,有些政治、文化中心的感觉,过于严肃……”

  李皓倒是没呵斥什么,而是笑道:“有那么好玩吗?”

  “那当然!团长你是没见过,灯红酒绿,美女如云,挥金如土,在那,有钱,你想什么有什么……”

  王明说着说着,愈加兴奋:“要不我带你去玩玩,那边的妹子可水灵了,远近闻名……”

  “咳咳!”

  刘隆轻咳一声,打断了王明。

  越说越不像话了!

  这不是单独通讯,王明这家伙,这时候都快笑出声来了,正在直接对话呢。

  身旁,有人鄙夷看着他。

  比如洪青,比如柳艳……只是,都穿着黑铠,倒也看不出什么。

  王明笑呵呵的,也不在乎,继续道:“真的,团长,我是说巡查结束,咱们去逍遥,又不是现在,大家看我干吗?”

  又没耽误正事。

  “先闭嘴。”

  李皓也没说什么,朝远处看了一眼,随着小船迅速前行,这段海面上,商船好像的确更多了一些,甚至隐约看到了一些灯光,一些商船上,也是灯火通明。

  这在白月城那边,是没有的。

  小船避开了这些船只,越是前行,越是繁华的感觉。

  已经是深夜了,远处,那隐约可见的灯光,却是越来越明亮的感觉,远处,有座城市,仿佛不夜城一般,这让李皓很是新鲜。

  是的,他没见过这样的夜景。

  银城到了晚上10点后,几乎没有什么灯光了。

  而白月城,虽然有,可白月城也比较严肃,其实也没什么喧闹声,倒是这里,隔着很远,耳聪目明的李皓,好像都听到了一些音乐声。

  小城市出来的李皓,有些土包子的感觉。

  其实,王明说去玩一圈……咳咳,他是有些心动的,但是,为了维持形象,他选择无声拒绝。

  这么多人在呢!

  不过,等巡查到了月海交叉口,若是还没看到什么,北海太大,容易走失,倒是可以在南渡休息一会。

  李皓心中想着,此刻,也越来越靠近那里了。

  那座城,在灯光之下,隐约间呈现了出来。

  好亮的一座城!

  银月这北方边境之地,居然还有这样的不夜城,连李皓都有些意外,那远处的沙滩上,此刻,大半夜的,居然还能看到许多灯火,甚至是篝火。

  还有歌声!

  身旁,有人冷哼一声,李皓扭头看了一眼,就听洪青哼道:“都说北方已经动荡,银月也有动荡之危,这些人大半夜的,还在这载歌载舞,果然,古文有云,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岸犹唱后庭花。”

  此话一出,王明却是不服了,迅速辩解:“这是商业之都,北方还没乱呢,就算真乱了……以港口商业闻名的南渡,若是没了这些歌声,这太平盛世景象,那南渡就会废掉,一旦南渡废掉,你可知道,银月少了多少税收?南渡是重要港口,甚至还承担着物资运输通道的作用,没了南渡的繁华,银月上亿人口,起码三千万人没饭吃……这可不是夸张!”

  “银月本来就穷,也没什么特产,就靠南渡养活了半个银月……你懂啥,这歌声还在,你就偷着乐吧,真要没了……嘿嘿,那就麻烦大了!”

  两人说的,好像都有道理。

  李皓也有些古怪,朝王明看了一眼,这家伙辩解,是真的如他所言,南渡歌声代表了银月繁华,还是说,只是单纯的给自己脸上贴金,其实他就是喜欢这繁荣之景?

  当然,无论如何,王明的这番话,还是有道理的。

  南渡作为银月最外的南方港口城市,这边一旦呈现出颓败之势,整个银月,的确会遭受重创。

  洪青原本还在哼哼,此刻一听,也有些茫然。

  是吗?

  她其实也不是太懂,只是觉得,这里过于繁华,和听闻的一些消息,有些格格不入,此刻听王明这么说,不由道:“南渡繁华,真的能养活那么多人?”

  “这还有假?”

  王明嗤笑:“多看书,多看报,这里税重,不单单是南渡人靠生意赚钱,每年的税收,也养活了大半个银月官方体系,我们的俸禄工资,都得靠这些,中部这些年不支持,不下拨款子,只能靠我们自给自足。这里还负责运输一些关键物资,来自北方其他省份,以及中部的一些粮食……”

  “银月本身,产粮不算太多,因为冬天过于寒冷,没有南方富裕,也没有南方更适合栽种。银月还是需要进口粮食的,虽然不算太多,可也不能断了这条路。除此之外,我们的衣食住行,很多东西,都需要靠这边传送到整个银月,走陆地的话,那光是人力物力,都耗费不起,走海运,才能节省大量人力物力的消耗……”

  这位世家子弟,给大家科普了一下南渡的重要性。

  没了南渡,那银月就彻底封闭了,只能依靠隔壁的临江,给一点施舍……可隔壁的临江,有时候还会对银月施行一点限制和制裁。

  和王明比,洪青倒是显得有些见识不足了,她父亲虽然强大无比,可洪一堂一般不谈政治,对洪青也没进行过这方面的培训,所以洪青显得有些无知。

  李皓,其实也一样。

  等王明说完,洪青有些不好意思:“原来如此,那是我误会了……嗯,这里繁华挺好,越繁华越好,歌声真好听!”

  王明原本还想跟她斗一斗……结果,人家马上就认错了,王明一怔,有些古怪:“你这人……怎么和人家不一样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洪青有些疑惑。

  王明有些无语:“我那些朋友,哪怕知道自己错了,遇到这种情况,也得跟我辨个三天三夜,死不认输,不认怂,各种角度来杠,你……还真奇怪。”

  地覆剑的女儿,怎么这性格?

  当然,王明是不知道地覆剑到底多强的,他只知道,地覆剑是三阳,还是三阳初期……他王明要不是为了强大底蕴,搞不好也是三阳初期了,他当然不太害怕。

  若是知道地覆剑的厉害……大概这家伙只会拍洪青马屁,而不会去说这些。

  洪青奇怪道:“你都说的这么清楚了,为什么还要反驳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你说的有道理啊,所以她就不反驳了,这人……好像还期待自己反驳,和他骂一架似的,真有病。

  王明无语。

  此刻,小船已经靠近了南渡的港口,不过李皓也没太过靠近,只是让小船,更靠近一些沙滩,听着沙滩那边传来阵阵喧嚣声。

  真热闹!

  李皓眼神好,还看到了一些人,正在吃着烧烤,喝着酒,大晚上的其实还有些冷,沙滩上更冷一些,结果这些人都没感觉似的。

  隐约间,还能看到一些长腿妹子……

  李皓朝那边多看了几眼,小船速度都慢了一些,船头上,一群土包子,都有些好奇,一个个瞪大眼睛,朝那边看着。

  王明是个老司机,可除了王明,其他人,其实几乎都没出过远门。

  白月城是繁华,可对于巡检司那些人而言,繁华的白月城,其实和他们关系也不大,也没钱逍遥,此刻,一个个的,都看的起劲。

  通讯频道中,不知道是谁在传讯:“团长,这里真好,回头回来了,到这玩一天咋样?”

  “我们没钱,团长,提前预支一点工资可以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有人开口,公共频道中,很快响起了其他人的声音。

  显然,这群土包子都被吸引了。

  很快,又有人道:“我不去,不过可以预支工资的话,我也要,这里消费肯定高,省一点可以买不少东西寄回去了……”

  这肯定是剑门的人。

  洪青的声音也在频道中响起:“花一点,其实也没什么,支持银月税收!门内现在没那么缺钱,我爹是三阳,打工一次,赚钱更多,大家第一次出来挣工资……可以花一点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听的都无语了,老洪,你可知道,你女儿都要卖了你了。

  三阳打工挣钱更多,这话传出去……不得被人笑死。

  显然,这位好像也有些被热闹吸引了。

  一群人,连船只速度慢下来了,都没什么感觉。

  而就在此刻,李皓扭头朝远处看了一眼,一艘船,速度很快,迅速朝这边飙射而来,没有什么光团,只有一道微弱的小光团,好像是一位水系超能,也不算强,大概是月冥初期的水平。

  隔着老远,李皓就看到了一些异常……那人身上,好像沾染了一些血迹。

  海盗?

  不太像的样子。

  他有些疑惑,思索片刻,小船迅速朝那边驶去。

  眨眼间,靠近了对方。

  此刻,才看清楚了这人面貌,以及脸上的惶恐。

  这是一位水系超能,正在迅速催动小船,朝这边逃,好像一开始没看到李皓这些人,片刻后,双方距离不过百多米了,那人才看到了这艘船……

  下一刻,忽然爆发出极其明亮的眼神,急忙吼道:“可是武卫军?”

  好像认出了这艘船的样子。

  不等李皓开口,那人吼道:“武卫军不是走了吗?还好,没走……不好了,前面有海盗来袭,临江那边的一个小镇被屠掉了,正在朝我们这边行进,我所在的商船被对方彻底击溃了,来的好像是白鲨盗……我正要去南渡报信,你们总算来了……”

  他惶恐不安,可看到了这艘船,好像安心了许多。

  李皓踏空而行,迅速飞出,一把拽起那人,那人看到李皓身穿铠甲,也没担心,反而更安心了一些。

  “海盗?”

  将对方丢在船头,那人看到了不少黑铠,愈加安心起来,急忙道:“对,海盗!白鲨盗!临江那边,一个小镇被屠掉了,死了上万人……海盗数量不少,我远远看了一眼,起码有五六百人,都是超能,其中还有强者坐镇,我看到了鲨鱼旗,那是他们首领在船中的标志。”

  这人惶恐不安,有些惊惧。

  “我们的商船,速度没有对方快,被追上了,直接击碎了,幸好我是水系超能,我潜入了水中,逃过一劫,马上回来报信,没想到刚好遇到了武卫军……太好了!”

  这人又惧又喜。

  而船上,气氛瞬间凝固。

  五六百超能!

  好多!

  白鲨盗!

  而这人,先是欢喜,等看了一会,又有些疑惑:“外面传闻,武卫军已经撤离了银月,随着侯部长一起去了中部,现在可能都到北海那边了,你们……”

  他扫视一圈,好像没看到太多人,心中咯噔一跳。

  就这么点人?

  武卫军出动,都是一起出动的,上千人,所以他刚刚欢喜,是因为上千武卫军在,不怕海盗。

  可是……这里才多少?

  武卫军,对很多人而言,是秘密。

  可对于走海上通道的一些商人,其实不是,因为武卫军在海中,也有些威名的。

  “这位将军,你们……你们是武卫军吗?”

  “是,武卫军猎魔团!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你确定,是白鲨盗?”

  “嗯……你们……你们没和侯部长一起离开吗?”

  “对,我们是留守的力量。”

  李皓看向远处,微微皱眉。

  他只是想遭遇一些小海盗,结果一来就遇到了八大海盗之一的白鲨盗,还有五六百超能,还有首领坐镇……这才是麻烦。

  “你们人数……多少?”

  “就你看到的这么多。”

  “完了!”

  这人顿时大恐,“走吧,快逃,通知南渡这边,赶快求援!要不然……南渡完了,我怀疑他们就是来报复的,前两年,武卫军击溃了白鲨盗三统领,名声大振,海中大盗也给武卫军三分面子,不敢来银月捣乱,如今白鲨盗朝这个方向前行,一定是想趁着武卫军撤离,来报复银月!”

  “再迟,来不及了,那些家伙,没人性的,一旦进入南渡,必然血流成河……”

  才这么几个人,让这人之前的欢喜,瞬间化为乌有,只有惊恐和无奈。

  快逃吧!

  五六百超能,十倍数量。

  李皓陷入了沉思,片刻后开口道:“他们实力如何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是说,他们的三阳和旭光多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“现在逃,对方大概多久能到南渡这边?”

  “三个小时内,必然可以赶到,他们速度不算太快,不慌不忙的,还有海盗在享乐……我是拼了命地赶回来,最多三个小时,可能更快。”

  “三个小时,南渡这边,可以撤离吗?”

  “这……肯定不行的!”

  这人也是老江湖,马上摇头:“但是,能逃走多少算多少,三个小时……只要指挥的好,起码能撤离大半人口,否则,别看对方只有几百人,可都是超能强者,城中驻军只有三千,就算全部出动,也不可能阻拦多久,有顶级强者在,热武器彻底失效……”

  李皓吐了口气:“三个小时……五六百超能,你是海中老手吧?”

  “将军,我……”

  “回答我!”

  “是!”

  “那你平时见闻,这五六百人,三阳会超过10位吗?旭光会不会超过三人?”

  “不会!”

  这人急忙摇头:“只是白鲨盗中的一支,哪有那么多强者,按照我们的经验,这五六百人,可能是白鲨盗三大统领之一的队伍,大概率是那海鲨盗匪,他和武卫军有仇,前两年就是他带人来月海,结果被武卫军击退。若是他的话,他最残忍,但是麾下实力,三阳大概三五人,日耀数十,剩下的都是日耀之下……”

  李皓吐了口气,这就好。

  “就他一位旭光吗?”

  “大概率是……不敢保证,将军,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李皓想了想道:“南渡这边,是重要港口,不能随意惊动,撤离容易,再建就难了!你待会上岸,去找……算了……”

  李皓看向王明:“你陪他一起去南渡,告知南渡这边的巡夜人分部,通知他们……传讯白月城,你……你找巡检司孔司长,让他来南渡一趟!”

  王明急忙道:“我?”

  “对,你熟悉这边,而且你身份地位足够,实力也够。”

  李皓看向远方,笑了:“瞌睡来了送枕头……我去会会他们!”

  王明大急:“那是白鲨盗匪,有旭光强者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个把旭光罢了!”

  李皓笑了,取出了一块令牌:“拿我令牌过去,这边若是不信……该收拾就收拾!先让海岸边戒严,免得出问题,通知孔司长过来,若是他不来……你就通知全城,若是我这边有信息,你马上带人撤离,千里之内,我们都可以联系。”

  王明有心不去,可仔细一想,除了自己,其他人,也许只有刘隆可以,一咬牙:“好,我去!你们小心,若是不可为,那就撤离,别乱来,我们人少,才几十人而已……”

  李皓没说什么,将对方和那位水系超能,丢到了那艘小船上,下一刻,巨鲲神舟,如同离弦的箭,迅速飙射而出。

  此刻,水中,那水系超能看到小船飞速离开,有些忐忑:“这位将军,刚刚……刚刚那是……”

  王明朝那边看了一眼,心情不是太好,闷闷道:“猎魔团!你迟早会知道的,有猎魔团在,什么危险都不是危险,一惊一乍的做什么,待会入城,别给我一副死了爹的样子,没事,白鲨盗……算什么玩意!”

  看他说的咬牙切齿,这人也不敢再问,心中还是有些疑惑,猎魔团?

  对武卫军,他也不是太了解。

  猎魔团又是什么?

  可看到那数量不多的武卫军,明知凶险,还是冲了过去,他也有些小小的激动和忐忑:“将军,不会有事吧?”

  “不会!”

  王明闷闷回答,有些不耐烦道:“速度一点,快入城,磨叽什么!”

  他不是水系,在这海中,倒是难以发挥出来。

  水系超能不敢再说,迅速前行,没多久,靠近了海岸。

  王明原本准备直接上岸去巡夜人分部,等看到附近沙滩上到处都是人,忽然一股气势爆发,黑铠褪下,收入储物戒,在旁边那超能忐忑中,在四周一阵骚动中。

  王明露出真容,冷哼一声:“附近的游客,大半夜的,还不回去,在这等死呢?都滚蛋,附近商家,我全包了!今晚,我招待贵宾,这海滩附近,不再招待其他人!”

  “凭什么?”

  “就是!”

  “超能了不起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一刻,有人不满,有些人怒道:“这是南渡,哪来的野小子,超能怎么了?”

  一眨眼,远处,几道超能气息浮现,片刻后,一队超能出现在这里,看向王明,有些警惕。

  有人吼道:“巡夜人来了就好,这小子好霸道,来这撒野,快拿下他……”

  那几位巡夜人,好像看王明有些眼熟,一时间又忌惮他气息强大,都有些迟疑,片刻后,一位日耀迅速靠近。

  等对方落地,王明懒得废话,丢出一块令牌:“带我去分部,另外,这边戒严,我要招待宾客!”

  来人,正是坐镇此地的两位日耀之一。

  等拿到令牌,微微一怔,看向王明,忍不住道:“是……李……李部长?”

  李皓!

  白天才传下来的命令,对方晚上居然来了南渡?

  “闭嘴!”

  王明传音:“有秘密任务,少废话,快点,让人清理海岸附近,关闭港口,就说我王家大少,今晚宴客……”

  王明!

  这位日耀,此刻也认出了王明,心中微动,关闭港口,这……可不是小事。

  可此刻,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  副部长的令牌。

  哪怕李皓刚上任,可也没人真的敢小看他,那是一战杀六位三阳的强者,他迅速安排,没多久,几位巡夜人开始行动起来。

  岸边的歌声,迅速消失,有人原本还等着看笑话,结果,巡夜人亲自上阵……一些人也是无奈,有些郁闷,还是迅速离开了。

  倒霉!

  看来,遇到什么大人物了,真是闲的,大半夜的,跑来这吃夜宵?

  真他么无语!

  可这年头,大人物,在其他人眼中,做点什么特权之事,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容忍的,如今的天星王朝,对大人物犯错,容忍度极高。

  只是吃个夜宵罢了,又不是杀人放火,再不满,也只能憋着。

  不一会,港口附近的沙滩,全部安静了下来。

  而王明,此刻已经和那位日耀说了一些东西,那位日耀强者,脸色惨白,白鲨盗!

  李部长带着他那不多的武卫军新人,去迎战白鲨盗了!

  简直……不敢想象这样的后果。

  一瞬间,只有惶恐和担忧,忍不住传音道:“王明,你怎么不劝劝……哪怕撤离南渡之人……怎么能让李部长他们涉险去迎战十倍之敌!”

  疯了!

  这是送死啊,还有旭光呢。

  “南渡……撤离,损失太惨重了。”

  王明有些憋闷,是的,他知道,可能和自己说了一些东西有关,夸张了一些,说南渡养活了数千万人,李皓选择此刻迎战,也许也受到了一些影响。

  都怪自己嘴大!

  他有些后悔,不该乱说话的。

  否则,若是南渡不重要,也许李皓不会冒险,就算他愿意,也不会拿着那几十位武师的性命去冒险,五六百超能……还有旭光三阳,太危险了。

  王明有些急迫,有些后悔,以后不能再乱说话了。

  这次若是出事……那都是自己瞎说导致的。

  “快点,去分部,马上联系孔司长……”

  他也不多说什么,加快了脚步,迅速前行。

  此刻的他,还不知道李皓已经杀过旭光,知道的,也就刘隆一人罢了。

  ……

  这时候的李皓,加快了速度。

  小船迅速朝远处飙射。

  李皓站在船头,内部通讯:“大家都打起精神来,不要怕什么,旭光我来解决,三阳……交给刘团长!结成十环封山阵,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,另外,来了一支不是全部……还要小心一些,以免引来更多的盗匪。”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:“等击溃了敌人,杀光了敌人,我请大家去南渡逍遥,放松一天,我请客!”

  “团长威武!”

  有人在通讯中吼了一声,好像不知恐惧。

  十倍敌人。

  那又如何呢?

  团长都不怕,他们怕什么,三阳和旭光都被拦下的话,哪怕十倍敌人,有黑铠在身,日耀难破防御,有什么可怕的。

  而李皓,摸了摸一旁的黑豹,低声道:“若是只有一位旭光,你不用管,你去四处探查一下,会水吗?我担心,还有别的统领也在……那才是麻烦。”

  “汪汪!”

  黑豹点头,好像听懂了,而李皓,其实也不太担心埋伏,他能看到,可是,怕就怕附近有强大的武师存在。

  刘隆朝李皓看了一眼,十倍敌人……李皓选择了迎战。

  还有两三个小时,对方可能才会抵达南渡。

  若是等,也许……可以等到孔洁到来的。

  那样的强者,速度很快的。

  再不济,也可以让南渡的人撤离。

  而李皓,选择了最低调的做法,甚至让王明不要惊动南渡之人。

  这一刻,刘隆有些复杂,看了一眼李皓,这个嘴上说着,不会考虑那些的人,如今,也开始考虑一些东西了吗?

  战天军,洪一堂,他刘隆自己,好像都在不断影响着这位我行我素的独行客……真的好吗?

  一时间,刘隆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他忽然开口:“在黑暗中前行,在黑暗中守护……守护正义,猎魔!”

  猎魔!

  小队中,柳艳几人微微一怔,队长很久没说过这话了,今日……怎么了?

  尽管不明,下一刻,几位老队员,纷纷开口:“守护正义,行正义之举,猎魔!”

  这一刻,忽然有些激动。

  我们……不正是在守护那正义吗?

  猎魔团中,其他人以前不曾听过这些,此刻,也微微有些恍惚,正义……

  下一刻,忽然都有些激动,我们……是正义吗?

  “守护正义,行正义之举,猎魔!”

  一群人,忽然在频道中吼了起来,吼完了,忽然觉得神清气爽!

  而李皓,默默无声。

  正义?

  什么是正义?

  我不知道。

  我在守护正义吗?

  也许吧!

  这时代,哪有那么多正义可言。

  也许是听到只有一位旭光,所以自己才有这个胆子,也许是听到王明说……那小小的城市,养活了银月三千万人,也许是因为侯霄尘离开之前,告诉他,你所拿俸禄,都是民脂民膏……你要对得起这些!

  也许,是战天军的军规,不允许退缩……也许……很多很多原因呢。

  可狗屁的正义……只能糊弄一下小孩子。

  心中骂了一句,片刻后,又在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:“为了正义……猎魔!”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