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03章 回归(求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归途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一直皱眉。

  刘隆也在皱眉。

  王明见两人皱眉不语,很是疑惑,怎么了这是?

  “你们……还没捞够?”

  王明问了一句。

  李皓回神,摇头,古怪道:“老师丢了,我记得!关键是……我是不是还丢了别的东西?”

  啥?

  两人疑惑。

  刘隆也叹道:“大概是,柳艳……是不是回去了,还是去白月城了,我忘了问了!”

  他把柳艳丢了!

  李皓倒是不担心柳艳,肯定没问题,侯霄尘在呢。

  关键是……丢了狗子!

  “黑豹呢?”

  李皓想起了黑豹,皱眉道:“这家伙,从去了横断峡谷就不见了,我进去的时候没看到它,出来也没看到……丢了?”

  刘隆也想起了黑豹,那可是学会他九锻劲的狗子。

  此刻,也很遗憾:“大概……被人宰了吃火锅了吧?这一次来的强者多,这狗子一看就皮光油厚的,搞不好就被人盯上给宰了。”

  李皓瞥了一眼刘隆,老大说的不是没道理。

  可是……黑豹可是我养的!

  吃了我许多剑能呢!

  这要是被人给宰杀吃了……那也太亏了,我都没想吃。

  可是黑豹的确没出现,李皓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跑了还是如何,此刻只能叹息一声,算了,老师都丢了,还在乎多丢一条狗吗?

  车辆,缓缓开着。

  这是上次开过来的,没想到倒是没人去偷……也是,来这的,不是强者就是更强者,谁会要一辆车?

  正开着,忽然,面前瞬间蹦出一人!

  李皓眼神微动,王明迅速停车。

  武师!

  若是超能,李皓早就发现了,唯独武师,才能在他们没发现的时候,瞬间出现。

  再一看……快贴到车窗上的那张脸,胡子拉碴,一看就知道是谁了。

  南拳!

  昔年,银月两大拳王之一的南拳之王。

  贺勇!

  之前侯霄尘出手,这家伙吓的拔腿就跑,没想到现在出现了。

  刘隆和王明瞬间跳下车,都是格外警惕,也惊讶无比,这家伙胆子好大,侯霄尘刚走,他就出现了,这是要袭击他们?

  在银月,不怕侯霄尘发怒?

  刘隆也是声音凝重:“南拳前辈,有何贵干?”

  贺勇瞥了他一眼,眼神微微一动:“斗千?也是个武师!小子,你叫什么?”

  “刘隆!”

  “刘隆?”

  贺勇想了一会,笑了:“银枪的儿子,没错吧?没想到啊,你父亲死了,你倒是晋级了斗千,看来没少从袁老魔那里取经。”

  没有袁硕指点,他不觉得银月其他人可以轻易跨入斗千层次。

  尤其是刘隆这种武二代。

  是的,这就是武二代。

  刘隆,没有经历过当年的大风大浪,那时候才是风云激荡的年代。

  “不过你不行!”

  贺勇很狂,没把他当回事,至于日耀的王明,他都懒得正眼去看。

  等李皓从车中走下来,贺勇也不藏着掩着,直接道:“小家伙,带我去找你师父!”

  “找不到。”

  李皓摇头。

  贺勇哈哈大笑道:“那也没事,你是他关门弟子,你找不到他,他迟早也会来找你!我不急,等他!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:“前辈找我师父……”

  “切磋!”

  贺勇张狂无比,“老子要见识一下蕴神武师的厉害!”

  “孙一飞已经战死,他是三阳后期……”

  李皓提醒了一句,他其实猜到了。

  这些老辈武师,好像不怕死,他们是真的想来见识一下蕴神的厉害。

  贺勇此人,之前在悬崖上说那些话,其实隐约还有些保护李皓的意思,可能是不愿意看到武道传承断绝。

  当然,不是很明显罢了。

  李皓对这些武师,说恶感,那也不至于,只是武师的确太过好斗,有些时候显得很烦人。

  贺勇冷笑:“那又如何?孙一飞的齐眉棍,早就废了,一个假武师罢了!老子是货真价实的斗千武师,而且晋级多年,换血三次,筋骨强壮,你以为老子是一般的斗千?”

  他猖狂无比:“斗千之上,老子的确没能寻到路,可这些年,老子也没废了!在皇室,别的没有,宝贝真不少。强筋骨,换气血,甚至吸收了大量神能石,这些都不是你能想象的!”

  “袁老魔杀孙一飞,是厉害……可要说碾压老子,老子也不信!”

  他很自信,就算不敌袁硕,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他没找到蕴神的路,但是他在皇室也没闲着。

  各种宝物,不知道服用了多少。

  筋骨强壮,气血强盛。

  李皓其实感受到了,这家伙很厉害,甚至有可能比现在的自己还要强一些……就是一种感觉。

  要知道,李皓虽然刚晋级斗千,可感悟了地剑势,又吸收了大量神秘能,强化五脏。

  他未必比得上现在的袁硕,但是很可能和当初刚晋级的袁硕差不多了。

  当时,老师也是晋级后,和三阳开战,血刀诀爆发,杀了一位三阳初期。

  如今的李皓,应该也可以!

  当然,可不可以,战过才知。

  可眼前这家伙,感觉比自己还要强大一些,可见,的确有几把刷子。

  见李皓好像陷入了沉思,贺勇不耐烦道:“小子,考虑什么?找不到你师父,我就跟着你!”

  李皓笑了:“行啊,三天后我去白月城,前辈和我一起便是!”

  贺勇脸色变了变。

  侯霄尘!

  他哼了一声:“少拿侯霄尘吓唬老子,怕他不成?他一天没反,一天就是王朝的人,他敢杀我?”

  “真要反了……那就没办法了!”

  贺勇咕哝一声,又道:“拿他吓人没用,除非你师父出来,不然,老子不会走的!”

  “地覆剑洪师叔也在附近……”

  “超能废物,滚蛋,没兴趣搭理他!”

  贺勇骂了一声,对地覆剑跨入超能很是不满。

  刘隆皱眉,这一次,他开口了:“前辈,强人所难,是否不太合适?我们还有公务在身,没时间陪前辈玩闹……”

  “玩闹?”

  贺勇怒了,咆哮道:“袁硕既然跨入了蕴神,向天下展示了武道之强,为何不愿现身一战?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想杀我师父的人太多,前辈这不是逼着我师父出来送死吗?这就是前辈的想法?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,逼我师父出来一战,那时候,多少人会杀他?”

  贺勇微微一怔,很快狂妄道:“怕什么!谁来打死谁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几人无语,这家伙疯了吧。

  打死谁?

  你以为你是谁?

  贺勇不疯,他冷笑一声:“看我做什么!侯霄尘一反,银月揭竿而起,袁硕受他庇护多年,如今当然要给他卖命,有侯霄尘在,谁敢杀他袁硕?”

  李皓皱眉,王明也不满道:“你这人,怎么胡说八道,我们部长一心为公,什么造反不造反,你别以为你来自皇室,就能造谣!”

  “小屁娃娃,知道个屁!”

  贺勇冷笑一声:“侯霄尘今日不反,迟早也得反!他不反,他就得去中部,九司不可能容忍他这位强大的存在,坐镇边疆,坐山观虎斗,等待时机!”

  “哪怕逼反了侯霄尘,也会强行让他去中部,不去就是造反!”

  “甚至,为了杀鸡儆猴……他侯霄尘,就得当这只鸡!是,有人公开造反,是很麻烦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可一旦瞬间扑灭,威慑四方,王朝反而会得利!”

  一瞬间,李皓几人心中一动。

  逼反侯霄尘!

  是啊,大家想的都是,王朝不敢这么做,一旦逼反了一位大员,其他地方怎么办?

  可是……王朝大人物不傻。

  若是能迅速扑灭侯霄尘呢?

  第一位反王,一枪杀死旭光的存在,却是在造反之后,瞬间被剿灭,那时候,其他人还有这心思吗?

  就算有,也不敢轻易暴露了吧。

  杀鸡儆猴!

  所以,按照贺勇的说法,王朝一定会继续逼迫侯霄尘入中部,不去……真有可能定他谋反之罪!

  而这一切,其实之前大家没细想过。

  总觉得不会如此,王朝不敢如此,边疆一乱,乱的不是一两处。

  可此刻,贺勇却是说了另外一种可能性!

  贺勇见几人无声,哈哈大笑:“怎么,随便说几句,吓到了?放心,没那么快,就算逼反侯霄尘,也有个程序,先谈,谈完了再三征三升,昭告天下!”

  “今日升他去当巡夜人副部长,总部的那种!明日,直接让他统帅巡夜人!后日,让他进巡检司,成为第一副手都有可能……三征三请之下,他侯霄尘还是不去……那就是造反!”

  “王朝办事,都是有程序的,不是随便乱来的。”

  贺勇哈哈笑道:“当然,不排除一些家伙,在银月搞点事情出来,直接逼反了那家伙,那更简单,只要做好了准备,那就迅速扑灭他!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,没说什么,只是再次转回话题:“前辈,我真不知道我师父在哪,你若是愿意……那就跟着好了!”

  贺勇皱眉道:“一点消息没有?据说受伤了,不会死在了路上吧?”

  李皓笑了:“前辈说笑了,我老师学究天人,武学通天,岂会死在无名之地!”

  “那最好!”

  贺勇眼神带着一些冷意:“他死了,老子还真舍不得,当年的老魔头,可没少祸乱我们!”

  李皓懒得理会他。

  对这位,不喜欢,也不排斥。

  跟着就跟着,无所谓。

  武师,有些人就是这么一根筋!

  他上了车,贺勇见状也要上去,李皓有些发愣:“前辈也坐车?武师还是最好走路……”

  贺勇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  凭什么要走路?

  李皓解释道:“走路,可以最大限度地预防偷袭,这是我老师说过的,我们都是半吊子,无所谓,我觉得前辈是高人,而且当年在银月名声不小,搞不好也有仇家,一旦被偷袭……那死的太冤枉了!前辈,我们开慢点,你在后面跟着就行,还能活动一下筋骨。”

  贺勇想了一下,是有一些道理,武师也的确很喜欢步行。

  可是……从这到银城,一千多里地呢。

  他虽然强悍,可是……也会累死人的!

  李皓见状又道:“前辈,难道说拳王只是擅长拳法……明白了,前辈上车吧!我师父全能,他一般都是走路,因为他擅长五禽之法,无论是拳掌还是轻功步法,都是一流的,之前来这边,他只是步行,也没落后丝毫,一直跟着我们,我以为前辈也擅长步法,这才记起前辈是南拳之王,不是南腿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贺勇看着他,半晌,冷笑一声:“看不起谁呢!真正的武师,都是全能,只是擅长方向不同罢了!滚吧,老子跟着你们!”

  李皓示意王明开车。

  走人!

  和这位,没什么可说的。

  对方认定了跟着李皓能找到袁硕,那就不会轻易放弃,除非打他一顿,可李皓为人低调敬老,怎么会干那种事?

  当然,也有这家伙穷困潦倒的原因。

  武师……杀了又没什么好处。

  看他孑然一身,什么都没带,就一双拳头,难道干掉他,割了拳头套在手上玩?

  车辆迅速启动。

  后面,贺勇没急着跟着,只是默默看了一会,哼了一声,片刻后,跑到了远处,从石头后面推了一辆摩托车出来……

  是的,摩托车!

  嗡地一声,贺勇上车,迅速追去!

  小兔崽子,以为老子傻瓜吗?

  还跑一千多里……我他么有病差不多。

  再强的武师,跑这么远,真遇到了偷袭,那才反应不过来,不愿意搭老子就直说,还来这一套,和他师父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。

  ……

  车上。

  李皓朝后看了一眼,没看到那家伙,也不在意。

  看向刘隆,问道:“老大,你对南拳了解吗?”

  “一般,南拳贺勇,拳法通神。我父亲曾经在我小时候提过几句,贺勇胆大心细,看似莽夫,实际上为人精明。”

  刘隆回忆了一下又道:“超能崛起后,贺勇很快消失,看样子是混入了皇室,避开了超能之争,他毕竟是接近斗千的武师,当年银月的武师还是很吃香的。我不知道他是跨入斗千后进入皇室,还是之前,若是之后才进入,那斗千武师,在哪都很吃香!”

  “皇室虽然退居幕后,可皇室也不是真的彻底没了威信和财富,皇室还掌握着一些财富和力量,包括当年极其有名的黑甲军,还在皇室掌控之中。”

  黑甲军!

  历史记载,这是定鼎天下的一支强军。

  李皓忽然道:“皇室也是通过挖掘遗迹起家的,这黑甲军,而今听起来,是不是有些类似于之前的黑铠?”

  “有点!”

  刘隆点头道:“很像,都是防御无敌,无坚不摧!当年还是武师为主,几乎没人可以攻破他们的防御,横扫99行省,连银月都被迅速拿下,可见对方之强!”

  说着,又道:“这贺勇加入了皇室,而且看起来混的其实还行,这一次来银月,找袁教授切磋是其一,其二,未必没有一些别的心思。”

  刘隆这人,其实也很心细,脑子也聪明,除了袁硕看不上,李皓觉得还是很可以的。

  刘隆又道:“他是皇室那边的代表……侯部长这一次暴露强大的实力,按照他的说法,九司要不强行征调,要不逼反侯部长,他代表皇室……也许有心联系侯部长!”

  这不是不可能的。

  皇室,未必就真的甘心退居幕后了。

  李皓听着,有些头疼:“越来越复杂了,真是麻烦!侯部长坐镇银月不是挺好的吗?九司怎么考虑的,非要调走他,这不是找事吗?”

  刘隆叹息:“也正常,所处的位置不一样,你要是九司司长,你放心让一位强大无比,威望极高的强者,坐镇边疆吗?关键是,这位几次不听调令,你觉得九司还能安心?”

  安心个屁!

  侯霄尘不去中部,就是最大的问题。

  此刻,开车的王明也忍不住道:“部长……为何一直不愿意去中部呢?去那,也许机会更多,说实话,在银月,其实屈才了。”

  侯霄尘为何不去中部,李皓他们也不清楚原因。

  保护银月,坐镇银月,也许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。

  不代表全部都是因为这个!

  若是真不放心银月,大不了去了中部,多一些关照,也未必有太大麻烦。

  这其中,可能有一些别的因素,李皓这些人都不知晓,也懒得去猜测。

  李皓没管这些,此刻的他,正在盘点收获。

  神能石,35块。

  水能,戒指中800方,之前飞天日耀死亡,王明收集了接近1000方神秘能,再加上刚刚杀了三位红月,收集了800方左右。

  神秘能,这一次到手剩余大概2600方。

  源神兵,断裂的一把,分成了两半,刘隆和王明一人一半。

  而他自己,木、火、水三能,各自吸收了600方左右,金、土吸收了大概400多方,这也是巨大的收获。

  而且,他还吃了6颗日耀级的血神子。

  是的,刚刚又干了三颗,虽然不是血神子,可红影其实也一样,只是少了一道程序,对李皓而言没太大区别。

  此刻的他,气血沸腾,内劲强壮。

  比起刚离开的时候,要强大十倍!

  8月26号,他们离开银城,27号战孙一飞,28号入遗迹,此刻,已经是1号了。

  9月1号!

  前后,其实也才5天时间罢了。

  而这5天,李皓的实力,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“老师的五脏,心脏吸收火能超过1000方,而且他原本自己也一直蕴养几十年五脏,不是我能比的,其他四脏能承受,在我看来,起码有500方的程度……这么说,老师的心脏,吸收的火能可能高达1500方……”

  这是对比他自己!

  也就是说,此刻的李皓,吸收了500方左右,可能才达到当时袁硕没吸收的地步。

  所以,比起袁硕,他还差不少。

  看了看手中的储能戒,再感受一下体内的神能石……

  李皓眼神闪烁,这一次,五行平衡,要是都能达到1000方的水准,差不多应该也和老师五脏水平一致了。

  那时候,欠缺的就是势!

  到了那时候,自己若是蕴养多势,融合剑势,也许……下一个蕴神就是自己了!

  “火、水、木各差400方,金、土差600方……合计2400方神秘能。”

  神秘能,差不多够用,前提是不分给王明和刘隆。

  至于神能石,李皓考虑的是,能否补充剑能,剑能才是关键,用源神兵养……真养不起!

  神能石,其实也养不起。

  可现在,好歹有35枚在这。

  之前和侯霄尘接触的过程中,为了体现价值,他展露了一下两种剑意,以及自己斗千的实力,现在曝光了,李皓需要迅速提升实力,让这些人,掌握的资料,永远都是过去式的!

  想到这些,李皓开口道:“老大,水能我还需要400方,火能400方,木能400方……”

  这三种,此刻都能满足李皓。

  李皓不等他们开口,又道:“金能现在只有200多方,土能400方左右……这些,我都先拿着,大概1800方。”

  “剩下的800方神秘能,水能为主,还有少量的火能,老大你分500方,剩下的300给王明……”

  王明开着车,也没说什么,300方其实不错了。

  他其实出力不算多。

  当然,李皓拿的多,那是他杀的多。

  只是……他有些怨念道:“我想要金能!”

  刘隆要水能没问题,难道剩下的火能给他用?

  他想要金能!

  李皓开口道:“金能我有用,另外,你给我吸一点五行能,哪怕不能提升实力也没关系,金能吸多了,你迟早要挂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五脏不平衡!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少废话,这是老师说的,又不是我说的,你不信,找老师去聊聊去。”

  好吧!

  王明有些无语,可想了想,李皓不至于乱说。

  当然,不排除这家伙为了不给自己金能,选择了欺骗自己这个老实人。

  2600方的神秘能,李皓足足拿走了1800方!

  而在场几人,都没觉得有何不妥。

  李皓盘算了一下,这样的话,自己还差400方金能,200方土能,这样,都能达到1000方的水平了。

  至于巡夜人答应的5000方,现在他没提。

  等去了白月城再说。

  不行的话,就用神能石补足。

  想到这,李皓张嘴,开始呕吐……

  刘隆看着,有些无语,真恶心!

  当然,他想拉出来的想法更恶心。

  很快,李皓吐出了十多颗神能石,开口道:“加上刚刚3块,总共35块,有大有小,以弹珠大小为一个单位,大概能分成50块弹珠大小的神能石。”

  这些神能石,大小不一样,只能如此区分。

  “我分25块,老大15块,老王10块,有意见吗?有意见,咱就直接说。”

  这一次,都是李皓做主分配。

  阎罗的人,是他杀的。

  刚刚那三人,也是他杀的。

  所以他分配起来,也是不客气。

  王明喜笑颜开:“没意见!”

  他最大的功劳,其实不在这,而是在于之前杀张婷,他两次出手,占据了先机,给他们制造了机会,所以李皓分配的时候,考虑到了这些,否则,按照后面的贡献,他是没资格分取这么多的。

  刘隆也微微点头:“可以!”

  李皓不说话了,直接拿出一块神能石,贴在了小剑之上,结果……没反应!

  李皓脸色微变。

  是不行,还是方法不对?

  之前吃那条小蛇,吃乔飞龙的老婆化成的黑影,都是小剑自己吞噬的。

  神能石……为何不可以?

  他皱着眉头,如果不行,那剑能未必足够他提升到五脏1000方的水平,这就很麻烦了。

  “难道……用剑破开才行?”

  神能石,可以将能量内蕴,不外溢。

  也许,需要破开。

  李皓也是果决之辈,二话不说,一剑切出,直接将神能石切开,一股浓郁的土系能量溢散出来。

  这时候,小剑好像微微动了一下。

  但是……还是没兴趣的样子,并未吸收。

  李皓急了!

  这也不行吗?

  想到了什么,他运转起五禽吐纳术,这时候,小剑好像活跃了一下,剑能往外涌……不过李皓并未吸收剑能,而是控制小剑,去接触土能。

  这一次……有些作用了!

  小剑好像这才感受到了这股能量的存在,稍微吸收了一些能量。

  可是,好像又有些嫌弃。

  只是吞吐了一阵,片刻后,车上还留下不少有些杂质一样的能量,混杂的很。

  李皓眼神微动,有些明悟。

  星空剑,嫌弃这股能量太杂了!

  可是……艹!

  这可是神能石,当今世上,最精纯的神秘能了,多少人舍不得去用。

  怪不得小剑从来不对神秘能感兴趣。

  连神能石,它都嫌弃不够精纯,何况是神秘能,那在小剑这里,恐怕都是渣滓了!

  李皓头疼!

  不过,好歹吸收了一些,李皓感受了一下,剑能好像浓郁了一点,但是没有吸收源神兵时的那种突然爆发感。

  “哎!”

  一声叹息,李皓无言。

  算了,有用总比没用强,起码可以吸收一部分,而且剩下的这部分,其实也能用,感觉和一般的土系神秘能差不多。

  剑能能提纯……李皓又突发奇想,提纯后,小剑会吸收吗?

  可又一想……那我是个白痴吧?

  剑能的作用,就是提纯,强化,提纯后的元素能,已经消耗了不少剑能,就算吸收了,恢复了一些剑能……那不是两头都空了?

  白花了剑能,还把神秘能给浪费了!

  最终剑能维持了平衡,神秘能却是没了……图什么?

  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,李皓不再想这些,开始吸收破碎后留下的土能,车上,王明和刘隆都在吸收,虽然土能不是主修,可那有什么关系?

  不浪费就行!

  李皓坐在车上,不闲着,一路修炼。

  王明开着车,后面的贺勇隔着老远的跟着,也没干扰到他们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就在李皓他们返回银城的时候。

  银月附近,还有一个行省,名为临江行省,境内被一条大江穿过,横跨行省,这条江,甚至贯穿了十多个行省,跨度极大。

  而这条江的起源,就在临江行省内。

  江名云江,云上之江,源头在一座高山上,好像位于云端。

  源头所在的大山,名为云山。

  云山,常年被云雾笼罩,人烟罕至。

  今日,却是来了一位老人,身体轻盈,一个跨步,瞬间跨越数十米,高大的云山,挡不住他的步伐,没多久,老人攀越至云山山腰处的一个平台。

  平台上满是落叶,也有一些石头,不太干净。

  “老朋友,还在这吗?”

  老人跨步而来,喊了一声,中气十足。

  片刻后,一道剑芒闪烁而来。

  一剑从天而下!

  老人一拳打出,如猛虎咆哮,下一刻,心火猿浮现,又是一拳,轰隆一声巨响,剑芒消散,一道人影浮现。

  “哈哈哈,碧光剑还是这么凶残!”

  袁硕大笑一声,看向来人,笑道:“见了老朋友,这么客气?”

  面前,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不到的妇人。

  眼神冰寒!

  她看向袁硕,冷冷道:“袁老魔,你还没死!”

  “哪有那么快!”

  袁硕笑道:“消息听说了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跨入斗千之上了,蕴神境!”

  妇人冷冷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  说是这么说,眼中还是露出一抹惊色,难怪刚刚这家伙强悍无比,一拳破开了碧光剑。

  袁硕冷笑一声:“那又如何?当然不一样了!碧光剑就不想跨入蕴神,再现银月武林之威?躲在云山多年,在这养老等死吗?”

  “我看你还是没放弃武道,那就再出江湖,杀他个天翻地覆!”

  袁硕此刻魔性十足,哈哈大笑,和往日的模样截然不同,丝毫没有对待李皓那样的慈眉善目,面目冷厉:“你跨入斗千了,我看你剑势如虹,看来也没废掉……”

  妇人皱眉:“说,想杀谁,做什么?”

  “猎杀红月强者!”

  袁硕嘿嘿一笑:“杀,强大自己!映红月这小崽子,猖狂不可一世!当年逼迫我龟缩银城,实在可恶!他培养了一种红影,吞了,强化气血和内劲,你只要吃他个三五十颗日耀境的,或者三五颗三阳境的,你五脏强化,我教你蕴神!”

  “为何找我?”

  妇人冷漠无比,看着他,有些不善。

  “为什么找你?”

  袁硕想了想,开口道:“银月武林,和我有仇的太多了,不好找别人,要不实力太弱,要不就是死了,要不就是跨入了超能……你碧光剑多年还在坚持,武道之心没断,关键是……当年我和你切磋,我那次可以打死你,看你长的好看,我没打死你,你欠我一条命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无言以对!

  没打死,就欠他一条命,这话正确吗?

  勉强……算正确吧!

  碧光剑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稍等,我收拾一下东西,另外,说目的地……”

  “临江这边的红月行踪,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一些。”

  “先杀这边的,一路杀过去,一直杀到中部去,顺利的话,到了中部,你就是蕴神了!不顺利的话,咱俩都要死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碧光剑瞬间消失,一个跃空,消失在平台上。

  袁硕嘿嘿直笑,多少年了,这女人身材还是这么好……咳咳,武师想这些干嘛,实力还在就行,就怕没实力。

  碧光剑吴红杉。

  七剑之一!

  如今,七剑之中,确定三剑死亡,唯有天剑、地覆剑、碧光剑还活着,至于光明剑是不是还活着,袁硕都不清楚。

  南北二拳,银月三枪……

  如今,活下来的不多了。

  还有齐眉棍也死了,天残脚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……

  想着想着,他又想到了一人,霸刀那家伙还活着吗?

  银月剑客多,刀客也不少。

  霸刀当年离开了银月,就没了消息,那家伙若是还活着,也能合作一下,那家伙杀人,也是狂暴无比,胆大包天,这些年居然没消息传来……真他么邪门,不是死了,就是见过他的人都被他杀了!

  正想着,吴红杉跳了下来,背着一个小包袱,手中提着剑,看样子是准备跟着一起出山了。

  就是这么简单!

  对于剑客而言,对于武师而言,当袁硕说,杀人,晋级蕴神……她没太多的迟疑。

  那就杀人去!

  银月活下来的知名武师,谁不是满手血腥?

  她也不例外!

  “走吧!”

  吴红杉开口,袁硕呵呵笑道:“速度真快,武师就是干脆,换个其他女人,不得收拾几个小时……”

  “你废话很多!”

  吴红杉面色冰寒:“而今不是你对手,我若跨入蕴神,碧光剑下,必有你袁硕脑袋落地!”

  “这话说的……”

  袁硕哈哈大笑,有些嚣张:“我怕你砍不动!碧光剑,说实话,杀伤力一般般吧,还没死去的罗生剑强大,若不是天剑那家伙好像去了中部,我都懒得找你。”

  吴红杉没说什么,天剑……七剑中最强的一位,她的确不能比。

  可是,想到了什么,吴红杉冷漠道:“等着瞧,我的碧光剑法,这些年进步不小,而且……我发现了一些秘密,我这家传剑法,恐怕现在也只是开端!”

  “家传剑法?”

  袁硕来了兴趣:“你的剑法,还是祖传的?没听说啊,你家又不是武道世家。”

  “我自己挖出来的!”

  吴红杉瞥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我小时候,父母过世,没钱入葬,我自己挖开了祖坟,葬下了父母……然后发现了这本剑谱!”

  袁硕无言以对。

  是吗?

  这个他真不知道,合着还是挖出来的。

  厉害了!

  这女人,果然不是善茬,小时候就挖祖坟,真不当人。

  他也没说什么,两人一前一后,迅速朝下飞去。

  袁硕只觉得此刻,天朗气清,正是杀人的好日子,今日起,他袁硕之名,不单单要在银月响起,也要让银月之外的人知道,他袁硕……又回来了!

  身后,吴红杉面色依旧清冷,想到了剑谱中的一些记载,也是眼神明亮。

  碧光剑,这可不是一般的剑法。

  剑谱上有些零星的记载,这也是一种古文明时期极其强大的剑法,昔年,剑法的主人,甚至追随过传说中的人王……当然,人王是谁,什么实力,如何强大……这些都不重要。

  重要的是,据说碧光剑之上,还有更强剑法!

  据说,碧光剑的主人,也许是自己的先祖,还有一位师弟,号称长生剑尊,杀戮无双,不知这长生剑是否失传了?

  当然,这些都只是古籍上的一些零星记载,早已不全,不过也让吴红杉热血沸腾。

  碧光剑,而今只是开端罢了!

  她一定会再现碧光剑之威名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