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100章 悟剑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古城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众人寻找了一番,也就九条街道,有没有开着的古屋,其实很容易发现。

  结果证明……大家想多了。

  没有!

  这座城,当年为何会被放弃,当年城中的人是否死光了,还是迁徙了,如今也无从知晓。

  屋内,到底有什么,也没人敢进去看看。

  一些开启的古屋,按照周部长他们的说法,也都是空荡荡的,大不了剩一些老古董家具之类的,也不是什么宝物,和一些正常的屋子摆设也没太大区别。

  寻找了个把小时,众人不愿意再浪费时间了,一个个开始坐下来修炼、消化这一次所得。

  整个外城,活人14位,其实安静的有些吓人。

  郝连川和胡定方,都受了一些轻伤,此刻也开始疗伤了。

  ……

  距离他们远一些的地方。

  李皓和洪一堂聊上了。

  也许是同为武师,也许昔年对方也是武师老前辈,而且看起来和自己老师仇恨不太深……李皓倒是乐意和这位聊聊天。

  “洪师叔,当年的银月武林,如今活下来的强者多吗?”

  洪一堂闲着也是闲着,闻言好像陷入了回忆,过了一会才道:“当年的银月武林,虽然没出斗千武师,可在99行省中,却是顶级的武林势力!无他,我们破百圆满太多了!”

  “而且,很多银月人,走出了银月,很多行省的武林魁首,都是我银月走出去的!”

  洪一堂感慨道:“那个时期,超能还没出现,银月武师遍布天星王朝,横行一世!所有人都知道,想真正杀出一条血路……去银月!”

  “想真正见识武林的血雨腥风,去银月!”

  “一直到20年前,超能出现,其实一开始也没什么,银月武林强大,一些刚冒头的超能者算什么,别说星光和月冥,哪怕迅速进入日耀……就他们那些菜鸟,遭遇了一些破百圆满,往往也是被杀的命!”

  20年前的日耀,那可都是天眷神师。

  如今活下来的,最少也是三阳,强的都是旭光。

  可在那个年月,在银月,却是混不下去。

  武师太多!

  一直到后来,武师们进步太慢,被那些人追了上去,甚至出现了三阳强者,这时候,武师们就扛不住了。

  李皓点点头。

  洪一堂又笑道:“银月超能领域不算强,武师也有功劳……杀了太多!当年一批天眷神师,其实都来过银月,本土也诞生了不少,结果被干掉了许多,不单单是你老师,我当年也曾杀过几位天眷神师……可惜啊,若是活到现在,那些家伙少说也是一个三阳,旭光都正常了。”

  李皓若有所思,点点头,又轻声道:“侯部长是武师吗?”

  “他?”

  也难怪李皓会这么问,因为侯霄尘年岁不大,可据说很强,难道当年也是武师?

  可是,没听人说过。

  若是武师,当年应该也有不小的名头吧。

  “他……可能是,可能不是。”

  李皓懵了,还可能是?

  不是就不是!

  洪一堂解释道:“当年银月武林,其实也有两方势力,一方是江湖武林……一方是朝廷鹰犬……咳咳,不是,就是你懂的!”

  李皓了然!

  洪一堂见他明白了,又笑道:“当时朝廷要禁武,禁武自然需要实力,禁的也是民间的武,可不是朝廷的武!所以,当时为了对付一些老牌武师,朝廷也培养了一批武师出来,专门猎杀江湖武师!”

  “侯部长此人,其实在超能崛起前,几乎没听说他的名声,但是很快在银月巡检司冒头,没多久,巡夜人成立,他就迅速登顶……所以我们怀疑,此人当年便是朝廷……咳咳,那什么之一!”

  他小声道:“他可能是不弱的武师,然后借天星王朝之力,迅速跨入了超能,一入超能,起码也是个日耀,当时超能不多,他要是能抓住机遇,没多久成为三阳都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  总之,他判断,对方不是天眷神师,就是破百武师晋级的超能。

  只是,如今对侯霄尘,大家依旧不太了解。

  朝廷培养的那些武师,当年都是隐姓埋名。

  他们算是干暗活的,名气大了不是好事,反而很容易被江湖武林围杀。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  李皓点头,若是如此,倒也能解释的通了,这位若是当年专门干暗活的……说实话,能猎杀武林强者,本身肯定不弱。

  要不然,哪敢干这活。

  不过,听起来就像坏人,朝廷鹰犬……

  算了,骂自己干嘛?

  李皓讪讪。

  巡夜人……其实放在之前,不就是这种组织吗?

  专门给朝廷干活的。

  鹰犬,这是武林人士的话,按照巡夜人的想法,这些人不干好事,破坏社会治安,四处杀戮,制造了一堆命案,无视了法律……

  袁硕这种人,其实是官方最讨厌的!

  当然,后来袁硕低调了,超能崛起,超能干坏事更多,倒是让袁硕洗白了一点,实际上,这老魔,当年也是朝廷通缉的对象。

  洪一堂见李皓好像在思考什么,也没打断。

  过了一会,见李皓清醒了,他这才道:“我看你练剑,你老师练的是五禽术,走的是五禽势,虽然他也会剑法,而且还不弱,可毕竟没有凝聚剑势!”

  李皓眼睛一亮。

  洪一堂继续笑道:“当时的银月武林,有七位剑客,名气比较大。他们号称银月七剑客,都是感悟了剑势的存在,剑势,并非只有一种!”

  “我看你会无影剑,应该得到了无影剑的传承,对吧?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他其实喜欢和武师聊聊这些,老师虽然知道的多,懂的多,可老师不是专业的剑客,有时候,未必能在某个方面超越这些剑客。

  洪一堂见他有兴趣,继续道:“当年的七剑客,有地覆剑,无影剑,风雷剑,光明剑,罗生剑……”

  他说了一会,继续道:“七个人,七种不同的剑势!剑客,在我看来,都是不弱的……当然,不能和你老师比,他是变态,五势融合,否则,他单独掌握五禽势中的一势,绝对不是七剑之一随意一人的对手。”

  李皓点头,心中腹诽,关键是,老师掌握了五势,还有,你干嘛把地覆剑排在第一?

  洪一堂和他说这些,并非为了炫耀什么,只是看他练剑,此刻多说了几句,继续道:“你要是走剑道,而且不想成为七剑中的第八剑……那就要学你老师!”

  李皓略显茫然。

  洪一堂只好说的细一点:“剑,并非一种剑势!地覆剑,其实和大地有些关联,一剑出,地覆天翻,借大地之力!”

  李皓眼神瞬间亮起。

  洪一堂笑了:“无影剑,快而***心在于无影无踪!你对比一下,是否和如今的暗系超能类似?”

  李皓若有所思。

  “剑,其实是千变万化的!剑势,也远远不止一种!五禽势是强,没人否认,也不能否认,可五禽势的关联,有剑势之间的关键更重吗?”

  “超能崛起后,讲究一个属性,那就将剑势也分属性!金木水火土,哪一种不是剑势?风雷雨电,暗光空冥,哪一种不能汇剑势?”

  “你如果只是单纯的,走你老师的道,那我不会说什么。”

  “可我隐约感觉……你对剑道有一些不同的理解,和你老师的路,未必相同。那我希望,银月武林,可以再出一位剑客,强大的剑客!”

  说到这,他有些遗憾,说不出的遗憾。

  就如孙一飞,哪怕成为三阳后期的超能,他也很遗憾。

  他的齐眉棍,没能走到极致!

  就如洪一堂,他的地覆剑,而今也只是空有其名了。

  银月的武师,忘不了当年的峥嵘岁月!

  那时候,七剑横扫江湖,最终一一败北,而今死的死,散的散,他地覆剑,也只是小小剑门之主,再也不是当年的银月剑客了!

  “你老师,五禽融合,你为何不能七剑,八剑,甚至九剑融合呢?”

  李皓呆滞,半晌才道:“不……洪师叔,就算我能感悟多种剑势,等我融合……我就老了!”

  开玩笑呢!

  洪一堂笑了:“怎么会?第一个融合的,一定很难!那是因为他一直在探索,所以,没有任何经验。但是,第二个,一定会简单一些。”

  “你的老师,五禽融合是怎么融合的?他一定有自己的方法,有自己的规则,有自己的体系……你要做的,就是以超绝的天赋,去感悟多种剑势,哪怕不是剑势,也没关系,你要明白,万物可为剑!”

  “大地是剑,天空是剑,雷霆是剑,万物皆能为剑!”

  “杂不如精!一切的一切,都化为剑,走剑道,包括你老师的五禽势,其实也能化为剑……他是怎么融合的,你就去尝试如何融合!”

  “这个,也就只有你才有这个机会……其他人不知道如何融合,你老师大概也不会说。”

  他自嘲一笑:“可惜,我们都没这样的天赋,没这样的能力。你,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,巨大的先机,一势晋级,那只是普通武师,你不可能超越你的老师……而武林,最渴望的,其实一代更比一代强!”

  “让所有人,知道武林还在,知道武师还在!”

  “七剑传承断绝……殊为可惜!”

  他再次叹息一声:“你老师,杀了风雷剑,无影剑,罗生剑这三位剑客,对这三位大概也很了解。李皓,你若是能掌握多种剑势……来找我,我传你地覆剑!”

  李皓一怔,看着他,有些不可置信。

  武林,对传承真的很看重的!

  不是随便传的,哪怕他已经不再是武师,可地覆剑,也不是无名之辈。

  洪一堂能在这里生存下去,也许实力不算强,可经验也好,还是其他,都是一流的,所以他才能活下来。

  这样的人,送了自己地覆剑,还要传自己剑道?

  “怎么,觉得我不怀好意?”

  洪一堂笑了:“你若是真的能掌握几种剑势,有希望超越袁硕,成为银月顶级剑客……为天下武林正名,剑客比那所谓的五禽术强,不管你是谁的门人,都值得我们去破例!”

  “你真要能学会多种剑势…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当年七剑中的最强剑客,天剑还活着!而且,如今也是个大人物了,你若是能融剑势……我可以推荐你去找他学天剑!”

  “天剑?”

  李皓眨了眨眼,洪一堂笑了,点头:“是的,你问问你老师,他和天剑交手三次,第一次失败,第二次战平,第三次战胜了天剑……可他打死了那么多人,打死了天剑吗?”

  “你老师,一直到五势融合,才战胜了对方,可想而知,那位有多强!”

  李皓吸气!

  真的?

  没听说过啊。

  老师五势融合之后,居然才战败了对方,而且还没能打死对方……那家伙得有多强?

  “那人……还活着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现在是超能者吗?”

  洪一堂脸色有些黯然,点点头:“是!而且还进入了所谓的旭光境……可是……当年的天剑,而今也只能成为超能者,所以我才佩服你的老师!”

  李皓干干道:“那个……我老师其实也想成为超能者,可是一直没成功……”

  “不是没成功!”

  摇头,洪一堂笑道:“你老师,我其实知道,他一定是为了先进入斗千,再去考虑进入超能,他想领略斗千的风采,否则,你以为他真的就没办法晋级超能?”

  李皓沉默。

  这一点,老师说过。

  他的确是为了进入斗千之后,再进入超能,结果……受伤了,断了斗千之路,之后才开始想着进入超能,那时候却是有些来不及了。

  洪一堂叹息一声,没再多说。

  而李皓,却是记下了这事。

  老师,又多了一个仇人。

  天剑!

  一位据说已经旭光的强者,老师真能招惹仇家。

  七剑中,如今地覆剑还活着,天剑还活着,老师说打死了三个,剩下的两人不知道是否还活着。

  而他,也在思索洪一堂的话。

  万物皆可为剑!

  这是一位剑客,一位老武师的话,也许过于吹捧剑客了,可他说的,也未必没道理。

  自己领悟了剑势……但是他一直觉得,剑势属金!

  至于地势,那是土属,所以他创造了泰山之剑,可这所谓的泰山之剑,其实只是将地势的重力,附加在了剑势之上。

  两者,其实不算融合。

  当然,李皓觉得自己融合成功了,可今日听了洪一堂的话,他忽然觉得,自己……可能不算成功。

  真正的成功,也许不是这样的。

  而是一剑出,金也好,土也好,都融合到了一起,剑就是剑,不需要附加什么山峰,直接杀出土金两种力量,或者更多,或者直接融合成新的力量。

  这就是老武师的经验。

  往往一句话,都能让人想到很多。

  前提是,你有足够的智慧去理解。

  见李皓陷入了沉思,洪一堂也只是默默看着,有些感慨,有些感伤。

  剑客的生活,一去不复返了!

  此人,可以将剑道发扬光大吗?

  谁知道呢!

  可他还记得,之前那隐约感受到了的强悍剑意。

  银月武林,剑客也好,刀客也好,最终,都败了,败给了一个五禽……禽兽也能当王?

  呸!

  不服气,这是必然的。

  只是,大家最终被打服了。

  可是,依旧不甘心啊!

  若是袁硕的徒弟,以剑道扬名,若是能青出于蓝,击败袁硕……哪怕这只是五禽门内部之争,可是……那该多有趣啊!

  想到这,洪一堂都想笑。

  若是李皓真能以剑道击败那家伙,而且他也是武师……哈哈哈,一想到这场面,他就想笑,想拍地叫好。

  是,我们这些人,是无法击败你了!

  尤其是袁硕跨入了蕴神,强悍无比,以超能击败他都不算本事……那一位纯粹的武师剑客呢?

  想必,天剑也是这想法吧。

  不止天剑,另外那个活着的家伙,大概也是这想法……不过那人……

  想到七剑中的另外一位,他有些走神了。

  那位……也还在坚持吗?

  如今,连天剑都放弃了,还在坚持……真的有希望吗?

  也许……真的有,袁硕找到了蕴神之路,早知道如此,当年自己也会坚持下去的,可惜,时过境迁,他倒是希望那位能有个好结果。

  “洪师叔!”

  李皓的话,惊醒了他。

  洪一堂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李皓认真道:“洪师叔,你说万物可为剑,那剑的本质,到底算不算金属性呢?”

  “当然不算!”

  洪一堂摇头:“金属性,只是载体,金属打造的剑更锋利罢了!可若是石剑比金属剑更锋利,你说,那剑的本质是金系吗?若是钢铁、金属都没能冶炼出来,一开始的剑,也许只是木头、陶瓷、石块,你觉得剑的本质是木属性土属性吗?”

  “李皓,你要区分剑和载体的区别!剑,是一种技!一种术!一种法!当然,如今对你而言,是一种势,势是不分属性的,属性,是你自己赋予的!”

  “你不要将万物都去区分属性……那是不对的!”

  这一刻,洪一堂找到了带徒弟的乐趣,心情很好,继续道:“你的势,它有属性吗?没有!其实都是你自己的幻想,比如刘隆,他觉得自己的势是海浪……他修炼九锻劲,可你知道,他父亲,银月那位银枪,是什么属性吗?”

  李皓摇头,这个他不知道。

  “是火……按照如今的说法,是火!”

  “他父亲的枪,如火!枪如火龙,一枪出,九龙叠,银枪又被称为火龙枪!”

  “可你能说,九锻劲是火属性吗?自然不是,也不是水,在于你自己,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的。”

  李皓这一刻,算是彻底明悟了。

  势,不分属性!

  老师分属性,那是因为五禽,刚好对应五行,所以他自我感悟,将其分为五属性,这不代表他李皓也要如此。

  原来如此!

  这些,老师却是不曾说过,也许老师一开始也只是希望李皓走上五禽路。

  结果李皓走了剑势……剑势也只是当天领悟的,那时候,袁硕压根没时间再跟他去细说这些。

  而现在,一位当年的顶级剑客,给李皓填充了这一切。

  “剑……不分属性!”

  李皓想到了什么,那自己剑势,就不能乱融,不能乱往金系靠,若是真靠上去了,那剑势就只能是金属性了。

  之前,他还想融剑入五脏。

  可现在……不一定要这么做。

  “师叔,那剑势是包容的,对吗?”

  李皓又问:“比如说,我剑势无属,那我若是感悟火剑、土剑……这些剑势,能否融合一体,像我老师一样,五禽融合,不需要特意去区分……”

  “我说的就是这些!”

  洪一堂笑呵呵道:“你总算有些明白了,剑,不是唯一的!”

  李皓点头,“那我若是领悟其他的势,都可以当成剑来用,对吧?”

  “不错!”

  “所以,剑,其实是总纲,我可以进行总纲下面的分支领悟,最终汇合成总纲,是吗?”

  “聪明!”

  洪一堂夸赞一句,忽然觉得,袁硕这个徒弟,真的很聪明!

  对,剑,就是总纲!

  而李皓,这时候也有些小激动,所以说,我可以拆分,火剑,土剑,风剑,水剑……

  总之,什么势只要领悟了,我就可以换成什么属性的剑。

  最终,各剑融合!

  形成新的剑意!

  “五脏蕴五神……蕴五分剑,最终合一,化为总纲之剑?”

  李皓不断思考,甚至开始尝试。

  将自己脾脏中的大山,化为一把剑!

  土行之剑!

  这一刻,他对剑道,有了一些不一样的理解。

  ……

  “李皓和那位聊的很开心啊!”

  郝连川看了一眼胡定方,笑道:“你觉得,他俩谁在忽悠谁?”

  “嗯?”

  胡定方疑惑地看着他。

  郝连川笑呵呵道:“看我做什么,洪一堂这人很精明,不会无缘无故地和李皓闲聊,李皓也没那个心思,两人能聊的起劲,肯定都有各自的想法。”

  胡定方对这个却是没兴趣,他皱眉,看向远处的内城:“你觉得……我们还能进入内城吗?”

  “不能!”

  郝连川直接摇头:“没希望,别想了!还有,哪怕中部强者来了……也许可以进去,但是想夺走那乌龟印章,我看还是别想了,这黄金战士现在就强的可怕,你想想之前那位白银复苏的一刻,到底有多强?”

  “这遗迹,不是现在可以探索的,要不然,就算来三五位旭光也是送菜的命,而这,只是其中一处危险,整个内城,我们才探索多少?”

  他正说着,不远处,一声闷哼传来。

  李皓忽然内脏出血,一口血液喷涌而出。

  胡定方两人迅速消失,再出现,已经围住了洪一堂,两人皱眉,这是怎么了?

  而洪一堂,也有些无辜。

  我……什么都没做!

  “没事……脾脏出血而已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:“不关洪师叔的事,是我自己内伤太重,一直没能痊愈……”

  郝连川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你都吸收了三颗日耀层次的血神子,这还没痊愈……你这伤到底多重?”

  他想吐槽!

  可李皓的伤势,好像的确没痊愈,看看,内腑又出血了!

  李皓也很无奈:“那孔七,实力太强,留了暗劲在我体内……”

  “你之前不是说,不是飞天的人做的吗?”

  李皓苦笑:“郝部,之前他们有两位三阳,哪怕是,我也不能说,不然不是给我巡夜人找麻烦吗?我自己受伤没关系,能让巡夜人为我招惹强敌吗?如今,他们死了,我才敢说,当时一定是那个孔七做的……算了,人都死了,说这些干嘛。”

  胡定方也是头疼道:“那我去找紫月,再要几枚血神子!”

  这伤势,居然还爆发!

  合着李皓进来一趟,什么好处没有,光受伤了,这可不行。

  原本还想着,李皓进来,自己帮帮他,怎么也能有点收获,结果倒好,一无所有!

  想到这,他忽然咬牙道:“郝连川,拿一颗木属性的神能石出来!”

  “啊?”

  胡定方冷冷道:“怎么,我好歹分了20颗,难道要一颗都不行?神能石吸收,效果极好,虽然有些浪费,可他伤势一直不曾痊愈,这么下去如何能晋级斗千?耽误了太多时间,你来负责?一颗木能石,应该可以让他痊愈,而且还能强化体质……只是一颗,难道我要不得?”

  郝连川无奈:“不是……我的意思是,回去后可以给他找好的治疗师,或者提供一些木能,现在用神能石太浪费了……”

  “那就浪费!”

  胡定方坚持!

  李皓咳血,急忙道:“别……不用浪费……”

  “郝连川!”

  胡定方大怒,“这一次收获了足足50颗神能石,一颗怎么了?”

  郝连川翻白眼。

  艹!

  你这家伙……

  算了算了,他不再说什么,过了一会,手中出现一颗木能石,那石头是绿色的,显得有些生机勃勃。

  他无奈道:“木能石其实很少见,50颗当中,也就几颗是木能的。这东西……真的很珍贵。这小小的一枚,你拿去中部卖,也许能卖到数千方神秘能!”

  说归说,还是递给了李皓:“你按照五禽吐纳术吸收吧,这不单单能疗伤,还能强化五脏六腑,强化身体,甚至是内劲……可以说,神能石才是无所不能的良药,比什么血神子还要珍贵……只是太少见了,而且用的地方太多了!”

  “这……合适吗?”

  李皓好像有些不好意思,郝连川翻白眼,我总觉得这家伙是装的,就是为了骗我的神能石。

  可是,这吐血吐的又不像假的。

  真头疼!

  “合适,给你了!”

  郝连川随意道:“放心,不从你那5000方中扣!胡定方的面子,多少要给一些的……当然,你不用给他面子,一颗神能石,换不来五禽吐纳术……”

  胡定方微微皱眉,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,直接离开。

  这事,他稍微有些忌讳,不太愿意别人提及。

  武林传承外泄……搁在20年前,早就打破脑袋了。

  而且,传开了,对他老婆名声很不好,外泄五禽门核心法,袁硕不计较,老辈武师都得发怒。

  李皓也没再说什么,拿起木能石就开始尝试吸收。

  五禽秘术一出,一股特殊的能量,迅速涌入体内。

  这一瞬间……李皓微微有些异样。

  和剑能,居然有些类似!

  当然,还是差了一些,感觉不如剑能那么温和,也不如剑能效果那么好,所以还是不如剑能的,可比那暴躁的神秘能要强多了。

  一股温和的木属性能量,涌入体内。

  修补刚刚差点破碎的脾脏……没办法,李皓刚刚想要转换成剑,造成了大山暴动,差点震碎了脾脏。

  而此刻,李皓也有感受,这股能量,的确很好用。

  尤其是肝脏,此刻受到了木元素的蕴养。

  不过李皓还是有些遗憾……不如剑能!

  而且剑能剥离出来的更好!

  不过,剑能平时剥离的都是神秘能,那能否剥离这木能石呢?

  要是可以,是不是可以更加纯粹一些?

  “还有,这东西……能补充剑能吗?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却是没机会去尝试,若是可以,这神能石才是真的至宝!

  五脏六腑,都在强化。

  身体也渐渐强化了一些,不过很不明显。

  郝连川看着,微微皱眉,看着面前的木能石渐渐暗淡,不得不提醒道:“不要吸收完了,只要颜色不全部褪去,这东西还能恢复!这才是宝物的根本!”

  李皓惊讶,还能恢复?

  “很快吗?”

  “不算快,但是三五年下来,也能恢复许多,所以神能石才是至宝……50颗,都能形成一条小小的矿脉了……”

  李皓无语!

  就这50颗小石头,还矿脉,开玩笑呢!

  加在一起,也没一个皮球大。

  郝连川说完,忽然传音道:“你小子,吸收速度这么快,感觉都吸收了上百方了,怎么一点变化没有?正常情况下,多少有些蜕变,你是不是有问题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皓开口,一脸茫然。

  郝连川郁闷,再次传音:“按理说,一个破百,不可能吸收这么快的,也不可能吸收这么多,没事人似的,你是不是偷偷晋级斗千了?”

  李皓再次开口,惊讶道:“郝部,你说什么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郝连川彻底不吭声了。

  远处,胡定方皱眉看了一眼郝连川,传音道:“你在乱说什么?”

  他觉得,郝连川好像是在说自己坏话!

  肯定是!

  不然,李皓看自己几次干嘛?

  郝连川无语到想吐血,我他么才没说你。

  算了,这小兔崽子,格外的奸诈,啥也没说,只是看了一眼胡定方,这家伙就要找茬了。

  而李皓,不再理会。

  问太多干嘛!

  耽误自己吸收木能。

  此刻,他心中偷着乐,木能石真不错,木能得到了补充,之前他木能最少,火能、水能都吸收了600方了,木能才300方。

  这一刻,木能迅速补充了近百方。

  好东西啊!

  李皓记得,自己收集到的那些神能石,木能好像也不多。

  白赚一颗也不错!

  当然,这些只是意外收获,真正的收获还是洪一堂的那些话,让李皓有些感悟,也算是他在完善自己的武道路上,加上了一笔。

  武道路,到了破百巅峰,其实就很散乱了。

  进入斗千之后,大家都很迷茫。

  袁硕如今在完善,可袁硕的路,未必适合任何人,李皓其实也开始在思考,当然,他太年轻,见识太少,只能一点点地从其他人那里,获得一些灵感。

  而今,剑道方面,倒是感觉有些收获。

  之前,他也很迷茫,断我之剑,一往无前之剑,杀破苍穹之剑……

  看到了很多古文明时期强者出手,让他有些不确信,自己到底该怎么取舍了。

  今日,李皓倒是有些明悟了。

  万变不离其宗!

  核心,还是剑意,是势,至于势,如何去呈现,这就看场景,看战斗,看变通了。

  李皓一边吸收,一边考虑这些事。

  其他人没太多感受,而洪一堂却是多看了几眼……这家伙身上,有股与众不同的剑意!

  不止他,远处,刘隆和胡定方也朝李皓看了一眼。

  刘隆不说,胡定方其实也有些疑惑。

  势?

  他对李皓不了解,可他知道五禽势的一些情况,李皓作为袁硕的关门弟子,他居然不走五禽势,走了剑势……真是……不知道该如何去说。

  ……

  而李皓,不管任何人如何去看。

  不走五禽势,不是看不上,而是老师的路不一定就是自己的路……好吧,实际上是看不上,他不想骗自己。

  因为那先祖的一剑,让他有些看不上五禽势了!

  所以,别人不一定明白,老师大概是知道他的心思的。

  这其实也是袁硕自己劝的,让李皓感悟那一剑。

  袁硕自己都清楚,他如今的五禽势,绝对比不上那一剑……可怕到骇人的一剑!

  所以,这才有了李皓作为关门弟子,却不去感悟五禽势的一幕。

  ……

  时间,也一点点过去。

  李皓吸收了不少木能,甚至隐约都达成了木、水、火平衡了,都差不多600方左右,而木能石,也暗淡了许多。

  如今,他土、金二能,反而最弱。

  都只有400多方的样子,其他三样倒是追上去了。

  脾脏中,大山正在被压缩,李皓消耗这么大,不单单是蕴养五脏,还在一直尝试将地势转换为地剑势。

  脾脏中,那座大山,渐渐地变小。

  这时候,也就比一根柱子稍微大一点了。

  李皓觉得,有希望在出去之前,完成压缩。

  一旦成功,自己这地势,又会有一些不同的变化,让自己更强大!

  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……

  当李皓手中的木能石,已经呈现出黑色……郝连川不得不开口打断了他的修炼:“你的五脏,还没修复成功?”

  他看着那块木能石,心疼的不行:“这木能石……被你抽空了!”

  远处,胡定方诧异:“这……假的吧?还是说,之前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,要不然,李皓再怎么吸收,也不能耗空的,别说他,就是你我,也没这么快能吸收完一块神能石吧?”

  郝连川无语,只好道:“大概是消耗过……可能时间太久,流失了不少能量。”

  他也迷茫!

  这块木能石是不大,可怎么说,500方神秘能有吧?

  结果……没了!

  李皓就是一头牛,也吸不完500方神秘能!

  李皓此刻睁眼,看了一眼手中的木能石,有些不好意思:“吸收完了啊?我说怎么没用了……郝部,这个还给你,你留着继续用……五脏伤势好多了,虽然没痊愈……”

  “咳咳咳!”

  郝连川差点吐血,还没痊愈?

  李皓有些遗憾地叹气,还没完全压缩成功,差一点,他怕动静太大了,没敢继续压缩了。

  不过,也快了。

  他很期待,当地势变成了地剑势,会有怎么样的变化?

  郝连川无力吐槽,只好收起了木能石,“走吧,出城,去遗迹门口等着,应该也快了!”

  遗迹,快开门了。

  今天再不出去,只能下个月了,关键下个月大家未必能活着出去了。

  李皓也没意见,一行数人,迅速朝外面走去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内城。

  悬浮半空的大乌龟,好像睁开了眼睛。

  视线,正好落在李皓他们离开的方向。

  八家之一的传人……剑意……李家的传人吗?

  如此孱弱……

  孱弱到,不敢相信这会是当年的八大家之一!

  李家的长生剑门,还存在吗?

  无数念头,缓缓浮现,又迅速破灭。

  视线,再次落入下方,那里,隐约间浮现出一条黑狗……

  大乌龟默默看着,人族镇妖使的后裔,而今,也只是如此平凡了吗?

  记忆中,隐约浮现出一幕……很快又消散了,太久远了,不能去想,一旦复苏……那就完了,片刻后,视线消失。

  八家传承也好,镇妖使后裔也好,镇海使后裔也罢……都已是记忆碎片了!

  这一刻,古城再次陷入了死寂之中,光芒黯淡了下去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