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66章 天高任鸟飞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(两个小时后,28号,月票好像是双倍计算,大家记得投票啊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侯霄尘说走就走。

  这一刻,侯霄尘离开的消息,也是迅速传开,一支队伍,开始朝天星城进发。

  ……

  中部区域。

  一座深山之中,一座大殿之中。

  宝座之上。

  一位脸色略显发白,却是英俊的有些不正常的男子,默默倾听着下方之人的汇报。

  “首领,侯霄尘已经出发,玉罗刹、金枪,以及武卫军除李皓猎魔团之外,全部已经出发。”

  上方宝座之上,男子手托下巴,有些慵懒的模样。

  默默听完,好像在沉思什么。

  左侧,一位丽人,身穿青色长袍,眼神冷厉:“首领,让侯霄尘和玉罗刹那贱人来中部之日,便是丧命之日!红月威严,一再被践踏,侯霄尘、袁硕这些人,都该死!”

  “不要喊狠话。”

  男子声音也不凶狠,按了按手,示意女人安静。

  女人瞬间熄声。

  大殿下方,两侧银月有人存在,光亮不是太亮,可仔细看去,大殿中,还有一些鬼面存在,只是安静无声,显得整个大殿格外寂静。

  “侯霄尘……”

  男子好像在思索,叹息一声:“银月这些人啊,一个个的,恨不得吃了我的肉,喝了我的血,我又没如何他们,只是抓个李皓罢了,何苦呢。”

  “什么战天城遗迹,什么银月神秘……我现阶段,兴趣不是太大,唯独李皓,你们说,这八大家是不是不该亡?到了李皓这,倒是有趣了,意外频出,先是袁硕,接着侯霄尘……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  青衣女子再次道:“首领,那趁着侯霄尘走了,我们再入白月城,擒拿李皓!”

  男子好像翻了个白眼,懒洋洋道:“侯霄尘大概巴不得你这么做,走了一个他,还有孔洁,还有黄羽,行政总署那边……也许还有个老鬼。三大统领,除了侯霄尘之外,孔洁不是,另一个是黄羽,最后一人,这些年没什么动静,除了行政总署那边,我倒是想不到还有谁了……”

  “哎!”

  叹息一声,摇摇头:“多事之秋,麻烦。早知如此,不如趁着刚发现李皓,便雷霆手段,擒杀在银城、而今,人出了银城,实力也迅速进步,也许能匹敌旭光中期了,麻烦啊。”

  青衣女子一怔:“他杀了三阳……”

  怎么就旭光中期了?

  映红月靠在了椅子上,懒得解释什么,什么都要解释,很累的。

  光明剑无缘无故地去找李皓麻烦吗?

  有时候,一些消息,其实可以推断出很多东西的,纵然徐峰不是李皓杀的,也和李皓脱不了干系,就这一条讯息,就可以挖掘出很多东西了。

  李皓,在战天城内,也许获得了不少好处。

  可惜……世人都只关心侯霄尘如何如何,倒是忽略了很多东西。

  也好,若非如此,如何能显得自己睿智呢?

  映红月笑了笑,愈加显得帅气逼人。

  可实际上,哪怕他比袁硕小一些,而今,也有60出头了,是个货真价实的老武师了,可此刻看起来,不过三十左右,走出去,也许还能引起女人尖叫。

  此刻的映红月,好像在思索什么。

  片刻后,缓缓道:“侯霄尘要来中部,便让他来是了,没必要横插一手。”

  “至于李皓……”

  思索一番,又道:“白月城强悍,不可轻动,除非我回去,否则……恐难有建树,反而继续折损人手,得不偿失。暂时不用理会,李皓那边,最好放任不管,甚至不要再派任何人过去……只等他在银月无法进步,跨入中部,那才是对付他的机会。”

  这一次,他已经试探出了银月几个家伙的一切。

  这时候再去人,也许正符合那几个家伙心意呢。

  “还有紫月,让橙月放下追杀袁硕的任务,去银月吧!”

  映红月笑了笑,显得极其的柔和:“诚意足一些,他们抓了紫月,想要什么,我知道。让橙月奉上10颗旭光中期血神子,3颗旭光后期血神子,另外,对李皓承诺,橙月不再追杀袁硕……让他送回紫月。”

  一旁,青衣女有些眼红,或者有些嫉妒。

  想说什么……

  可转头一想,又没再说话了。

  也许……这就是映红月的魅力之处,他舍得,对很多人,他都很舍得,13颗血神子,强大无比,都是旭光层次,甚至还有后期的。

  也许,能让敌人更强大,甚至解决敌人的一些麻烦。

  可他还是那么舍得。

  今日是紫月被抓,若是当日侯霄尘抓了其他人,抓了绿月她们,而不是杀了她们,他映红月也会去换。

  “首领英明!”

  青衣女子说了一句。

  映红月揉了揉太阳穴,轻笑道:“没什么英明不英明的,真英明,就不会小看了那些家伙了,明知他们危险,却还是让绿月她们过去了,如今……”

  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:“时也命也!”

  只是没能料到,战天城中,变故太多罢了。

  三方出动旭光超过10人,后期都有几位。

  已经提防侯霄尘许多,按照他的判断,侯霄尘不想解封,是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的,三大组织强者全军覆没,必有其他原因。

  否则,就侯霄尘、孔洁、玉罗刹几人,除非真的全员解封了差不多。

  青衣女子急忙道:“那是侯霄尘奸诈……”

  “奸诈?”

  瞥了一眼青月,他叹息一声:“不要总是贬低敌人,贬低敌人,会让我觉得,我很废物。承认敌人的强大,也没什么不好,敌人强大,我损失惨重,还显得我只是时运不济,你说敌人废物,只会显得我很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青月瞬间无言。

  不过,倒也没怎么害怕,只是有些无奈,最近,首领心情大概不太好,以前这么说,他不会长篇大论解释一番的。

  “也怪我,这些年,对你们放纵太多了。”

  映红月又摇了摇头:“总觉得,女人嘛,要那么强实力做什么?女人,天生就不是用于战斗的,战斗,是男人的事情。所以,给你们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,跨入旭光之后,因为大家给面子,也不敢无缘无故动你们……结果,这一次倒是给了我迎头一击,让你们想起,银月的那些老朋友,下手是一个比一个黑啊!”

  他好像有些苦涩,有些无奈,再次摇头。

  青月没再说话。

  映红月继续道:“当年你们六人,玉罗刹跑了,孔雀、神女这一次都被杀了,蜘蛛和你倒是还活着……回头等蜘蛛回来了,多努力努力吧!”

  说完这些,他看向大殿下方,缓缓道:“传讯定国公府,李皓杀了徐峰,光明剑即将叛变,徐家自己思量一二。”

  “遵令!”

  下方,迅速有人消失,至于消息真假……首领这么说,那就是真,没人质疑什么。

  青月倒是再次询问一句:“光明剑……叛变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映红月叹息道:“银月武师,养不熟啊!徐家用追风靴,吊了光明剑这么多年胃口,答应只要徐峰跨入蜕变期,就将追风靴交给徐峰执掌,光明剑那是又当爹又当妈,一心一意想着徐峰成长起来,迅速接管追风靴……现在人死了,光明剑不叛变才怪了。”

  青月疑惑道:“光明剑那性格,早些年就该叛变了,为何还要等到今日?”

  “以前觉得她是实力不行,可如今,传出的消息,光明剑好像很强……”

  “徐家,哪有那么弱小?”

  映红月轻笑一声:“很强的!而且徐家没骗她,若是徐峰真能跨入蜕变期,徐家肯定会让徐峰执掌追风靴的,到时候,阴阳相合……别觉得光明剑老了,现在更是丑陋不堪……那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,那时候,徐峰也许可以借机获得纯阳之力,一举跨入旭光之上,双利的事……可惜,现在都没了。”

  他好像知晓很多,笑了一声,又道:“所以,看热闹吧,不是我想坑这位老朋友,是想让徐家小心一点,解决了麻烦,有精力去帮我试试李皓,试试银月那边……别被光明剑打了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哦!”

  青月点点头,年纪也不小了,此刻倒是显得单纯的很。

  映红月就这么欣赏着,露出一些笑容,单纯的女人好啊,单纯一点好,这些年,也没让她们参与太多,就是不希望当年的初心变质。

  只是……现在看来,也不是太好。

  后院倒是还算和谐,可真出去做点事……那是难啊,成功率太低了,还比不上一些非武师超能,不知道侯霄尘那几个家伙,是否骂自己,养废了这几位银月武师呢。

  “首领,追风靴我们不也需要吗?”

  青月又问了一句,不如借机夺取好了?

  映红月摇头:“刘家的兵器,早些年便落在了定国公之手,没必要为了这个和他们翻脸,八件兵器,最核心的还是李家的剑。可惜……之前一直不曾找到,如今倒是确定了,不是在李皓之手,便是在侯霄尘之手。”

  “另外,张家的刀,落在了袁硕手中,他手中那柄无坚不摧的刀,应该就是张家的刀藏匿其中。”

  说完这些,映红月考虑一番,又道:“红月近期不要和这些人有过多的接触,最近我也需要一些时间,传出消息,李家的剑,张家的刀,分别落入李皓和袁硕之手!这两柄兵器,都有极其特殊的作用。尤其是李家的剑,是整个王朝一些重要遗迹的核心钥匙,皇室那边……也告诉他们,天星遗迹,李家的剑也许可以彻底解封,别一天到晚装死了,天星王想成为人王,靠装死是行不通的,得去搏一下!”

  他笑了一声,带着一些嘲讽:“没有装死装赢的人王,自古以来,都是如此!李皓这种人,到了最后一刻,不但没死,而且越来越强,也代表了难以对付,他们自己研究资料便能明白,看着办吧!”

  青月点点头,见他要走了,忍不住道:“那首领为何不……”

  不亲自出手,擒拿李皓?

  哪怕银月危险,可如今,首领应该可以解决银月那些强者吧?

  侯霄尘一走,那是机会!

  “银月啊……轻易去不得了!”

  映红月一边朝里走,一边头也不回道:“银月开始复苏了,那一年,我去了,侯霄尘比我弱许多,却是依旧杀了二代紫月,银月的一些存在,不想我再跨入那地方了……都在威慑我,难啊!”

  一声轻叹,人已消失。

  青月见他离开了,也没再说什么,朝下方看了看,冷哼一声:“盯死了侯霄尘一伙人!首领虽说暂时不要招惹他们,可也要给我死死盯住!”

  “遵令!”

  下方鬼面,纷纷敷衍一句,倒也没太在意。

  首领都这么说了,你还非要显摆一下,何必呢。

  不过,如今七月中,其他几人死了,青月受宠,倒也不必当面反驳什么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,一些消息,也随着侯霄尘他们出银月,迅速开始传荡。

  最先收到消息的定国公府。

  伫立在东方的中心之地,一座恢宏无比的府邸中。

  一座大厅之中。

 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轻咳一声,作为第四代定国公,他年纪也不小了。

  此刻,咳嗽一阵,看向下方几位中年,叹息一声:“白发人送黑发人,小峰死在了银月,超能领域,徐家年轻一代,也没什么出色的人才了。”

  微微摇头,下方,一位和徐峰长相有些酷似的中年,沉声道:“父亲,小峰死在银月,和那侯霄尘脱不了干系,如今侯霄尘入京,离开了银月,哪怕他强悍,也并非无法解决!巡夜人那边,黄龙恐怕不会让他站稳脚跟,不如……”

  “侯霄尘先放放吧!”

  老人轻咳一声,“光明剑应该快回来了,有消息传来吗?”

  “还没。”

  中年皱眉:“光明剑……哼!我怀疑她此次并未出力,否则,以她的实力,只是探索遗迹,结果她一点事没有,小峰却是死了……”

  中年下方,还有一位稍显年轻的男子,此刻缓缓道:“大哥,不要太过伤心了,光明剑实力强悍,徐家还需要光明剑做事……”

  “那是死的不是你儿子!”

  中年冷哼一声,作为传承两百年的家族,其中的勾心斗角也不少,自己这弟弟,大概巴不得自己和自己儿子一起死了算了。

  说的轻松,不要迁怒光明剑,死的是你儿子,你就不会这么镇定了。

  小峰一死,追风靴的归属,又成了悬念。

  自己这弟弟,大概很开心吧。

  “当当!”

  老人轻轻敲了敲桌子,打断了二人的争吵,语气平静,倒也见怪不怪了,开口道:“不要争论这些了,光明剑回来的话……安排一下,伏杀了她!小心一些,她实力强悍,不好对付……”

  这一刻,哪怕中年也是一怔,有些愣神,看向老人:“父亲,我不是这意思,我知道她实力强悍,对家族还有用……”

  他只是发个牢骚,还真没想过要击杀光明剑,对方很强,杀她,也许会付出极大的代价,而且现在对方还在为徐家办事。

  死了一个儿子是难受,可是……再搭上一个光明剑,也许更头疼。

  他没想到,自己父亲,居然真要对付光明剑,出人预料。

  老人看了一眼他们兄弟,叹息一声:“若是可能,我也不想,光明剑能入徐家,一直为徐家效力,那是最好不过的事。可你们兄弟也知道,追风靴,能用的人不多,我倒是能动用一二,可那光明剑……自身丑陋,还嫌弃我老……”

  老人自己都笑了,摇头:“小峰倒是眉清目秀,她还愿意一二,我的话……那老妖婆,恐怕是不愿意的。原本想着,委屈一下小峰,可有了这老妖婆帮忙,小峰也能有个得力帮手,男人在世,也无需介怀这些,待徐家走出东方,自然可以压制她!那时候,还不随小峰心意?”

  “可如今,小峰一死,无可奈何!”

  老人起身,叹息一声:“我也不想如此,可那老妖婆,必然要强夺追风靴,杀了了事吧!这些银月武师,桀骜不驯,难缠的很,也养不熟,银月的女武师,只能靠一些男人镇压着,小峰一死,她断了念想,恐怕不会善罢甘休……”

  下方,两兄弟此刻对视一眼,都有些了然,也有些凝重。

  “父亲,据说这些武师,强大到了极致,可以解封战力,这光明剑……是不是也到了这个地步?”

  “可能吧。”

  老人也不是太确定,沉声道:“她之前暴露的巅峰战力,也有旭光后期之力,具体如何,她也不曾展露,可武师隐藏一些实力,也属正常。调动定国军几位将领,联手伏杀她!”

  “明白!”

  两人急忙点头,再也不说什么了。

  看来,父亲是铁了心要杀了光明剑了,定国军横行东方,几位将领实力都极其强悍,单独一位,恐怕都不弱于那北三省的镇北将军。

  父亲这意思,是要调动多位,联手围剿了。

  老人也不再说什么,刚要离开,想了想又道:“对了,杀了光明剑之后,调动人手,去银月试试那李皓的底,红月那边有消息传来,小峰也许是被那李皓所杀……还有,他可能手持李家神剑!”

  至于李皓杀了徐峰,人都死了,去银月大费周章,其实也没太大必要。

  可是……事关李家神剑,那就不同了。

  八大守护家族的神兵,到底多强,一般人难以理解,可作为手持刘家神靴的他们,倒是知晓一二,那追风靴,正是刘家传承之物。

  神异无比!

  定国公府,能在早些年,协助天星皇室,定鼎天下,其实也和这双靴子有些关系,一代定国公,两百年前,可是号称陆地神仙的斗千武师。

  那时候的斗千,可不是现在的斗千可比的,那时候,除了银月之外,各地武师很少,斗千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而徐家,那个时候,便有一尊斗千坐镇。

  强悍无比,一人破千,是皇室当年定鼎天下的关键人物,而且速度奇快,哪怕遭遇同为斗千的武师,徐家第一代定国公,也曾击杀过,一切都依仗那追风神靴。

  也是近些年,随着一些古籍内容传开,挖掘了更多遗迹,徐家这才知晓,这靴子,乃是当年号称八大守护家族之一,刘家的传承之物。

  原本,对这八大家,徐家也没掌握太多讯息,可随着红月在银城布局暴露,那个小到没人在意的边疆城市,瞬间成为一些人眼中的核心。

  八大家,居然在这个小破地方……打破脑袋,他们也没想到!

  结果,还不等大家反应,布局,银月就出了剧变,眨眼间,从三阳陨落,到旭光大量陨落,让徐家也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李家神剑,八大家兵器排名第一,老人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有极其特殊的效用。

  红月那边,传讯四方,不外乎忌惮银月武林,忌惮侯霄尘这样的人物,大家都知道映红月心思……可宝物当前,岂能不动心?

  老人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离去。

  光明剑……可惜了啊!

  好不容易收拢了一位银月顶级武师,本想增强家族底蕴的,现在倒好,希望围剿伏杀过程中,不会出现差错。

  ……

  短短一日间,各种消息,在一些高层,一些强者之间传荡。

  就如侯霄尘当日宣传血神子之效,导致红月短时间内损失惨重,直到红月这边,格杀了不少强者,这才止住了一些颓势。

  而此刻,关于李家神剑的消息,也在一些人耳边传荡。

  血神子,真正的顶级强者,其实不是太在意,因为他们知道,这东西,数量除非特别多,否则,现阶段,那些弱小的血神子对他们帮助不算太大。

  所以,顶级强者动心的不多。

  然而,八大家的神器,动心的都是这些顶级强者。

  ……

  银月。

  白月城。

  巡夜人总部,李皓还没从侯霄尘离开的阴影中回过神,正在和郝连川大眼瞪小眼,两人对整个巡夜人体系,一头乱麻的时候,李皓这边,又收到了一条不太好的消息。

  侯霄尘那无人的办公室中。

  一台红色通讯响起。

  李皓看了看郝连川,郝连川看了看李皓,两人刚刚正在这里悲风伤秋来着,此刻,忽然红色通讯响起……感觉不是好事。

  郝连川看向李皓,扬了扬肥肥的下巴:“我头疼,不想接,你接!”

  李皓狂翻白眼!

  我还头疼呢,我长这么大,就没管过人,小时候倒是当过班长,可也只是索要过一些糖果,猎魔团那边,也只是大家自觉管理,现在我还头疼呢。

  可这红色通讯,这时候响起,感觉不太简单,李皓还是迅速接起。

  通讯那头,传来声音:“李皓还是郝连川?”

  “我是李皓……”

  李皓好像隐约听出来是谁了,不过不是太确定。

  “那就好,自己最近不要乱跑,要不就现在去追侯霄尘,一起去中部,要不……就在白月城老实待着!中部有些消息流传,你手持李家神剑,神剑可以开启大量核心遗迹,甚至是皇室掌握的遗迹……你知道其中含义,八大家消息渐渐被人掌握,你的麻烦……恐怕只会越来越大了!”

  李皓一怔,半晌才道:“我交给……”

  “行了,当所有人都很傻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无言,看来,大家不傻,这么说,现在有人觉得,星空剑还在自己手上了。

  关键是,早不传播,晚不传播,等侯霄尘一走,消息就传开了……看来,背后没人了,果然容易被人惦记啊!

  之前,一些人忌惮侯霄尘,都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  现在,倒是不装了。

  麻烦事,果然是一件接连一件,李皓无奈,那人又道:“不止你,你老师也麻烦不小,张家的刀,据说在他手中,原本一些人还不在意他对付红月之人,现在……大概也少不得找他麻烦了。八件兵器,具体在哪,不是太清楚,可就算分布,也都是在一些大势力之中,唯独你师徒,最为弱小,还掌握两件,你说,不找你们找谁?”

  李皓皱眉:“消息红月传出去的?”

  “你怎么想到的?”

  李皓恢复了平静:“我就算了,我老师这边,除了红月的人,除了映红月对八大家极其了解,否则,没人会想到,他会拿着张家的刀。”

  不说老师就算了,一说袁硕也掌握八件神兵之一,李皓直接确定了,消息就是映红月传出去的!

  考虑一二,李皓问道:“我留在白月城,就没事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那我出去了……白月城无法给我庇护吗?”

  “不行。”

  明白了!

  李皓也只是问问,倒也没真的太过在意,此刻,他有些无奈,星空剑这一暴露,代表之前的一些布置,都废掉了,大家不再聚焦侯霄尘了。

  幸好,现在大多数人,只知道神兵厉害,不知道具体效果,否则……麻烦大了!

  知晓的人,现在只有老师,南拳,地覆剑……这些人,倒是不会如何。

  李皓心中升起种种念头,忽然明白,为何侯霄尘要他跟他一起走了,也许,这位早就判断到了,他一走,李皓留在银月,必然麻烦缠身!

  “多谢提醒!”

  李皓道谢,话都没说完,通讯挂断。

  李皓无语,郝连川好奇道:“谁打来的?”

  他倒是听到了声音,一时间也觉得耳熟,却是没想起是谁。

  李皓朝东边扬了扬下巴,郝连川一怔,很快想到了一人:“赵署长?他还和部长有单独通讯频道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无语了:“都在银月,还是两大机构首脑,有单独通讯频道,很奇怪吗?”

  老郝怎么想的?

  还一惊一乍的!

  郝连川摇头道:“不是,那老头和部长一直关系不好,其他人就算了,他……还有,这老头,居然会告知你这些消息,啥意思?”

  “谁知道呢。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,郝连川想了想又道:“是不是代表,麻烦更大了?”

  “大概是吧。”

  “你那李家的剑,到底有啥用?要是用处不大,之前直接交给部长算了,也免得麻烦缠身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郝连川,半晌才道:“郝部,你今天怎么胆子变小了?”

  一点没有之前的霸气了!

  之前,哪怕知道三大组织强者多,这位也是兴致冲冲地要杀红月强者,夺取血神子,可现在,好像生怕麻烦缠身。

  郝连川不想理他,自怨自艾。

  废话!

  我一个三阳中期,没了侯霄尘狐假虎威,我他么敢招惹谁啊?

  老侯也不地道,要走了,还要我围剿三大组织成员,现在好了,你一拍屁股走了,还带走了整个武卫军,包括玉大秘都给带走了……留下我,可怎么办啊!

  郝连川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,很想抽根烟,摸了摸口袋,忽然想起……自己不抽烟。

  片刻后,稍微振作了一下:“算了,不想那么多了。好在遗迹中清理掉了大部分超能,三大组织有些漏网之鱼,也不算太多,这时候只能祈祷,这些王八蛋都不强,千万别有旭光来捣乱,否则……咱们还真不好办!”

  “另外,你的麻烦好像也不小,那就听话好了,你就安心在白月城待着吧,要不等侯部杀回来,要不……你就找个地方躲躲。”

  没想太多,郝连川又道:“侯部走的时候,非要提拔你,大概也有让你独当一面的意思,这样吧,海防那边你来负责,我抽调一些超能给你,补充你那边的防守。至于白月城之外,你又不能随便出去……那就我来吧,希望不会被人盯上,反正还是以前的老样子,本来这些也是我来负责的。”

  说到这,他稍显迟疑地看了一眼李皓,忽然道:“李皓,那个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李皓狐疑地看着他,又有啥怨念?

  郝连川沉声道:“海防那边,你可别不当回事!银月的确没有海盗入侵,所以大家对海盗感悟不深,可我知道,北海附近,一些大城都可能会被海盗突袭,一次死伤下来,都是成千上万,甚至发生过屠城惨剧!你一个不当心,一旦被海盗跨入陆地,冲击城池,一些城市是没有巡夜人分部的,那时候……就是生灵涂炭!”

  “月海的海岸线,还是很长的!你这边人手又不多,你不要以为,守住了白月城那点防线就完事了,海盗冲击,大概也不会贸然冲击白月城……更可能,还是周边一些城池。”

  “银南16城,除了白月城之外,还有三座城市毗邻海岸线,分别是南渡、丰海、流云三城,而其中,只有南渡那边有巡夜人分部驻扎,两位日耀坐镇那边……其他两座城市,都没什么超能存在。”

  李皓顿时皱眉:“那武卫军,以前怎么驻守的?”

  “不驻守,主动出击,隔三差五地,都会主动清剿一次!”

  郝连川认真道:“武卫军,在海上还是有些名声的,一般海盗也不敢侵犯银月海域,主要是这边贫瘠,对那些海盗而言,来银月打秋风,还不如去北海那边,那边更富裕。可如今,武卫军走了,你觉得,那些海盗会不会顺手来这边捞一笔?”

  李皓瞬间头大!

  三座城市,加上白月城,四座城市。

  而他手底下,现在人手――50人!

  若是刘隆一走,49人。

  就这么点人,让他驻守四座城市……开玩笑呢。

  除非他和武卫军一样,主动出击,在月海和北海的交叉口,直接歼敌在外,否则……这不可能守得住的好吧。

  郝连川也是郁闷:“别看我,我能守住陆地城市就算不错了。”

  他也没办法。

  “驻军、巡检司那边……”

  李皓看了他一眼,郝连川思考一番道:“也不是不能求援,可原本,巡夜人是权柄最大的机构,海岸线加上城市超凡力量,都归我们管辖,可一旦交出去……就拿不回来了,其实我也没啥意见,不是说非要争权夺利才行,可侯部刚走,咱们就丢了他打下来的地盘……”

  有些说不过去啊!

  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  李皓也没再说什么,起身便要离开。

  郝连川急忙道:“你走了?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李皓郁闷道:“先回武卫军驻地再说,另外……给我配几辆车,每次赶路,都是自己跑,没面子。”

  “行!”

  这次郝连川倒是没啥可说的,太简单了。

  李皓思考一番,丢出了一个瓶子:“里面有点血神子,郝部你用了吧,能找到第五条超能锁最好,没有的话……再想办法吧。”

  郝连川一愣,你还有血神子?

  他打开瓶子一看,微微吸气,还不少,其中好像有几枚都是三阳层次的。

  “哪弄的?”

  “杀人杀来的。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“行了,郝部没必要那么悲观,陆地这边,问题不大,现在主要是海域,我负责就行了!给我派几位水系超能过来就好,其他体系的,倒是用处不大……哦,飞天系、探查系也行。”

  一说到这,他一愣,笑了起来:“就云瑶、胡浩、李梦三人就行了!”

  这三位,恰好都是他说的体系。

  也是巧了!

  李皓都没时间去考虑这茬,忽然想起来了,这三位也跟着来了白月城,现在就在巡夜人这边呢。

  “他们?”

  郝连川一愣:“他们才月冥,海防重要,三位月冥管什么用,现在巡夜人这边,日耀要多一些,还有三阳,老何也是水系,跨入了三阳层次了,我让他过去帮你……”

  不得不说,这胖子还是很够意思的。

  这时候,巡夜人三阳就三位,还要派出一位帮李皓。

  李皓却是摇头:“算了,三阳月冥都一样,只是作眼线使用,三阳浪费了,就这样吧,而且都是我熟人,方便一些,何部长和我不熟,还是老资格,给我打下手,也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那行吧。”

  郝连川见他坚持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见李皓要下楼,也跟着一起走了下去,边走边道:“你说,侯部这一走,等到了中部,还能活着回来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瞥了他一眼,你这话,怎么感觉有些盼着人家挂在中部呢?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哎,李皓啊,我现在很颓废啊……”

  郝连川叹息连连:“原本一位三阳,我觉得,三阳还是很厉害的,可这些时日,死了那么多旭光,死了上百三阳,我又觉得,三阳不保险,可我天赋真不行,第五道超能锁迟迟无法呈现出来,我是废了……”

  “郝部,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?”

  李皓无语了,叹气到现在,你想说啥……你直接说好了!

  “咳咳,也没啥,就是想说……那个……带老哥一起发财啊!”

  这胖子,忽然喜笑颜开,一点没有刚刚的愁绪满面。

  李皓愣住了,啥意思?

  郝连川挤眉弄眼:“老侯走了,银月就是咱兄弟俩的天下了,我听说……你干掉了旭光?小老弟啊,跟哥哥就别装了,我都叹气半天了,也不见你说帮我一把,我就直说了,有了好处……杀人放火的事,我也可以干的,王明那小子太弱了,还能比我更有实力?”

  什么跟什么啊!

  李皓彻底无言了!

  卧槽!

  这胖子,从哪听来的风声?

  还一起发财……你当我是土匪吗?

  还有,啥时候咱俩成兄弟了,前些天,我都喊你叔的,今天就成哥俩了?

  这胖子叹气了半天,李皓还以为他真的发愁,怎么现在感觉……这家伙是觉得侯霄尘离开了,他更有发挥空间了呢?

  “郝部……”

  “叫郝哥!”

  郝连川正色:“不要太见外了,王明那小子,几天就到了日耀后期,我要求不高,下次有买卖,喊我来,给我弄到三阳巅峰就行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彻底无语,不再说话,这位脑子不太清醒,不想说啥。

  他迈步就走。

  后面,郝连川传音道:“海盗其实也有宝贝的,海中宝贝多,你要是出去清剿,记得喊我,我虽然是火系,可在海中也能一战的,陆地上其实没啥危险,海中才有机会……记得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头也不回地跑了,疯了!

  郝连川这家伙,出乎自己预料,李皓还在头疼呢,他居然缓过劲了,居然怂恿李皓主动出击,一起去打劫海盗……这他么还是人能做的事?

  耳边,再次响起郝连川的声音:“真的,海盗有宝贝的,不信你查查武卫军资料,海中宝物多,据说,大海深处,还有古文明遗留下来的遗迹,矿脉,甚至还有生命泉水留下来,趁着现在没人管咱们,都觉得咱们现在只能拱卫白月城……出去干一票,保证能发财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跑的越来越快了,再慢一点,他怕被这胖子给怂恿了,我这边还没想好呢,你倒好,光想着发财了。

  “回去查查资料,真的,月海附近,其实也有几股海盗势力……到了海中,有强敌找你,也难找到你踪迹,我记得武卫军那边,以前还分了一艘船,好像也是源神兵,不知道有没有带走,大概率没有带走,你回去看看,别忘了啊,要快,时间长了,北海大盗就来了,咱们趁早解决小盗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时候的李皓,已经彻底消失在他面前。

  郝连川见他跑的飞快,叹息一声,摇头。

  胆子不大啊!

  不趁着现在干几笔,我怕没机会了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