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08章 李皓真老实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大厅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兢兢业业地给大家回答了所有问题,除了无法回答的,他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  直到最后一刻。

  大厅中,忽然有人有些迟疑,但是还是开口了:“李皓小友,五禽吐纳术,真的不可能外传吗?”

  到了这一步,还是有人想问问,想试试看。

  能否外传?

  武道衰弱的时候,也许……愿意外传呢?

  李皓有些为难,思考了一番,还是开口道:“不可以!起码现在不行,除非我师父愿意,否则我无法做主,而我师父……也不一定就完全没可能!”

  李皓思索一番才道:“师父这人,大家也许比我还清楚,性格倔强,但是也愿投桃报李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!”

  “有些话,我也直说,我师父现在不现身,也有藏身躲避危险的意思。若是诸位叔伯,回去后,或者遇到了,或者看到了,看到我师父有危险,愿意搭把手……那五禽吐纳术,为何不可传?”

  李皓也是直言不讳:“命都快没了,还在意这个吗?谁若是救了我师父,我师父真不愿意传授五禽吐纳术,找我,我就是气死了我师父,我也会传授出去!”

  此话一出,又是让人群稍微骚动了一阵。

  救袁硕?

  是,如今的袁硕很强,可再强,也没到匹敌旭光的地步。

  若是袁硕真去了中部,找红月报仇,也许……真有遇到的时候,救人,若是情况允许,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武师一诺,还是很值钱的。

  那时候,别说五禽吐纳术,也许更好的东西都能获得。

  “明白了!”

  问话的那武师,露出了笑容:“若是真在中部,遇到袁师傅受伤危险,作为武师,自然不会见死不救!”

  李皓抱拳:“那就多谢诸位了!”

  说罢,最后道:“诸位,能解惑的,我都说了,若是还有不懂的,小子也无能为力!最后,我虽和红月有仇,可还是提醒大家一句,那血神子无影无形,除了源神兵可以收取之外,别无他法。大家不要为了血神子冒险。最好的办法,并非猎杀红月强者,而是联手让红月交出血神子培育之法!”

  李皓笑道:“这才是根本!若是可以培育出血神子,我们武师才有了出头之路!我李皓,今日在这,代我师父再放一句话出来,若是红月愿意交出培育之法,只要是真的,适合大众去培育的方法……我五禽门的五禽吐纳术,也可以分享出来,为武道发扬广大而出把力!”

  此话一出,整个大厅和二楼瞬间安静。

  李皓说血神子的时候,其实也有人在想,红月要是愿意分享出办法来,那不还是有些不靠谱,你怎么不让袁硕分享五禽吐纳术?

  结果……李皓居然补充了一句,也能分享!

  这下子,有些人坐不住了,急忙道:“你可以代替你师父承诺?”

  大家一起出力,未必做不到的。

  红月现在明显陷入了麻烦和危机之中,映红月未必能一直死硬地支撑下去,一旦联手逼迫他交出方案,还是有希望成功的。

  那时候,若是五禽吐纳术也出现了……简直绝配啊!

  李皓点头,沉声道:“只要确保方法是真的,而且真能培养出血神子,我能代表我师父作出这样的决定!若是不信,我可以拿巡夜人作保!他映红月敢分享,我五禽门还舍不得一门秘法?”

  “可是,没有方案的话,五禽吐纳术一旦外传,最后便宜的只会是红月,我们再傻,也不会让红月捡了便宜!”

  众人仔细一想,也对。

  若是五禽吐纳术真的传出去了,偏偏大家不会培养血神子,就红月会……那时候,红月岂不是一下子壮大了?

  “李小友大义!”

  “的确,血神子培育之法,既然对武师有利,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尝试一下的,红月的映红月当年也是武师,如今连五禽门都做出了如此之举,红月为何不可?”

  袁老魔这么难搞的人,他这边都没问题了,你映红月不行吗?

  一时间,所有的压力,瞬间转移到了红月那边。

  谋夺五禽吐纳术,还不如先想办法谋夺培育之法,这样的话,五禽吐纳术直接主动送出来了,一举两得之下,大家都能受益。

  “多谢袁王仗义,五禽门果然是我武林表率!”

  这一刻,诸位武师,都客气了起来。

  人家付出的可是传承秘术,映红月只需要付出一门偏门秘术就行,孰轻孰重,谁还不清楚吗?

  实力强大又如何?

  不给,咱们这些武师也不是吃素的,你映红月心里明白,你能执掌中部,还能镇压天下不成?

  敢不给,杀光你红月在中部之外的所有人,暗杀你红月一切超能,比起暗杀,飞天也不是武师的对手,飞天还有能量波动,一大群武师跑去搞暗杀……飞天那也得靠边站!

  ……

  发布会,就这么告一段落了。

  可现场,却是留下了一群激动的武师,不少武师准备商量商量,能否联手逼迫一下,当然,直接打到红月去那太傻,也太愚蠢。

  怎么逼迫?

  杀!

  在各大行省,开始猎杀红月之人,杀到映红月不得不公开秘法,这才是正道。

  一群武师的想法,都一致。

  谈判什么的,不靠谱。

  杀到红月承受不了,那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……

  二楼。

  一间包厢中,洪一堂吐了口气,轻声道:“红月接下来麻烦不小,除非提前公开秘法。”

  旁边,他的夫人传音道:“那若是映红月直接公开秘法,岂不是让五禽门坐蜡了?”

  那时候,五禽门是传还是不传?

  “为何坐蜡?何况,红月怎么可能低头……作为三大组织之一,因为一群武师的逼迫,就轻易低头,映红月虽然知道低头,可能会给袁硕带来一些麻烦……可这些年他打造的红月无敌之威,瞬间破灭!红月所有人都会想,今日能公开秘法,明日会否送上他们的性命拱手让人?”

  “对于一个大势力,这种情况下,哪怕硬扛到底,也不能轻易低头,否则,所有人都会用这样的办法,一次次地逼迫你!”

  “就如官方,不管你三大组织怎么威胁,怎么胁迫,一旦遭遇真的麻烦,灭城弹一出,哪怕毁灭一座城,也不会妥协,为何如此决绝?就是为了杜绝第二次的可能性!”

  作为剑门之主,洪一堂看的明白。

  若是单纯的武师,若是映红月还是独自一人,那一逼迫,还真有希望让他交出来。

  可是……人家还是大势力的主人。

  怎么可能会交!

  除非,真的扛不住了,无法承受了,那时候才有希望,不闹到红月损失惨重,他是绝对不会低头的。

  他的夫人大概也听懂了,微微点头,又传音道:“刚刚李皓他们说话,你听到了吗?”

  “隐约听到了一些……”

  洪一堂微微皱眉,很快传音道:“不用管,可以提醒一下,不要参与进去,利令智昏,如今还是侯霄尘的天下,就算知道这些事,除非想和侯霄尘撕破脸,否则,谁敢冒险?”

  当然,总会有人不怕的。

  那这些人,死了活该。

  至于李皓出事……洪一堂思索一番,未必会出事,这李皓,也未必就是简单货色。

  看起来醇厚善良,可他和李皓一起进过古城。

  死了那么多人,李皓他们几个活着出来了……真的有那么简单吗?

  当日,死了多少超能?

  可李皓和刘隆几人,全身而退,一点事都没,光凭这一点,就很不简单了。

  偏偏,大家一起出来的,还真没觉得李皓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这一次出来,洪一堂越想越不对劲。

  一个感觉也就那样的武师,没什么特殊本事,就这么在古城这样的危险环境中,施施然地活到了最后,屁事没有,虽然感觉也没啥收获,可这……真的简单吗?

  他夫人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而洪一堂考虑一番,传音道:“我们毕竟在银月生存,其他人可以首鼠两端,可我们难!事到如今,整个银月,也就我剑门两位三阳不在掌控之中……该作出决定了,是投靠了侯霄尘,还是和三大组织走的更近一些,又或者选择迁移,去别的行省看看有没有出路。”

  此次,他来白月城,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思。

  他也很难抉择!

  可是不选择不行了,三大组织也好,巡夜人也好,现在势如水火,剑门之前是夹缝中生存,现在这个夹缝不存在了,那他必须要迅速作出决定才行。

  “一堂,我们非要参与进去吗?剑门是你一点点打造起来的,付出了许多心血……”

  “没办法!”

  洪一堂看向下方离去的李皓几人,传音道:“强如袁硕,他的弟子也要加入巡夜人寻求庇护。袁硕一人独自离开,也是为了不被束缚!当今武林,不受辖制束缚的武师有几人?起码我洪一堂做不到……到了这时候,要不选择三大组织靠拢,要不就是巡夜人!”

  可他又担心一点,加入巡夜人,会被当成炮灰。

  加入三大组织……概率更大!

  这时候,他再次看向李皓离开的背影,眼神闪烁了一下,传音道:“我等袁硕回来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他夫人这次没听懂,而洪一堂却是笑了,传音道:“我等袁硕回归银月,我先用袁硕搪塞一下巡夜人,若是袁硕回归,若是袁硕都愿意加入巡夜人……我剑门唯袁硕马首是瞻!”

  “那家伙,才是真的能屈能伸,感觉也极其敏锐,死了那么多人,他一直活的好好的,还光明正大地活着,现在武道更是通神,作为同时代的武师,跟他一起走,未必会吃亏。”

  他的夫人还是很不解,传音道:“这样说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的!放心吧,侯霄尘肯定也在等袁硕归来……所以,没问题的!”

  袁硕也一定会回来的,那家伙性子桀骜,但是有点好,起码会记得,自己的老巢在哪,徒弟在哪,他迟早会回来的。

  ……

  对于剑门的决定,李皓自然不知。

  他也没兴趣知道这些。

  此刻的他,开始往巡夜人总部走,路途不远,在这倒是不怕危险。

  就算有危险,那也是晚上回家的事了。

  应对完了这一批人,还有一批呢。

  总部来的巡夜人!

  之前,郝连川就打过招呼了。

  果然,他人刚到门口,一位绿毛青年就挡住了去路,脸上带着有些虚假的笑容,身边还有郝连川陪伴。

  “李皓!”

  郝连川也是笑脸相迎,招手道:“来一下!”

  李皓迅速跑了过去。

  郝连川笑呵呵道: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总部来的特派员,于特派员,别看特派员年轻,可实力却是顶级,三阳中期的强者!”

  于啸笑了,故作矜持道:“过誉了,三阳中期,在中部不值一提!”

  “见过大人!”

  李皓急忙敬礼,一脸崇拜,有些羡慕,有些佩服,有些渴望的眼神,让于啸一下子心情好了不少。

  袁硕的弟子,八大家的传人……那又如何呢?

  到现在,也只是一位破百武师。

  月冥层次的存在!

  双方的差距,如同天与地,上面还有日耀三重,还有三阳初期,差距太大了,大到,他完全不需要去羡慕嫉妒李皓什么。

  “你是李皓对吧?”

  李皓急忙点头,一脸乖巧:“回大人,我是李皓,银城人,五禽门人,也是巡夜人,加入巡夜人没多久,还请大人照顾!”

  “好说好说!”

  于啸笑容满面,“我有一些事情,想和你了解一下,方便吗?”

  李皓急忙道:“方便,大人尽管问……”

  “那找个地方,坐一坐聊。”

  他不太喜欢这里,这里让他觉得压抑。

  李皓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郝连川,郝连川微微皱眉,还是开口道:“行吧,李皓,你和于特派员就去隔壁的茶楼坐一坐,记住了,不要乱说话!”

  李皓急忙点头。

  于啸倒是无所谓,淡淡道:“那就这样吧,李皓,跟我来。”

  “是,大人!”

  李皓急忙跟着,于啸迈步就走,若不是等李皓,他才不想在这待着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。

  茶楼,包间。

  李皓急忙给于啸斟满茶水,于啸笑了,“动作挺熟练,经常做?”

  李皓憨厚一笑:“以前给老师端茶倒水,我们武师都是如此,一步步成长,需要做一些事情,才能让老师教授一些知识。”

  “老传统!”

  于啸不屑一顾:“所以武师才会没落,当师父的都喜欢藏一手,什么东西都要藏一藏,哪像超能,完全不需要去奉承谁!”

  李皓有些羡慕,又有些无奈:“可惜,我无法成为超能者,我尝试过……”

  于啸也不意外,淡笑道:“正常,你成了破百,肉身强大,难以打破枷锁,成为超能者。不过,这也只是因为枷锁因为内劲增强,真要找到了机会,还是能成功的。”

  李皓有些期待,点点头,又不好说什么。

  于啸笑了,示意他坐下。

  李皓急忙乖乖坐下。

  于啸开门见山道:“你是八大家李家的传人,对吗?”

  李皓点头,又摇头:“我不知道,但是大家都这么说,我其实对八大家一点不了解。可既然红月都找来了,我觉得红月研究了这么多年……可能是没错的。”

  “你李家的剑……”

  “上交给组织了!”

  李皓很快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在郝部长那里,还是在侯部长那里。”

  于啸如有所思,点点头。

  喝了杯茶,又继续道:“你之前在发布会上,说五禽吐纳法配合血神子,可以让武师迅速变强,对吗?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。

  “五禽吐纳术,真的没办法上交给巡夜人,到时候你可以获得很多好处的。”

  李皓一脸纠结,无奈道:“这个……没有老师许可,是不可以的,不然我会被老师清理门户的,大人有所不知,这是江湖大忌,虽然江湖已经不在,可我老师……还在的!”

  看李皓可怜兮兮的样子,于啸笑了:“没事,我就这么一问,不是强迫你上交秘术。当然,你若是有这心思……银月巡夜人也许无法承担后果,可别忘了,总部在天星城呢,那里……可不是一个武师可以撒野的地方!”

  他笑了起来。

  李皓尴尬,不敢说话。

  等于啸又喝了一口茶,李皓急忙起身,给他斟满了茶水。

  于啸靠在椅子上,笑呵呵地看着。

  过了一会又道:“李皓,你的血脉可能有些特殊的地方,现在我们需要一些你的血液研究一下,你有意见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李皓急忙摇头,憨厚道:“总部要研究,那当然是必须的!大人,我现在放血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真听话啊!

  于啸还以为此人多少会挣扎一下,反抗一下,现在看来,是真的把巡夜人当救命稻草了。

  都说袁硕奸诈,可他这徒弟……真憨厚老实。

  于啸笑了笑道:“血液这玩意……李皓,总部不会亏待你的,不过我需要的不是一般的血液,而是精血……”

  这下子,李皓有些为难了,有些挣扎:“大人……精血……一滴精血,我会元气大伤的,之前在遗迹古城,我就……我就受伤不轻……”

  于啸皱眉:“你不愿意?”

  “不是不是!”

  李皓急忙摇头:“怎么会不愿意,精血也不是无法补充回来,我……好吧,我会给大人提供一滴精血。不过……大人,可以稍等一两天吗?”

  于啸笑了:“为何?”

  李皓挠头道:“那个……侯部赏了我一些宝贝,我吃了后,可以聚集一些精血,这样的话,我损失就不大了。”

  “血神子?”

  “嗯嗯!”

  李皓点头,老实的很。

  于啸倒也没在意,不过还是下意识道:“他对你真不错啊……”

  李皓憨笑:“也还行吧,主要原因还是这一次我立功了,在遗迹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皓忽然闭嘴。

  抬头看了一眼于啸,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,有些胆怯,迅速低头:“对,是侯部看重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于啸这才想起,眼前这人,去过遗迹啊!

  他之前也只是觉得,侯霄尘看重李皓罢了,拉拢一下袁硕。

  可此刻……难道还有内情?

  遗迹的事,其实他们也问过一些人,问过一些情况,可此刻,李皓说他立功了,什么功?

  于啸一下子来了兴趣。

  对这个遗迹,大家还是很有兴趣的。

  他意识到,这其中可能存在一些问题,好像随意问话一般:“李皓,遗迹中,真的很多宝物吗?”

  李皓急忙点头:“很多很多,神能石到处都是……”

  “你在里面,也看到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于啸见他好像不愿意多说,笑了,开口道:“对了,李皓,下个月遗迹再次开启,你会进入吗?”

  “会啊……”

  李皓刚说到这,急忙闭嘴,摇头:“不会不会,我这么弱……”

  于啸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。

  李皓还要进去?

  据说,这遗迹和八大家有关,难道……难道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?

  可是,据他所知,没有什么啊,李皓甚至在遗迹中用过精血开城门,结果没成功。

  那他所谓的立功,到底是什么情况呢?

  于啸心里痒痒的,有些难受,见李皓胆子不大,顿时有些威严,咳嗽一声:“李皓,你要知道,我是总部下来的,我们的目标,是让三大组织获得不了任何好处!”

  “作为巡夜人,对上级隐瞒一些重要讯息,是很危险的,也很致命的,严重的话,甚至有被定为叛变的风险……”

  李皓脸色一白,却是不敢抬头去看,闷闷道:“没……真没有……”

  “李皓!”

  李皓迅速抬头,一脸惨白,“大人,我没……没有!”

  “你还嘴硬?”

  于啸皱眉,冷着脸:“你以为上面一点消息没掌握?”

  李皓顿时脸色煞白,半晌,艰难道:“我……我没隐瞒,我已经上报给部长他们了……”

  “那我问你,银月还归王朝管辖吗?既然归,我作为你的上级,现在问你,你还要继续隐瞒?”

  李皓沮丧无比,小声道:“可是,侯部长让我不许外泄,我怕……”

  “别怕,放心,我会替你保密的。你还信不过上级领导?”

  李皓一脸挣扎,半晌,点点头,小声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也没什么,就两件小事。第一,我当时没入城,在外面一直等几位大人出来,刚好……刚好看到了一个好像小蛇一样的兵器居然会飞,飞了出来,我都以为自己眼花了,那小蛇兵器飞到了一个地方,那时候刚好城内出事了,我没敢说,后来我和侯部长说了,部长让我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  源神兵!

  影蛇剑!

  此话一出,于啸顿时眼神一亮,李皓一说,他顿时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“你……看到那把剑飞了出来?”

  “不是剑,好像是一条蛇。”

  你这白痴,知道什么,那就是剑。

  他知道,李皓恐怕都没见过源神兵,见过,大概也就见过那火凤枪了,毕竟当日侯霄尘用过。

  他也是瞬间心思活泛了起来,急忙道:“落在哪里了?”

  “一间古屋屋檐上,因为我不能飞行,所以也没敢去看,我以为是城内的古兽,所以……不敢多管闲事。”

  源神兵啊!

  还真是意外之喜,于啸脸色有些激动,源神兵,他是拿不到的,张婷能拿到,那是因为肩负重任,否则,一个三阳中期哪有资格携带源神兵。

  若是自己可以获得……

  这么看来,张婷是真的死了啊!

  怪不得对方让李皓下一次继续进去,任凭谁知道一把源神兵的下落,也会重视的。

  “你能详细说出那古屋的位置吗?”

  李皓有些纠结:“很难,但是要是我再次进入,大概……大概能发现,或者我回去画个图,交给大人,但是未必准确,不过应该也差不多。”

  “你画图给侯霄尘了?”

  “还没有,侯部还没出关,上次只是说了一嘴,他让我不许外传,原本这次来,是准备告知侯部的,可侯部一直没出现,我也不敢和其他人乱说。”

  所以说,哪怕侯霄尘,此刻都不知道详细地址!

  于啸眼神一亮,若是如此……也许……

  当然,侯霄尘还是会出关的,一旦出关,再问李皓,这胆小鬼肯定不敢隐瞒的。

  不过也没事,那时候,自己也知道,也许可以提前去取走影蛇剑。

  侯霄尘本人,未必会进入遗迹的。

  他威严道:“好,那你回去后,给我一份草图……记住了,不许外传!”

  “一定!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而于啸又想,若是李皓在侯霄尘出关之前,死了呢?

  那是不是就没人知道,这影蛇剑到底在哪了?

  当然,那得等李皓将东西交给自己才行。

  “你说两件事,这是其一,还有一件事呢?”

  李皓再次纠结一番,还是老老实实道:“第二件事,和我血液有关。”

  “嗯?”

  于啸疑惑,怎么就有关了?

  你血液很特殊吗?

  八大家的血液,难道真存在问题?

  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李皓想了想小声道:“侯部长……真受伤了,还是陈年旧伤,五脏受损极其严重!但是,我能治好他的伤势,一旦治好,侯部长实力会更强三分。”

  于啸都快笑了,怎么可能。

  你能治好?

  骗谁呢!

  “真的!”

  李皓解释道:“其实我的血液,一直都有些这样的效果,只是我一开始也没在意,那天侯部长杀了那位红发,受伤了,我不忍心,就给了他一滴血……结果服用了之后,部长说我的血液是至宝……所以他就让我马上来白月城,这几天他闭关,大概也是为了此事做准备。”

  “笑话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李皓好像有些不甘心,见他不信,有些咬牙,斗胆道:“大人,您不信没关系,您若是信得过……您现在给自己制造一点点小伤口……我取一滴血,你尝尝就知道了。”

  于啸微微皱眉,此刻,却是有些心情起伏。

  不会……是真的吧?

  不可能啊!

  他皱眉,半晌,点点头:“那就试试!”

  说着,他手指头瞬间裂开了一道缝隙,血液开始渗透。

  李皓也不废话,一咬牙,从手臂上哗啦了一下,划出了一道血痕,很快,一滴血渗透了出来。

  李皓将血液取下,此刻,许多剑能涌入。

  李皓急忙将血液用内劲包裹,递给了对方。

  于啸看着这滴血,微微皱眉,他有些嫌弃。

  可是……要是真的呢?

  他还是忍着恶心,将这滴血给吞食了。

  一瞬间……于啸心中剧烈震动。

  艹!

  什么情况?

  这一刻,他感受到了一些不同,何止是不同,手上的伤痕,瞬间恢复了。

  不止如此,他甚至感觉这滴血,在强化自己的身体。

  一些伤势,在这一刻,居然眨眼间恢复了。

  不可思议!

  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

  他看向李皓,眼中满是骇然和震惊。

  这不可能!

  这若是真的,这李皓,简直就是一株人形宝药啊。

  不止如此……这白痴……这白痴居然到处说,我的天!

  他被李皓的白痴行为震撼到了。

  这种事,就算是真的,也不能到处说啊。

  这简直就是找死啊。

  这一刻,他严重怀疑,侯霄尘可能是想吃了这家伙,或者当成人形大药给养起来。

  侯霄尘有伤吗?

  也许……真有。

  不管真假,当他感受到李皓的血液特殊,谁能忍受这样的诱惑?

  这一刻,于啸就一个心思……他想当场杀了李皓,直接将他化为大药……不行,不行!

  侯霄尘知道!

  而且,都知道自己带走了李皓,绝对不行,一旦如此,侯霄尘疯狂之下,一定会杀了自己,而且若是无法杀自己,一定会暴露这一切,那时候,就不属于我了!

  大药!

  这简直比传说中的一些至宝,还要珍贵。

  一滴血,他觉得自己人都年轻了。

  那……那全身的血液呢?

  是否……让自己跨入旭光,甚至更高一层?

  这一刻,于啸都有些疯狂了。

  同时,也为李皓的白痴和愚蠢,感到震撼,他没想过,有人会动心思杀他吗?

  我的天,红月组织知道吗?

  他们难道也是为了这个?

  难道八大家的血液都有这效果?

  难怪红月一直猎杀八大家的人……若是如此,映红月能如此强大,好像有了解释。

  映红月……下一个映红月?

  谁得到了李皓,岂不是成了下一个李皓?

  这一瞬间,于啸想了太多太多。

  他想杀人,想杀人灭口……不,想杀人取血,甚至是肉!

  血肉,都是至宝!

  不能便宜了侯霄尘,绝对不可以。

  一旦侯霄尘真的有伤,吞了李皓的血恢复了,那太可怕了。

  哪怕没伤,李皓的血,也是至宝。

  一滴血,甚至比得上一颗神能石了,要知道,这只是一滴普通的血液,这一刻,他甚至有些心疼了,心疼李皓之前好像取出了几滴心头血,据说当时没人在意。

  该死,浪费啊!

  他有心要取血,可想了想,胡青峰让自己取血研究,一旦被他研究出了什么,或者发现了什么……那就麻烦了。

  想到这,他严肃道:“你的心头血,效果是不是更好?”

  李皓点头:“肯定的,而且拿在手上,就有效果。”

  “那……你等几天再汇聚心头血,不急!”

  那更不能带回去了,李皓这傻子,一旦找他要了,而且取心头血,李皓肯定有些异常,很容易被发现的。

  于啸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这事事关重大,不要再胡乱告诉别人,会危及你的安全!李皓,你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?”

  李皓憨厚道:“没有,我就告诉了侯部,侯部受伤了,还是为我出手,我不忍心看他吐血。至于大人……”

  李皓憨厚笑道:“大人是总部来的天才,据说中部天才无数,我这样的人,大概中部也有许多,何况总部大人问话,我总不能欺瞒!都是巡夜人,巡夜人代表了正义……所以我不怕!”

  白痴!

  于啸心中暗骂一声,这要是在野外,我瞬间干掉你!

  此刻的他,没想过将此事告诉胡青峰。

  实际上,李皓也笃定他不会说。

  怎么可能会说?

  他要是说了……李皓都能喊他爷爷!

  当然,真说了,也没事。

  胡青峰若是真有这心思,肯定要来试试,李皓不介意弄一滴正常血给人家尝尝味道……于啸大概会因为假传情报,被总部的旭光打残。

  这一刻,李皓知道,这家伙动心了。

  换成自己,也该动心了。

  源神兵,至宝血液……这你都能忍住,那你就是圣人,我误会你了,你不来杀我,我绝对不会找你麻烦,你简直就是超能楷模!

  既然动心了,侯部长一出关,就没他事了。

  这时候,不管李皓该不该杀,能不能杀,都该杀了才对!

  侯部长出关,就是于啸最大的压力。

  果然,于啸忽然道:“你知道侯部长什么时候出关吗?”

  李皓摇头,不过又道:“大概快了吧,玉秘书说,最多三天!因为接下来还有许多事要处理,侯部不可能不出关的。”

  说到这,李皓笑呵呵道:“侯部出关的话,那他的伤势,我就能治疗了,我们巡夜人实力会更强!加上几位大人也在,说不定可以将三大组织一网打尽!”

  天真!

  于啸心中暗骂一声,也有些急迫感。

  三天!

  最多三天……时间很紧迫,也许三天都不用,对方就出关了。

  想到这,他开口道:“这样,你今天回去,将草图画出来,然后带在身上,我若是有时间,随时会来找你,你交给我就行……对了,今日我和你说的一切,不要告诉任何人!”

  李皓点头:“不会的!”

  于啸想了想,忽然取出了一样东西,那是一颗神能石,于啸有些肉疼,但是还是很快交给了李皓:“这个给你,神能石,你应该知晓一些,赏你的!”

  李皓大喜过望,一脸激动,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接着,又小心翼翼道:“大人……真的给我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多谢大人!”

  李皓大喜过望之下,又一脸羡慕道:“大人,您……这东西……是怎么取出来的啊?我看郝部好像也这样取东西出来……”

  “储物戒罢了!”

  于啸此刻也笑了,无所谓道:“一些古遗迹中,是存在储物戒的,而且中部也在研发,现在也有一批出产,一些空间系超能者,正在制造!价格不菲,不过对我们而言也不算什么……”

  李皓羡慕的眼红,于啸笑道:“好好干,若是你下次再立功,我送你一枚也不是不可能!”

  李皓受宠若惊,急忙道:“多谢大人抬举!”

  “小事!”

  于啸此刻也是笑的开怀,喝了杯茶,压了压心中的激动,又道:“你现在和郝连川住一起?”

  “嗯,住对门。”

  于啸点点头,又道:“上下班也一起吗?”

  李皓摇头:“上班今天是一起的,下班我一个人走,郝部得加班,他是部长,工作繁忙。再说也不远,我一个人走回去就行了,刚好了解一下白月城,我初来乍到,什么都不懂。”

  “哦,这倒是不错!”

  于啸笑道:“年轻人,就该独立一些!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点点头:“大人说的对,所以我一定会更独立一些,以前在银城,都是老师照顾,什么事都是老师说了算,我从来都没考虑过独立的事……”

  原来还是个乖宝宝!

  怪不得呢!

  这一刻,于啸明白,为何这小子如此单纯了。

  袁硕啊袁硕,是你将自己这个徒弟给养废了。

  巨婴啊!

  这就是传说中的妈宝男吧?

  不对,这算是师宝男?

  “你老师,对你很好吗?”

  李皓急忙点头:“很好的!老师把我当亲生儿子对待,老师能进入蕴神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皓卡了一下,还是小声道;“也和我有关系呢,老师说了好多次,绝对不允许外泄……大人……大人可别说出去,不然老师知道了,一定气死了!”

  于啸眼神一动,原来如此!

  我说袁硕当年受伤不轻,都觉得他废了,为何可以东山再起,原来根源在这。

  可惜,你这徒弟被你养废了,居然主动说出来了。

  李皓此刻回忆过去,有些悲伤:“老师在的时候,对我可好了,除了练武,什么都会依着我,读读书,练练武,三年下来,老师对我比亲生父母还好,都怪那可恶的红月……希望侯部这次伤势恢复,杀光他们!”

  李皓恨的咬牙切齿。

  于啸好像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你老师对你这么好,当时怎么允许你加入巡检司了?”

  李皓憨憨道:“老师说,加入巡检司更安全一些,上面有更多人会照顾我……”

  “所以,红月杀人的事,是你老师发现的?”

  “嗯嗯!”

  李皓点头,不好意思道:“老师说,为了让巡检司更看重我,让我上报上去的,我……我……我不好意思说,不过也没关系,现在老师不在这。”

  这一刻,于啸笑了。

  他思考了一番,笑容柔和了下来,“行,我都知道了。李皓,好好努力,做的好了,我带你去中部,到了中部,你就知道天有多高了,见识更多的世面。”

  “对了,你是破百圆满对吗?”

  李皓点头,有些骄傲:“是,我杀了孙墨弦!那时候,我就晋级了!大人,我战力很强的,郝部说,我甚至可以匹敌一些日耀初期的超能者,在银月,其实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巅峰,日耀并不是太多的……”

  于啸笑了,是,很厉害。

  日耀初期……了不起哦!

  这家伙,还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,问什么说什么,我都快喜欢上你了。

  可惜……可惜啊!

  有时候,怀璧其罪。

  你的血液,太珍贵了啊。

  “今天就到这了,记住一点,除了我,任何人找你,包括总部其他人找你,都不要再透露了,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不是人人都和我一样的,明白吗?”

  李皓点点头:“明白了!”

  “那你先回去吧……晚上下班后,早点回去休息,年轻人,不要太劳累了。”

  “谢谢大人关心!”

  李皓美滋滋的,一脸兴奋。

  “去吧!”

  “大人,那我先告退了!”

  李皓乐滋滋地离开了。

  而于啸,坐在包间中,喝了杯茶,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。

  源神兵,李皓……

  他喝着茶,陷入了一些想象当中。

  那种感觉,也许……也许喝光了他的血,自己可以打破第五道超能锁,很有可能!

  旭光?

  再加上一柄源神兵……

 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,这,也许才是自己最大的机缘,超越胡青峰……不,胡青峰算什么,中部那几个妖孽,才是自己追赶的目标!

  一定要在侯霄尘出关前完成!

  至于八大家的秘密,红月的谋划,和我有什么关系?

  这样正好……也许,可以伪装成红月的人。

  自己没道理对付李皓的,但是红月……是有原因的!

  谁会相信,是我杀了李皓?

  不可能的!

  唯有红月,会特意带走李皓的尸体,因为大家都知道,红月为了八大家的事,付出了许多代价,甚至还会特意带走尸体。

  “完美的目标……”

  他笑了,杀人之后,红月简直就是最好的推卸目标啊!

  没人会怀疑自己的!

  ……

  这一刻,走出茶楼的李皓,回到了巡夜人总部。

  郝连川看了他一眼,李皓笑着点头。

  郝连川有些讶异,传音道:“他会动手吗?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。

  会的!

  这还不放心?

  放心好了,不但会来,来的也许比你想象的还要快,说不定还会冒充一下红月呢……这样,杀起来都没人觉得不妥。

  他压低了声音:“郝部,千万千万要下手狠,一枪扎死,要不然,下次我就不干了!”

  郝连川也是点头,心中诧异,真的这么肯定?

  他觉得,总部的那几个家伙,定力还是有的。

  不至于轻易对李皓下手,毕竟现在还没翻脸呢。

  他也只是试试……结果李皓这家伙一脸笃定,这家伙到底说什么了?

  能把一个中部来的三阳中期,给忽悠到必杀他才行的地步?

  他又考虑到了什么,传音道:“不会引起其他人一起来吧?”

  那个旭光,可别来了。

  李皓摇头,怎么可能。

  宝物,怎么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呢?

  郝连川愈加诧异,仔细看了一眼李皓,真的吗?

  这小子,说的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了。

  “明天晚上吧!”

  李皓又说了一句,今晚自己回去画图,明天早上和郝连川一起来,只有明晚机会合适,而且,对方等不了太久,侯部长出关就是逼迫他迅速下手的理由。

  郝连川一脸呆滞,时间都给出来了,你他么确定不是忽悠我?

  “好了,郝部,我去忙了……”

  你有什么可忙的?

  他还想追问几句,李皓却是不愿意搭理他了。

  郝连川心里痒痒的,可此刻,也只能忍着,心中暗骂一声,那我就等着,我倒想看看,明晚于啸是不是真的会出现杀你……我怎么不太相信呢!

  若是真的,他只能说,这小子,神人!

  他想破脑袋,也想不明白,怎么能忽悠那家伙上钩?

  五禽吐纳术?

  还是别的?

  可是,对方是超能,未必会动心的,就算动心,也不一定非要用杀人的方式。

  这一刻,郝连川也开始推演,思考,半天后,他放弃了。

  玛德,不知道到底怎么吸引!

  要不然,他自己都会尝试一下了,果然,这小子还是有能耐,我太小看他了。

  PS:求点月票,真可怜,老实人就没月票了吗?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